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发送邮件站内短信
看小说百度搜索: 雯雯文学
雯雯文学 > 其他类型 > 帝少的小萌妻 > 第234章 夜色如墨

第234章 夜色如墨

雯雯文学,小说免费全文阅读,无弹窗小说网,小说下载

第235章 夜色如墨<>“华艺有那么多员工,他究竟是哪一点让你记住他了”路尘寰伸手捏住了楚笙歌脸颊。给 力 文 学 网

“我记得员工守则上有写不能把头发染成那种颜色,所以觉得有些奇怪,就记住了”

“华艺才不会雇佣这种渣子。”路尘寰眼中满是不屑。

“拜托,不要歧视人好不好”楚笙歌无语地摇摇头。

“你说的没错,对方是人的情况下,我才不会歧视。”路尘寰耸耸肩。

“”楚笙歌埋头吃饭。

“笙歌,你下午要做什么”童芊芊一边夹着菜一边问。

“能干的助理要自己去谈合约,我没什么事儿,打算去it看书。”楚笙歌夹了一只素三鲜水饺给童芊芊:“今天这个素馅调得很好吃的。”

“嗯,还不错不过姐姐还是喜欢吃肉馅儿哒。”童芊芊嗒着嘴:“别去看书了,陪我去做头发,一个人在发廊会疯掉的。”

“让路陪你去。”路尘寰磨磨牙,居然想当着他的面拐走他的丫头。

童芊芊翻了个白眼,她要笙歌陪她,是两人可以聊天。路话那么少,根本不靠谱:“他陪我去跟我自己没有太大区别”

“那是你们的问题。”路尘寰马上冲路使了个眼色。

路开口:“我陪你去。”

“”童芊芊彻底无语地对路说:“至少要四个小时,很无聊的哦。”

“嗯。”路点了下头表示了解。

楚笙歌本来想说她陪童芊芊去没关系的,可是又想到芊芊和路正在热恋,还是路陪她去比较好。

吃完饭后他们在餐厅门口分手,童芊芊冲楚笙歌比划了一个电话联系的手势,楚笙歌点点头,路尘寰觉得应该在楚笙歌的电话里把童芊芊拉黑。

路尘寰发动了车子:“要去哪儿”

“送我去书就好。”楚笙歌还是决定去看书:“在白鹭湖公园。”

“嗯。”路尘寰注视着路况,看似随意地问道:“就那么喜欢她”

“谁”楚笙歌一时没反应过来路尘寰是说什么。

“童芊芊。”

“哦芊芊是我最好的朋友呀,而且她真的帮了我很多很多。”楚笙歌眨着一双大眼睛看着路尘寰:“有什么问题吗”

“吃醋。”路尘寰幽幽地开口。

“什么”楚笙歌似乎更迷惑了。

“你喜欢她比我多,我吃醋了。”路尘寰的表情很严肃。

“”楚笙歌讶然:“我哪有喜欢她那么多”

“她跟你勾肩搭背就可以,我就不行;你还给她夹菜”路尘寰看到楚笙歌再那里笑得不行:“严肃点儿。”

路尘寰现在哪里还有一点儿平时淡漠冷厉的样子,完全就像是一个争的大孩子呀:“咳咳,我严肃点儿。我们都是女生,勾肩搭背也没什么呀。你是男人,被人看着我会不好意思”

路尘寰将车子停到公园的停车场,然后打开车门:“下车。”

“哦。”楚笙歌下了车,路尘寰牵着她的手走进公园:“你下午不上班吗”

“下午放假。”

“为什么”楚笙歌想了一下,好像也不是什么节假日。

“跟老婆约会。”路尘寰一本正经地说。

“怪不得大家都想当老板呢,想放假就放假”楚笙歌亲昵地挽住路尘寰的手臂,看来以后得时常给狮子王顺顺毛,这飞醋都吃到童芊芊身上去了。

it是一个休闲书,就在白鹭湖公园里面临湖而建,湖光山色尽收眼底。不过这里只招待会员,而老板显然并不是为了赚钱。想成为这里的会员跟别的地方只要存钱即可不同,而是需要跟老板聊一聊,成功与否完全看老板的心情。

