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阅读站内短信
看小说百度搜索: 雯雯文学
雯雯文学 > 其他类型 > 帝少的小萌妻 > 第219章 你又没错,躲他干嘛

第219章 你又没错,躲他干嘛

路尘寰真的坐在办公桌后面,拿起文件认真看起来。;;;;;;;; 。wщw 更新好快。楚笙歌挑挑眉,她们刚才的话题,刘敏要是再敢提,恐怕路尘寰会让人拿根针把她的嘴给缝上。

楚笙歌将目光移向刘敏:“顾夫人,我看还是打个电话让顾先生亲自跟您解释一下吧。”楚笙歌拿出手机,还真是有些为难,她不知道顾行之的手机号:“麻烦您说一下顾先生的手机号码。”

“咳咳”刘敏高傲地扬着头:“不用了,如果如你所说就再好不过了。”刘敏起身往门口走去。

楚笙歌将她送到门口:“顾夫人,慢走。”

送走了刘敏,楚笙歌坐回到沙发上,顺手拿起路尘寰买过来的蛋糕,打开包装盒,清香的芒果味儿混着甜蜜的奶油味儿弥散在空气里,楚笙歌用小叉子切下一小块放进嘴里,很享受地眯起来眼睛,真是太好吃了。

“她来找你做什么”路尘寰走过来,有力地手臂圈住楚笙歌小小的身体。

“你想听官方回答还是小道消息”楚笙歌一边吃蛋糕一边说。

看来这事儿还挺复杂,还分官方和小道,路尘寰饶有兴趣地问:“官方回答是什么”

“官方回答是,她凭借自己的yy来跟我说一些不存在的问题。”楚笙歌耸耸肩。

“这也太官方了吧”路尘寰吻住楚笙歌小巧的耳垂,轻轻咬着:“你还是说小道消息吧”

“嗯别闹”楚笙歌缩缩脖子:“小道的那可精彩了,她让我跟顾行之去日本结婚,不过婚前要做财产公证,要特别标注你儿子不能继承顾行之的财产”

“嘿嘿”楚笙歌看着路尘寰的脸越来越黑,竟然笑了起来,主动跨坐在路尘寰的腿上,然后搂住他的脖子:“你看我都千夫所指了,居然还有人肯娶我,我是不是很有魅力路总,你有没有危机感呀”

“从认识你开始,我一直都有危机感。因为怕你被别人抢去了,所以才会无所不用其极地想要抓住你。”路尘寰垂首咬了一口楚笙歌柔嫩的唇瓣:“这个答案你满意吗”

“喂,痛哦”楚笙歌用手捂着自己唇。

“你还知道痛你惹那些蜜蜂蝴蝶往你身上扑,我的心都快痛死了。”路尘寰解开西装的纽扣,捉住楚笙歌的小手按在他的胸口上:“你赶快给我揉揉。

呃楚笙歌小脸渐渐红了起来,她绝对不是没有摸过路尘寰的身体,可是他现在用这种口气跟她说这样的话,还真是让人难为情:“这是办公室,你正经点儿”

“那不在办公室就可以不正经了,是吗”路尘寰轻柔的吻落在楚笙歌的额头上、鼻尖儿上、最后是嘴唇上。

“你”楚笙歌丢了一记白眼给路尘寰。

“你吃蛋糕,我去帮你处理文件。”路尘寰估计再逗下去这丫头就要炸毛了,把她放到沙发上:“作为奖励,今天晚上你跟我回家,记住了”

“我才不去,而且我不用你帮,那些文件我自己能弄好。”楚笙歌挑着尖尖的下巴,很有女王范儿。

“反正这些文件不管谁看,晚上你都得跟我回家。”路尘寰搂着楚笙歌的纤腰,跟她咬着耳朵:“我是男人有需要,总憋着会出问题的”

路尘寰又跟楚笙歌说了几句贴心话,楚笙歌的小脸儿暴红,一把拍开路尘寰握在她腰线上的毛毛手:“色狼,离我远点儿”

“我是说真的,我们晚上试试,你会喜欢的”路尘寰有些灼人的气息混合着他身上特有的味道,喷洒在楚笙歌的颈窝里,她不由得打了个哆嗦。

“一边儿去”楚笙歌用手指戳着路尘寰的胸膛。

“用这么大的劲儿干嘛,你手不疼啊”路尘寰笑着捉住楚笙歌的小手,放到唇边吻了吻。

顾家的司机看到刘敏从泰盛的办公楼里走出来,连忙把车子开了过去。刘敏上了车后,努力地整理着从楚笙歌那里得来的信息。楚笙歌始终坚持说跟行之没有什么关系的,那究竟是有还是没有呢车子正要驶入车道,刘敏马上喊道:“等等,先停下。”

周围的几座写字楼簇拥着明泽广场,此时广场上矗立的led显示屏正播放着记者招待会的实况钟鸣穿着纯黑的西装,浅灰色的衬衫,黑色的窄条领带,这身暗色系的装扮使他看起来整个人都被低气压笼罩着。

