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发送邮件站内短信
看小说百度搜索: 雯雯文学
雯雯文学 > 其他类型 > 帝少的小萌妻 > 第210章 带你去见朋友

第210章 带你去见朋友

雯雯文学,小说免费全文阅读,无弹窗小说网,小说下载

楚笙歌用手肘撞了一下路尘寰坚实的腹肌,转身走了出去。 网给 力 文 学 网路尘寰也简单地洗漱了一下,就听楚笙歌在外面喊:“你给我把门打开。”

路尘寰拿了毛巾一边擦脸,一边走出来,看到楚笙歌在那里鼓捣门锁:“过来吃饭。”

“我不吃”楚笙歌现在都不知道如何自处了,哪有心情吃饭。

“你不吃饭我就不开门。”路尘寰将毛巾扔到一边,从裤袋里摸出遥控门锁的钥匙冲着楚笙歌摇了摇。

楚笙歌皱着眉,疾步走过来,伸手就要去拿路尘寰手中的钥匙。路尘寰一手举高钥匙,一手揽住楚笙歌的腰,俯身吻了吻她的额头:“先吃饭,乖一点儿,嗯”

楚笙歌拍开路尘寰覆在她腰际的手:“不就是吃饭,别动手动脚的没正经”

“我正经着呢。”路尘寰将楚笙歌按在餐桌旁边的椅子上,将醒酒汤放在她面前:“宝贝儿,我动手动脚是什么样儿你是不是忘了,我帮你回忆一下”

“”楚笙歌磨磨牙,拿起汤匙小口喝着汤。

“我要是,你昨晚早被吃得连骨头都剩了吧”一抹邪魅的笑容浮上路尘寰的唇角。

“你可不可以跟你的朋友讲清楚我们的关系,他那样乱讲话,别人都误会了”楚笙歌觉得自己在泰盛工作都会受影响,以后估计都不能好好上班了。

路尘寰忽然严肃起来,他用幽深的眼眸凝视着楚笙歌:“笙歌,无论你怎么闹我都由着你,因为都是我欠你的。无论要多久,我都愿意等你闹够了,然后我们好好地过日子。”

楚笙歌瞪着漂亮的大眼睛,路尘寰这是什么语气呀,怎么好像是她是个无理取闹的小孩子,而他愿意纵容她闹什么了谁说要跟他过日子的

“不要用这样的眼神看着我,即使不知道小哲是我们的孩子时,我都没有想过要放开你,现在就更不可能了。”路尘寰握住楚笙歌的手:“李一帆虽然喜欢开玩笑,但是他也没说错什么。我们在爱尔兰注册结婚了,期限是100年,对于这一点,你不可以否认,这是我的底线”

“我吃好了,去上班”对于这一点,楚笙歌确实也否认不了。她原本是可以说那就赶快去离婚吧,可就是说不出口。

“汤喝完,把灌汤包吃了。”路尘寰将盛着灌汤包的竹篾小笼屉放在楚笙歌面前:“特意给你点的。”

楚笙歌气鼓鼓地嘟着小嘴,一瞬不瞬地瞪着路尘寰:“不要你管”

“你不吃我就不开门”路尘寰忽然笑得有些邪肆:“宝贝儿,其实你不想去上班对不对不如我们一会儿做些有趣的事情,嗯”

“不知道你说什么”楚笙歌夹起灌汤包,狠狠地咬了一口,鲜美的汤汁瞬间愉悦了每一颗味蕾,楚笙歌吧嗒吧嗒小嘴,这个包子是真的好吃。

听到外面有人敲门,路尘寰按了下遥控钥匙,门锁咔哒一声打开了。刘宇拎着几只手提袋进来:“路总早,夫人早。”他将手提袋放在沙发上:“路总,您和夫人的衣服准备好了。”

“嗯。”路尘寰点点头,继续吃着他的煎蛋。

“今天中午跟周董有商务餐,下午两点是股东例会。的李总通过秘书处预约了四点钟的会晤,您那个时间没有安排,我就回复了晚上8点钟是龙祥15周年的庆典,邀请函周三就发过来了,当时您没给回复,说到时候再安排”

“你挑个合适的礼物再弄两个花篮送过去吧。”虽说是世交的公司,但对路尘寰来说,现在最重要的事情是陪老婆和儿子。

“还有”刘宇顿了一下:“董事长刚才打电话过来,说您的手机打不通,让我转告,请您抽时间回家一下”

楚笙歌可没有偷听人家家事的习惯,她走到沙发前面,翻看着手提袋,刚才刘宇说有她的衣服,如果不用回别墅的话,她可以抽空去下房屋中介。还是在公司附近租个房子吧,即使是稍微旧一点儿房子也方便一些。楚笙歌拎着一只手提袋走进卧室,袋子里是一条银灰色羊绒连衣裙,搭配着荷叶边的白色衬衫,看起来知性却带着几分柔美。虽然不算是特别正统的职业套装,也算是通勤。

