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阅读站内短信
看小说百度搜索: 雯雯文学
雯雯文学 > 其他类型 > 帝少的小萌妻 > 第215章 正在通话中

第215章 正在通话中

“随便逛逛。”楚笙歌答道。

“上次一起吃饭时,你的风衣落在餐厅里我帮你收起来了。一直没有机会还给你,如果你没什么事情的话,就跟我回去拿一下吧,我的公寓就在对面。”顾行之指了一下对面的小区。

顾行之对于楚笙歌来说,基本上就是陌生人。楚笙歌觉得到他的公寓去,不太合适。正是因为不熟,她也不能要求人家把衣服给送过来。更不能告诉顾行之,衣服她不要了,你直接丢掉吧这样实在太无理了。

楚笙歌权衡再三,还是决定跟顾行之去拿风衣,因为她现在正需要一件外套。顾行之的公寓离这里确实不远,他就是到这边来买东西的。两个人过了马路,又走了大约10分钟就到了。楚笙歌本来不想上去的,可是她的外套是潮湿的,一路走来已经冻得不行,所以跟着顾行之上了楼。

“不用换鞋,我这里平时没什么客人,所以也没准备拖鞋什么的。”顾行之打开门,请楚笙歌进去:“笙歌小姐,随便坐吧。”

楚笙歌选了离门最近的一张沙发坐下来,顾行之沏了茶端过来:“喝点儿热茶暖一下,今天挺冷的。”

“谢谢。”楚笙歌看顾行之又端了水果出来,连忙说:“您不用忙了,我等一下还要回公司。”

“哦。”顾行之去拿楚笙歌的风衣。

楚笙歌确实觉得冷,捧起茶杯暖着手。顾行之的公寓面积不算很大,不过收拾得倒是很整洁。这时,楚笙歌听到有人用钥匙开门,转过头就看到一个中年女人套了鞋套走进来。中年女人看到楚笙歌明显有些意外,只是很拘谨地冲她点点头,算是打招呼。

顾行之拎着一只手提袋从衣帽间出来:“你的风衣。”

“少爷,夫人让我给您送人参鸡汤过来。”那个中年女人看到顾行之,马上恭恭敬敬地说:“夫人还亲手包了好多的饺子,我都冻在冰箱里了,您饿了记得煮着吃。”

“我知道了。”顾行之点点头。

“我还有事,先告辞了。”楚笙歌接过手提袋:“打搅了。”

“你太客气了,我送你。”顾行之拿起衣架上的外套。

“不用,真的不必麻烦了”楚笙歌连忙拒绝

“举手之劳而已,反正我也没什么事情。”顾行之拿着车钥匙,跟着楚笙歌下了楼。

顾行之把楚笙歌送回公司,楚笙歌很客气地跟他道了谢,然后才走进公司。走进电梯,这个时间不是上下班的时间,所以电梯里并没有人。楚笙歌对着光亮得宛如镜面一样的电梯墙苦笑一下,经过一番折腾,她的外套居然快要干了。

楚笙歌回到办公室,将外套脱下来挂在衣架上,调高了空调的温度,然后给自己冲了一杯热巧克力。楚笙歌估计自己要感冒,想着下班后得去药店买点儿感冒药吃才行。

“楚副总,15分钟后投标分析会。”秘书进来提醒道。

“好的。”楚笙歌点点头,从抽屉里拿了一个记事本。

办公室的门被推开了,楚笙歌都没有去看就知道是谁不敲门就能闯进她的办公室来。她又找了一支笔,夹在笔记本上。

路尘寰把楚笙歌从椅子上抱起来,他自己坐到大班椅上,然后将楚笙歌放在他的腿上。楚笙歌现在已经有些习惯他这样做了,所以也没有太扭捏。路尘寰捏起楚笙歌的下巴,深邃的眼眸带着些犀利:“刚才去哪儿了”

“去了华艺”楚笙歌被莫名其妙地整了一顿,整她的人还是裴馨雅,这让楚笙歌心里无比憋闷,或许真像童芊芊说的那样不要当圣母,容易内伤。

“然后呢”他刚才过来的时候,看到楚笙歌是坐顾行之的车回来的,他有点儿想不通楚笙歌为什么会坐那个人的车子。

楚笙歌愣了一下,她在想是不是应该告诉路尘寰她去了顾行之的公寓,可是这个话真是好说不好听我去顾行之的公寓拿了落下的风衣别说是路尘寰,就算是童芊芊,听完之后估计也得想入非非。

“你是坐谁的车回来的,嗯”路尘寰的目光又凌厉了几分。

楚笙歌忽然明白了,刚才路尘寰一定看到是顾行之送她回来的,所以才一点点地追问着她的行踪。楚笙歌心里本来就憋着气,再被路尘寰这样质问,心里的小火苗开始蹭蹭往上窜。

楚笙歌从路尘寰的腿上下来,拿起桌上的记事本:“我刚才是坐顾行之的车子回来的,回来之前还去过他的公寓。”楚笙歌嘴角挑出一抹浅笑:“因为我落下的风衣被他带回家了,我要去拿一下”

