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发送邮件站内短信
看小说百度搜索: 雯雯文学
雯雯文学 > 其他类型 > 帝少的小萌妻 > 第223章 给她提鞋都不配

第223章 给她提鞋都不配

雯雯文学,小说免费全文阅读,无弹窗小说网,小说下载

童芊芊给楚笙歌化了精致的妆,漂亮的礼裙勾勒出楚笙歌玲珑有致的好身材。 网 800搭配上白色的皮草外套和银色的高跟鞋,简直耀眼得像是托衬在黑天鹅绒上的美钻,耀眼极了。

“哎你不去当明星真实白瞎了这张脸。”童芊芊摇摇头:“真是浪费资源。”

“嘿嘿。”楚笙歌忽然笑起来:“不如我现在进军娱乐圈,你当我经纪人呀。”

“我可不敢,路总估计会得把我挫骨扬灰。”童芊芊摇摇头。

“为什么”楚笙歌倒是有些不解。

“就你老公那样的,恨不得在你脑袋上盖个章表明所属,然后出门的时候把你揣兜里,别人多看一眼都不乐意。”童芊芊耸耸肩:“传说中的男人的占有欲,已经被他发挥到登峰造极的地步了。”

“”楚笙歌都被童芊芊说愣了,路尘寰真的有这样吗楚笙歌的手机忽然响起来,她连忙接起来:“哥哥,我已经准备好了哦好”楚笙歌挂了电话:“哥哥来接我了。”

童芊芊把楚笙歌送到门口,果然看到鹰司和彦在门口等着。鹰司和彦也换了正装,藏青色的西装礼服搭配着白色的衬衫和精致的领花,看起来像是漫画里的王子。鹰司和彦打开副驾驶的车门,楚笙歌上了车,冲童芊芊挥挥手:“芊芊,再见。”

“byebye。”童芊芊也冲楚笙歌挥挥手,看着鹰司和彦的车子汇入车流。

楚笙歌刚要走,路文就开着车子过来了,看到童芊芊后问:“童小姐,我们家少奶奶呢”他知道楚笙歌要去参加鹰司和彦公司的答谢酒会,所以特意回去开了车子过来。

“鹰司先生已经把公主接走了,你来晚了,下次请早哦。”童芊芊冲路文挥了挥手转身走进工作室。

答谢酒会在钻石皇宫举行,一楼的大厅已经被重新装饰过了,除了持有邀请函的宾客,今天不再接待其他顾客。长长的红地毯从会所的大门里延伸出来,楚笙歌挽着鹰司和彦的手走进大厅。鹰司和彦是今天当之无愧的主角,他们的登场自然最引人瞩目,更何况俊男美女的组合本就吸引人眼球。

大家都在揣测着挽着鹰司和彦的女孩是谁,她的发髻高高地挽在脑后,露出线条优美的颈项,身上没有任何首饰,却那样闪闪发光,像是一颗笼着柔光的珍珠。楚笙歌很少出席这样的场合,认识她的人自然不多。而且她就是怕人认出来,才没有拒绝童芊芊给她化妆。

白慧欣是以别人女伴的身份来参加酒会的,因为她根本没有邀请函。白慧欣已经很久都没有见过鹰司和彦了,她只知道前段时间鹰司和彦回日本了,大概走了三四个月。她打听不到他要去多久或者会不会再回来,那几个月对于她来说简直就像是地狱一样。白慧欣也瞒着父母到日本去找过鹰司和彦,可是她根本不知道鹰司和彦的行踪,找到本宅只说少爷不在家。她只好等啊等,终于等到鹰司和彦回到了江城。可是她再去公司找他的时候,连公司的大门都进不去了,门卫只是说鹰司先生不见她。白慧欣真的是一点儿办法都没有,鹰司和彦从来没给过她任何承诺,甚至都没说过喜欢她。其实最开始的时候她也没奢望鹰司和彦会对她负责,一切都是她自愿的。鹰司和彦就像是站在云端的神祗,肯要她已经是莫大的荣幸。她一直都没有后悔把最干净的自己献给她心中的神,即使一切可以重来她也会做相同的选择。

白慧欣远远地看着鹰司和彦对身侧的女人说了什么,他的表情是那样温柔。他从来都没有这么温柔的对自己说过话,哪怕是在彼此的身体紧紧纠缠在一起时,鹰司和彦看她的眼神也是冷漠犀利的。她以为鹰司和彦根本没有温柔这种表情,原来不是的,只是他不肯对她温柔,他一定是很喜欢那个看起来像是天使一样的女孩吧。白慧欣发现自己变得卑贱又贪婪了,她想要跟鹰司和彦在一起,即使是不能像那个女孩一样,可以被鹰司和彦带到大庭广众之下,哪怕只能是在见不得光的角落里。只要他肯要她,她不介意做他见不得光的女人。

鹰司和彦看到一个属下向他走过来,他把楚笙歌带到休息区:“在这里休息一下,自己拿东西吃。”

