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发送邮件站内短信
看小说百度搜索: 雯雯文学
雯雯文学 > 其他类型 > 帝少的小萌妻 > 第183章 我不认识

第183章 我不认识

雯雯文学,小说免费全文阅读,无弹窗小说网,小说下载

“不必”秦安正一副事不关己的样子:“跟我没关系”

“真是无情的人”路尘寰煞有介事地摇摇头。

“你有资格说我吗”秦安正白了路尘寰一眼:“当年在英国上学的时候,是谁甩女人比换衣服的频率都快,还虐得人家姑娘要跳楼”

“那跟我没关系吧”路尘寰眨了一下眼睛:“如果哪个女人一说你不跟我结婚我就跳楼,我就娶回家的话,我家能放得下吗”

“那倒是”秦安正点点头。

于珊珊本来觉得这个早上是挺完美的她给自己化了清新的日式妆容,来搭配刚刚从巴黎空运过来的最新一季的职业套装,挺括的衣料,精细的剪裁,穿在她身上就像第二次皮肤一样服帖。这个套装里面搭配的不是衬衫而是一件珠白色的裹胸,所以她选了一条蓝宝石吊坠铂金项链戴在脖子上。饰品不宜过多,全身不超过三件,这是礼仪课上讲过的。

于珊珊踩着12c的高跟鞋走下楼来:“爸爸早,妈早。”

于珊珊刚刚坐下来,佣人就将特意为她准备好的早餐端了过来蔬菜沙拉、一片全麦吐司和一杯牛奶。她的早餐是经过营养师精心搭配的,既可以满足营养需求,又为了保持身材尽可能的降低卡路里。

于珊珊喝了一口牛奶,这是富含胶原蛋白的牛初乳,据说对皮肤很有好处:“姐姐还没起来吗”

“淼淼的烘焙课在下午,她不会这么早起床的。”于夫人开口道。

于珊珊自从在鼎尊上班后,总有一种优越感,她跟姐姐已经不一样了。她不再是整天无所事事的只能做花瓶的女人了,她已经变身为**干练的职场俏佳人了。当然她忽略了一点她的**根本不成立,因为她的月薪根本不够她的吃穿用度,连她随便一双鞋或是一件衣服都买不了的。

“妈妈爸爸出大事儿了”于淼淼穿着睡裙,汲着拖鞋踢踢踏踏地从楼上跑下来。

于夫人有些头痛地看着大女儿乱蓬蓬的头、发散在身后,身上是松松垮垮的睡衣,刚刚睡醒还还有洗脸,整个人看起来有些浮肿。此刻她与光鲜亮丽的小女儿一对比,就显得有些邋遢:“淼淼,你就不能整理下仪容再下来吗”

“不是的妈妈”于淼淼完全是被吓得六神无主了,所以才会这个样子跑下楼来的:“您看”于淼淼将手里的平板电脑拿给了母亲:“我刚打开手机,跟我一起上烘焙课的同学就打了电话问网上的照片是不是我,我还不知道是什么照片,就打开网页去搜了一下珊珊,这这到底是怎回事儿呀”

于夫人看着那些不堪入目的照片,于淼淼和于珊珊是一对双胞胎,别人分不清楚是有可能的,可是作为母亲她一眼就分得出究竟是谁。而且这些照片也不是p出来,因为于珊珊胸前的一小块胎记都照得清晰可辨。

于夫人手颤抖着将平板电脑伸到于珊珊面前:“你给我说清楚,这究竟是这么回事儿”

“啊啊”于珊珊像是被人踩到尾巴的猫,激动地跳起来:“不是的妈妈这是一个泳装派对而已”

“泳装派对”于夫人脸色刷白地看着平时乖巧的小女儿:“你怎么会去参加这种派对的”

“是是朋友带我去的,我也是去了才知道”于珊珊寻找着借口,她第一次去参加泳装派对确实是被闺蜜骗去的,可是后来她就喜欢上了那种刺激的派对。

“你是被骗了多少次那种不正经的朋友就躲远点儿,不懂吗”于珊珊无论是衣服还是发型都看得出,这些照片不是同一次拍的。于夫人看到自己女儿与不同的男人纠缠在一起,都快疯掉了。因为她的两个女儿长得一模一样的,这以后要怎么嫁人呢

“妈妈这可怎么办呀”于淼淼急的直跳脚,她总不可能说跟别人解释说照片里那个人不是她,是她妹妹吧。即使别人真的认为是她的妹妹,也不是什么光彩的事情。

“你究竟得罪了什么人”于洋扫了一眼那些照片不由得皱起了眉,于家在宁城虽说不是一手遮天,但也是有些人脉的,就算有人存心要整于珊珊,多少也要看看于家的面子。能一下把事情搞得满城风雨,金钱跟势力缺一不可。