路尘寰走进来,将手里拎着的手提袋随手丢在上,然后将身上的浴袍脱下来,从开始穿。楚笙歌觉得脑袋里的保险丝马上就要烧断了,这个可是总统套间啊,有多少个房间她都懒得去想,至少有衣帽间吧,他一定要在这里换衣服才行吗楚笙歌低着头走出房间,路尘寰一边系衬衫的纽扣一边说:“我送你去公司。”

“我不去公司。”拿了自己的风衣和挎包,一拨房门的暗锁终于打开了。

柘木隆一恭恭敬敬地站在门口,看到楚笙歌出来脸上也没有一丝探究的表情:“小姐。”

“我们走吧。”楚笙歌走进电梯,柘木隆一也跟了进来。

他们刚走出钻石皇宫的大门,司机就将车子开了过来。柘木隆一打开车门:“小姐,请。”

楚笙歌上了车,让司机先去上次去过的那家房屋中介中心。楚笙歌一进门,中介中心的工作人员明显是记得楚笙歌的:“楚小姐,我们刚想给您打电话呢,这里刚好有套房子,很符合您的要求。”

工作人员给楚笙歌讲了房子的位置和格局:“物业完善的小高层,两居室,55平米。厨卫齐全,精装修带家电。”

楚笙歌看着工作人员给她调出来的实景拍摄的照片,看起来非常不错:“租金是多少呢”

“月租金是650,押一付三。”工作人员马上回答。

看这个房子的装修和周边环境,这个价格在这个地段不但不贵,甚至还有些过分便宜了。房子太贵她是租不起,可是这么便宜,楚笙歌也不踏实。应该不是房子有什么问题吧

“不过房主说了,租客她要亲自见一下,才愿意租的。”工作人员继续说:“房东是个大婶,女儿移民美国了,女儿现在就要生产了,她要过去带外孙,大概要一两年。想找个可靠的租户,不要把房子弄坏了,她带完外孙还要回来住的。”

“哦”楚笙歌觉得在这方面自己是没问题的。

今天中午时间还蛮充裕的,楚笙歌去看了房子也顺便见了下房东,房东看起来倒是个和蔼的阿姨,房子也确实不错新房新专修的,可以说毫无瑕疵。楚笙歌付了半年的房租,也拿到了钥匙。

楚笙歌下午去上班,居然没人查她的考勤。估计她是摊上了路尘寰效应,陈康正在绞尽脑汁地跟路尘寰搞好关系,送个这种人情还是手到擒来的。楚笙歌叹了口气,虽然是自己占了便宜,可是她就是高兴不起来。楚笙歌只想在这里踏踏实实地工作,不要被找麻烦也不需要特别关照。现在这事儿估计是挺难了。

楚笙歌今天只上了半天班,所以工作特别忙,紧赶慢赶终于在下班时把今天的工作处理好了。她刚舒了一口气,手机就响了。

楚笙歌划过屏幕:“哥哥,什么事儿”

“下班了吧我在你公司楼下,小哲我已经接了。”鹰司和彦说道:“你下来吧。”

“哦好”楚笙歌把桌子理了一下,拎着挎包下了楼。

一走出公司的大门,她就看到了鹰司和彦的车子,楚笙歌紧走几步拉开了车门:“咦,小哲呢”

“我把他先送回去了。”鹰司和彦发动了车子。

“为什么呀”楚笙歌觉得有些奇怪,干嘛还要多跑一趟呢

“我们在外面吃晚餐,带你去见朋友。”鹰司和彦说得很随意。

“哦。”楚笙歌估计鹰司和彦是有那种需要女伴的应酬,先前在日本的时候,她也陪他去过的。

“为什么找房子家里哪里不好”鹰司和彦问。

“不是没有不好”楚笙歌摇摇头:“就是有点儿远,觉得不方便。”

“这样啊”鹰司和彦想了一下:“那我们在这附近再买一套就是了”

“不用”楚笙歌觉得现在住的别墅真的很不错,而且他们才回来多久呀,就买两套房子了,房地产业不景气,他们只是普通居民不用这么救市吧

“你自己住,没人照顾不行”鹰司和彦好不容易找到了楚笙歌,以前她过得孤苦伶仃就算了,现在可不能再委屈了她。

鹰司和彦将车子停到一间西餐厅门口,这个店可能是新开的,楚笙歌以前没有来过。不过光是这样豪华的装修,也足以说明这是一间高级西餐厅。楚笙歌跟着鹰司和彦走进餐厅,脚下是软绵绵的地毯。金色系与咖色系完美结合的装修色调,使餐厅在华丽中透出了端稳。

鹰司和彦走到一张桌前,那张桌子坐了一个男人。男人看到鹰司和彦后马上起身,“鹰司先生。”

“顾桑,这是我的妹妹笙歌。”鹰司和彦介绍道。

“笙歌小姐,幸会。”有教养的绅士,看女士没有先伸出手,是不会主动握手的,他只是很客气地颔首:“在下顾行之。”

“顾先生您好。”楚笙歌也冲顾行之点点头。

“笙歌小姐请坐。”顾行之给楚笙歌拉开了椅子。

楚笙歌将风衣脱下来搭在椅背上,抚了下裙摆坐了下来:“谢谢。”

楚笙歌总觉得这个格局有些怪怪的,可是究竟哪里怪她一时又说不上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