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发送邮件站内短信
看小说百度搜索: 雯雯文学
雯雯文学 > 其他类型 > 帝少的小萌妻 > 第217章 不速之客

第217章 不速之客

雯雯文学,小说免费全文阅读,无弹窗小说网,小说下载

无论鹰司和彦这次做什么,她都不会拦着的。看本书最新章节请到,最新章节访问: 。楚笙歌真的是非常生气,裴馨雅怎么抹黑她,都不会让她这么生气,可是她居然牵扯到了小哲。楚笙歌可以背着不是事实的坏名声,不在意别人的眼光。可是她不能让别人非议她的宝宝有一个不惜践踏道德底线谋取利益的母亲,母亲想要保护孩子心情,是没有什么可以阻止的。

“哎,笙歌,你去哪儿”童芊芊一把拉住楚笙歌。

楚笙歌还是决定出看一下,她怕路尘寰和鹰司和彦再打起来:“我去看看他们在做什么,怕弄出流血事件”

我去替你去看看,你出去吹了风又烧起来怎么办。童芊芊将楚笙歌按回床上,一溜烟窜出了病房。路尘寰好像身手很好,楚笙歌说鹰司和彦是个忍者。中国功夫大战日本空手道,想想就热血沸腾啊,哇咔咔。

“这件事情我来处理,你不用插手。”鹰司和彦开口道。

“我可以处理好。”路尘寰语气不如鹰司和彦冷厉,但是同样不容置疑。他也猜想到这件事是裴馨雅做的,楚笙歌是他的妻子,他连自己的妻子都保护不好,还算什么男人。另一方面,裴馨雅现在还算是路家的人:“这是路家的家事”

“我信不过你。”鹰司和彦冲路尘寰淡淡一笑,眼中满是嘲讽:“因为,你们家祖传眼瘸”裴家正牌的小姐摆在那里无人疼爱,把个冒牌货宠的无法无天的,不是眼瘸是什么

“我先来处理,如果你不满意,再出手”路尘寰揉揉额头,他的保护能力不但在鹰司和彦这里,估计在楚笙歌看来恐怕也是毫无用处的,否则她不会什么都不跟他说。

“随你”鹰司和彦转而开口说:“如果笙歌喜欢你,你就是我的妹夫,我们是一家人,很多事情我不跟你们计较。不过,如果有一天笙歌不要你了,我们也不是陌生人,是仇敌,你和路家都欠了我的,我会一分一毫不少地要讨回来”把裴家以命相托的孩子给搞丢了,还一直欺负着,这口气他不可能默默吞下去。更新快,网站页面清爽,广告少,,最喜欢这种网站了,一定要好评鹰司和彦一贯的信条是别人敬他一尺,他敬别人一丈。但有人损他一分,他也要十倍百倍的还回去。

路尘寰此时并不知道鹰司和彦话中的深意,只以为他是在为妹妹抱不平。s

童芊芊转了一圈,终于看到站在楼梯间里对峙的两个人,就冲了过去。

“童小姐,请留步,少爷在跟鹰司先生谈事情。”路文伸出手臂拦住了童芊芊。

童芊芊瞪了路文一眼,有这个木头桩挡着,她人肯定是过不去的,不过两座移动冰山看起来还没打起来,不管怎么说,她都过来了,还是把话带到:“喂,笙歌说了,你俩不许搞出流血事件。俩大男人让一个病恹恹的小女人操心,丢人不”

“”路文头上一排黑线,其实他觉得童芊芊前一句话说得还挺有用的,少爷若是和鹰司先生打起来的话,真是挺麻烦的,可是后一句简直是就是作死,这个女人是胆大包天,还是根本没脑子呢

鹰司和彦和路尘寰对视了一下,同时将脸转向童芊芊。童芊芊觉得有些不妙,马上遁了:“我就是带句话儿,听不听的你们随意”

童芊芊回到病房后,用手抚了抚胸口,艾玛,她真是超佩服楚笙歌,每天面对俩活阎王一样的男人,关键时刻还可以弄得服服帖帖的,要是她,估计早到静安医院精神分裂科报道了。

“怎么了”楚笙歌看童芊芊一脸受到惊吓的模样。

“没事儿,目前还是君子阶段动口没动手”童芊芊一屁股坐下来,用水果叉插起一块苹果吃起来:“怎么不吃苹果呢,挺甜的。”童芊芊又插了一块苹果喂给楚笙歌:“你就别杞人忧天了,绝对出不了人命哒。”

楚笙歌扶额,出不了人命这个底线是不是太低了点儿

路尘寰很快就回到了病房,他扫了一眼童芊芊,然后将目光锁在楚笙歌有些苍白的小脸上。路尘寰坐下来,打开鹰司和彦带过来的鸡汤,盛了一碗出来:“先喝点儿汤,晚餐想吃什么,嗯”

“随便。”楚笙歌实在是懒得跟路尘寰说话,这个汤她可不可以不喝呢

路尘寰盛起一勺,稍稍吹了下:“张嘴,乖。”

