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发送邮件站内短信
看小说百度搜索: 雯雯文学
雯雯文学 > 其他类型 > 帝少的小萌妻 > 第224章 一家子都惹人厌烦

第224章 一家子都惹人厌烦

雯雯文学,小说免费全文阅读,无弹窗小说网,小说下载

“知道她是我的女人还敢这么诋毁她看来是我脾气太好了”路尘寰刚下飞机就匆匆地过来找楚笙歌,没想到却遇到这么一幕。;;;;;;;;;;;;;;;s

“表哥”白慧欣觉得自己像是在做梦一样,甚至有些不相信自己的眼睛,她看看楚笙歌又看看鹰司和彦,最后将目光落在路尘寰脸上,她现在是完全搞不清楚他们三个人是怎么一种关系,只是喃喃的说:“不是的不是的”

鹰司和彦松开白慧欣的,将她推向路尘寰:“还真是一家子都惹人厌烦,包括这种八竿子打得到的亲戚。”

路尘寰像是接住一个鹰司和彦冲他推过来的巨型花瓶一样,只是用手扶了一下,然后把白慧欣摆在一边。

“自己欠了风流债,还连累到我老婆,你还真有脸说这样的话。男人要有责任心,懂吗”路尘寰把楚笙歌从鹰司和彦身后拉到自己身边,一只手臂圈着她的腰,另一只手托起楚笙歌的手臂检查着:“伤到哪儿了”

“呵呵。”鹰司和彦冷笑道:“我只是对无关紧要的女人没有责任感,你呢”

“”路尘寰被鹰司和彦堵得没话说,他有整整五年没有去管楚笙歌和他们的宝宝,让他们过着最艰辛的生活

“自己还是焦头烂额的时候,就别去管人家的闲事儿”鹰司和彦冲路尘寰笑了一下,然后对楚笙歌说:“别太晚回家,小哲估计在等你回去讲睡前故事呢。”

“哦。”楚笙歌点点头。

“我去招呼一下客人,你们慢慢玩儿。”鹰司和彦优雅地离开了。

此时人们虽然往这边好奇地张望着,可是由于刚才有保镖刻意地阻挡着,也都到不了近前。况且无论是鹰司和彦还是路尘寰,都是不好惹的人物,好奇心谁都有,但是与自身利益相关,还是会选择自保。

“我们走”这个鹰司和彦太讨厌了,他知道楚笙歌不喜欢这种场合,自己都不舍得带她出来应酬。鹰司和彦居然趁他不在,把他老婆带出来当女伴。

“喂要去哪儿呀”楚笙歌有些不配合地被路尘寰拉着往外面走。

“去接儿子,然后我们回家。”路尘寰揽住楚笙歌的腰。

“不行我不能走”楚笙歌是陪哥哥来的,哪有才刚开始就走的道理。看本书最新章节请到800

“为什么不能走”路尘寰用指腹摩挲着楚笙歌绝美的小脸,她很少这样盛装打扮,看起来美得那么不真实,像是一个有些虚幻的梦境。路尘寰想把楚笙歌给藏起来,这样的美丽只应该由他一个人来欣赏,他讨厌那些男人黏在楚笙歌身上的目光,就好像被人窥视一样,令他非常不舒服。

“我是陪哥哥来的。”楚笙歌想让路尘寰松开她,可是路尘寰根本不松手。

“那又怎么样”路尘寰垂首在她像是果冻一样的嘴唇上吻了一下:“该回家了,我好几天不在,不想我吗”

“你去应酬的时候,我也这样把你从酒会上拉走,你觉得合适吗”楚笙歌还是很有耐性地跟路尘寰讲着道理。

“当然无论什么场合,只要你拉着我走,我都不会留下。”路尘寰笑着说。

“”楚笙歌顿时有些无语:“你讲讲道理,好不好”

“我哪有不讲道理这么晚了你一个有家室的人,丢下老公和儿子不管,在这里玩儿,你说自己对不对”路尘寰继续揽着楚笙歌的腰往外走。

“我不是玩儿”楚笙歌急得直跺脚。

“刚才你那伟大的哥哥不是也告诉你,让你早点儿回家吗”两个人走出钻石皇宫,楚笙歌被风一吹打了个哆嗦,她才想起来她的外套还在里面呢。路尘寰将自己的风衣脱下来披在楚笙歌肩头:“快点儿上车,乖。”

“我的外套”楚笙歌几乎是被路尘寰抱着塞进车里的。

“一会儿路文去拿。”路尘寰关上车门,发动了车子。

路尘寰将车子开进鹰司和彦的别墅里,仆人看到楚笙歌带了路尘寰回来,马上准备了茶和水果。楚笙歌将路尘寰的风衣脱下挂起来,然后先上楼去看儿子。小哲的房间里灯光已经调暗了,小家伙睡得很熟。

保姆小声说:“小少爷在温泉玩累了,今天睡得早。”