“我能照顾好自己,哥哥去忙吧。”楚笙歌冲鹰司和彦点点头。

鹰司和彦冲属下使了个眼色,属下跟着他走出了宴会厅。宴会厅的侧门连着外面的花园,这个季节有些冷花园里虽然有些耐寒植物,但几乎没有人来这里。

属下低声汇报着:“照片她已经收到了,而且赌场那边也已经安排好了,王强昨天赢了不少,今天应该还会去的。”

“一定要控制得刚刚好,不要弄得让别人发现她了”鹰司和彦嘴角浮出一抹残酷的笑容,有时候最坏的结果并不能让人崩溃,因为它会让懦弱的人破罐子破摔。一定要给她留一些余地,让她以为自己还有机会,要让她自己一步一步地往悬崖绝壁上走,等到再也无法回头的时候,才发现前面就是悬崖。除了跳下去,没有别的选项。

“是,先生。”属下鞠了个躬,却突然警觉地低喝一声:“谁在那里”

鹰司和彦冲属下摆了下手,属下恭恭敬敬地离开了。鹰司和彦往不远处的一丛紫竹后面看了一眼,他并有要过去的意思,似乎早就知道是谁在那里。鹰司和彦转身往大厅的方向走去,白慧欣急急地奔过来,她穿着高跟鞋花园里又寂静,哒哒哒的脚步声显得有些刺耳:“和彦君,请等一下。”

鹰司和彦站住了,脸往白慧欣走过来的方向偏着。鹰司和彦刚好停在灯柱下面,暖金色的灯光打在他一侧的脸颊上,另一侧则隐匿在夜色中,看起来除了神秘还带着几分魅惑,如果说他是死神的话,恐怕无数女人愿意由他来收割她们的生命。他就像是一株盛开在月色下的曼陀罗花,明明有着致命的毒性,却因为太过诱人,让人忍不住去靠近。

白慧欣跑过来,有些气喘吁吁的:“和彦君,我想跟你谈谈。”

“我不觉得我们之间有什么可谈的。”鹰司和彦的语气很冷漠,像是对陌生人一样的口吻。

“和彦君,我我”跟往常一样,每次面对鹰司和彦白慧欣都是无措的。先前想好的话,此时却一句都说不出来了。

“我没有太多时间给你。”鹰司和彦转过身,继续往前走。

“和彦君请您不要离开我我可以为您做任何事情”白慧欣磕磕巴巴地说。

“我没有什么事情需要你做的。”鹰司和彦似乎是笑了,可是眼眸还是彻骨的寒凉;“都是成年人之间的游戏,你主动送上门来我如果拒绝的话,会显得很不礼貌。如果玩不起这个游戏,当时就该管好你自己。”

“不是的,我是想说”白慧欣似乎是下了很大的决心,也可能是因为穿着单薄的礼服在外面待了太久,整个人都有些颤抖,包括声音:“我愿意一直是您的,不需要您负任何责任,只求您不要完全不理我”

“这个游戏你玩不了,你的父母会把你嫁给一个可以给家族带来利益的联姻对象,去过你自己的日子吧”鹰司和彦转身离开了,最后留给白慧欣的话是:“况且,我对你也没什么兴趣”

鹰司和彦回到大厅,刚好赶上致辞的环节。白慧欣失魂落魄地走进大厅,看到鹰司和彦在台上讲话,纯正日语通过扬声器穿透到她的耳膜,白慧欣近乎迷恋地看着台上神采奕奕的男人。她只想靠近他一点点,可是他却将她冷漠地推开了,没有一丝留恋。

白慧欣看到了那个刚才挽着鹰司和彦走进会场的穿着白色礼裙的女孩,她正站在离主席台有些远的地方,不过她的眼睛也是在看着在台上讲话的鹰司和彦。白慧欣走近一些,发现这个女孩实在是眼熟,她的大脑飞速运转着,她终于认出她是谁了。

白慧欣一把拉住楚笙歌:“你是你是楚笙歌”

楚笙歌被忽然冲出来的女人吓了一跳:“你是什么人我不认识你”

“你是楚笙歌对不对你不是跟表哥在一起吗”白慧欣有些语无伦次地说:“你都有表哥了,为什么还要抢走和彦君你为什么总是喜欢抢别人的男人呢”白慧欣以前跟裴馨雅关系还不错,知道裴馨雅本来是要嫁给表哥路尘寰的,后来就是楚笙歌把表哥给抢走了。

“你先松开我,我想你是误会了”楚笙歌看这个女人很不对劲儿,眼睛瞪着她却没什么焦距。她究竟是在说什么呢她什么时候抢别人的男人了,还总是

鹰司和彦快步走过来,捏住白慧欣的手腕,迫使她松开了楚笙歌的手:“不许碰她”

“和彦君,她不是干净的她生过孩子的”白慧欣记得鹰司和彦说过,不喜欢别人碰过的女人。

“无论她做过什么,在我眼里都是最好的,你给她提鞋都不配”鹰司和彦眼神像是要杀人,他最听不得别人说楚笙歌不好。

“她是我表哥的女人,真的你相信我她是不干净的”白慧欣一边说一边哭说:“我说的是真话”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