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发送邮件站内短信
看小说百度搜索: 雯雯文学
雯雯文学 > 其他类型 > 帝少的小萌妻 > 第209章 我有点儿晕

第209章 我有点儿晕

雯雯文学,小说免费全文阅读,无弹窗小说网,小说下载

若说是来打探商业机密,楚笙歌这个级别的员工也接触不到什么核心内容。而且她这个身份也太大牌了吧,鼎尊那么大的公司,随便往泰盛放一个高管绝对易如反掌。这件事情确实有些想不通,陈康喝了酒,又这么琢磨着这件诡异的事情,实在是脑仁儿疼。

路尘寰冲陈康礼貌地笑笑:“我们今天就到这里吧。”

“好好”陈康确实也不敢多言,他现在还真是摸不清状况,所谓言多必失,早些散了也好。

路尘寰拿起搭在扶手上的外套,拉起楚笙歌的手:“我们回去了”

楚笙歌本来是不想跟路尘寰靠这么近的,可是李一帆刚才的一番话,让她此时进退两难了。

李一帆是何等机敏的人,转头对刘宇说:“刘助理去看看车子备好了么。”

刘宇愣了一下,连忙点点头:“好。”

刘宇快步往走廊另一端的电梯走去,很快消失在了那扇黑色的电梯门里。

路尘寰牵着楚笙歌,所以走得并不快。现在走廊里只剩下她、路尘寰、李一帆和柘木隆一四个人。楚笙歌把自己的小手从路尘寰手里抽了出来,路尘寰没有继续去捉她的手,反而勾住了她的腰:“乖,别动我有点儿晕”

呃楚笙歌只好伸手扶住路尘寰,这是喝醉了刚才还好好的呢

路尘寰说着,就变得有些东倒西歪起来,楚笙歌本来就娇小,哪里扶得住路尘寰呢:“柘木,帮我扶一下他”

柘木隆一连忙扶住路尘寰,路尘寰身体的大部分重量是压在柘木隆一身上的,不过手臂还是死死扣着楚笙歌的腰。

“这样也不行,今天就住在这里吧。”李一帆对旁边的侍者说:“那个让人把9楼总统套间的房卡送上来,再送些醒酒茶过来。”

侍者领命而去,李一帆陪着路尘寰和楚笙歌来到9楼时,服务生已经打开了总统套间的房门。柘木隆一和楚笙歌把路尘寰扶进去,路尘寰倒在上,连带把楚笙歌也带了过去。楚笙歌本来就不胜酒力,刚才那杯酒度数又高,现在给这样天翻地覆地一摔,楚笙歌觉得天花板上的水晶吊灯都在旋转了。整个人趴在路尘寰身上,根本起不来。

李一帆冲路尘寰眨眨眼睛,然后一本正经地说:“咳咳,醒酒茶呢”

“已经在准备了,马上就好。”服务生马上回答。

“弄好赶快送过来。”李一帆说着走出了房间。

“嗯我头晕”楚笙歌挣扎着起来,手臂一软有倒了下来。

“头晕就先躺一会儿。”路尘寰此时反而变得清醒了。

“嗯热”楚笙歌晃了晃小脑袋,眼前一片模糊。

李一帆刚才出去的时候,故意调高了空调的温度,心里想着兄弟只能帮你到这里了。

“来,先把外套脱了”路尘寰将楚笙歌的风衣解开,然后抱起她来,把风衣脱掉然后帮她把高跟鞋也脱了。他一偏头,看到柘木隆一站在门边,沉声道:“你先出去”

看现在这个样子,他确实不太适合留在卧室里。柘木隆一退出卧室。

服务生一会儿用托盘端着醒酒茶走了进来:“醒酒茶好了。”

“放那儿吧。”路尘寰指了一下头柜。

服务生放下醒酒茶,也退出了卧室

楚笙歌小脸儿红扑扑的,路尘寰用额头抵住她的额头,确实有些烫了:“宝贝乖,把醒酒茶喝了会舒服一些的。”

路尘寰把楚笙歌抱在怀里,然后拿起托盘里的瓷碗,用勺子盛了浅棕色的茶汤喂给楚笙歌喝。楚笙歌喝了两口,这个醒酒茶的味道真是不怎么样,很快就晃着小脑袋不肯再喝了。

路尘寰一打开房门,看到柘木隆一像根木头桩子似的立在门边,沉声道:“让服务生弄杯蜂蜜水送过来。”

“是。”柘木隆一看路尘寰的神情,也知道他不是弄蜂蜜水给自己喝的。他虽然不会听命于路尘寰,但是他要照顾好小姐的。

不一会儿服务生又送了一杯蜂蜜水进来:“路少,您还有什么吩咐”

“没有了,你出去吧。”

路尘寰先将醒酒茶喝到嘴里,然后俯下身,将嘴唇压在楚笙歌的小菱唇上,用舌尖顶开她的贝齿,将醒酒茶一点点地渡到她的嘴里:“咽下去,乖”

楚笙歌笙歌皱着眉,嘴巴里苦苦的,可是小嘴被堵着只能勉强自己吞咽下去。路尘寰有喝了一口蜂蜜水,再次将唇压在楚笙歌唇瓣上。

“唔唔不要”楚笙歌被强行灌了一次苦涩的茶汤,这次不肯再喝。路尘寰捏住她尖尖的下巴,强迫她张开嘴,然后将蜂蜜水喂给她。小丫头尝到甜甜的味道,将蜂蜜水大口吞了下去。路尘寰吻了吻楚笙歌软糯的唇:“真乖”

