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发送邮件站内短信
看小说百度搜索: 雯雯文学
雯雯文学 > 其他类型 > 帝少的小萌妻 > 第221章 未知才是最可怕

第221章 未知才是最可怕

雯雯文学,小说免费全文阅读,无弹窗小说网,小说下载

路震回到祖宅,宫凌坐在客厅里看电视,看到路震回来了马上起身接过他脱下来的外套:“老爷回来了,吃过晚餐了吗”

“吃过了。;;;;;;;; 访问: 。”路震沉声说。

“厨房煲了参汤,您喝一点儿吧。”路震的心情不好,宫凌也看出来了。

其实刚才小哲的每一句话都对路震的触动非常大,他已经是有一个孙女的人了,晶晶比小哲要大,却还是一个骄纵任性的孩子,每天除了玩儿,什么都不关心。小哲却那么懂事,坚毅的眼神像大人一样。如果不是经历过很多事情,一个孩子是不会有那么缜密的心思。小哲是路家的长孙,之前楚笙歌一个人带着他,中间吃过多少苦他都不知道。可是,小哲有先心病这件事他知道,如果时间可以倒回,五年前他不会逼着楚笙歌离开的,这件事确实是他做错了,即使他不想承认,但是错误就摆在那里,他不认都不行。

“小雅呢”路震忽然问道。

“小雅应该是在房里吧。”宫凌答道。

“让她到书房来找我。”路震一边说一边往楼上走去。

宫凌让人去叫裴馨雅,然后亲自把参汤送到了书房。

裴馨雅有些意外,路震怎么会让她去书房呢一般去书房都是说公事,裴馨雅仔细回想了一下她手头负责的几项工作,应该是没有什么纰漏。裴馨雅推开书房的门:“爸爸,您找我”

“是。”路震指指沙发:“坐吧。”

“好。”裴馨雅规规矩矩地坐下来:“爸爸有什么事情让我做的。”

“我不管你跟楚笙歌之前有什么矛盾,她现在都是你的嫂子是路家的大少奶奶,不要再生事端了。”路震其实也很想不通,裴馨雅为什么总是对楚笙歌出手,如果说以前是因为路尘寰,那现在呢她针对楚笙歌已经不是一次两次了,每一次都是他在护着她。其实白玲珑说得很对,裴家的孩子头上又没长角,也要讲道理。可是只要一想到裴家为了路家几乎是被灭了门,那份愧疚就让路震无法不去袒护裴馨雅。

“爸爸我没有”裴馨雅没想到路震会这样说,这应该是路震第一次当着人的面承认了楚笙歌在路家的地位,可是为什么呢路震明明是不想承认楚笙歌的,她扇动媒体做那些报道就是想让路震从心底里否认掉楚笙歌,让她一辈子也不可能光明正大地进入路家。s 就算路尘寰再喜欢她,她都无法成为名正言顺的路家大少奶奶。路震为什么会突然改变了想法呢路震对她说这些的话的原因又是什么路震已经知道她是这次媒体事件的幕后主使了无论如何,只要她不承认,路震也拿她没办法的。

“过几天我会叫他们回来吃饭,你当面去道个歉。”路震揉揉额头,不道歉的话,别说是白玲珑,恐怕路尘寰也不会罢手的。裴馨雅也确实该约束一下,否则以后说不定会闹出大乱子来的:“就这样,你出去吧。”

“是爸爸”裴馨雅退出书房,尖利的指甲都要把掌心抠出血了。她知道路震是她最坚实的靠山,无论如何都不能忤逆。可是这次真的太邪门儿了,路震根本都没问是不是她做的,连解释的机会都没有,就让她去道歉。裴馨雅就是想不通,究竟是哪里出了问题。

第二天一早,裴馨雅到公司上班。她的助理已经将需要批阅的文件和往来信件整齐地排在了她的办公桌上,裴馨雅坐在办公桌后面,让助理给她去冲咖啡,然后她开始看那些信件。最吸引她眼球的是一个深咖色的信封,它要比其它信封大好几圈,而且看起来非常精致。

裴馨雅将信封打开,从里面调出的东西却让她无比惊慌。助理端着咖啡走进来,裴馨雅飞快地用文件夹将面前的照片盖住,大声呵斥:“谁让你进来的滚出去”

助理明显被裴馨雅过激的反应吓到了,端着咖啡在那里愣了一下才匆匆退出了办公室。裴馨雅的脾气一直都很坏,她是早有领教的。可是今天真是太莫名其妙了,明明是裴馨雅让她冲咖啡的,忽然又赶她出来。助理将咖啡倒掉,然后把杯子洗干净放回到壁柜里。做好这些后,她刚坐下来,桌上的内线又响了起来:“我的咖啡呢”

