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发送邮件站内短信
看小说百度搜索: 雯雯文学
雯雯文学 > 其他类型 > 帝少的小萌妻 > 第193章 诡异出现的照片

第193章 诡异出现的照片

雯雯文学,小说免费全文阅读,无弹窗小说网,小说下载

白慧欣的眼神渐渐迷离起来,她用手攀着鹰司和彦修长的双腿:“和彦君,请让我帮您放松一下吧”白慧欣真是借着酒力才敢这样大胆的,从小受到的教育都不许她说出这样的话,可是她就是控制不住自己地想要靠近这个清雅高贵的男人,即使她根本没有把握可以赢得鹰司和彦的垂青。她总要用尽所有的方法试一试的,万一某种方式是他喜欢的呢。

鹰司和彦不置可否的坐在那里,用一双清俊的眼眸看着面前贪婪的女人,她想从他这里得到的东西很多,至于他肯不肯给,主动权完全只掌握在他的手中。鹰司和彦并不太排斥主动送上门的女人,毕竟他也有需要发泄一下多余精力的时候,但是他却很挑嘴。

白慧欣看鹰司和彦没有拒绝,慢慢攀爬到鹰司和彦的腿上,一粒一粒解开他白色衬衫的纽扣,露出一片浅麦色的胸肌,再往下是整齐的腹肌,刀裁斧刻般清晰的人鱼线鹰司和彦的身体比一般男人要瘦削一些,顶尖的忍者必须要身轻如燕,行走在最寂静的环境里都不可以发出一丝声响。

白慧欣有些吃惊,吸引她目光的不但有鹰司和彦彰显力与美的肌肉,还有在他皮肤上落下的疤痕,那些比皮肤略浅的痕迹并不丑陋,反而为鹰司和彦增添了几分野性与神秘,可是他怎么会受过这么多的伤呢关于这个问题,她并不敢问。白慧欣其实并没有什么经验,但是她专门找了一个在高级会所里上班的女人来教她的,据说那个叫幽幽的女人是那里的花魁。白慧欣努力地回忆着幽幽是怎么教她的,一边在鹰司和彦的身上探索着,她的手攀着鹰司和彦的脖颈,将嘴唇贴向他的薄唇。鹰司和彦皱了下眉,毫不客气地躲开了。

白慧欣的心脏小小地颤抖了一下,这说明他不喜欢接吻,所以她小心翼翼地亲吻着鹰司和彦的胸膛。然后将手探向他腰间的皮带。鹰司和彦一把握住了她的手腕,控制住她的动作。他手上的力气可真大,白慧欣觉得自己的手腕都要断掉了,可是她既不敢挣扎也不敢叫出声来,只能死死地忍住。

鹰司和彦的眼睛眯了一下:“我不喜欢别人用过的东西,你确定自己符合我的要求吗”

白慧欣一时没有反应过来鹰司和彦是什么意思,当她想明白鹰司和彦在说什么时,脸就红得更厉害了,还好她是符合要求的。白慧欣垂着头,小声说:“和彦君,我是干净的。”

“你最好不是在骗我,关于这一点,你是糊弄不了我的。”鹰司和彦眼中满是玩味。

“我我真的没有骗您。”白慧欣从没想过自己有一天会跟一个男人讨论这种问题,如果以前有任何一个男人敢这样羞辱她,她一定会狠狠甩那个人一记耳光的,可是现在她却希望鹰司和彦亲自来检验一下,她真的没有说谎。

鹰司和彦松开握着她的手,示意她继续。白慧欣按照幽幽教她的步骤,亦步亦趋地取悦着鹰司和彦,她慢慢跪回到地上,湿润了一下自己有些干涩的嘴唇,然后拉开了他西裤的拉链

房间里渐渐又恢复了安静,鹰司和彦已经穿好了自己的衣服,站在窗前望着外面无边的夜色,这个女人没有说谎也勉强下口,就是体力太差了。白慧欣依旧瘫倒在地上,白皙的还在微微地颤抖着,她没想到看起来清冷无害的男人,根本不是她以为的那样温和,简直像是一只蛮横的兽,几乎要将她的身体撕成碎片了。

鹰司和彦转过身,居高临下地看着白慧欣。白慧欣轻轻地打了个哆嗦,鹰司和彦的眼神是那样空灵,像是站在云端的天神,在看微不足道的蝼蚁一般。

“去整理一下。”鹰司和彦抬手指了下盥洗室的方向,他实在不习惯跟不够整洁的人讲话。

“对不起,和彦君。”白慧欣也可以想到她现在的样子应该是很狼狈的,她抱起散落在地毯上的衣服和包,强撑着酸软的腿尽可能快地走进了盥洗室。

还好这里是有淋浴器的,白慧欣快速地冲了个澡,将精致的内衣穿回到自己身上,然后是质地精良的衬衫和包臀裙。再是高档的衣料经过一番蹂躏后还是有些轻微的折痕,可是她已经来不及打理了。白慧欣怕鹰司和彦等急了,快速地涂了粉底,然后勾了下眉毛,用了一点点唇膏,眼妆是来不及化了。

