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发送邮件站内短信
看小说百度搜索: 雯雯文学
雯雯文学 > 其他类型 > 帝少的小萌妻 > 第211章 不是非你不可

第211章 不是非你不可

雯雯文学,小说免费全文阅读,无弹窗小说网,小说下载

楚笙歌不太喜欢西餐,所以也懒得去看餐单,只点了一个简单的套餐。给 力 文 学 网顾行之选了一支茴香利口酒做开胃酒,他给鹰司和彦喝楚笙歌都倒了一杯:“今天可以认识笙歌小姐,顾某荣幸之至,我们来干一杯”

楚笙歌昨天就喝醉了,现在对酒非常抵触,只小小的喝了一口。

鹰司和彦却开口:“顾桑是做金融投资的,在华尔街是很知名的操盘手。”

楚笙歌皱了下眉,他不是哥哥的朋友吗,是做什么的跟自己也没什么关系吧楚笙歌也没有答话,只是默默地吃着面前的蔬菜沙拉。主菜也陆续上来了,楚笙歌一直不怎么说话,顾行之只好与鹰司和彦谈起一些生意上的事情。过了几分钟,鹰司和彦的电话响了,他看了一眼来电显示,起身走出了用餐区。

“笙歌小姐在做什么工作呢”顾行之觉得楚笙歌身上有一种很特别的气质,他揣测应该是从事艺术类的工作吧。

“文员。”楚笙歌是在想,哥哥怎么还不回来呀,她是真的不喜欢跟陌生人聊天。如果是童芊芊的话,估计是如鱼得水,不过她可做不到。

“我以为楚小姐是一位艺术家呢。”顾行之笑着说:“楚小姐平时都喜欢做什么呢”

艺术家楚笙歌不知道顾行之的以为是从何而来,大概是因为鹰司和彦的公司是做艺术品和珠宝投资的吗真遗憾,她并不在哥哥的公司任职:“我是个很无趣的人,也就是看看书什么的”

“读书是个好习惯,现在能静下心来看书的姑娘已经不多了”

顾行之是个很会聊天的人,不过楚笙歌恰恰是那种对陌生人很有防备的人。

鹰司和彦接完电话想要正要回到用餐区,却看到路尘寰黑着一张脸匆匆往这边走。鹰司和彦反而不急着回去了,冷眼看着路尘寰。

路尘寰现在心里非常不爽,他一直在幼儿园门口,在那里等着楚笙歌去接儿子放学。从五点等到六点,幼儿园的老师都要下班了。他进去一问才知道,儿子早就让鹰司和彦接走了。让人查了好久才查到鹰司和彦带着楚笙歌在这里吃饭,他就急急忙忙地赶了过来。他还没见到楚笙歌,就在门口遇到了打乱了他所有计划的罪魁祸首。

“吃个饭也能遇到路总,真是巧啊”鹰司和彦双手插在裤袋里,身体微微倚着旁边的墙壁。

路尘寰的目光根本没有落在鹰司和彦身上,而是往用餐区看过去。价位是控制客流的绝佳手段,所以这里虽然不至于门可罗雀,但环境却相当清静,偌大的用餐区只有三桌客人。路尘寰将目光锁在其中一桌楚笙歌穿着早上他亲自挑选的裙子,恬静地坐在那里用餐,身后恰巧装饰着一盆漂亮的婚纱吊兰,水晶灯的光线从她的头顶照下来,在楚笙歌的头发上形成一道光环。这样美丽的画面像是一幅唯美的油画,让人移不开眼。不过破坏美感的不和谐因素也同时存在着,楚笙歌对面坐着一个男人,大概30岁左右吧,长相还算中上,挺括的西装、白色衬衫、暗纹领带、锃亮的皮鞋,看打扮像是在相亲。脑海里闪过相亲两个字时,路尘寰恨不得冲过去把那人揍一顿他路尘寰的妻子,也是这种人可以肖想的路尘寰的手掌渐渐收成拳,由于太过用力,指节格外突出。

“好女孩谁都喜欢,她不是非你不可”鹰司和彦漂亮的眼眸里闪过一抹玩味的笑意,“过去揍顾行之一顿,是个不错的想法。”

想要教训一个人的方式有很多种,用拳头是最简单粗暴的做法。不过看到有男人觊觎楚笙歌时,路尘寰的第一反应就是先给他揍趴下再说。鹰司和彦一句简单的玩笑,却极好地提醒了路尘寰他真要是那么做了,且不说做法幼稚可笑,恐怕自己在楚笙歌心里的形象更会一落千丈。

鹰司和彦慢条斯理地摸出手机,不一会儿路尘寰就看到不远处的楚笙歌接起了电话,鹰司和彦开口说:“我临时有些事情要处理,吃完饭后顾桑会送你回去的。”

楚笙歌不知实情,只以为鹰司和彦有急事处理:“好哥哥去忙吧,我知道了”

鹰司和彦挂断电话,冲路尘寰笑笑:“路总,再会”

路尘寰挑了下眉:“那是你给笙歌挑的男人就那种德行的货色,你眼睛是什么时候瞎掉的”