路尘寰喂楚笙歌喝了半杯蜂蜜水,然后去浴室打了一盆温水,给楚笙歌擦了脸。洗完脸后,楚笙歌觉得舒服多了。发出一声满意的叹慰,呼吸变得均匀起来,渐渐睡实了。

路尘寰坐在边,呆呆地看着睡颜安然的楚笙歌她的长发散在雪白枕头上,有几缕覆在她精致的侧脸上。路尘寰用手指将发丝别到她的耳朵后面,露出巴掌大的小脸。她白皙的皮肤在灯光下笼着淡淡的莹润的光,因为醉酒脸颊泛着微红。

“晚安。”路尘寰掀开被子,将她揽进怀里,吻了吻楚笙歌的额头。已经有太久没有这样抱着她,好好地睡觉了。路尘寰收紧手臂,想要将香香软软的身体嵌进自己的胸膛里,呼吸着她身上特有的味道,他那颗空落落的心,终于充实起来。

楚笙歌都睡得很安稳,周身暖融融的,像是埋进了松软的羽毛里。实在是太舒服了,她闭着眼睛都不愿意醒来。昨天他们并没有关窗帘,此时金灿灿的阳光散满了屋子。路尘寰睁开眼睛,扇动了一下睫毛觉得光线有些刺眼。看这个天色,他今天真是醒来晚了,如果不是睡得迷糊的小姑娘一个劲儿往他怀里钻,他估计还不会醒。

看到怀里的楚笙歌还在睡着,嘴角往上翘着,应该是睡得很香。路尘寰吻了吻她唇,维持着抱着她的姿势一动不动的。这样安静祥和时刻真是太让人怀念了,就像从前每天早上楚笙歌从他的怀抱里醒来一样。路尘寰都记不清有多少次,他都梦到这样的画面,睁开眼却只有一室寂寥。可是今天不同的,她就在他的怀抱里,迷人的香气、柔软的触感,甚至是体温都刚刚好的宜人。

“啊啊啊”楚笙歌本来是睡得好好的,可是在梦里梦到送儿子去幼儿园要迟到了,然后站在路边,越是着急越是打不到车子。她猛然地睁开眼睛,面前是路尘寰放大版的俊脸:“啊”楚笙歌完全想不起来他们怎么就睡在一起来,现在这个情况简直比送儿子上幼儿园迟到要惊悚一万倍。

“宝贝怎么了做噩梦了”路尘寰将楚笙歌重新扣进怀里:“别怕”

做噩梦楚笙歌由于昨天喝了酒,现在脑袋都还是懵的做梦应该是在做梦吧

楚笙歌忽地从被子里坐起来,愣愣地看着路尘寰。路尘寰也坐了起来,伸手摸摸她的脸颊:“怎么了是不是头痛”

路尘寰一说,楚笙歌确实觉得头不是很舒服,像是被人用锤子敲了一下。这到底是什么情况呢楚笙歌记得昨晚她是到钻石皇宫来送文件的,然后扶着路尘寰回房间,再然后呢楚笙歌用手拍拍自己的头,使劲晃了晃还是想不起来了

“别晃了,一会儿喝点儿醒酒汤就好了”路尘寰看到楚笙歌有些懵懵懂懂地样子觉得可爱极了,不过还是心疼她,担心她会难受。

“几点了”楚笙歌觉得还是不要继续纠结想不起来的问题了。

“十点”路尘寰拿起放在头柜上的腕表看了一眼。

“哎”她环顾四周,在桌子上看到了自己的挎包。然后慢慢地下了,拿出电话打回家里。管家说,先生一早就送小少爷去幼儿园了。楚笙歌悬着的心才放下来一点儿,自己这妈妈当得可真是够糟糕的了。

楚笙歌挂断电话,去盥洗室洗了把脸。她身上穿着黑色的长裤和浅蓝的的毛衫。毛衫倒是没什么问题,裤子压了有些皱皱的。穿这个去上班是不行的,还是折回别墅去换衣服,等午休过后再去上班吧看来在公司附近找个合适的房子还是必要的,中午再去房屋中介去看一下吧。

路尘寰从身后圈住对着镜子皱眉的小丫头:“怎么了谁惹你了”

“没有”楚笙歌磨磨牙,每次一遇到路尘寰,再简单的事情都会脱轨的。还好昨天什么都没发生,要不然她真得找个地缝钻进去了:“你别这样”楚笙歌去掰路尘寰扣在她腰上的手。

“别哪样”路尘寰故意在她的上捏了一把,然后顺势吻上她的唇瓣,舌尖刷过她一颗一颗小小的牙齿:“这样还是这样”

楚笙歌的脑袋轰的一声炸开了,果然跟讲道理是没用的。昨晚没被吃干抹净估计已经是仅剩的节操了

可路尘寰却意犹未尽舔了下她变得浸润的唇角:“好甜”怀里的小姑娘气鼓鼓地瞪着他,路尘寰溺地揉了揉她的长发:“好了,不气了出去吃点儿东西,会舒服点儿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