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发送邮件站内短信
看小说百度搜索: 雯雯文学
雯雯文学 > 其他类型 > 帝少的小萌妻 > 第188章 会不会来求他

第188章 会不会来求他

雯雯文学,小说免费全文阅读,无弹窗小说网,小说下载

“我知道了,谢谢。”路尘寰点了下头,转身走出医办室。

路尘寰有些说不清自己此刻的心情,楚笙歌的孩子病的很厉害,急需钱做手术。已经到了这种地步,她还在死撑着,骗孩子说她有钱。她的演技可真好呀,如果不是他心血来潮想要了解一下,真的就被她偏过了。他不喜欢那个孩子,不是因为那个孩子有什么错,而是因为嫉妒

他嫉妒谷阳跟她有过五年的婚史。

他嫉妒谷阳跟她生了儿子。

这个小孩哪怕是楚笙歌捡来的,他都会比现在多喜欢他一点儿的。

路尘寰坐进车子里,先打开车窗然后点了一支烟。辛辣的烟雾在肺里过了一个来回,他的情绪渐渐平静如常了。楚笙歌会不会来求他呢路尘寰忽然有些矛盾

如果楚笙歌为了那孩子来求他,倔强的小女人,为了她跟别人生的小孩向他低头,他不会高兴的,他也许会控制不住自己的脾气说出很多刻薄的话来。

如果楚笙歌死死撑着都不肯向他开口的话,他会更恼火。她不求他,只能说明她根本不想跟他扯上一点点的关系,这种想法更让路尘寰抓狂。

关于这件事,无论楚笙歌怎么做,在他看来都是错。路尘寰也觉得自己有些不可理喻,可是他也不知道该怎么做了。路尘寰心里烦躁,车子开得有些快。当车子停到别墅车库里时,发现车库里停着一辆陌生的车。路尘寰皱了下眉,款步走向主宅。

“少爷。”管家连忙接过路尘寰脱下的外套。

“家里来了什么人”路尘寰穿过门厅随口问道,他猜测大抵是母亲那边的亲戚或是朋友,但是他实在不喜欢家里有太多人。

“是”管家想了一下回答:“是裴小姐带着小小姐来了。”

“哪个裴小姐”路尘寰的眉间的折痕加深着。

“就是裴馨雅小姐。”管家是白家的老人儿了,在他心里路先生只娶了他们家小姐一位太太,也只有他们家少爷一位继承人。所以路家那边的夫人少爷还是小姐在他们白家都是不作数的,自然也就没有二少奶奶这么一讲了。

“她来做什么”路尘寰磨磨牙,不是警告过她老老实实地待在老宅里不许出来吗现在还跑到这里来,是在向他示威

“是夫人请她过来的。”管家继续说道:“裴小姐听说夫人回国了,就经常打电话过来问候,夫人也想见见小小姐,所以请她过来小住几日。”

路尘寰冷哼一声,看起来裴馨雅在老宅是要关得发霉了,现在来打他母亲的主意了。路尘寰一走进客厅就看到母亲坐在沙发上,裴馨雅帮母亲按摩着腿。一个穿着粉红色连衣裙的小姑娘坐在母亲旁边,白玲珑正在给她剥葡萄吃。

“尘寰你回来了。”白玲珑擦了擦手:“晚餐吃了吗没吃的话让厨房去准备。”

裴馨雅看到路尘寰后,身体僵了一下,她都不敢抬头去看路尘寰。她知道自己是在赌博,她知道自己故意与白玲珑接触是会触怒路尘寰的,可是她就是在赌白玲珑与母亲昔日的情分,只要白玲珑护着自己,路尘寰是绝对不会忤逆他的母亲的。她还不到三十岁,可不想今后几十年都待在老宅里像个行将就木的人一样生活。五年几乎与世隔绝的日子,都快把她逼疯了。如果不是身边有这个孩子给她解解闷,她估计自己早就得抑郁症去住精神病院了。

“吃过了。”路尘寰并没有多看裴馨雅母女一眼,径直往楼上走去。

“晶晶还吃葡萄吗”白玲珑耐心地询问着身边的小姑娘。

“不要”小姑娘摇摇头:“晶晶要吃橘子”

“好,奶奶给你剥橘子。”白玲珑又从果盘里拿了一只蜜桔剥开。

路尘寰站在楼梯上看着一脸慈祥的母亲,如果母亲喜欢,他放裴馨雅一马也不是不可以。或许是到了该与孙辈相处的年纪吧,原本性子淡漠的母亲现在喜欢与小孩子亲近了。在医院的时候,还给小哲买了玩具。想到小哲,路尘寰不由得又摇了摇头。

路尘寰揉揉额头,他从来没有遇到这样为难的事情,他不知道该拿那孩子怎么办。那孩子的病好了之后,是不是可以送到早教中心或者是全托幼儿园呢每个周末接回来,不用天天见到也会好一点儿。

这个想法估计也就是想想而已,他可以预见到楚笙歌是绝对不会同意。路尘寰忽然觉得自己被捆绑销售了,想要楚笙歌就必须接受小哲,这实在太让人头疼了。路尘寰回到自己的房间,他点了一支烟,静静地站在露台上看着无边的夜色。

