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发送邮件站内短信
看小说百度搜索: 雯雯文学
雯雯文学 > 其他类型 > 帝少的小萌妻 > 第184章 都是狠角色

第184章 都是狠角色

雯雯文学,小说免费全文阅读,无弹窗小说网,小说下载

“我是代替小女向楚小姐道歉的,希望楚小姐高抬贵手,原谅小女。”于洋的语气是很客气的。

楚笙歌一时没有明白于洋说的谁:“不知令爱是哪一位”

“于珊珊。”于洋沉声道。

“于珊珊”楚笙歌并不知道是于珊珊群发了那封邮件,只以为于洋是在为于珊珊在更衣室的野蛮行径道歉。“那天的事情已经过去了,于先生不必放在心上。只不过令爱的行为的确非常失礼,还望于先生好好教导。不过,您的道歉我接受了。”楚笙歌话很客气也冷漠。

“多谢楚小姐的宽宏大量,还请楚小姐在路少面前替小女求个情,让他放过珊珊这次吧。”于洋觉得自己在路尘寰面前说话未必有楚笙歌管用,况且路尘寰根本也不见他。

楚笙歌皱了下眉,除非是她疯了吧她现在躲路尘寰还来不及,还去跟路尘寰求情如果是值得的人也就罢了,于珊珊凭什么呢跟她有什么关系

“恐怕于先生对我有些个误会,我只是鼎尊的一个小职员,人微言轻在路总面前说不上话,恐怕帮不上于先生的忙。”虽然是推辞,但楚笙歌的话很礼貌。

一个在路尘寰面前说不上话的人,路尘寰会派保镖护着她是这个女人够低调还是她处事太圆滑呢于洋分析了一下,确定楚笙歌是不想帮忙。

“珊珊是不应该将与楚小姐**相关的视频传播出去,可是路少的做法就妥当吗那些不雅照流传出来,珊珊以后要怎么做人这么做也侵犯了珊珊的**权,我们是可以到法院起诉的”于洋的语气也变得冷硬起来:“我愿意跟楚小姐来谈,就是不想将事情扩大,这样对我们都好。”

路文刚要说话,楚笙歌却冷笑了一下,原来那个视频是于珊珊发的呀,于洋不说,她还不知道呢。楚笙歌真是太了解这些外表光鲜亮丽满口仁义道德的人,内心是何等的丑恶龌龊如果于洋可以到法院去起诉,还会找她来谈楚笙歌可没这么看得起自己。于洋一看就是个精明的人,哪怕有一点儿别的办法,也不会低下高贵的头颅来跟她道歉了。对方敬她一尺,她可以回敬一丈。但是如果于洋想要搞威胁,可是唬不住她的。路尘寰是什么人,别说是发个不雅照,就是更棘手难办的事情,也可以把自己摘的干干净净。若是没有这个能力,他根本不可能坐到今天这个位置上。

“于小姐发的视频是经过剪辑的,而且那些图文不是侵犯了我的**而是诽谤。不过我无权无势也没有多余的精力来打官司,所以这个亏我吃了。不过,您今天为此事专程来向我道歉,我真是有些受宠若惊,所以也接受您的道歉。不过我只能代表我自己,在路总那里我真是爱莫能助。”楚笙歌的下巴微微挑着,用漠然的眼神看着于洋:“于先生一看就是请得起律师的人,如果手里有证据可以证明路总侵犯了于小姐的**权,就一定要去法院起诉。现在是法制社会,每个有能力的人都应该拿起法律武器维护自身的合法权益。”

于洋微微有些诧异,果然是路尘寰的女人,说话字字铿锵且滴水不漏。刚才看起来嗨柔柔弱弱的,原来是扮猪吃老虎的。于洋的语气带着些胁迫的意味:“这么说这件事情,楚小姐是不肯帮忙了”

“不知道于先生有没有听过一句话帮你是情分,不帮是本分。我实在是没看出自己与于先生或是于小姐之间有什么情分可言。”楚笙歌淡然一笑:“我这个人胆子小,倒是于先生的态度,让我怪害怕的呢。”

“楚小姐多虑了,于某并没有别的意思,是很诚恳的想请楚小姐帮忙的。”于洋自然知道,别说楚笙歌此时还算客气,就是她飞扬跋扈为了自己的女儿他也只能忍了。

“你看我们沟通有障碍,再多说也是枉然。我还有事儿,先告辞了。”楚笙歌转身就走。

于洋还想再劝说一下,可是却被路文拦下来了:“于先生知道我们少爷的脾气,您要是再来打扰楚小姐,恐怕事情会更糟。”

楚笙歌走了一段路才想起还要去给小哲买松饼,顿住脚步叹了口气。路文将车子停到楚笙歌身旁:“楚小姐,您去哪儿我送您吧”

楚笙歌想了一下,她刚才估计是把于洋给惹毛了,还是坐路文的车子比较安全,她万一遇到什么危险,小哲可怎么办呢:“好,谢谢你。”