她去了顾行之的公寓,还有什么风衣任路尘寰有多睿智沉着,听到这样的话也冷静不下来:“你的衣服为什么会在他那里”

“你说呢”那天是路尘寰直接把她给掳走了,所以连风衣都没来得及拿,现在他问她为什么楚笙歌走到门边,打开了门。

“你去哪儿”事情还没说清楚,她就想走楚笙歌一句你说呢在路尘寰听来完全是另外一种意思了,他怎么可能让她走

“开会”楚笙歌走出办公室,办公室的门被砰地一声关上了。

路尘寰捉起办公桌上的笔筒,咚地一声砸在了门上。楚笙歌的秘书进来送文件,拉开门看到门口一地的碎瓷片吓了一跳,站在门口不知道该不该进去。

“收拾一下”路尘寰踩着那些碎瓷片走出了办公室。

“是,路总。”秘书将文件放到楚笙歌的办公桌上,然后拿了清洁工具过来打扫。这个东西碎的有些奇怪哦,按理说要是不小心带到地上了,不可能在离桌子这么远的地方吧难道是被人丢过来的

楚笙歌下班后去幼儿园接了小哲,回家时,楚笙歌在小区旁边的药店里买了两盒感冒药。

回到家后楚笙歌觉得自己肯定是感冒了,身体已经开始不舒服起来。她先吃了一种感冒药。然后开始准备晚餐最简单的番茄鸡蛋,还有昨天煲的排骨汤热了一下,“小哲,过来吃饭了。”

“哦。”小家伙洗了手,坐下来吃饭。

“妈妈,番茄蛋好咸”小哲皱着眉。

“嗯”楚笙歌是觉得不够咸所以又加了一次盐。她尝了一下,没觉得咸,估计是感冒把味觉给搞坏了:“妈妈感冒了,所以尝不出味道,宝宝喝汤好不好”

“嗯。”小哲用排骨汤泡饭吃:“其实也没有很咸”

楚笙歌觉得难受,也没什么胃口,只吃了几口饭。

“妈妈,我们今天早点儿睡觉吧。”小哲记得以前她跟妈妈也是两个人住,每次妈妈生病,他们都会早点儿睡觉的,妈妈总是说睡一觉就好了。

楚笙歌忽然觉得有些窝心,儿子还这么小,就这么懂事

简单地收拾了一下,楚笙歌又吃了另一种感冒药,就跟儿子早早地休息了。大概11点左右,小哲醒来上厕所。平时他一动,妈妈就会给他打开灯的,可是今天却没有。

小哲知道妈妈生病了,也怕吵醒她,自己开了灯,轻手轻脚地去了卫生间。小哲爬的时候,下意识地用手摸了摸楚笙歌的脸,发现妈妈好烫。小家伙立刻慌了神儿,用手推了推楚笙歌:“妈妈妈妈”

楚笙歌也不是完全没有意识,她能听到小哲叫她的。怕吓到儿子,她也想挣扎着起来,可就是动不了。小哲想了一下,从头柜上找到妈妈的手机。看到通讯录里的第一个号码就是路尘寰,就拨了过去。

路尘寰今天心情不好,所以没有陪楚笙歌去接儿子。他怕控制不住自己的脾气,又做出什么偏执的事情来,所以找了李一帆和秦安正出来喝一杯。小哲打电话时,他看到来电显示是楚笙歌打过来的,他想着接起来该怎么说,是不是要道个歉先道歉的话,当着李一帆和秦安正的面,他估计会张不开嘴。路尘寰握着电话站起来,打算出去接,电话却断了,显示有一通未接电话。

路尘寰偏了下头,估计楚笙歌还会打过来,又坐了下来等着。

“你那个弟媳妇不知道搞什么鬼,把我们楚副总的外套弄得跟刚从洗衣机里捞出来的一样”秦安正到现在也没闹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什么”路尘寰挑挑眉。

“阿正,你要是说你那个前未婚妻估计路大少爷就听明白了”李一帆故意打趣。

路尘寰拿着手机出了包间,他估计楚笙歌以为他故意不接电话,不肯再打了。那丫头很少给他打电话,一定是有什么事情。路尘寰回拨了楚笙歌的电话,路尘寰的眉毛皱了一下,居然是正在通话中

路尘寰一连给楚笙歌打了十几通电话,一直没人接。路尘寰以为楚笙歌是生气了,后来也没再打。只是一大早买了早餐,赶到了楚笙歌和儿子住的公寓。路尘寰按了几遍门铃,都没人应门回别墅去了

路尘寰皱着眉,这丫头脾气见长啊,昨天她丢下那么一句将他气得半死的话就跑掉了,该生气的人应该是他吧

路尘寰还没理出什么头绪,他的直觉是整件事情跟秦安正说的在华艺发生的事情是有关联的,路尘寰决定先去查查裴馨雅又搞了什么鬼再说。华艺的保安把昨天走廊里的监控送了过来,裴馨雅居然用咖啡浇了楚笙歌一身。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