“好,你休息吧。”楚笙歌给儿子掖了掖被子,轻手轻脚地退了出来。

楚笙歌想回房间换下衣服,这个晚礼服真是既不保暖也不舒服。她伸手打开衣柜,小哲已经睡了,她也懒得再折腾,还是直接洗澡换睡衣吧,洗完澡再想办法把路尘寰打发回家。楚笙歌拿着睡衣进了浴室,等她洗好澡出来,发现路尘寰不知道什么时候上楼来了。路尘寰脱掉了外套,只穿着一件衬衫,衬衫的纽扣解开了两颗,露出一小片浅蜜色的胸肌,正慵懒地半躺在床上。

“你不是说周末才回来吗”楚笙歌一边擦头发一边问。

“事情办好了,就回来了。”路尘寰拿过毛巾,给楚笙歌擦干头发:“老婆,什么时候跟我回家”

“今天不行,宝宝已经睡了。”楚笙歌抓过毛巾放回浴室:“你也早点儿回去休息吧。”楚笙歌想路尘寰肯定是经过长途飞行回来的,应该也累了。

“从明天开始你跟儿子就回家去住,妈请了保姆和家庭教师,可以照顾宝宝。”路尘寰将楚笙歌圈进怀里,他就想像个普通男人那样,一回到家就能看到老婆和孩子。不需要像现在,想要见他们,还得来鹰司和彦这里。

“我们在这里也有人照顾呀。”楚笙歌故意逗路尘寰:“而且平时我跟宝宝都回公寓住呢,上班上幼儿园都比较方便。”

“不行,只有你跟儿子两个人绝对不行,万一你再像上次感冒那样怎么办我会被你吓出心脏病的。”路尘寰马上否定了楚笙歌的想法。

“可是,以前我跟儿子就是两个人住的。”楚笙歌眨眨眼睛。

“以前是以前”路尘寰看到楚笙歌忍不住都笑起来了,才恍然大悟,原来楚笙歌是在捉弄他:“你故意的吧现在越来越不乖了看我怎么惩罚你”

“唔”楚笙歌躲避着路尘寰气势汹汹的吻:“我错了不要”

“明天乖乖跟我回家,嗯”路尘寰捏着楚笙歌尖尖的下巴,让她对上自己的眼眸。

“可是你先前说要跟我谈恋爱的”楚笙歌自顾自地钻进被子里。

“嗯。”路尘寰连人带被抱了个满怀:“那有什么问题”

“你跟别人谈恋爱会住一起吗”楚笙歌翻了个白眼,这种问题还需要解释吗楚笙歌说完之后,忽然噤声了路尘寰跟别的女人交往时是什么样子,她不知道,但是跟裴馨雅交往时,裴馨雅应该就是住在路家的一想到这里,她的心里忽然觉得非常不舒服,像是一块大石头压在了心里。她也知道那些都是过去的事情,现在翻旧账除了给自己添烦恼,没有任何意义。楚笙歌努力地调整着自己的情绪,因为她爱着路尘寰,所以无论是前女友还是前前女友,只要是跟路尘寰有关系的女人,都会让她感到不舒服。可是裴馨雅无疑是让她觉得最气恼的,她占有着本该属于自己的一切路家的认可、裴馨雅这个名字,就差一点点就要包括路尘寰了

楚笙歌翻了个身,整个人都缩进被子里:“你回去吧,我要睡觉了。”

“怎么了”刚才还柔顺地窝在自己怀里的小丫头,忽然留给她一个清傲的后背:“住在一起也可以谈恋爱啊,你没见过婚前同居的情侣吗”

“你愿意跟谁同居随便你,我才不要”同居这个词真是刺激到楚笙歌了,路尘寰跟裴馨雅他们以前是同居吗

路尘寰听到从被子里穿出来的闷闷的声音,“宝贝”他轻轻地将被子掀开来,看到楚笙歌皱着眉,一双漂亮的眼睛里满是控诉:“我只想跟你同居,关别人什么事儿呢告诉我为什么生气好不好我总要知道是怎么惹你生气了,你生气才有意义是不是要不你不是白气着自己了”

“我没生气,要睡觉”楚笙歌把脸别向一边,不去看路尘寰。

“你以为我看不出你是不是生气”路尘寰耐心地将楚笙歌圈进怀里:“到底是我那句话说错了,嗯同居吗宝贝儿,我们住一起也不是同居,我们都已经结婚了我们属于先结婚后恋爱情况有些特殊”

“你以前跟别人同居过吗”楚笙歌咬了咬嘴唇,还是问出了这个问题。可是问完之后自己又后悔了,因为她突然不想知道了。刚跟路尘寰在一起时,她根本就什么都不懂,可路尘寰就已经是身经百战的了,他不可能没有同居的经历。楚笙歌忽然捂住自己的耳朵:“你别说了,我不想听”

“呃”路尘寰愣了一下,忽然意识到楚笙歌为什么生气了,路尘寰却并不觉得她是无理取闹,反而心里有些甜甜的感觉从他们在一起开始,楚笙歌从来没有因为这种事情跟他闹过脾气。路尘寰把楚笙歌的手从耳朵上拉下来,然后吻了吻楚笙歌额头:“晚上吃什么了这么这么大的醋味儿呢”

楚笙歌愣了一下,却又无法反驳,自己这不是在吃醋是什么呢而且还是陈年老醋她自己都觉得有些不好意思了,闭上了眼睛:“我要睡觉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