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发送邮件站内短信
看小说百度搜索: 雯雯文学
雯雯文学 > 其他类型 > 帝少的小萌妻 > 第192章 去拿一根头发

第192章 去拿一根头发

雯雯文学,小说免费全文阅读,无弹窗小说网,小说下载

裴馨雅最近终于恢复了自由,看来讨好白玲珑这步棋她走得无比英明。实质上的裴家虽然已经不复存在了,可是它的隐形价值还是很巨大。她那个素未谋面的母亲,与白玲珑的关系应该是非常好。因为白玲珑对裴馨雅真是非常好,比路震对她都要好。虽然白玲珑对路志翔还有现下老宅里住着的两位夫人都烦透了,可到底没迁怒到她头上来。而且姓裴在路家真像是一张免死金牌一样,虽然她嫁给了路志翔,但是宫凌对她还是很好的,甚至比对她的婆婆姚静柔都要客气得多。

裴馨雅从购物中心出来,身后跟着一个保镖兼司机的随从,保镖手里拎着她今天的斩获。衣服这种东西,买回去穿不穿倒是其次,裴馨雅很享受购买时的乐趣。看着那些女孩子看到那一串串的标价望洋兴叹时,她却可以随意地从架子上拿下来买走,这种优越感让她很上瘾。

裴馨雅让保镖把车子开到一家甜品店,她今天约了几个以前玩得不错的朋友在这里喝下午茶。裴馨雅走下车,用手理了理裙子对保镖说:“六点钟的时候来接我”

“是,少奶奶。”看着裴馨雅进了甜品店,保镖也开着车子按照裴馨雅的吩咐离开了。

这家叫做樱の雨的甜品店在江城开业并不久,赏心悦目的日式改良甜点,和清新自然的传统日式和果子,极受追捧。店面的主色调是白色,点缀一些原木的装饰,看起来十分清雅。

“哎呀馨雅可来了。”裴馨雅一走进甜品店就有人冲她招手。

裴馨雅不紧不慢地走了过去,卢颖和白慧欣已经到了。

“这么久不见,小雅是越来越漂亮了呢。”白慧欣执起茶壶给裴馨雅倒了一杯花果茶:“这里的茶和点心都非常好。”

裴馨雅尝了一口茶,味道还不错,不过她不喜欢这样清淡的饮料。“还是给我一杯咖啡杯吧。”裴馨雅对旁边的服务生说。

服务生领命而去,裴馨雅将肩头的真丝披肩拿下来,搭在卡座沙发旁边的扶手上。

“呀,这不是春拍时那件kashrsapphre吊坠吗”白慧欣很自然地坐到裴馨雅这边,好似要近距离地观赏一下这颗1647克拉的顶级蓝宝石。

裴馨雅并没多言,不过脸上的得意之色却是很明显的:“是志翔送给我的生日礼物。”

“哎呦,你老公可真够体贴的。”白慧欣顺势很亲密地搂住裴馨雅的肩膀。

白慧欣收回手的瞬间裴馨雅觉得头发被挂了一下,也没太在意。

卢颖一边吃着点心,一边问:“馨雅,你这几年都去哪儿了呀,都不跟我们联系了呢。”

裴馨雅的脸僵了一下,随即淡淡一笑:“我生宝宝的时候有些难产,之后身体一直都不是很好,总是住在国外疗养,在国内的时间也不多。而且医生不太让我用电子设备,就跟你们联系少了。”裴馨雅像个敬业的演员似的,莫须有的事情说起来跟真的一样。

“哦。那现在怎么样了”卢颖看着裴馨雅容光焕发的面色:“看起来应该很不错。”

“已经好了,所以特意找你们出来坐坐,叙叙旧。”裴馨雅看似漫不经心地转动着手上火彩夺目的钻戒。

裴馨雅和卢颖谈话间,白慧欣已经坐回到自己的位子上。她拿出化妆包,好似在看妆容是不是花了,不动声色地将刚才从裴馨雅那里揪下来的一根头发,小心翼翼地用纸巾包好,装进了化妆包里。

几个女人又聊了些闲话,像她们这样无所事事的贵妇千金聚在一起,不是聊宴会、服饰。珠宝,就是比较老公、孩子。无论哪一方面,裴馨雅无疑都占尽了先机。

卢颖的老公也是在家族企业里做高管,只不过卢颖的婆家跟路家自然是没法比的。白慧欣还没有结婚,她的年纪已经不小了,家里为她安排的相亲对象,她都看不上。

“欣欣可要抓点儿紧,要不然好男人都被那些小狐狸精挑去了。”裴馨雅打趣道。

“我正抓紧着呢。”白慧欣答得不紧不慢,脸上带着娇羞。

“看来是有情况,请出来让我们看看,也能给你把把关呀。”卢颖敏锐地觉察到了白慧欣应该是正在谈恋爱呢。

“有机会吧,他不太喜欢应酬”白慧欣有些不好意思。

“是哪家的公子呀我们都不认识吗”路家在政商两界颇有威望很是交游广阔,在江城有头有脸的人物,裴馨雅几乎都有所耳闻。

“他不是江城人”白慧欣并不想再继续这个话题,很自然地又跟她们聊起了别的。

“今天就这样吧,家里有宴会,我还要回去照应一下。”裴馨雅的语气带着些不耐烦,可脸上的表情却是倨傲的。

“好,我们下次再约”白慧欣说道。

卢颖约白慧欣一起吃晚餐,白慧欣推说有事,三个人各自散去。

这个下午茶,裴馨雅喝的特别高兴,她的虚荣心得到了极大的满足。人总要有一个舞台向别人展示,否则拥有再好的东西,别人都不知道你有,意义就不那么大了。裴馨雅用了下卫生间,洗手的时候将手包放在了盥洗台上。刚好有个保洁员模样的大婶在打扫,不小心将她的手包带到了地上。