“马上就好,裴总监。”助理都快疯掉了,这到底是要闹哪样

裴馨雅喝着滚烫的咖啡也没有让自己的身体变暖一点,她死死地瞪着面前抽屉,好像那里有会吃人的怪物要随时冲出来一样。裴馨雅用颤抖的手打开抽屉,拿出刚才被她丢进去的照片。这张照片她见过,一个衣着老土的中年女人抱着一个穿着红色肚兜的小女婴。照片里的中年女人,也就是她的亲生母亲曾经给过她一模一样的照片。她已经把那张照片烧掉了,而且那个女人拿了钱之后也没有再来找过她。裴馨雅以为这件事情已经过去了,却突然又收到这样的照片。裴馨雅本来是想拿着这张照片去质问那个自称是她亲生母亲的女人,可她一秒钟都不能让这样的照片存留在她眼前。

裴馨雅像是疯了一样,将那张单薄的照片撕得粉碎,然后丢进马桶里,用水冲掉。她有些虚脱地扶着盥洗台站着,她从口袋里摸出手机,摁了一串号码。她虽然没有把这个可怕的电话号码存进手机里,却是一辈子都忘不掉了。

电话响了几声,然后那个有些木讷的声音应道:“喂,是谁呀”

“你又想做什么寄那张照片给我做什么”裴馨雅控制不住自己情绪大喊道。

“囡囡”对方的声音明显很惊喜:“你是囡囡”

“你这次又想要多少钱”裴馨雅气得全身都在发抖。

“你说什么”妇人的声音有些迷惑:“囡囡,你是不是都知道了你爸病重的时候我也想叫您来见最后一面的,可是你的电话打不通,我也不知道该去哪儿找你哎现在他已经没了,明天出殡,你要是想见就回来吧。”

“什么乱七八糟的”裴馨雅完全听不懂对方在说什么:“你就告诉我一句话,你寄照片来是想要什么”

“什么照片我没给你寄照片呀”那妇人被裴馨雅问得一愣。

此时更震惊的其实裴馨雅,如果照片不是这个女人寄的,那又是谁呢这个世界上还有别人知道她身世的秘密,这比被亲生母亲勒索更加令裴馨雅感到惊恐。

“喂囡囡,你爸明天出殡你回来吧”女人的语气中带着几分期许。

裴馨雅马上挂了电话,把这个号码拉入黑名单。她是疯了才会去,还嫌知道这件事的人不够多吗现在才死了一个,她巴不得这家人都死光了才好。裴馨雅揉揉发胀的头,究竟是谁寄给她这张照片的呢究竟是谁

裴馨雅跌跌撞撞地走出盥洗室,坐在沙发上。

办公室的门被敲了两下:“裴总监,桃花源二期的定标会20分钟后开始,您该去会议室了。”

“我知道了。”裴馨雅缓缓站起来,用手理了理套装的裙摆。

助理给裴馨雅按了电梯,电梯门打开后裴馨雅愣了一下。此时楚笙歌站在电梯里,身后是作为助理的秦安正和泰盛的企划部总监,在他们靠后一点儿的地方是路文。

“裴总监。”助理提醒裴馨雅进电梯。

裴馨雅倨傲地扬着头,走进电梯。助理跟进来后,按了关门键。

裴馨雅进到电梯后,原本靠后站着的路文很谨慎地移到了楚笙歌身侧,他估计裴馨雅在这里也不敢有什么过激的举动,但还是要防着点儿。少爷去意大利前特别嘱咐他要保护好少奶奶的。少爷所谓的保护,自然不是保证少奶奶生命安全不受威胁那么简单,是掉一根头发,言语上受到什么冲撞都不可以的。

助理此时有些尴尬,楚笙歌首先是泰盛的副总,其次是路家的大少奶奶,按照礼仪应该裴馨雅先问候一下,然后她跟着打个招呼的。现在裴馨雅一点儿要打招呼的意向都没有,她要怎么办呀。裴馨雅是路家的二少奶奶,又是行政总监,就算是非常失礼,在华艺除了董事长和总裁也没人敢挑她的错。自己就是一个小助理,可是谁都得罪不起。裴馨雅的助理打定主意后,很礼貌地冲楚笙歌笑了一下:“楚副总好。”

“你好。”楚笙歌回了一句,电梯门打开了。

裴馨雅本来想率先走出电梯的,她是一分钟都不想跟楚笙歌待在同一个空间里,可是路文却先她一步。

路文伸出手臂做出请的姿势,挡住了电梯的门。看起来是怕电梯门合上夹到人,却也很自然地将裴馨雅拦在一侧:“少奶奶请。”

于情于理让楚笙歌先走都是应当应分的,可是楚笙歌从来不讲究这些的。倒是秦安正觉得路尘寰挺有意思,上次他老婆在华艺吃了亏,这次特地给调了个保镖过来。这路文到底是路尘寰的贴身保镖,这事儿办的够霸气。楚笙歌走出电梯,秦安正和企划部总监也跟了出去,路文走出电梯后,又警告似的瞪了裴馨雅一眼。

裴馨雅的助理虽然不知道裴馨雅和楚笙歌有什么过劫,可还是嗅出刚才电梯里淡淡的火药味儿,难道是妯娌间有什么矛盾豪门果然是够复杂的,不过这可不是她该关注的问题。对于这种隐秘,绝对是知道的越少越好病从口入祸从口出的道理她还是懂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