白慧欣回到鹰司和彦的办公室时,他已经坐在办公桌后面了。看到白慧欣有些局促地站在盥洗室门口,他指了指办公桌对面的椅子,白慧欣乖乖地走到椅子前坐了下来。

鹰司和彦看着面前的电脑屏幕:“把你知道的关于裴馨雅的一切,都告诉我。”

“哦。”白慧欣的身体由于刚才流失了太多水分,声音有些沙哑:“小雅我和她是高中同学,那时候她就是在路家生活的。我听她说起过的,她们家跟路家是有婚约的。后来上大学时,她就去美国留学了,那几年的情况我就不是很清楚了。大学毕业后她又回到江城,有一段时间我们经常在一起,因为她要订婚。要我帮着她挑选礼服还有一些首饰什么的,后来她确实就订婚而且嫁进了路家

可是,比较奇怪的是,她嫁的不是早先一直说的路家的大少爷,而是嫁给了二少爷路志翔。关于这件事我也有问起过她是怎么回事儿,她也没说什么还发了很大的脾气。所以后来我也没再提”

白慧欣絮絮叨叨地讲述着她知道的一切,甚至包括裴馨雅平时喜欢吃什么水果喝什么饮品。鹰司和彦一直都盯着面前的电脑,脸上没有任何表情,白慧欣也判断不出自己说的这些对他有没有用,不过她已经真的把自己知道的都说完了,所以停了几分钟:“和彦君,我就知道这些了。”

“嗯。”鹰司和彦点了下头:“你可以回去了。”

“哦。”白慧欣站起身来,看着面前神情淡漠的男人,心里有些失落。她以为发生过刚才的事情后,他们之间的关系可以亲近一些的,可是她自己也感觉得到根本就没有。

“明天我可以来找您吗”白慧欣小心翼翼地问。

“有事情我会找你的。”鹰司和彦的眼睛眨动了一下,透出些隐隐的不耐烦。

“我知道了,和彦君晚安。”白慧欣迈着小碎步退出了鹰司和彦的办公室,她的步子确实也大不了,因为腿心的位置还在火辣辣地疼着。

今天是宫凌的生日,路震人在宁城,她本来是没心思过这个生日的,可她的生日是年年都过,今年突然不过了,反倒让人猜忌。毕竟现在圈子里已经在传她路夫人的名分难保。宫凌想着这生日不但要过,而且还要选个恰当的地方过。所以宫凌今年的生日宴就安排在老宅的花园里了。一方面可以堵堵别人的嘴,告诉他们她还是路家的女主人。另一方面,借着生日的借口,也可以让路震回来住些日子。

今天宫凌是主角,很多事情自然不便亲自操持,所以裴馨雅便里里外外地照应着。直到宴会开始,路震也没有回来。不过路震的秘书回来了,说董事长有要紧的事情要忙,送了一套翡翠首饰给宫凌当生日礼物。

宫凌心里冷笑一声,路震能有什么要紧的事情,不过是鞍前马后地陪着那个姓白的女人罢了。在路家生活了这么多年,她是知道分寸的,凡事可以看透但是不能说透,就算是打掉了牙也要咽进肚子里去,不然让别人看到就是笑话了。好在路震还派来秘书送了礼物,路震给了她面子,她只要还想留在路家就得接着:“老爷最近怪忙的,还烦劳韩秘书提醒老爷多注意身体才是。”

“是,夫人。”秘书也跟宫凌客套了几句,全是场面上的话。

宴会结束已经不早了,路志翔不鬼混到三更半夜是绝对不会回来的。只要他不闹出什么让裴馨雅脸上下不来的绯闻来,裴馨雅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懒得管他。裴馨雅先去儿童房看了看熟睡的女儿,然后回房间洗了澡。她换好睡衣后,想着明天约个人去做美容护理吧,一个去实在没什么意思。裴馨雅拉开手包,拿出手机,一张四吋的卡纸从她的包里掉了出来,裴馨雅有些狐疑地捡起来起来。

这是一张老照片,已经有些褪色了。不过照片上的内容还是让裴馨雅吃惊不小一个中年女人怀里抱着一个穿着红色肚兜的小婴儿,婴儿的大腿内侧有一块铜钱大小不太规则的红色胎记。裴馨雅盯着照片,这个小孩分明就是自己。不但身上的胎记不差分毫,连样子也是一模一样的。虽然从小没有父母在身边,可是路家对裴馨雅照顾得很细致。小时候几乎每两三个月都会给她拍一些艺术照,她婴儿时的照片也有厚厚地好几大本,所以她对自己小时候并不陌生。

这张照片一看就是在照相馆拍得,而且穿得衣服还这么老土,一定不是出自路家请的摄影师之手。裴馨雅瞪着照片看了几分钟,照片的右下角还显示着日期呢,那个时候她应该还没有到路家。而且抱着她的女人又是谁呢

更让裴馨雅觉得不安的是,这张照片是谁在什么时候放进她包里的呢她将照片反过来,发现上面用铅笔写着一组歪歪扭扭的数字,一共11位看来起来应该是个手机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