钟鸣面无表情地陈述着:“我是路尘寰先生的律师,今天在这里受我当事人的委托,对网络上恶意中伤楚笙歌女士的所有负面报道,进行公开说明,那些不实报道都是子虚乌有的诽谤。楚笙歌女士与路尘寰先生于六年前移民到爱尔兰,并且在都柏林市政厅进行了结婚注册。并且他们从未离过婚,这是他们结婚注册证书的影印件。

即日起,所有发布、转载不实负面报道的网站以及媒体客户端应当停止侵害楚笙歌女士的名誉权,删除不实报道,消除影响并公开道歉。我的当事人路尘寰先生以及楚笙歌女士,将对相关媒体提起诉讼,所有涉事媒体均要承担相应的法律责任”

刘敏揉了揉胀痛的太阳穴,这是怎么回事儿呢就她今天的所见所闻,楚笙歌确实是跟路尘寰在一起的。可是

如果说,楚笙歌早就跟路尘寰结婚了,她又跟行之相亲,那不是在玩弄她儿子的感情吗如果说,这个律师不是真的,那也是楚笙歌见异思迁,觉得路尘寰比自己儿子条件好,转而投入了路尘寰的怀抱。

无论是哪一种情况,吃亏的都是自己的儿子呀。刘敏越想越生气:“开车,去少爷公司。”

刘敏到了顾行之的公司,秘书说顾总在开会。刘敏想了一下:“我等他。”

“顾夫人请到顾总办公室等吧。”秘书把刘敏请到了办公室里。

顾行之开完会回到办公室,看到母亲还是很意外的:“妈您找我有事儿”

刘敏看到儿子马上开口问:“你跟那个楚笙歌究竟是怎么回事儿”

顾行之皱了下眉,他从第一次见到楚笙歌开始,确实是挺喜欢的,但是楚笙歌对他根本没有想要继续交往的意向,他也只能抱着欣赏的心态去看楚笙歌了:“什么怎么回事儿”

“她今天跟我说,跟你只是认识而已,连朋友都不算”刘敏真是觉得脑仁儿疼:“你不是在跟她交往吗她跟路尘寰是不是真的结婚了,她是怎么跟你说的”

“您去找她了”顾行之觉得母亲真是太失礼了,虽然接触不太多,他知道楚笙歌是一个很有教养的女孩,能逼着她说出只是认识连朋友都不算这样的话,母亲一定是有什么令人无法接受的言论了:“谁告诉你我跟楚小姐在交往的我们只是一起吃过一顿饭而已。”其实鹰司和彦邀请他一起晚餐时,也没有特别说是相亲,只说他会带着妹妹过去而已。

“那那周嫂说你带她去公寓里了”刘敏还是有些疑惑。

“那天她只是上楼来拿个东西,一共待了连10分钟都不到,什么叫做我带她去了公寓呢”顾行之真是觉得一个头两个大:“您究竟跟楚小姐说什么了您最好一个字儿别错的再跟我说一遍,您也知道我在跟鹰司先生谈合作的事情,您要是说了什么冒犯楚小姐的话,我要去道歉才行。”

刘敏深知能鹰司家族合作是多难得的机会,所以也不敢隐瞒,把跟楚笙歌说的话全都跟顾行之说了一遍。顾行之听完之后太阳穴都在一跳一跳地疼着:“您怎么可以这么说呢这样有多失礼您不知道吗”

“我以为你们是在交往的,如果她要嫁给你做妻子的话,我的这些要求也不算过分吧。她都离过婚还带着孩子”刘敏看着儿子难看的脸色,有些底气不足。

“就算楚小姐离过婚还有孩子,您提出的这些要求,就是对她人格最大侮辱。别说我们并没有在交往,就算是在交往,您找人家去谈这种事情,也是奔着分手去谈的。这样的话我都听不下去,楚小姐没有直接把你赶出来,真是有良好的修养。”母亲居然找楚笙歌说这些,就算他去道歉人家都未必肯见的。

楚笙歌和路尘寰下午带着小哲去游乐园去玩儿,小家伙玩儿的很开心,对路尘寰也算有了笑脸儿。路尘寰这几天一直在哄儿子开心,别看小家伙年龄不大,却挺记仇,真是不好哄。

一家人晚上回明珠庄园吃饭,路尘寰把车子开进车库,然后把儿子从儿童安全座椅里抱出来放在地上,楚笙歌也下了车。一家三口说笑着地往主宅走去,路尘寰看到停在庭院前面的车子:“爸爸来了。”

路尘寰知道楚笙歌对父亲有心结,所以也会尽量避免他们碰面,今天这个情况,也是路尘寰始料未及的。

楚笙歌的脚步顿了一下,抬头看看路尘寰:“我”楚笙歌手里牵着小哲:“我们进去合适吗”楚笙歌觉得她现在登堂入室的,估计路震只会更讨厌她吧既然决定跟路尘寰在一起了,她也不想挑起他们父子间的矛盾。

“有什么不合适的,这里是我家就是你家,回自己家还有合适不合适一说”路尘寰揽着楚笙歌的腰:“再说你又没做错什么,躲他干嘛要回避也该他回避”

楚笙歌听路尘寰这么说更是觉得不妥:“算了,你还是送我们回去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