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发送邮件站内短信
看小说百度搜索: 雯雯文学
雯雯文学 > 其他类型 > 帝少的小萌妻 > 第206章 她不能逃避

第206章 她不能逃避

雯雯文学,小说免费全文阅读,无弹窗小说网,小说下载

楚笙歌来到幼儿园,手里拎着在超市买的橡皮泥还有几样零食,小哲看到楚笙歌,就冲着妈妈跑了过去;“妈妈,妈妈”

楚笙歌刚才没有第一时间看到小哲,小哲朝着她跑过来,她一把抱住了小家伙:“妈妈不是告诉宝宝,不能一下跑这么快吗,忘了”

“哦”小哲搂着楚笙歌的脖子:“可是小哲想妈妈了呀”

楚笙歌亲了亲小哲的小脸蛋儿:“好了,我们回家了,给你买了橡皮泥。”

“在哪儿呢”小哲兴奋地不行。

“这里。”楚笙歌冲小哲晃了晃手中的袋子。

“小哲要看看”小家伙接过楚笙歌手里的袋子抱在怀里。

“回家在玩儿,现在打开不好收了。”楚笙歌看到小哲一脸幸福地样子,不由得感慨小孩子的幸福真是很简单的。书上也有写的:小时候的幸福是一样东西,得到了就觉得幸福;长大后的幸福是一个目标,达到了就觉得幸福;成年后的幸福是一种感觉,领悟了就觉得幸福。能够看着儿子这样健健康康的,楚笙歌真的觉得自己很幸福。

“笙歌”白玲珑远远看着亲密互动的母子俩,不由得走过来。

楚笙歌看到白玲珑真的很意外,她们有好几年都没见面了:“妈”楚笙歌下意识地想称呼白玲珑为妈妈的,可又觉得有些不妥:“您是”

“妈妈,这是漂亮奶奶,给我玩儿变形金刚哒。”小家伙怕楚笙歌不认识白玲珑呢。

“我是来看看小哲,孩子现在身体没关系了吧”白玲珑看小哲跟以前真的不一样了,不但长得高了,也更加活泼好动。

“嗯,挺好的,定期做复查医生说恢复得特别好。”楚笙歌回答着楚笙歌的问题。

“时间也不早了,一起吃个饭吧。”白玲珑拉住楚笙歌手:“咱们也好久没有一起吃饭了。”

“那太打扰了,还是下次吧。”楚笙歌觉得自己不能逃避,她知道逃避永远都解决不了问题,可是真到了直面路尘寰的时刻,她还是想要逃。

“不打扰不打扰”白玲珑一如既往地直爽,拉着楚笙歌向车子走去:“人总是要吃饭的嘛。”

楚笙歌被白玲珑拉着,也不好太推辞,毕竟以前白玲珑一直带她很好的。上了车子后,白玲珑冲小哲伸出手:“宝贝儿,让奶奶抱抱好不好”

小哲瞅了瞅妈妈,楚笙歌将他放下来:“去吧。”

小哲蹭到白玲珑腿边:“漂亮奶奶,我们要去哪儿呀”

“咱们回家吃饭。”白玲珑抱起小哲,亲了亲他的头发。

呃楚笙歌有些意外,白玲珑说是要一起吃饭,她还以为是去餐厅呢

车子开了一会儿,楚笙歌觉得车窗外的景色渐渐熟悉起来,如果没记错的话,就快要到明珠庄园了。车子开进庭院,管家带着仆人迎了出来。管家上前一步拉开车门“夫人、少爷、少奶奶、小少爷,欢迎回家”跟在管家后面的仆人都垂首而立,整齐划一。

楚笙歌揉了下额角,这是怎么说的,这个场面真是太尴尬了

白玲珑却抱着小哲,一边走一边问:“晚餐准备好了吗”

“马上就可以开饭了。”管家打了个手势,仆人们各归各位。

楚笙歌站在通往主宅的石阶上,有些不知进退。路尘寰很自然地揽住楚笙歌的腰:“先进去吧,这里风有些大。”

旁边还有仆人看着呢楚笙歌用手掰着路尘寰落在她腰部的大手,路尘寰也没有勉强,顺势牵住她的小手,带着她往前走。楚笙歌挣扎了一下,装在挎包里的手机响了。楚笙歌拿出手机,接通了电话。

由于离得很近,路尘寰听出电话是鹰司和彦打来的,问楚笙歌在那里,怎么还不回家。路尘寰不悦地皱起了眉,这个男人真是阴魂不散呢,应该把他打包送回日本去。

“哥哥”楚笙歌有些不好意思说自己在哪里,只能模糊地说:“我带小哲在外面吃饭,吃完饭就回去了”

鹰司和彦又嘱咐几句,挂了电话。

路尘寰此时的心情明显很是舒畅,楚笙歌刚才管鹰司和彦叫哥哥。只要不是情哥哥,至于他到底是什么名号的哥哥,路尘寰才懒得去管。想来也是楚家的家事,楚笙歌不主动告诉他,他还不想像个八卦爱好者一样去打听。

楚笙歌将手机装进挎包,她也走进了门厅。路尘寰驾轻就熟地解开楚笙歌的风衣钮扣,楚笙歌真是窘得要命,“我自己来就可以”

