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发送邮件站内短信
看小说百度搜索: 雯雯文学
雯雯文学 > 其他类型 > 帝少的小萌妻 > 第195章 手术有风险,尤其是心脏手术

第195章 手术有风险,尤其是心脏手术

雯雯文学,小说免费全文阅读,无弹窗小说网,小说下载

白慧欣拿了路家所有人的照片给鹰司和彦,她相信没有人可以比她做得更好,虽然平时不太走动,但她到底是白玲珑的表侄女,可以拿到白玲珑的照片,这件事别人肯定是办不到的。鹰司和彦看着手中照片,最后将目光落在在路尘寰的照片上。他一向过目不忘,这个男人正是曾经在马里诺庄园遇到的ee首领。鹰司和彦眯了下眼睛,他误会路家了吗难道路家是怕仇家找他的妹妹报复,所以跟他的养父一样给妹妹起了新的名字,然后找了现在用着裴馨雅这个名字的女人当做替身摆在明处

鹰司和彦将路尘寰的照片拿到白慧欣面前:“这个人,也在江城吗”如果路尘寰在江城的话,他就不用派人到意大利去找了。

“不是的,表哥现在陪表姑在宁城做治疗的。”白慧欣记得爸爸前段时间是说起过这件事情的。

“哪家医院他现在住在哪里”鹰司和彦继续追问。

“这个我真的不知道。我去问一下我爸爸”白慧欣的身体稍稍颤抖了一下,鹰司和彦的语气非常漠然,像是警察在审问犯人一样:“和彦君,我马上就会弄清楚的。”

“我等你消息。”鹰司和彦将那些照片都收进了抽屉里。

“和彦君,我很快就回来。”白慧欣匆匆忙忙地跑出了鹰司和彦的办公室。

医生给小哲做了手术前的最后一次体检,然后在病历上记录下一些精确的数据:“情况很好,这样的身体状况,进行手术应该没有问题。”

医生合上病例,将钢笔装进口袋里:“路先生请了日本最好的专家过来,绪方医生和他的老师永泽医生在世界范围内都是心外科的权威了。”

“妈妈,做手术会很疼吗”小哲有些担忧地望着楚笙歌。

“不会疼的。”医生摸摸小哲的小脑袋:“到时候叔叔会给你打一针,然后你就可以睡觉了,等你睡醒了病就好了。”

“哦。”小哲点点头。

“谢谢您。”楚笙歌礼貌地向医生道谢。

“不客气,有什么问题,随时可以找我。”医生夹着病历走出了病房。

楚笙歌将小哲抱起来,亲了亲他的小脸蛋儿:“小哲不怕,妈妈会一直陪着宝宝的。”

“嗯嗯。”小哲重重地点了点头。

童芊芊提着一袋水果走进来:“终于从cu出来了,那个地方真是怪闷的,要是我,一分钟也待不下去的。”

“芊芊阿姨。”小哲看到童芊芊马上笑着冲她伸出手。

“来,阿姨抱抱。”童芊芊抱过小哲,“阿姨给你剥葡萄吃好不”

“好。”小哲最喜欢跟童芊芊一起玩了,因为芊芊阿姨总是带他玩儿妈妈不会玩儿的东西。

“门口那个木头桩子是干什么的”童芊芊指了下门的方向。

楚笙歌走过去,走廊上确实站着一个人,她并不认识刚打算折回病房,那人却开口了:“楚小姐,路先生请您过去一下。”

楚笙歌皱了下眉,路尘寰找她她迟疑了一下:“什么事儿”

“对不起,先生没交代,只是让我来请您。”男人似乎有些为难。

“芊芊,你帮我带一下小哲。”楚笙歌折回身对童芊芊说。

“哦,好。”童芊芊已经和小哲玩起了乐高积木。

“他在什么地方”楚笙歌跟着那个人走进电梯间。

“就在医院的花园里。”男人回答。

“哦。”楚笙歌点点头。

现在正是治疗时间段,所以医院的小花园里几乎没有人。楚笙歌跟着那个人沿着青石板铺的小路往前走着,在小路的尽头是一座小小的凉亭。看到凉亭里的人时,楚笙歌发现此路先生非彼路先生,因为路震正站在凉亭里。

楚笙歌走进凉亭,并没有先开口,就那样静静地站着,仿佛在看风景一样,没有丝毫的焦灼。

路震看着面前沉静的女人,又是她,他儿子为了这个女人不知道要树多少敌,才在宁城待了几天,就把于家搞得鸡飞狗跳。幸亏秦家跟于家还没订婚,如果是已经订了,他真是没法儿见老秦了:“当年既然走了,现在就不该回来。你不要以为一直缠着他,最后总能进了路家的门。以前都不行,何况现在你又嫁过人还带着个孩子。你跟着他也有不少日子了,他给你的钱也该够你用一辈子了,你要知足”路震知道路尘寰一向出手阔绰,何况自己儿子又是真的喜欢她呢。

