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发送邮件站内短信
看小说百度搜索: 雯雯文学
雯雯文学 > 其他类型 > 帝少的小萌妻 > 第218章 是您多虑了

第218章 是您多虑了

雯雯文学,小说免费全文阅读,无弹窗小说网,小说下载

“楚副总,有位顾夫人来拜访,之前没有预约。 网rong>访问: 。”秘书敲门走进来说道。

“什么顾夫人”楚笙歌在脑袋过了几遍人,实在想不起自己认识什么顾夫人:“做什么的”

“她说是顾行之先生的母亲,您要见吗”秘书心下思忖,幸亏她问了一下,看起来副总好像不认识她呢。

“哦”楚笙歌皱了下眉,顾行之的母亲找她干嘛她虽然跟顾行之不熟,但是哥哥好像跟顾行之的关系还不错,他的母亲过来了,不见不好:“请她进来吧。”

楚笙歌出于礼貌也没有再坐在办公桌后面的大班椅上,缓步走到落地窗前面的休闲区,坐在沙发上随手拿起今天的早报翻看着。几分钟过去后,办公室的门再次被打开,秘书礼貌地说:“顾夫人,请。”

楚笙歌抬起头,一个妇人走了进来。她画着精致的妆容,头发高高地挽在脑后,身上穿着一条紫色的丝绒连衣裙,搭配着白色的皮草外套。她的这身衣服无疑是很贵的,只是颜色和她的年纪不是很搭调。顾行之大概也就三十几岁吧,他的母亲应该不会超过六十岁的,可是再精湛的妆容也掩盖不住她呈现出的老态。其实如果一直都有好好保养的话,应该不会这样的,比如婆婆白玲珑或者是已经过世的母亲李璇,她们的年纪虽然不轻了,但是面色却是很好的。童芊芊以前跟她说过的,女人做保养是在皱纹出现之前。比如从三十岁开始注意那叫保养,等到四五十岁皱纹都找上门来再开始做,那叫补救不叫保养。显而易见,顾夫人没赶上保养的末班车,只能是补救了。

“顾夫人,请坐。”楚笙歌放下手里的报纸。

“见笙歌小姐一面,还真是不容易。”刘敏让人打听了好几次,前几天楚笙歌一直没来公司上班,她具体住在哪里,儿子是一个字都不肯透露。刘敏猜测楚笙歌不在公司多半是与这几天炒的沸沸扬扬的报道有关系,应该是在避风头。

“顾夫人见笑了。”楚笙歌实在想不出顾行之的母亲找她有什么事情。

秘书端着托盘进来,准备了茶和一些水果。

秘书退出去后刘敏轻咳了两声:“咳咳,一看笙歌小姐就是个聪明人,我有话就直说了,说的合适不合适的,就请笙歌小姐看着我年纪大了,多担待我一些。 网s ”

“顾夫人请讲。”楚笙歌确实也懒得去猜她的目的,她最好一次能说明白,省的还有下次。单从面相上看,楚笙歌也看得出刘敏是个极其精明的人,而且还是那种世俗中沉淀出的精明。楚笙歌最怕与这种人打交道,因为三观不同,很难沟通。

“你跟行之的事情我不反对,孩子也可以带过来养着。”儿子和楚笙歌相亲的事情,刘敏是知道的。顾行之一直很忙,以前谈的久一些的女朋友都没有。而这个女人不但结过婚,还拖着个孩子。其实她对楚笙歌这样的情况,是一万个不满意。可是鹰司家在日本是很有声望,他们顾家以前连中产都算不上,后来凭借顾行之的能力,现在慢慢地也跻身进入江城上流社会的行列了。不过上流社会的交际圈更是势利得很,像他们这样没有根基的人家,即使有钱也不被人尊重,那些世代豪门的太太们,看她的眼神就像是她看暴发户的眼神一模一样的。他们顾家需要一个地位显赫的媳妇来光大门楣,鹰司家在日本是贵族。如果不是楚笙歌这样的情况,恐怕也不愿意下嫁的。婚姻这件事确实需要权衡利弊,她选了楚笙歌的家世背景,就不得不接受一些她不喜欢的东西。

楚笙歌皱了下眉,她跟顾行之的事情她跟顾行之能有什么事情呢这个顾行之究竟是怎么跟他母亲说的呀,居然让她找上门来说这个

“不过我也有条件,你们的家事究竟是怎样的,我不去管。但是你必须跟你哥哥的姓,姓鹰司。你们的婚礼也要在日本办,然后你留在日本,至少要等怀孕以后才可以回国。还有就是,你的儿子不可以继承行之的财产,这一点要写在婚前财产公证里的。”刘敏是故意挑选在这个风口浪尖找过来的,她知道楚家在江城以前也算是有些威望,不过那是从前。如果不是那篇搞得满城风雨的报道,即使她再想让楚笙歌改姓氏也是不好开口。现在则不同,这样的名声恐怕楚笙歌自己也不想担着的。刘敏倒是从没想过楚笙歌真与路家的大少爷能有什么,如果真的有,她也不会跟他们家行之相亲了。楚笙歌能坐到现在这个位置,恐怕靠的是鹰司和彦。刘敏从来不排斥依靠各种关系上位的人,这世道有资源不利用才是浪费,想成为人上人就是要不择手段才行。“相信笙歌小姐也不是因为钱才跟行之交往的,所以这一点应该不是什么问题吧而且让你改姓,这是为我们顾家考虑,更是为你考虑,现在这种情况,也是最好的方法了。”