楚笙歌自己拉开车门,上了车子。

路尘寰的车子在夜色中快速行进着,郊外的公路自然没有市区热闹,在这个时间基本上已经没什么人了。路尘寰打开了一侧的车窗,夜风裹着草木的清香拂乱了路尘寰的头发。路尘寰看到远处亮着车灯的几辆车子,驶出了主干道,往旁边的便道开去。一片不太宽阔的空地上停着几辆车,仔细看的话是三辆越野车将一辆灰色的夏利车困在正中。

路尘寰停下车,打开车门从车子上下来,光可鉴人的皮鞋踩在杂草丛生的土地上。原本站在越野车旁边的几个黑衣男人连忙都转向路尘寰的方向,恭恭敬敬地垂手而立:“先生。”

路尘寰点了下头,径直走向那辆夏利轿车。站在夏利轿车旁边的一个男人马上拉开了夏利车的车门。谷阳正坐在车子里,由于太紧张,身体都是僵直的,看起来像个假人。他从摄影棚出来,本来是要找个小店吃晚餐的,可是就莫名其妙地被这几辆越野车挟持着开到了郊外。他自己都觉得很诡异,就看他这辆车也不像个有钱人,绑架他也没用吧。可是他觉得又不像绑架,因为那些人根本没说钱的事情,只是不让他离开。

车门被打开,谷阳顺着拉开的车门往外望去,一个身材颀长的男人站在车子外面,他穿着黑色的西装,本应该与夜色融为一体的,可却是那样肃杀地存在着,轮廓分明的,毫发毕现的。当谷阳的目光落在他的脸上时,微微吃了一惊。他忽然知道这个人是谁了,因为小哲脸上承袭着他的影子。

路尘寰站在那里,看着车子里的男人,他刚才可能是有过反抗,右边的颧骨上有一片淤青,嘴角带着一丝血渍。看到他时,似乎有些惊讶。这种事情他其实不用亲自出面的,可他就是想亲眼看一下楚笙歌后来是嫁了怎样一个人。就这样她不是喜欢王子一样的人吗这个男人跟王子也差太多了吧

路尘寰冲手下使了个眼色,一个黑衣人将一叠文件拿到谷阳面前。谷阳没有看文件,而是抬起头瞪着路尘寰:“这是什么”

“离婚协议书。”路尘寰面无表情地继续说:“你把这个签了,我可以给你一笔钱。”

“你打算花多少钱把我的老婆买走”谷阳的语气中带着些讽刺。

咣的一声,一记重拳打在谷阳的眼眶上,他的眼睛瞬间肿了起来。给了他一拳的黑衣人轻蔑地拍了拍他的脸颊:“不许这样跟先生说话”

路尘寰胸口一窒,点了一支烟。他讨厌任何人给楚笙歌冠上我的两个字,她只能是他的。路尘寰眯了下眼睛:“你错了,还包括孩子。”路尘寰知道楚笙歌是不可能放弃孩子的,所以这份离婚协议上写明孩子的监护权归楚笙歌所有。

路尘寰拿出支票本,写了一个数目,然后签上自己的名字。他将支票在谷阳面前晃了晃,拍在车子的方向盘上:“签完字这个归你,你最好是签字拿钱。我有的是其他方法让你把这个签了,你最好不需要每一种都试过之后再签。你不怕吃苦头没关系,我怕我没有足够的耐心陪你耗下去。对我来说,她无论是离异还是丧偶并没有太大的区别。”

“你在开什么玩笑”谷阳难以置信地瞪着路尘寰。

“很遗憾,我从不开玩笑。”路尘寰的眼睛像是波澜不惊的深渊,似乎掉下去就是万劫不复。他吸了一口烟,缓缓将烟雾吐出:“她为什么嫁给你还给你生孩子”这是一根卡在路尘寰心里的尖刺,呼吸一下都痛得无法呼吸。但是路尘寰知道,他想要楚笙歌,就要接受她的全部,包括这跟将他刺得鲜血淋漓的尖刺。

“呵呵”谷阳忽然笑了起来,拿起面前的离婚协议书,在需要他签字的地方签上自己的名字。然后拿起那张支票夹在离婚协议书里:“你的钱我不要,你的问题我也不会回答。我想说的是你也不过如此。”

“即使你不说,我也查得到,这只是个时间问题。”路尘寰从谷阳的眼神中捕捉到了不屑,他一定是知道什么自己必须知道,却又无法从他口中得知事情。真是该死“你会为你的任性付出代价的。”路尘寰将那张支票拍在谷阳的额头上:“这个留着给你看病。”

路尘寰转身离开了,谷阳被一个黑衣人从车子里拖出来丢在地上,先生付了十万块的医药费,是应该好好给他些教训的,不然怎么对得起那张支票呢。

路尘寰回到自己的车里,确认手里的离婚协议书完全没有问题,然后装进一只档案袋里。他在车里吸了一支烟,然后才拨通刘宇的电话:“让钟律师到别墅等我。”

路尘寰揉了下额角,发动了车子,往市区驶去。这件事情已经处理好了,那个倔强的女人不用去对簿公堂了,他知道她不喜欢那样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