“爸爸我一个女孩子,能得罪什么人呢”于珊珊背后直冒冷汗,她最近只得罪过一个人,那就是楚笙歌。楚笙歌绝对没有能力掀起这么大的风浪,这样的手笔应该是路尘寰才能做出来的。可是路尘寰知道楚笙歌是个有夫之妇还有孩子的话,还会护着她,替她出手吗应该不会吧于珊珊还是有些不敢相信,这件事是路尘寰做的。

“你最好给我实事求是地说清楚,否则这个事情你自己处理”于洋觉得头一跳一跳得疼着,对方一定不好对付的,知道于珊珊是他于洋的女儿,还敢这么做,必然是有所准备的。

“我想我想可能是路路尘寰”于珊珊的声音渐次低下去,最后都听不清了。

于洋大吃一惊,于珊珊在鼎尊上班,而他手里也有一点点鼎尊的股份,路尘寰多多少少都会留些情面的。路尘寰虽然事向来狠绝,可却是讲道理的,如果于珊珊没有惹到他,他是不会痛下杀手的:“究竟是怎么回事儿一个字都不要遗漏,统统给我讲清楚”于洋激动地用手拍着桌子。

与每个早上一样,楚笙歌依旧是忙忙碌碌地赶到公司。不过大家的目光已经已经转移了聚焦点,有了新的谈资宁城名媛于xx的香艳生活,于珊珊的大尺度照片几乎席卷了各大门户网站的首页。

楚笙歌向来不关心这些八卦消息,所以也没有在意。她只是做着自己的事情,完全不知道于珊珊上头条的事情。楚笙歌处理完手头的工作,开始写民事诉状打算到法院起诉离婚。这个诉状是可以交给律师来写的,不过她在网上搜了一下范文,觉得还蛮简单的,就照猫画虎地自己写了起来。

“这是总公司那边发过来的文件,需要您签字生效。”刘宇将几本文件放到路尘寰的办公桌上,看了一下记事本:“还有,于氏物流的于总想要跟您约个时间谈一谈”

“不见”路尘寰依旧垂首看着面前的文件。

“是。”刘宇就也预料到路尘寰现在是不可能见于洋的。

下午三点的时候,楚笙歌去了秦安正的办公室:“秦总。”

“嗯”秦安正看到楚笙歌:“有什么事儿”

“我想请两小时假,有一些事情要处理一下。”楚笙歌觉得这班儿上得真是三天打鱼两天晒网的,她自己都不好意思来请假的,可是她下班或者休息的时间,法院应该也下班了的。

“哦,没问题,你去吧。”秦安正倒是一点儿没为难她,连原因都没问就批了假。

“谢谢秦总。”楚笙歌退出秦安正的办公室,拿了所需证件和她写好的诉状直奔法院。

提交完所有材料和起诉费收据之后,就算立案了。楚笙歌稍稍舒了口气,走出法院的大门刚好5点。小哲特别喜欢吃这附近一家蛋糕店做的松饼,都已经走到了这里了,她打算去买一些。

楚笙歌站在路边等红灯,忽然过来两个人穿黑色西装的魁梧男人,他们停到楚笙歌身边后,楚笙歌下意识地往后退了一步,可是那两个男人却向她逼近着。

楚笙歌本能地觉得遇到了危险,想要调头逃走,其中一个男人却挡住了她的去路:“楚笙歌小姐是吧我们老爷想请您过去谈一下。”男人指了虾停在路边的一辆灰色商务车。

“你们老爷是哪一位”楚笙歌继续往后退,地开了与男人的距离。

“我们老爷是于氏物流的董事长于洋。”保镖报上了于洋的名号、

于氏物流于洋楚笙歌觉得这两个词对她来说都太陌生了,楚笙歌摇摇头说:“对不起,我不认识。”楚笙歌转身往与那辆车相反的方向走去。

“楚小姐,请等一下。”保镖一着急,拉住了楚笙歌的胳膊。

与此同时,路文已经来到了楚笙歌身边,握住了那个人拉着楚笙歌胳膊的手腕,低声呵斥:“放手”

男人并没有马上放手,与路文对峙着。

于洋在车上看到自己的保镖与路文就要发生冲突了,连忙下了车,几步走过来:“阿一,放手。”

于洋想让网站先把那些照片删掉的,可是网站居然口径一样,网站安保系统遭黑客攻击,现在无法删除,要等系统修复后才能操作。于洋自然知道是谁在攻击网站,约见路尘寰,路尘寰根本不见他,他也只能从楚笙歌这里打开缺口了。

于洋看到路文时就感到不妙,他是认识路文的。路文可以说是路尘寰的左膀右臂,单从他跟了路尘寰的姓氏就不难看出,他在路尘寰身边的位置是极为重要的。路尘寰把这么重要的手下派到楚笙歌身边,就说明路尘寰非常重视楚笙歌。这次于珊珊是真的惹到不该惹的人了。

“我没有恶意的。”于洋没有看楚笙歌,反而是对路文说:“我只是想跟楚小姐谈谈。”

楚笙歌有些不解地看着于洋,她根本都不认识这个人,能有什么好谈的呢:“于先生找我有何贵干”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