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发送邮件站内短信
看小说百度搜索: 雯雯文学
雯雯文学 > 其他类型 > 帝少的小萌妻 > 第186章 我是在追你呢

第186章 我是在追你呢

雯雯文学,小说免费全文阅读,无弹窗小说网,小说下载

路尘寰并不去看楚笙歌,而是半拖半搂着楚笙歌走进空无一人的电梯里。楚笙歌被路尘寰抵在电梯墙上,他望着她的眼神有些高深莫测:“不是你说要出去吃饭”

“我已经吃好了,我回去工作,放开我”楚笙歌尽可能地让自己的语气听起来威严一些,可是对路尘寰来说依旧构不成任何威胁。

路尘寰的手臂撑在楚笙歌的身体两侧,嘴角往上翘了翘,一副玩世不恭地样子:“你也看到了,我还没吃呢。”路尘寰伸手顺着楚笙歌的长发,这样熟悉的触感让他觉得格外舒服。

“那有跟我有什么关系”楚笙歌扬着尖尖的下巴,他吃没吃饭跟她有什么关系,没有她在他就不能吃饭吗他是要吃饭又不是要吃她

路尘寰忽然笑了起来,心情似乎好得不行:“你怎么总是这么不负责任呢,是你让我带你去吃饭的,走半道你就要变卦”

楚笙歌被路尘寰直勾勾的眼神注视着,觉得全身都不自在起来。面对路尘寰,他们根本不是势均力敌的对手,与他交锋她从来都是丢盔弃甲,而他总是运筹帷幄。楚笙歌承认出去吃饭是她说的,自己说过的话就要负责。楚笙歌不断地给自己催眠不就是去吃饭,就当是陪上司出去应酬好了。

电梯下到一楼大厅,路尘寰旁若无人地牵着楚笙歌的手走出电梯。楚笙歌想要将自己的小手挣脱出来,路尘寰却故意换了个十指紧扣的姿势,不肯松动分毫。楚笙歌有种做贼心虚的感觉,只好低着头,被路尘寰牵着走了出去。

他们刚走到公司门口,一辆加长版的宾利轿车停在面前,路文从车上下来,拉开了轿车的车门:“少爷、楚小姐,请上车。”

路尘寰牵着楚笙歌上了车,路文将车门关好,坐回了副驾驶的位置上。

楚笙歌的小手终于从路尘寰的手里抽了出来,路尘寰也没有再勉强她,而是靠在车子的座椅里,欣赏着楚笙歌表情生动的小脸她微微蹙着秀气的眉毛,小小的鼻子有点点皱,编贝一样整齐的牙齿扣着粉嫩的唇瓣

路尘寰忽然倾过身来,将薄凉的嘴唇压在她柔嫩的唇瓣上。楚笙歌用小手抵住他坚实的胸膛,想要将他推开。路尘寰却攥住了她的小手,将她纤细的手臂环到自己的脖子上,然后加深了这个吻。

一吻结束,两人都有些气喘吁吁的。楚笙歌将自己的脸别向一边,不去看路尘寰:“你可不可以不要这样”

“哪样”路尘寰的吻又落在楚笙歌侧脸上:“这样还是这样”路尘寰捏住她尖尖的下巴,在她樱桃一样红艳的小嘴上咬了一下。

楚笙歌像是看外星人一样看着路尘寰,这个男人是什么时候变成这个样子的看起来像是混世魔王一样二世祖习气,那个不苟言笑的路尘寰哪去了

“想吃什么中餐还是西餐或者是火锅”路尘寰定定地看着楚笙歌。

“随便。”楚笙歌现在什么都不想吃,只想离路尘寰远一点儿。

路尘寰没有再执着地问楚笙歌想吃什么,直接对司机说:“去凯撒西餐厅。”

车子缓缓停在餐厅门口,路文打开了车门。楚笙歌走下车子,才走了两步,就被路尘寰揽住了腰,两个人并肩走进了餐厅。

路尘寰拿过餐单点了几道菜,服务生将精美的菜品一道一道摆上桌子,最后捧着一束包装精美的玫瑰花走到楚笙歌身边浅粉色的玛格丽特玫瑰包裹在奶油色的瓦楞纸里,瓦楞纸的里面衬着一层香槟色的薄纱,外面罩着金色的蕾丝,下端用奶油色缎带打了个漂亮的蝴蝶结:“小姐,您的鲜花。”

路尘寰勾了勾性感地唇,冲楚笙歌偏了下头:“送给你的。”

楚笙歌实在不想收这束花,可是总不能让服务生一直这么将花捧在她面前的。楚笙歌只好接过花,垂着头低声说了声谢谢。

“祝二位用餐愉快。”服务生终于完成了所有的工作,退了下去。

路尘寰拿起刀叉,切着面前的小牛排。他的点的牛排是七分熟,浓郁的黑椒汁淋在牛排金棕色的表面上,切到中间的位置上带着一些粉红色,看起来鲜嫩可口。路尘寰给楚笙歌点的是一份香煎鳕鱼,他记得楚笙歌喜欢吃的,可是她却一直没动:“想吃牛排”

“没有。”楚笙歌摇摇头,伸手拿过旁边的果汁杯,喝了一口果汁。

“这些都不喜欢吃”路尘寰看着桌上的菜。

“我刚才已经吃好了。”楚笙歌其实在员工餐厅差不多吃饱了,况且面对着路尘寰,她是真的什么也吃不下。她不知道路尘寰究竟想做什么,有时候未知的恐惧要比已知的灾难要可怕的多。

