联系我们:发送邮件站内短信
看小说百度搜索: 雯雯文学
雯雯文学 > 其他类型 > 帝少的小萌妻 > 第180章 没有爱情的婚姻

第180章 没有爱情的婚姻

雯雯文学,小说免费全文阅读,无弹窗小说网,小说下载

路尘寰回到家先冲了个澡,然后换了一套全新的衣服。来到餐厅时,白玲珑已经在吃早餐了。路尘寰坐下来,随手拿起桌上的早报翻看起来。路尘寰的早餐很快就准备好了,跟白玲珑的中式早餐不同,他的是烤脆的全麦吐司、几片香煎培根和一个六分熟的煎蛋。

白玲珑倒了一杯牛奶,换去路尘寰面前的黑咖啡:“一大早就喝黑咖啡对身体不好的。”

路尘寰愣了一下,以前跟楚笙歌一起吃早餐的时候,她也这样说过的。路尘寰看了眼白玲珑面前的养生粥,转过头问仆人:“今天煲了什么粥”

“今天准备的是红枣紫米粥。”仆人继续说:“是用黑糯米、紫米、苡仁、桂圆干、红枣入砂锅煲煮,最后加玫瑰糖调味。这款粥品可以补血益气,非常适合体弱或是贫血者吃。”

路尘寰记得楚笙歌以前有段时间是贫血的:“用保温杯盛一杯,我要带去公司。”

“是,少爷。”仆人领命而去。

路尘寰走到办公区,由于心情好,路尘寰选了件白色的衬衫。平时他习惯穿深色的衣服,虽然看起来稳重凝练,可到底有些沉闷。这件白衬衫衬得他格外俊逸,堪比男模的身材包裹在剪裁合体的修身西装里,像是时装杂志的封面明星。办公区的人尤其是女员工都快惊呆了,平时总是以扑克脸示人的路总,今天似乎是有什么喜事,脸上始终挂着温和的笑容,有人跟他打招呼,路尘寰也很和善地一一回应。

路尘寰拎了个手提袋,里面是给楚笙歌带的粥和几样点心。他往楚笙歌的办公桌那里看了一眼,发现她并不在。路尘寰微微皱了下眉,楚笙歌是去哪儿了路尘寰不动声色地走进自己的办公室,他早上离开的时候,楚笙歌的情绪似乎不太好。路尘寰用手揉了揉额角,给自己点了一支烟。他其实没有烟瘾,但是心情烦躁的时候,需要尼古丁来让自己镇定一下。他拿起电话:“给我接总经理办公室。”

“是,路总。”秘书将电话转入总经理办公室。

楚笙歌是秦安正的助理,她的行踪秦安正应该是最清楚的了:“她呢”

“嗯”秦安正愣了一下,马上反应过来路尘寰是在说谁:“楚助理今天请假了,她好像是生病了”

“嗯。”路尘寰的脸色暗沉了几分,楚笙歌是真的病了还是在躲着他呢无论是哪一种情况,都会让他烦躁的心情雪上加霜。路尘寰给路文打电话,让他去楚笙歌家里看一下。他怕楚笙歌是真的病了,因为昨天晚上他要的太凶,恐怕她确实有些承受不了。过了一会儿,路文回复说楚小姐并不在家。

路尘寰拿起桌上的文件开始批阅,看来楚笙歌是在躲他。他可以给她一些时间,不过他的耐心是有限的,希望在他的耐心磨光之前,她可以乖乖地回来。

下午的时候陈婆婆打电话说晚上会送饭过来,让楚笙歌不要买饭了。楚笙歌想了一下,陈婆婆过来也还,小哲有人看着,她可以出去处理一些事情的。

“昨天不是想吃鸡汤馄饨,婆婆今天特意去菜场买了一只老母鸡吊了汤头,小哲来尝尝鲜不鲜。”陈婆婆将带来的馄饨盛了一小碗出来。

“妈妈,来吃饭呀。”小哲招呼楚笙歌过来吃饭。

“宝宝跟婆婆乖乖吃饭,妈妈要出去一下,马上就回来。”楚笙歌安顿好小哲,拿了挎包走出病房。她约了谷阳在医院附近的一家咖啡厅见面,路上堵车,陈婆婆过来的有些晚,她赴约也有些迟了。

楚笙歌赶到咖啡厅的时候,谷阳已经等在那里了:“对不起,我迟到了。”

“我也是刚到。”谷阳把服务生叫过来:“你喝什么”

楚笙歌虽然并没什么胃口喝东西,但还是说:“我要一杯热可可。”

“这里有不少甜点,你看看想吃什么。”谷阳将餐单递给楚笙歌,女孩子都是喜欢点心的吧。

楚笙歌并没有接餐单,冲谷阳摇摇头:“不用了。”她还要赶着回医院,并没有闲情逸致在这里吃点心。

“一杯热可可一杯美式咖啡。”谷阳翻看着餐单:“再要一份椒盐松饼和一份酸奶华夫。”细细算来,他跟楚笙歌一起出来用餐的次数屈指可数,所以也不知道楚笙歌究竟喜欢吃什么。