楚笙歌脱下风衣,路尘寰接过来,连同自己地交给旁边的仆人。

楚笙歌和路尘寰走进客厅时,白玲珑已经在跟小哲一起玩儿橡皮泥了,林林总总的工具和各种颜色的橡皮泥排在茶几上

呃楚笙歌有些头疼,这小家伙还真不拿自己当外人,给人家把桌子祸害成什么样了楚笙歌连忙走过去,慢慢收拾着。

“这个颜色小哲还要用呢”小哲抬起头嘟嘟嘴。

“用的时候再拿,这样太乱了”楚笙歌冲小家伙摇摇头。

“哦”小哲表示了解。

“就让他玩儿吧,玩儿完了再收也是一样”白玲珑接着说:“等我们玩好了,小哲跟奶奶一起收,是不是呀”

“嗯嗯。”小哲使劲儿点点头。

路尘寰有些好笑,这一老一小联合着闹起来,在家里是无人能挡。不过他也没觉得有什么不妥,路尘寰自觉对小哲亏欠得太多,就是小家伙现在把房子给点着了,他现在也不会阻拦的。

路尘寰拉着楚笙歌坐下来,给她倒了一杯茶:“先喝点儿茶,暖一暖。”

“谢谢。”楚笙歌有点儿后悔答应白玲珑一起吃饭了,她是真的还没准备好,要与路尘寰怎么样相处。

“不客气。”路尘寰一直笑笑地望着楚笙歌,楚笙歌却觉得身上毛毛的。

“夫人,可以开饭了。”

“好。”白玲珑抱起小哲:“宝贝儿,跟奶奶去洗手,咱们吃饭了。”

餐桌上白玲珑更是连仆人都不用,亲自照顾着小哲吃饭,楚笙歌也看得出她是真心疼爱小哲。楚笙歌对白玲珑的印象一直很好,她是那种把喜欢或是厌恶可以直接写在脸上的人。楚笙歌觉得这样的人总比那些口蜜腹剑的人要好相处,至少不用担心背后会被狠狠插下去一刀。倒不是说白玲珑没有城府,只能说她有足够的自信和能力,不用去在意别人的看法。楚笙歌一贯觉得,人的真比善更可贵。

路尘寰将捡去刺的香煎鱼片放到楚笙歌碗里,她中午吃的不多,晚餐他特意让厨房做了几个楚笙歌喜欢的菜。

楚笙歌心中一阵哀嚎,还能不能好好吃饭了,在不拿自己当外人这种事情上,这父子俩倒是挺相像的:“我自己来就好。”

“嗯。”路尘寰答应着,他知道楚笙歌平时都喜欢吃什么,继续耐心地为楚笙歌布菜。

楚笙歌这顿饭吃的真是,好像是喝了酒一样,小脸儿始终红扑扑的。以前跟路尘寰在一起时,每次吃饭路尘寰也会这样的。楚笙歌也在想,他们孩子都生了,应该也没有什么好不好意思的了。可是只要一想到有那么多仆人看着,而且他的母亲也在场,她就脸红得不行。

吃完饭后,路大少爷亲自陪着儿子玩儿,这种讨好儿子的机会可是不多,他得好好把握。家里早就给小哲准备了玩具,光是变形金刚就有好多。小家伙显然很喜欢那种可以组装的玩具,一双小手灵活得不可思议。

白玲珑拉着楚笙歌在一旁喝茶,远远地看着父子俩坐在地毯上组装着变形金刚,小哲不时开心地笑起来。白玲珑忽然拉住楚笙歌的手:“这几年真是难为你了”

楚笙歌愣了一下,旋即摇摇头:“其实也没什么”

这五年带着小哲辛苦吗答案是肯定的。可是楚楚笙歌一直觉得,人这一生,注定要经历很多事情,遇到一些事或是遇到一些人,他们让原本波澜不惊的生活多了许多曲折。无论是好的,还是坏的都是必然要经历的,有遗憾也会有温暖。她从来不去羡慕别人,每个人的生活其实都差不多,像是一幅精妙的刺绣。在正面给人看到的,多是华丽柔美的图案,那些繁杂细密的针脚都一针一针扎在背面,谁也避免不了的。

“这话我都不好意思开口,尘寰的父亲”白玲珑摇了摇头:“我跟尘寰都不知道他尽然做出那样的事情”

“以前没有做母亲时,我也没有体会。可是后来有了小哲,就会不自觉地为他考虑,或许是天性使然,总是想把可以得到的最好的给他”楚笙歌脸上始终带着浅浅的笑,她不想去恨人,因为恨一个人比爱一个要累的多,她不想浪费那些精力在不值得的人身上;“父母,总是希望孩子过得好”

白玲珑从楚笙歌脸上看不到丝毫的怨尤,她真的很欣赏楚笙歌的豁达,这份气度并不是谁都可以有的:“你不计较是你大度,丝毫不能说明他就做得对。他这个人一辈子都是自以为是的,简直就是不可理喻。”

楚笙歌觉得路震是不是不可理喻,都跟自己没有太大的关系。她不否认路尘寰是小哲的父亲,这是事实也无可否认,但也并不表示他们现在就合适在一起。或许就是不合适吧,否则他们一路走来怎么会这么难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