楚笙歌今天出门比较早,走到公司楼下时还不到上班时间。她站在路边,仰起头看着面前直刺云霄的建筑。楚笙歌承认自己确实不够坚强,她有点儿不敢走进这座大厦。不想面对那些形形色色的眼光,她想要逃走。楚笙歌捏了捏拳头,深吸了一口气,想要给自己一些勇气。

路尘寰刚停好车就看到那道细细的身影立在公司楼下,楚笙歌今天穿了一件白色的雪纺衬衫,搭配了卡其色的铅笔裤,她的头发是扎起来的,露出了优雅的颈项。楚笙歌的脸色有些苍白,漂亮的眼睛下方带着黑眼圈,嘴唇都是淡淡的水色。那个孩子说的没错,楚笙歌在医院里根本就休息不好的,这样下去不行。

“怎么不上去,是在等我”路尘寰下了车,几步走过来。

楚笙歌似乎是受到了惊吓,马上回过神儿来,快步往大厦的玻璃门走去。路尘寰的腿长步子大,几步就追上了她,伸出手将她的小手握在掌心里,带着她往电梯间走。

楚笙歌皱着眉看看路尘寰,又看看被他握紧的右手:“你想干什么”

“不干什么”路尘寰偏过头,微微挑了下硬挺的眉毛,深邃的眼眸锁在楚笙歌的脸上。楚笙歌眼前都是他那张俊逸非凡的脸,修长的稍稍上挑的眼角,还有薄凉的唇,那双像是深海一样的眼睛她不敢看。路尘寰的眼睛会蛊惑人,她知道自己一旦陷下去就是万劫不复。同样的错误不能重复犯,那样的苦果吞食一次,这辈子都够了。楚笙歌有些不知所措地垂下头,被路尘寰拉进电梯里。

现在是上班时段,虽然不是最高峰,但这架电梯是鼎尊专用的,所以遇到公司的同事在所难免。有几个鼎尊的员工跟在他们身后,也走进了电梯。不过,楚笙歌只认识其中的董玲玲和人事总监,楚笙歌真恨不得自己会隐身术,让大家都看不到她才好。隐身术她不会,只能将头垂得更低一些。

人事总监是何等有眼力的人,看到路尘寰和楚笙歌牵着手走进电梯里,礼貌地冲他们点点头:“路总早,楚小姐早。”

从理论上讲人事总监是公司的高管,主动跟楚笙歌打招呼,实在是有些楚笙歌忽然有些不知该如何应对了。

路尘寰依旧牵着楚笙歌的手,他将楚笙歌往自己身边带了带,语气带着些宠溺:“想什么呢李总监跟你说话呢”

其他几个人都呆掉了,有谁这么近距离看到过路总笑啊,而且语气还这么温柔,简直跟平日里严苛冷漠的**oss判若两人。是谁说楚笙歌勾引**oss求上位的,这么看起来明明是**oss体贴着楚笙歌吧。

楚笙歌被路尘寰这么一提醒,反而更加局促起来,原本苍白的脸颊上泛出了淡淡的红晕。可是她又不得不抬起头来,小声对人事总监说:“李总监,早上好。”

其他几个人看到这个情形,好像谁不跟楚笙歌说个早安,就是对**oss不敬似的,所以大家纷纷开口“路总早,楚小姐早。”

大家的语气不但礼貌,而且带着些不自然的恭敬,楚笙歌只好一一跟大家道了早安。其他人都在其他楼层下了电梯,只有董玲玲跟他们一起到达顶层。

路尘寰牵着楚笙歌走到她的办公桌前:“一会儿路文给你拿早餐过来,别的可以不吃,把那粥喝了,特意拟的药膳方子。妈说不难吃,你应该也会喜欢的。”

楚笙歌没有回答,却像是认命了一般也没有反驳。她现在还能说什么呢哪怕说一个“不”字,不用路尘寰,别人的口水都能把她淹死了恃宠而骄、沽名钓誉、故作矫情

“好好吃饭,乖。”路尘寰温柔地顺着楚笙歌的马尾辫。

楚笙歌真是想找个地缝钻进去,就在她大脑里的保险丝要给烧断了的时候,路尘寰终于大步走进了自己的办公室。楚笙歌坐在椅子上,强装镇定地打开电脑。等待开机的时候,用眼睛的余光看了一下周围。似乎大家并没有太刻意地关注她,或许这就是现实吧。如果你没有靠山,一点儿芝麻绿豆的事儿也会被夸大成千夫所指的谈资。现在路尘寰站在她身后,无论人们有多好奇,都不敢轻易置喙。算了,现在也只能走一步说一步。别人愿意怎么说那是别人的事情,无论她多努力,也改变不了的事情,只能看淡一些。

过了几分钟,路文拎着一只手提袋走到楚笙歌跟前:“楚小姐,您的早餐。”

楚笙歌接过手提袋:“麻烦你了。”

“应该的,您趁热吃吧。”路文嘱咐了一句就离开了。

大家的耳朵都装了小雷达,刚才**oss说到早餐时好像提到了他的母亲呢,看来楚笙歌是被家长认可的,总裁夫人的位置应该是十拿九稳了。啧啧,楚笙歌真是太让人刮目相看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