“什么德行只要她喜欢就好,就算她不喜欢,好男人还是很多的。”鹰司和彦耸耸肩:“没有必要为了一棵树放弃整片森林,况且你还是一棵劣迹斑斑的歪脖树”鹰司和彦款步走出了餐厅。

路尘寰紧了紧拳头,整片森林就算真有整片森林他也不介意动用大型机械把他们给推平了。

李一帆刚走进餐厅就看到路尘寰像是门神一样立在那里,脸上是乌云压顶的态势,周身散发出的气场都是闲人勿近。可是李一帆向来不信邪,走过去冲着路尘寰的肩膀拍了一下:“杵在门口做什么呢你倒是进还是出”

路尘寰偏了下头:“你在这里做什么”

“到餐厅自然是吃饭,你以为我跟你一样是来当门童的”李一帆说着便走进了餐厅,在一张桌子坐下。

路尘寰想了一下,走过去也在那张桌子坐下来,他绝对不可能让楚笙歌坐别人的车子回去,但是现在冒然过去带走楚笙歌,恐怕那丫头是会炸毛的,他只能等。

李一帆没有在意路尘寰的表情,拿了餐单噼里啪啦地点了好几个菜,然后将餐单直接丢给路尘寰:“路少吃什么”

“给我一杯黑咖啡。”路尘寰一眼没看,将餐单还给了服务生。

“呦最近减肥呢”李一帆调侃道:“你身材错,不用减了。男人太瘦可不行有损精力不过,我倒是不担心你精力不够,因为你现在一脸欲求不满无处发泄的鬼样子”

听完李一帆的话,路尘寰的脸色更难看了,李一帆挠挠鼻子:“不是吧,你的欲求不满昨天晚上没吃到”

路尘寰没好气地瞪了李一帆一眼:“闭嘴”

“不是吧”李一帆嘴角抽动了几下,忍着没笑出来:“你也太逊了,我都帮你把人弄卧室了,啧啧女人有时候不能太惯着,该强硬的时候就得一把,要不然永远都走不到下一步,懂么”

路尘寰一直没理会李一帆,只是用眼角的余光注视着楚笙歌。

楚笙歌觉得这顿饭吃得太煎熬了,她将餐巾从腿上拿起来搭在椅子的扶手上,然后起身:“我去一下洗手间。”

“好。”顾行之点点头。

楚笙歌拎着自己的挎包走进洗手间,楚笙歌一边洗手一边想,顾行之怎么说也是哥哥的朋友呢,哥哥有事先走了,她实在不好失陪太久的,可是她真的很不想回去呀。算了,等一下就说要回去教儿子功课就别在这里耗时间了,失礼就失礼吧

“穿着我选的衣服跑来跟别的男人相亲”楚笙歌刚走出洗手间,一道悦耳的男低音在走廊里响了起来:“宝贝儿,你觉得自己做得对吗”

路尘寰站在走廊上,微微垂着的睫毛遮住了眼睛,使人看不清他的眼神。不过英朗的眉宇间却笼着一片乌云。楚笙歌听到相亲两个字,好像被人用针扎了一下。她虽然一直觉得今天这个饭局有些怪,却完全没有往这个方面想过。因为她认定鹰司和彦绝对不是会给人当红娘搞相亲的人,可是被路尘寰这么一说,她终于顿悟确实是相亲吧楚笙歌莫名地一阵慌乱,她想要解释一下,却不知道该怎么解释。

楚笙歌还愣在那里,手腕却被路尘寰握住,路尘寰拉着她就往餐厅外面走去。楚笙歌手腕被握得有些疼,才猛然警醒过来:“你放手,放开我”

他们已经走到了车子旁边,路尘寰一手握着楚笙歌的小手,一手撑住车子,将楚笙歌困在他与车子之间:“不打算解释一下”

楚笙歌本来心里是忐忑的,可是被路尘寰这么一问,反而变得平静了他都认定她是来相亲了,她还有什么好解释呢路尘寰轮廓分明的脸紧绷着,嘴唇都要抿成一条直线了。楚笙歌也看得出路尘寰是在生气,并且还在努力地压抑着自己的脾气。

他生气吗她还气着呢被别人算计也就算了,可这次诓她的是她的亲哥哥呢楚笙歌嘟着小嘴,倨傲地扬起尖尖的下巴:“你想听我解释什么要我保证下次跟别人相亲绝对不穿你买的衣服还是你打算让我把这条裙子脱下来,然后再回到餐厅里继续相亲”

路尘寰真是要给楚笙歌气死了,她这张漂亮的小嘴里都在说些什么她自己知道吗路尘寰拉开车门将楚笙歌塞进车子里,然后自己也钻进去。

他锁住了车门,楚笙歌想要下车却打不开门:“我要下车”

“不是想把我买的裙子脱下来吗一会儿我亲自给你脱,嗯”路尘寰握着方向盘,车子快速滑进川流不息的马路里。

“你要带我去哪儿我要回家”楚笙歌自然看得出这不是回家的路。

“我就是带你回家你最好乖一点儿,如果你愿意我们在这里脱也可以”路尘寰的语气还是硬邦邦的,不过却带着一些邪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