“那就吃点儿蛋糕,你不是喜欢吃这中慕斯吗”路尘寰将骨瓷碟子里盛放的芒果流心慕斯放在楚笙歌面前。

楚笙歌看着面前漂亮的甜品,柔滑的蛋糕上覆盖着香浓的芒果镜面,一块巧克力脆饼装点在蛋糕上,切成小块的鲜芒果簇拥着巧克力脆饼。楚笙歌有些无奈,这样坐着看路尘寰用餐确实也够尴尬的,她只好捏起银色的甜品匙,切了一小块放进嘴里。

看到她开始吃蛋糕,路尘寰的表情变得柔和起来,安静地吃着自己的牛排,不时抬起头看一眼埋头吃蛋糕的倔丫头,然后无奈地摇摇头看来在楚笙歌眼里,自己的魅力当真连块蛋糕都不如。

路尘寰心情特别好,十分有耐心地品尝着每一道菜,一顿饭吃完都快四点了。楚笙歌看了下表,这个点儿回公司还能做什么如果遇上堵车的话,估计晃荡到公司也该下班了。

路尘寰看到楚笙歌的表情就知道她在想什么,幽幽地开口:“你直接下班。”

“哦。”楚笙歌点点头,她陪路尘寰吃饭,是不是算是出外勤呢楚笙歌观察了下周围,想看下公车站在什么地方,她今天可以早点儿去医院陪小哲了。

“要去哪里我送你。”路尘寰的车子已经停到他们面前,路文又打开了车门。

“不用了,我坐公车就可以了。”既然已经下班了,她应该是可以规划自己的时间了吧

“想我抱你上车”路尘寰皱起了英挺的眉毛,她手里还捧着自己亲手包装的花束,现在却告诉他她要坐公车她这是在故意挑衅他的耐心吗

路尘寰眼神实在有些吓人,楚笙歌不由得打了个哆嗦,最后还是顺从地上了车。路尘寰看到她乖乖上了车,脸色缓和了一些。

“麻烦您送我到市立医院。”楚笙歌说完之后将脸转向车窗外面,车子里陷入了微妙的沉默中,空气里似乎被灌入了胶水让人的呼吸都沉重起来。

到达医院后,路尘寰也跟着楚笙歌在住院部下了车。楚笙歌走进电梯,路尘寰也走了进去。路尘寰再这么下去,楚笙歌都要疯掉了。楚笙歌终于有些忍不住了,抬起头注视着路尘寰:“在员工餐厅时,你为什么要跟我坐一起为什么要让别人误会我们的关系你到底想做什么”

“我想做什么”路尘寰一脸无辜地冲楚笙歌笑了一下,然后指指她手里的玫瑰花:“你看不出来吗,我是在追呢”

楚笙歌完全愣住了,怔怔地看着路尘寰。五年前路尘寰都放弃了他们之间的感情,过了五年,他会来追求她如果有今日,何必有当初当她是三岁的孩子,他说什么她就信什么

楚笙歌旋即自嘲地笑了起来:“呵呵,这个笑话倒是蛮好笑的。”

路尘寰耸耸肩:“如果当笑话听,你会高兴的话,我也无所谓。”

“你的游戏我不想玩儿,也玩不起”楚笙歌深吸了一口气,语气中带着恳求:“麻烦你从现在开始,不要再跟着我了”

“我没打算跟着你,只是恰巧同路而已。”电梯停到15层,路尘寰冲楚笙歌笑了一下,脸上满是玩味:“是你多虑了,我到了”

路尘寰迈开步子走出电梯,楚笙歌独自站在电梯里,看着电梯的门缓缓合上,那个霸道的身影终究被隔离在她的视线之外。路尘寰刚才说过的话像是单曲循环一样在楚笙歌的大脑里滚动播放着

“你看不出来吗,我是在追你”

“是你多虑了,我到了”

楚笙歌完全分辨不出路尘寰说过的话,究竟哪句是真,哪句又是假。楚笙歌使劲儿地晃了晃头,想要把这些困扰着她句子全部甩出脑袋。不懂的事情,她决定不再去探究。

楚笙歌推开病房的门,小哲正在那里玩儿乐高积木。看到楚笙歌马上拿着手里的积木跑过来:“妈妈妈妈”

“宝宝别跑这么快。”楚笙歌一把抱住儿子,小哲在她怀里喘了好一会儿才缓过劲儿来,然后将手里的积木拿给楚笙歌:“妈妈看,这个是小哲摆的。”

各种颜色的积木拼装在一起,组成了一个非常精致造型:“宝宝是摆了火箭吗”

“嗯嗯。”小哲使劲儿点了点头:“妈妈好厉害,一下就知道是火箭。婆婆猜了好久都猜不到”

“那是因为婆婆没见过火箭。”楚笙歌揉了揉儿子柔软的头发:“积木是哪儿来的呀”

“是从游戏室拿的。”小哲可能是怕楚笙歌误会,马上说道:“护士阿姨说可以拿回来玩儿哒,但是不许弄坏了,也不许弄丢”

“嗯,去玩吧”楚笙歌将儿子放下来,小哲继续一个人玩儿积木,楚笙歌则呆呆地坐在那里看。她的目光是落在小哲身上的,可是思绪却根本不在眼前。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