还没等裴馨雅反应过来,那个大婶连忙将手包捡起来,一直在道歉:“对不起,是我不小心小姐,对不起”

“你的眼睛是用来出气吗知道我的包有多贵吗”裴馨雅嫌弃地瞥了保洁员一眼,接过自己的包,一边拿了洗手间备的毛巾擦拭,一边说:“把你的全部家当都卖掉也买不起一条拉链”

“对不起对不起”保洁员继续不停地道歉。

裴馨雅觉得多看她一眼都厌弃,拎着自己的手包走了出去。

白慧欣迫不及待地赶到了她朝思暮想的地方,她抬头仰望着面前高耸入云的建筑。她在洗手间又仔仔细细地整理了一下仪容脸上的妆容很干净,她用了一点点散粉吸去多余的油光,唇膏要淡淡的粉色,他似乎不喜欢深色的口红。头发喷了一点儿保湿喷雾,这样看起来会比较有光泽。白慧欣在自己的手腕处用了一点点香水,这样的香氛最宜人,幽幽的香气不会像全身喷涂那样浓烈。做好这一切后,白慧欣才从洗手间里出来,按了去顶层的电梯。

电梯门打开后,她看到两个穿黑色衣服的保镖守在那间办公室的外面,站得笔直,像是两根会呼吸的电线杆一样。

白慧欣走过去,轻声说:“我要见和彦君。”

“先生正在等您。”其中一个人客气冲她点点头,帮她打开了门。

阔大的办公室装修十分简洁,里面的家具几乎都是白色,地毯和壁纸也是偏向白色的浅灰色。使整个空间看起来有些凄清,给人的感觉跟它的主人一样,像一片清冷美丽的白月光。白慧欣打了个哆嗦,这里冷气的开得有些太大了。她并没有第一时间看到鹰司和彦,房间里似乎没人呢。她走到办公室中央,使声音尽量地轻些:“和彦君。”

“拿到了吗”白慧欣不知道他是从什么地方出来的,她听到鹰司和彦低沉悦耳的声音时,他已经在她身后半步的位置了。

“拿拿到了”白慧欣觉得自己真是非常笨拙,无论跟他说过多少次话,每次都像是不成熟的小女孩见到了暗恋对象时一样不知所措,连说话都不利索了。

鹰司和彦并没有去看白慧欣,而是直接走到沙发前面坐了下来。他拿起茶几上醒好的酒,浅浅地饮下一口。白慧欣小步地走过来,将穿在身上的包臀裙的裙摆往上提了一些,然后像是恭顺的奴仆一样跪在鹰司和彦脚边,然后从包包里拿出那根用纸巾包着的头发,像是捧着什么宝贝一样,两只手托着拿给靠在沙发里,静静品酒的男人。

鹰司和彦接过那根头发看了一眼,然后叫进来一个保镖。他只是将头发拿给保镖,什么也没说。那个保镖好像很清楚这个东西是用来做什么的,默默地退出了房间。

白慧欣像是一只乖顺的小宠物般,趴在鹰司和彦的膝盖上。鹰司和彦不知在想些什么,过了一会儿才将目光落在白慧欣身上:“你不问我要这个做什么”

“和彦君不想说的事情,我不用知道。”白慧欣真的不关心鹰司和彦为什么让她去拿一根裴馨雅的头发,只要他让她做的事情,她只想着要怎样才能做好就可以了。

她在父亲的公司里第一次见到来谈合作的鹰司和彦就为之倾倒了,她从来没有见过这样出众的男人,无论是相貌还是气质,甚至是说话的声音和脸上淡漠高贵的表情,都让她神魂颠倒着。

白慧欣没有想到鹰司和彦会主动联系她的,只要可以为他做事情,不管是什么,哪怕是为了多见他一次,她都会尽全力去完成。她以前跟裴馨雅的交情还算不错,但最近几年裴馨雅很少联系她了。开始她还有些为难,打算找机会去路家找一下裴馨雅,没想到她主动打了几次电话,裴馨雅就约她喝下午茶了。连老天都在帮她了,不是吗

“真是乖女孩”鹰司和彦拿起茶几上的酒杯,满满地倒了一杯,然后挑起白慧欣的下巴,修长的手指将手里的酒杯靠向她的嘴唇,让红宝石一样的液体不断地灌进她的小嘴里。

“咳咳咳”被灌下整杯酒的白慧欣的脸颊慢慢地红起来,轻咳了几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