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发送邮件站内短信
看小说百度搜索: 雯雯文学
雯雯文学 > 其他类型 > 帝少的小萌妻 > 第229章 路家欠我的可多了

第229章 路家欠我的可多了

雯雯文学,小说免费全文阅读,无弹窗小说网,小说下载

服务生将他们点的菜陆续端上来,童芊芊用刀叉切着面前的t骨牛排:“你们家都有什么人呀”

路文握着刀叉的手顿了一下:“现在的话,只有我跟奶奶。;;;;;;;;;;;;;”

“哦”其他家人都过世了吗童芊芊本来觉得这个问题挺常规的,但是对于路文来说,似乎有那么点儿不礼貌:“对不起哦。”

“没什么其实,我是奶奶从街上捡回来的,当时我还是个婴儿吧,她也是一个人,想有个人作伴,就收养了我。她帮人家裁衣服赚钱,后来裁衣服的人越来越少她也赚不到什么钱,也养不起我,就把我送到福利院了。夫人在福利院做义工,可能看我还不错,就资助我读书。我从高中开始就跟着少爷了,少爷上什么学校我就一起去”路文说起往事,并没有太多的情绪,像是在说别人的事情一样:“不管怎么说,奶奶都养了我五六年,后来我给她买了房子请人照顾她,也算是报答养育之恩吧。”

童芊芊觉得一个人是需要经历过怎样的磨砺之后,才可以将艰辛的往事说得如此淡然。她以前觉得路文有些呆板,其实有过这样晦暗童年的人,可以像他现在这样,已经算是很好了吧

“你不要用这种眼神看我,我并不觉得自己可怜。”路文依旧很淡然:“相反,我觉得自己还算是幸运,如果不是一值遇到肯帮我的人,说不定会走上歧途,变成那种连自己都不齿的人。”

“我不是觉得你可怜,只是有些不可思议,你的经历像是在写小说一样。”

“我觉得现实总是比小说有戏剧性,虽然我从不看小说。”

“真是个无趣的人”童芊芊耸耸肩。

“嗯。”路文倒是不做作,很诚实地承认了。

楚笙歌以为白玲珑过生日,至少会弄个宴会什么的。不过她还是猜错了,只是一家人吃饭而已。

路震特意买了蛋糕和鲜花过来:“不想大办,少请些客人也好,这样太不像样子了。”

“我过生日当然是想喜闻乐见的人陪着,可不想再去应酬那些客人。 网”白玲珑接过路震给她的大捧白蔷薇还是挺开心的。

“一直都这么古怪。”路震摇摇头:“这么低调做什么,又不是办不了宴会。”

楚笙歌倒是很能理解婆婆在心思,她过生日也从不大办。小说75仔细想想,她大办生日会的时候,还是在楚家,都是管家一手张罗的。那些喧闹华丽的场面,似乎很热闹,却又记不清究竟做了些什么。当时她觉得,只要爸爸妈妈像同学的家长那样,可以陪着她吃一顿饭就很好了,可是宴会上父母总是忙着应酬客人,可以跟他们说话的机会都不是特别多,或许这也算一种不能言说的遗憾吧。

“谁说我要低调了。”白玲珑将花束插到花瓶里:“我打算给尘寰和笙歌办结婚6周年的庆典呢,要把亲戚朋友都请来的。”

“妈妈不用了吧”楚笙歌摇摇头,她对什么结婚周年庆可是一点儿兴趣都没有。

“一定要办的,你们的婚礼就是在意大利办的”白玲珑觉得那些报道敢乱写,就是因为楚笙歌一直都没有正式地被路家承认过:“你是妈妈亲自娶回来的儿媳妇,把你正式地介绍给亲朋是应该的。这件事听我的准没错,我们又不是偷来的锣鼓打不得”

楚笙歌向路尘寰投去求救的目光,路尘寰刚一听母亲说要办什么结婚周年庆,他都不耐烦。路尘寰一早就计划好了,结婚纪念日要带老婆儿子去希腊的,笙歌一直想去圣托里尼玩儿的。可是他觉得母亲说的没错,他的丫头是明媒正娶回来的,确实应该让亲朋都认识一下。

“就是一起吃顿饭而已。”路尘寰拉着楚笙歌的手轻轻揉捏着,像是在安慰她。

“”楚笙歌很意外,路尘寰居然同意办结婚周年庆典了

“既然要办,就办隆重一点儿。”路震忽然开口道:“这件事情我来安排人筹备。”当年路尘寰结婚的时候,他不许路家的人参加,这次趁此机会刚好可以描补一下。路震对楚笙歌这个人本身是没有什么意见的,只是觉得她的家世不足以与他最看好的儿子相匹配。不过时至今日再去纠结这些,无疑是没有意义的。如果他能预知未来,知道现在是这么一种情形,当初他也不会横加阻拦了,诚如白玲珑所言,好好的一个家让他弄得乱七八糟,现在他的孙子都不叫他爷爷。

