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发送邮件站内短信
看小说百度搜索: 雯雯文学
雯雯文学 > 其他类型 > 帝少的小萌妻 > 第231章 很失望

第231章 很失望

雯雯文学,小说免费全文阅读,无弹窗小说网,小说下载

楚笙歌捏了下自己的脸,自己居然站在厨房门口发花痴,对着路尘寰的背影看了好半天,她是肚子饿才来厨房的呀。s 800楚笙歌穿着拖鞋啪嗒啪嗒地走到路尘寰身后,看了看料理台,燃气灶一边是沙煲,正扑哧扑哧的冒着热气,应该是在煲汤。旁边的有个盘子用碗扣着,不知道煮了什么。路尘寰现在正在炒的是她的最爱番茄炒蛋。

楚笙歌伸手环住路尘寰的劲腰:“路总,有什么现在可以的吃的我好饿”

“没有”路尘寰把炒好的鸡蛋先盛出来,重新热了油。

“哼”楚笙歌马上松开自己的手,转身从冰箱里拿了一盒牛奶,然后插上吸管。

“小坏蛋,凉的,不许喝”路尘寰一把拿过她手里的牛奶,顺手丢到了垃圾桶里。

“”楚笙歌看着路尘寰行云流水的动作,然后将目光定在那只明黄色的卡通垃圾桶上。

路尘寰伸手把她抱起来,放在旁边干净的料理台上:“不许乱动,叫老公,给你好吃的。”

“噗”原来没有吃的是因为她刚才叫了路总路尘寰现在对路总这个称呼有点儿过敏,因为小哲每次跟他闹脾气时,就管他叫路总怎么都不肯叫爸爸。一想到这儿,楚笙歌倒是想起了刚才就困扰她的问题:“儿子呢”

“妈上午过来接他去摘草莓了,中午在农家乐吃饭,估计下午回来。”路尘寰给锅子里加了点儿盐。

“路总,我肚子饿”楚笙歌故意捉弄路尘寰。

“不许叫路总”路尘寰转身,在楚笙歌的唇瓣上咬了一下:“你是我的员工”

“嗯,就是啊”楚笙歌认真地点点头:“分公司也是你的公司呀”

“”路尘寰一阵无语,是的,她现在还真是他的员工:“你觉得我煮的饭会给员工吃”

“会呀我可以潜规则你”楚笙歌纤细的手臂缠上路尘寰的脖颈,像是草莓果冻一样的嘴唇贴到路尘寰的薄唇上,柔糯的丁香轻轻拂过他的唇角,然后像是采到了花蜜蝴蝶,一下子又飞走了。

路尘寰哪里受得了这样的撩拨,一手圈住楚笙歌的腰,另一只手扶住她的后脑,不断加深着亲吻。

“唔”楚笙歌将脸别开,对着路尘寰的耳朵吹着气:“路总,你的菜要糊锅了”

“坏丫头故意来给我捣乱的吧”路尘寰连忙松开楚笙歌,去看他的菜。别的菜炒糊了也就算了,他的丫头最爱吃这个了。

路尘寰将炒好的菜盛到盘子里,然后打开旁边用碗扣着的盘子,夹了一块糖醋排骨喂给楚笙歌:“恭喜你潜规则成功。”

“嘿嘿”楚笙歌啃着排骨,味道很好,她就喜欢吃这种酸甜口的菜。

这时旁边的烤箱发出滴滴的提示音,路尘寰戴了一只隔热手套,打开烤箱,从里面端出烤盘。

楚笙歌看到烤盘里的东西包着锡纸,有些疑惑地问:“锡纸烤鱼”

上次在餐厅吃这个菜的时候,她觉得很好吃,随口说那天在家自己烧烧看的,没想到路尘寰今天就做了。

“嗯”路尘寰将烤盘端到餐桌上,然后揭开裹着鱼的锡纸。里面的烤鱼是漂亮的金红色,裹着浓郁的汤汁,路尘寰往上面撒了一些香葱碎。

楚笙歌把路尘寰刚才炒好的菜也端了出来,路尘寰连忙接过那两盘菜,然后把她按在椅子上:“坐着别动,小心给烫着了。”

楚笙歌看着路尘寰又进厨房了,他估计是去盛汤了。她忽然笑起来,打从心底里疼爱一个人,大概就是路尘寰现在这样的吧,总是把她当成和小哲差不多大小的孩子,她好像什么都不会做,生存能力几乎为零。恨不得什么事情都由他来做,生怕磕着烫着了。

“路总,我帮你盛饭好不好”楚笙歌高声问道。

“待在那里别动,不用你。”路尘寰用托盘端着汤盆出来,汤盆里盛着煲好的鸡汤,旁边还有两碗饭。

“这些都是你做的”楚笙歌看着桌上的三菜一汤,色香味俱全,跟厨师做得很像。

“你不是都看到了吗”路尘寰把饭拿给楚笙歌:“吃吧,不是饿了”

“我记得你以前好像只会做番茄炒蛋的。”楚笙歌小口地吃着菜。

“一道菜怎么胡弄得了你一辈子,总得与时俱进开发新品种吧。”路尘寰给楚笙歌夹了一块鱼:“尝尝看跟餐厅做得是不是一样。”