“我现在不想喝。”楚笙歌摇摇头。

“笙歌,那我先回去了,有啥事儿给我打电话。”童芊芊是何等聪明的人,刚才路尘寰射向她的眼神跟刀子似的,再在这里当电灯泡也太没眼力劲儿了:“路总,笙歌晚餐想吃披萨和西班牙海鲜烩饭,吃完饭要吃感冒药和vc。”童芊芊拎着自己包走到门口又折了回来:“那个”

“什么”路尘寰对童芊芊提供了晚餐餐单还是很满意的,难得跟童芊芊搭了句话。

“照顾病人需要耐心,如果没有的话趁早找护工。”童芊芊觉得自己早晚会被路尘寰割喉封口:“以后接电话的时候麻利点儿,我也不相信你是故意不接电话,我大半夜跑一趟也没什么,主要是给小哲急得不行”

原来昨天是童芊芊把他的倔丫头送到医院的:“谢谢”

“呃不客气”居然没发飙还说谢谢,一会儿会不会下红雨呀

童芊芊走出住院部的大门,抬头看了看天空,有细碎的雪霰落下来。童芊芊伸出手,小颗的雪粒落在她的手上居然下雪了。江城的冬天虽然有些冷,却不常下雪。

一辆黑色的商务车停到童芊芊面前,路文从车上下来,打开车门:“童小姐,少爷送我送您回去。”

这种天气不好打车,童芊芊从来就不是矫情的女孩儿,直接上了车。告诉路文住址后,童芊芊自己坐在后座里玩自拍,非常嗨皮。

“喂你往哪儿开呢”她住的地方还是以前跟楚笙歌一起租住的小区,只不过是换了栋楼而已,按说路文应该是轻车熟路才对。

“刚才那条路堵车”路文也知道那个路口转弯会近一点儿。

“哦还以为我刚才把路总惹毛了,让你找个地方把我活埋了”童芊芊笑着说。

路文冷笑一下,就她的所作所为,按照少爷脾气真是活埋十次都够了:“那你还上车”

“拜托,我上车是因为信任你呀,你可别辜负我的信任”

“我实在是没看出童小姐是这么容易信任别人的人。”路文实话实说。

“你若真是来灭口的,我不上车也跑不掉吧”童芊芊耸耸肩:“费那种力气做什么,况且我不爱用阴暗的思想去揣测人,宁愿相信这个世界上舍己救人那种程度好人不多,但是不随便害人的那种好人还是很多的。”童芊芊倾身过来扶住驾驶座的座椅靠背:“保镖先生,你应该算是好人吧”

“按你那个最低标准,勉强算”路文觉得童芊芊说的不随便害人就是好人的论调还挺有趣的。

“那就ok了。”童芊芊又坐回座椅上,把刚才拍的照片发到朋友圈里,哇咔咔,坐自己的豪车,让个朋友圈的小伙伴们羡慕去吧。

路尘寰让人送了晚餐过来,除了披萨和海鲜烩饭还有楚笙歌喜欢的草莓黄瓜沙拉和奶冻木糠杯。路尘寰把病床旁边的桌板翻起来,把饭菜摆好:“吃饭吧,想先吃什么”

“随便。”

“还生气呢”路尘寰从身后拥着楚笙歌,充当起了人体靠枕。

“我没生气”楚笙歌用勺子戳着海鲜烩饭:“好像是你生气吧”

“我不否认,昨天我是生气的。只要是个男人,听到自己老婆说那有样话是不可能平心静气的。只要是跟你相关的事情,我都很容易冲动,做出的都是最本真直接的反应,根本没有办法静下心来去权衡利弊。”路尘寰叹了口气:“我真是拿你一点办法都没有,不过昨天确实是我不对,没有搞清事情的前因后果,让你受委屈了。”路尘寰低头吻了吻楚笙歌头顶的发丝:“宝贝,对不起。”

如果路尘寰不肯承认他误会她了,或者只是一味地说甜言蜜语哄着她,楚笙歌都不会这么容易打开心里的结,可是路尘寰竟然开诚布公地承认了所有楚笙歌知道,自己或许不会被糖衣炮弹攻陷,但一定会被真诚打动。

“我也有不对”楚笙歌嘟嘟嘴,如果不是遇到裴馨雅故意找她麻烦,她也不会那么烦躁的:“没有跟你解释清楚态度也不好”

“原来还知道你态度不好啊”路尘寰捏着楚笙歌下巴,吻上她的唇瓣:“明知故犯罪加一等,我该怎么惩罚你才好”

“不要感冒会传染给你的”楚笙歌推着路尘寰禁锢着她手臂。

“不会我抵抗力超强”路尘寰吻够尽兴了才松开了楚笙歌:“先吃饭,吃完饭再继续惩罚”

楚笙歌出院后又被路尘寰扣在家里休息了一天才许她去上班。楚笙歌来到公司,场面没她想的那么恐怖,她相信大家都看了个关于她的不实头条,可是反应却不如她想的激烈。现实就是这么残酷,你若是无依无靠随便是谁都可以把你八卦得口水横飞,但是有个靠山的话,再好的八卦题材,人家也会斟酌一下会不会得罪了不该得罪的人

楚笙歌刚进办公室就迎来了一位不速之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