“那个”楚笙歌虽然早已经下定决心要跟谷阳离婚了,可是先前却答应了给他一些时间,现在立刻要谷阳跟她去办理相关手续,楚笙歌有些说不出口:“我想,我们还是尽快去把离婚手续办了吧。”

谷阳也预料到楚笙歌找他,必然是谈这件事情所以也没太意外。他叹了口气:“其实你没有必要急着跟我离婚,你可以先跟那个人就是上次在医院的那个交往看看,我不会干涉你们交往的。”谷阳看着面前的咖啡杯:“我看得出那个人各方面条件都很优秀,可越是这样的人,越是靠不住。你确定他能娶你吗如果不能的话,我们离婚也没有太大的意义。我们现在的状态就很好,既维持着良好的家庭关系,又可以过各自的生活。”

“对不起,我做不到。”关于这一点,楚笙歌绝对无法认同谷阳的观点。婚姻对楚笙歌来说,绝对是有约束力的,就算是她与谷阳是有名无实的婚姻关系。跟谷阳结婚,真是没有办法的办法了。当初楚笙歌怀着孕,一个人在宁城苦苦煎熬着。她手上的身份证明是爱尔兰国籍,而她跟路尘寰在爱尔兰办理的结婚注册手续,在国内也无法使用,即使可以用,那张证明也不在她手里。当时面临的情况是楚笙歌根本办不了准生证,孩子生下来也无法建立户籍档案。如果路尘寰不来找他们母子,小哲以后就是黑户。而且楚笙歌在宁城等了三个月,路尘寰那边一点儿消息都没有,甚至连一通电话都没有,楚笙歌也没有任何把握路尘寰会来找她。

那时候童芊芊刚好和谷阳一起工作,而谷阳正在被母亲逼婚。童芊芊想着楚笙歌可以跟谷阳办一下结婚手续,有了结婚证就可以去办准生证了。哪怕拿到准生证后,马上去办理离婚手续也比让孩子当黑户好。楚笙歌开始是不愿意的,她有很多顾虑。童芊芊告诉楚笙歌说你不用担心谷阳会对你有逾矩的举动,他不喜欢女人的咳咳,其实他喜欢的是男人,所以一直没有正大光明地谈过恋爱。他的恋人嘛,如果带回去给他妈妈看,估计得把他妈妈直接气得厥过去

楚笙歌权衡了很久,渺小如她也确实无法凭借一己之力搞定准生证这个大麻烦,最后还是跟谷阳办理了结婚登记。楚笙歌怀孕期间,谷阳的妈妈非要他们搬回去住,他们母子对楚笙歌也很照顾。小哲刚出生的时候,楚笙歌也没有带孩子的经验,幸亏有谷阳的妈妈尽心尽力地照顾他们。楚笙歌一直心存感激,所以逢年过节楚笙歌都要拿了礼物去看望谷阳的妈妈。

小哲从一出生身体就不是很好,经常生病。开始楚笙歌只是以为小哲跟她小时候一样,是体质太弱,等长大一点儿就好了。无论多精心的照料,小哲越是长大,身体就越是不好。小哲一岁的时候,被查出患有先心病。楚笙歌与谷阳妈妈的分歧也是从这个时候渐渐增大的。谷阳的妈妈认为心脏病是没得救了,就算做了手术也跟正常的小孩不一样的,所以还是不要在医院浪费钱了。还是把小哲带回家,给他好吃好喝好好照顾,能活多久就看这孩子的造化了。谷阳妈妈的原话是其实早点儿去了对小哲也是好事,能少受些罪。你们的负担也可以小些,你跟小阳都年轻,孩子以后还会有的。

楚笙歌实在想不出同为母亲,她怎么可以说出这样的话。难道谷阳此时生了什么病她也要任他自生自灭吗楚笙歌知道自己是绝对不可能放弃小哲的,那是一条鲜活的生命,即使有百分之一的希望,她也会付出百分之九十九的努力给小哲治病的。何况医生也说了,小哲的病通过手术是完全可以治愈的。如果手术成功的话,小哲以后跟别的孩子不会有任何不同,更不会影响一切正常的生活。

楚笙歌从没后悔过跟谷阳结婚,事实证明,这个决策完全是正确的。因为小哲有户口,可以办理医疗保险,除了手术要请日本专家会诊不能报销之外,平时看病住院是可以报销费用的,这从实质上解决了一个很大的问题,否则她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我已经考虑好了,我们不能再这样下去的。”楚笙歌深吸了一口气,她原本是打算小哲一出生就跟谷阳办理离婚手续的。可是谷阳一直想要维持这段婚姻,楚笙歌也觉得对谷阳妈妈有些亏欠,所以迟迟没有付诸实践:“其实我们早就该结束了。”

“我都说了不会干涉你的私生活,你又何必非要离婚呢”谷阳一听到离婚这两个字就头疼着。他可以预料到,如果他跟楚笙歌离婚,母亲就又会开始让他去相亲然后结婚他相信自己的运气不会再有这么好,可以遇到像楚笙歌这样的女人,可以跟他一起经营没有爱情的婚姻,也不去管他的私生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