“呵呵顾夫人,是您多虑了。”楚笙歌都被刘敏气笑了,这位顾夫人倒是很会谈判呢,给她戴了这样一法,就是贪财吧楚笙歌是不知道顾行之有多少财产,再怎么多应该也不会超过路尘寰吧她和路尘寰结婚时,路尘寰都没让她做过什么婚前财产公证。

这都是什么跟什么既然她这么忌讳自己现在被抹黑的名声,干嘛还要撮合她跟顾行之呢楚笙歌对顾行之的印象其实还是不错的,至少不多的几次接触下来,是个谦和有礼的人,可是他的母亲真是可以把他的印象分一下子减成负数了。如果不是碍于哥哥的面子,她真想直接把这个无礼的女人赶出去。但凡有一点点家教,怎么会跑到别人面前,让人家改名换姓呢别说她对顾行之从来没有一点儿意思,就算真有什么意思,就凭他有这样一个奇葩的母亲,也不会再有什么想法了。

楚笙歌抿了一口茶水,上好的祁红竟然给她喝出了苦涩味儿:“我想您是误会了,其实我与顾先生之间什么没有任何超出正常社交范畴的关系,只是认识而已。”

楚笙歌只是陈述事实,可在刘敏看来楚笙歌八成是生气了。刘敏觉得自己这样的要求也不算过分,楚笙歌一个离婚带孩子的女人,而他们家行之都没有婚史。她知道儿子是喜欢楚笙歌的,否则不会把她往家里带。顾行之是有些洁癖的,他的公寓除了打扫的佣人,连她都很少过去,因为儿子不喜欢。她是背着顾行之来找楚笙歌的,她想如果跟楚笙歌谈妥了,儿子是不会有什么意见的。可是楚笙歌这样的态度,还是出乎了她的预料:“刚才都说了,请笙歌小姐多担待我一些,有什么话我们可以慢慢地谈。”

“我与顾夫人真的没什么可谈的了,我和顾先生连朋友都算不上,也更不可能有结婚之类的事情发生,真的是您想多了。我想您应该先跟顾先生确定一下,您这样突然来跟我谈这些,我确实很困扰。”楚笙歌揉揉额头,她是不是应该现在就给顾行之打个电话,让他跟他的母亲好好解释一下呢

办公室的门被推开来,路尘寰拎着一只手提袋走了进来。他看到沙发上坐着的中年女人,然后对楚笙歌说:“有客人”

“嗯。”楚笙歌点点头。

路尘寰笑笑,他的小丫头这脸色可不好看呢。他刚才进来时,秘书已经说了副总办公室里有客人了,出于礼貌他是想等等再进来的,随口问了句是什么客人。听说是顾行之的母亲,他倒觉得不用等了。路尘寰想着这顾夫人大概是来发难的,路尘寰是不会想到顾夫人的来意可比他的想法要精彩得多。

路尘寰十分亲昵地坐在楚笙歌旁边,将手提袋放在茶几上。然后从手提袋里拿出一个锦盒:“这个是笔筒,以前那个我不小心摔碎了,赔你个更好的。妈收藏的古董,连我都不给用呢。”

“呵呵”楚笙歌刚才还奇怪呢,她的笔筒哪去了原来是那天路尘寰发脾气给砸了“我一会儿可得好好查查,看看你是不是还不小心摔碎了别的。”

“别的真没有了。”路尘寰又从手提袋里拿出一盒蛋糕:“你喜欢的芒果慕斯蛋糕老婆,别生我气,嗯”

“敢情路总这是打个巴掌给颗甜枣”楚笙歌继续挖苦他:“这个笔筒可不能放我这儿,你要是再不小心摔了,我怎么跟妈妈说呢”

“那不可能,那天是个意外”路尘寰旁若无人地捏着楚笙歌的小手:“幼儿园下午放假,早上我答应儿子去游乐园了,我们一起去。妈让咱们晚上回去吃晚餐,她想小哲了。”

“下午你带宝宝去游乐园吧,我积了很多文件,根本抽不出时间了”楚笙歌摇摇头。

刘敏怔怔地看着把她当空气的两个人,这个男人是路尘寰林敏并没见过路尘寰真人,在报纸上倒是看见过照片,看起来不但倨傲而且严苛,跟现在这个样子差太多了。刘敏惊讶得不行,那个报道写的都是事实吗楚笙歌真的跟路尘寰可是,刚才路尘寰好像是管楚笙歌叫老婆

“我去帮你批文件,你来招待客人。”路尘寰起身走向办公桌:“中午吃完饭,一起去接儿子,就这么定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