“那就交给你了,可不能把我的儿媳妇委屈到一丁点儿。”白玲珑说得理直气壮。

“你的儿媳妇,谁敢造次呢”路震真是有些无语,他这个坏人的帽子应该是摘不掉了。

“最好是没有人,否则我可不是好糊弄的。”白玲珑的样子很认真,她可不是说笑。

“奶奶,什么时候可以吃蛋糕”小哲根本不关心大人们说的庆典是什么,总之所有的事情都没有蛋糕对他的吸引力大。

“奶奶的宝贝想吃蛋糕了”白玲珑把小哲抱过来:“来,奶奶给切蛋糕。”

“嗯嗯。”小家伙点着头:“小哲要吃有巧克力的这里”

“好有巧克力的”白玲珑给小哲切了一小块蛋糕:“我们先吃点儿,想吃一会儿吃完饭再吃。”

“好”小哲点点头。

楚笙歌觉得这件事情有些棘手呀,看样子只能少数服从多数,结婚六周年的庆典貌似是板上钉钉要办了。可是她一点儿都不想办呢,如果是白玲珑要办,她还可以再讨论一下,试着说服白玲珑不要办。现在这么主张的人是路震,她反而不好开口说不要了

楚笙歌哄儿子睡着之后回到卧室洗澡,然后呆呆地坐在沙发上,眼前的电视机开着,她却一点儿都不知道演了些什么。

路尘寰从浴室拿了一条干毛巾出来,耐心地给楚笙歌擦着头发:“头发又不擦干,一会儿又该嚷头疼了。”路尘寰看楚笙歌一直没说话;“那个庆典的事情不用放在心上,到时候你只要站在我身边就可以了,其他的都交给我。庆典完了之后,我带你出去玩儿。乖,不许闹脾气。”

“我不是闹脾气,就是觉得没必要”

“其实不是没必要”路尘寰将楚笙歌的头发擦干,然后垂首吻了吻清香的发丝:“这个典礼是路家欠你的,应该给你补上。”

“要是细算起来,路家欠我的可多了”楚笙歌幽幽地说。

“想要什么我都给你嗯把我都赔给你当做补偿,好不好”路尘寰把坐在沙发上的小女人抱起来。

“你这么精贵,我可要不起”楚笙歌摆摆手。

“谁说要不起我们去好好补偿一下,嗯”路尘寰抱着楚笙歌走到床边,然后将她轻轻地放到床上。

这时楚笙歌放在床头柜上的手机响了一下,进来一条微信。楚笙歌伸手拿过手机,信息是童芊芊发来的:“你猜我相亲的对象是谁”

“我认识”楚笙歌回了这条信息后,开始想究竟是谁,她只想到可能是以前的大学同学。

“姐姐我都被震惊居然是路文”童芊芊发过来这么一句。

楚笙歌一时很无语,给童芊芊发了一堆惊叹号。

“我知道路文为啥姓路了不过他的经历有点儿怎么说呢伤感”童芊芊其实也不知道自己想表达些什么,她只是被路文的身世震撼到了,路文平时看起来就闷闷的,估计是因为从小时候开始,就没有谁会听他说话吧,所以养成了把想说的话放在心里的习惯。

“不许玩了”路尘寰将楚笙歌手机拿过来,随手扔到对面的沙发上。

“喂手机还我”童芊芊那种神经大条的姑娘,忽然用到伤感这个词,楚笙歌觉得事情应该是挺曲折的。

“该睡觉了。”路尘寰将楚笙歌的小手压在头顶,然后关了灯。

“我”楚笙歌跟童芊芊还没聊完呢:“芊芊去相亲了,对象是路文,你都不好奇吗”

“宝贝儿,我只对你感兴趣。”路尘寰细密地吻落在楚笙歌的脸颊上,然后沿着脖颈一路延伸到锁骨

“嗯讨厌”楚笙歌不配合地乱动着。

“你那个同学有人接收就不错了,何况还是我的左膀右臂。”路尘寰觉得童芊芊这个人挺不靠谱的,不过对楚笙歌却是真没的挑。凭这一点,他愿意浪费时间给出这样一句评价。

“芊芊怎么了我觉得她很好的。”楚笙歌对路尘寰的表述超级不满,什么叫有人接收就不错了。

“还有心思管别人的事情,是不是因为我不够卖力,嗯”他对童芊芊最不满意的就是,她总是对他的小丫头勾肩搭背的,即使是个女人,路尘寰也同样不舒服。

“唔嗯”楚笙歌一声闷哼,她觉得自己灵魂都要给撞出身体了。

时间过得飞快,路尘寰和楚笙歌的结婚纪念日庆祝宴会已经筹备得差不多了。受邀的来宾除了路家、白家和楚家时常走动的亲戚,还有华艺和鼎尊的一些高层。请柬是今天发的,所以公司的气氛比往常要热闹一些。

华艺行政部例行的早会,裴馨雅被这个宴会弄得不厌其烦,她跟路志翔结婚纪念日从来都没有办过什么宴会,路震却把楚笙歌跟路尘寰的结婚纪念日弄得这么声势浩大,比她当年结婚都排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