“怎么可能会一样”楚笙歌吧嗒着小嘴:“必须是我老公做得更好吃,爱心午餐嘛。”

“这张小嘴真是骗死人不偿命”路尘寰伸手把楚笙歌抱过来放在腿上,啜吻着她的唇瓣:“我看看是吃了什么,嘴这么甜。”

“嗯”楚笙歌推推路尘寰的胸膛:“你电话响了。”

“说。”路尘寰伸手拿过电话,并没有松开楚笙歌,楚笙歌乖巧地窝在他的怀里。

电话那边是个中年男人的声音,语气是相当的客气:“路少,有件事情要跟你说一下。人,我们实在不好再扣着了,路先生跟上面打了招呼,而且还交了一大笔保释金,我这边实在是”

“那就先放出来吧。”路尘寰淡然地开口。

“哦,好好”公安局长终于松了口气,都是不好惹的人,父子俩有一个肯让步,他就好做人一些:“那就不打扰路少了。”

路尘寰挂了电话。他本来也没指望因为这种小事就关裴馨雅一辈子,这只是一个小小的教训。父亲怕他报复裴馨雅在媒体上抹黑他的丫头,也在媒体爆出什么猛料,所以派人时刻紧盯着各路媒体。媒体爆料有什么意思,不过就是一些八卦消息,况且还被裴馨雅用烂了。他想整人的话,才不用那么低杀伤力的方法。裴馨雅不是喜欢玩儿手段吗她敢做初一,他就做十五,看谁先玩死谁。

“什么事儿”楚笙歌就坐在路尘寰怀里,电话里讲什么她都差不多都听到了,不过却没有明白是怎么回事儿。

“咳咳”路尘寰轻咳了下,他不想跟楚笙歌提裴馨雅的事情,他完全看得出,楚笙歌似乎特别忌讳裴馨雅:“在做一个旅游体验项目”他专门为裴馨雅开发的看守所五日游体验,也不算是说谎吧。

“哦”是公事吗这个项目听起来怪怪的。

“我们吃饭,一会儿都凉了。”路尘寰将楚笙歌放回到椅子上。

楚笙歌盛了碗鸡汤,放在路尘寰面前:“喝汤。”

“乖。”路尘寰拿起调羹喝着汤,真是从胃里暖到心里了。

在看守所里整整待了五天,裴馨雅都要疯掉了。虽然路家动用了关系,给她安排的是单间,基本上不会受到其他人打扰,但是那里的条件实在是太差了。发的衣服不知道什么衣料,磨得她身上都起了红色的小疹子,而且还不让穿有钢托的胸衣,她觉得胸都下垂了。

路家的司机把裴馨雅接了回来,裴馨雅回到家后第一件事就是洗澡。她走进浴室,看到镜子里的女人,简直把自己吓了一跳蜡黄的脸上是带着黑眼圈的眼睛,嘴唇也毫无血色。由于没有化妆品的遮掩,毛孔显得格外粗大。原本精心护理的头发在劣质洗发水的摧残下像是干枯的稻草,一点儿光泽都没有。、

裴馨雅现在恨不得将这面反映她真实面孔的镜子砸掉,她给镜子上泼了水,然后脱去衣服,将身体沉进仆人一早调好精油和牛奶的浴缸里。泡完澡后裴馨雅给自己的身上涂了厚厚的身体乳,然后又敷了面膜。护理工作做好后化了淡妆,换了一件质地柔软的连衣裙,看起来终于有了点儿人样。

房门被轻轻地敲了几下,裴馨雅靠在沙发里:“进来。”

“少奶奶,您的木瓜炖燕窝。”仆人用托盘端着一只小炖盅放到裴馨雅面前的茶几上。

“你出去吧。”裴馨雅现在状态不好,根本不想见人。

“老爷说,让您休息好后到书房找他。”仆人说完之后退出了房间。

原本香甜糯滑的燕窝瞬间失去了好味道,裴馨雅只觉得喉咙里哽得慌。她知道迟早都要面对路震的,可是她就是想要躲着。她也清楚,让路震等久了,应该是会更糟的。裴馨雅放下手里的调羹,深深地吸了口气。裴馨雅走进浴室将脸上的妆容洗掉,她知道现在自己的样子越惨,就越能博取路震的同情与关心,对她也越有利。

裴馨雅走到书房门口,敲了敲门走进去:“爸爸,您找我”

路震看到裴馨雅整个人瘦了一圈,脸色也不好,原本憋了一肚子的火也消下去一半:“小雅,你这次让爸爸很失望。”

“爸爸”裴馨雅垂下头,让有些毛躁的头发垂在脸颊两侧:“对不起,爸爸,我知道自己做错了。”

“你是为什么这么做是零用钱不够用”路震想了想还是没有说责备的话:“有什么难处都可以跟爸爸说,这样的事情不可以做,这是犯法的你不懂吗”

“对不起爸爸,我真的不知道会有这么严重的后果我以后绝对不会再犯了”裴馨雅的声音有些哽咽:“希望爸爸可以原谅我这次”

“哎”路震叹了口气,难道真的像白玲珑说得那样,他们对裴馨雅的教育有问题吗路尘寰揉了揉胀痛的额头:“你去休息吧,以后不许再做这么没深浅的事情。”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