“我想您是误会了,诚如您所见,我一直在宁城过着自己的日子,并没有回过江城。所以也就没有回来一说。反而是他的出现,把我的生活都搅乱了。”楚笙歌嘴角浮出一抹浅笑:“至于路家的门,我曾经进过,却并没有什么好印象,我也没有再进一次打算。”

“既然你这么说,我就放心了。”不想进路家门,说的还真清高,不想嫁进路家,那缠着他的儿子做什么“你最好离他远一点,我听说做手术都有风险,尤其是心脏手术”

“路先生,如果您不希望看到我出现在他周围,那就管好您的儿子,因为有些事情,根本不是我能控制的。”路震说什么楚笙歌都可以不在乎,即使他用更恶劣的语言攻击她,她也可以不计较。可是,他居然用小哲的生命来威胁她,这是她绝对不能接受的:“每个人的生命都很宝贵,希望您不要随便拿来开玩笑,那是一条鲜活的生命。”

“我并不是在吓唬你,因为我这个人从不开玩笑。”路震的语气非常冷漠,不带一点点温度。

“也是在你眼里,只有那些与你有相近地位的人的命才是命,像我们这样的人,连草芥都不如”楚笙歌的神情里流露出淡淡的厌恶。

“你既然明白,就最好不过了。”路震并没有反驳,而是大方地承认了:“你果然是很聪明,看来我的意思你是懂了。”跟聪明人谈事情总是比较顺利的,即使事情本身并不愉快。路震别有深意地看了看楚笙歌,转身离开了。

楚笙歌站在原地,她可以感觉到全身的血液都在渐渐地凝固着。其实,她的内心并没有表面上看起来这样平静,对很多事情她都可以不在乎,包括自己的生命。但她最看重的就是儿子。孩子是她唯一的软肋,别说被人刺一刀,就是用手碰一下,她都受不了。

当有一天,需要面对生死攸关这种绝境时,能想起的人必定是你最爱的人。楚笙歌想起了谁呢一如从前,每当遇到危险的时候,她只会想到那个给过她很多伤害也给过她很多爱的男人。这么多年过去了,隔着浩淼无垠的往事,她以为他们的爱情早就像清晨的一颗露珠,看起来灵动美丽,但是随着太阳升起,很快就给蒸发掉了。可是,她的心是一个封闭的容器,不管这颗露珠被蒸发掉多少次,最终都会重新汇聚,凝结成原来的样子,无处可去。时至今日,她还在深深地在绝望里爱着他

她可以孤注一掷地爱上他,可是她还能相信他吗可以将小哲的性命托付于他吗

楚笙歌真的迷茫了

鹰司和彦看着站在凉亭里茫然无措的女孩,虽然离得很远,但是他依旧听清了他们的对话。他深深地凝望楚笙歌,他昨天潜入她和孩子住的病房拿了她的头发,实验室正在加班加点地赶着出结果。虽然鉴定结果现在还没出来,但是他已经确定这个女孩就是他的妹妹了,基因这种东西,真的是很神奇,它从母体传递给子女,那样真实的呈现,来不得半点虚假。

楚笙歌叹了口气,慢慢走回了病房。看着小哲玩儿的那么开心,她真的有些不敢让他去做手术了。她相信路尘寰的安排是滴水不漏的,但是万一呢万一路震让人在手术室做了什么手脚呢她不敢赌这个万一不会出现,因为她根本输不起。

路尘寰每天晚上都会过来医院一下,不过时间都比较晚,他是故意挑小哲已经睡了的时候才过来的。路尘寰手里拿着一束包装精美的白玫瑰,还拎着一盒芒果慕斯蛋糕。推门而入,每天的这个时间楚笙歌基本都是窝在床上看书,有时候也会睡了。可是今天,她是站在窗前,一动不动地看着窗外。

路尘寰放下手里的东西,走到楚笙歌身后顺势搂住她的纤腰,眼睛顺着她的目光看出去。路尘寰身上特有的薄荷味道笼罩住她,温热的气息喷洒在楚笙歌的后颈上。路尘寰喜欢这样亲密无间的抱着她,可以看着她,真真切切地感受到她是在他怀里的,好似她从来没有走远过:“是在等我吗”

“是。”楚笙歌转过身,仰起头定定地看着路尘寰。

路尘寰的嘴角渐渐弯起来,身上像被徐徐的春风的吹拂着,惬意极了。楚笙歌只是承认在等他,他就像得到了全世界一样满足。对路尘寰来说,整个世界都可能是虚无的,唯有楚笙歌才是真实的。

“我要你保证,小哲的手术绝对不会出现任何意外。”楚笙歌一字一句地说着,她知道即使是医生也无法向她做出这样的保证,手术有风险,谁都无法保证的。

“嗯,我保证。”路尘寰郑重地点点头,没有半点儿敷衍的意思。

楚笙歌忽然垂下肩膀,从来没有感到这样无力过,她除了从这个男人这里得到一点点的保证,她什么都做不了:“路尘寰,小哲对我来说很重要,他对你来说也同样重要”

楚笙歌真的不知道还能怎样说,才能让路尘寰体会到这种重要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