一走进it,空气里就弥散着香浓的咖啡香气。路尘寰扫了一眼这里的装修栗色的实木地板,墙壁上贴着银灰色的压花壁纸。作为照明的灯具分成几组,都是各色水晶吊灯。从理论上讲这些设计都是很华丽的,可是店里的桌椅以及一应家具都是原木打造,呈现出的温润光泽都不是因为刷了漆,而是纯手工打磨而成。这样将华丽与质朴猛烈地撞击到一起,行程一种标新立异的美感。

“一杯榛果拿铁一杯黑咖啡,还有一份椒盐松饼。”楚笙歌将会员卡递给服务生,那是一张纯黑色的卡片,上面是繁复的银色花纹,需要很仔细地看,才能分辨出是花体单词it。

“好的,楚小姐。”店员刷了会员卡:“您先坐一下,咖啡煮好后,我给您送过去。”

“我去露台那边了。”楚笙歌点点头。

“好的。”

楚笙歌拉着路尘寰上了二楼,二楼的装修风格跟一楼极为相似,只不过看起来更加休闲一些,随意的摆放着一些布艺沙发,还有一些小小的原木茶几。四周都是一整面墙的书架,由于通到屋顶,还配了一些梯子。

路尘寰挑挑眉,楚笙歌似乎对这里特别熟悉,径直走到一个书架前面,拿了一本书出来。那是一本德原版书,恩斯特荣格尔的光辉。楚笙歌走到露台上,露台用玻璃做了全封闭,将冬日的寒冷阻隔在外面,只能汲取暖暖的阳光。几盆大型的绿色植物将露台间隔成几个相对**的空间。楚笙歌选了一个双人吊椅坐下来,服务生端着咖啡和松饼走过来,放在楚笙歌面前的小圆桌上之后就很快离开了。

路尘寰也坐到楚笙歌身旁,伸手将她纳入怀中。这里其实鲜少有人来,所以楚笙歌只是在路尘寰的怀里找了个舒服的位置,安心地靠着,将目光落在书页上。

“经常在这里看书”路尘寰以前都不知道楚笙歌会来这样休闲娱乐的地方,这个地方看着简约舒适,但几件不打眼的摆设,包括头顶上那些美轮美奂的水晶吊灯,却都是货真价实的古董。这是一个很高档的会所,尽管它表现得很低调。

“现在不常来上学的时候比较经常”楚笙歌翻了一页书。

“上学的时候就是一个小富婆”路尘寰思忖这里消费一定高的惊人,作为一个生意人自然明白价位是影响客流的最主要因素。

“这些书都是免费阅读的”楚笙歌指指桌上的咖啡和点心:“这些加起来都不超过100块,比星巴克便宜多了。”

“唔”路尘寰着实意外,楚笙歌上学的时候这个书就存在了,算算至少开了十来年。就这种翻台率和这种消费档次,收入可能连电费都不够,这店是怎么撑这么久的呢:“我对这里的老板很感兴趣。”

“为什么”楚笙歌不明所以地望着路尘寰。

“取点儿生意经。”路尘寰用手指顺着楚笙歌的长发。

“景昕不会做生意,她开书又不是为了赚钱。”楚笙歌摇摇头。

路尘寰对这里的老板更感兴趣了,因为他的丫头似乎对这个人的评价很高呢:“嗯哼,到底是何许人也”

“是个很帅气的人哦。”楚笙歌笑着端起咖啡,浅浅地啜饮了一口:“景昕很少在店里,一直在欧洲游学,是一个博闻强识的人。开这个书,是不想太寂寞。她说,她在的时候,希望有喜欢书的人陪着她;她不在的时候,希望有喜欢她的人陪着书。”楚笙歌脸上浮出赞许笑:“是不是很诗意的句子。”

“欺骗天真少女的小花招。”路尘寰弹了一下楚笙歌脑门儿:“以后都不许来这里,家里塔楼里那么多书,不够看再买。”

“拜托,你不是又吃醋。”楚笙歌又捧起书,看了起来。

“你的心里眼里有我一个就够了。”路尘寰垂首吻了吻楚笙歌的额头。

“你打算让我把儿子放哪儿”楚笙歌翻了个白眼:“你要不要这么霸道”

“要,当然要。”路尘寰将手臂收紧一些:“儿子不在这种排位里,他是我们的宝贝。”

“你真是够了”楚笙歌不再理路尘寰,安安静静地看书。

他们大概是在6点钟的时候离开的,一出门就看到一个高高瘦瘦地女生从越野车上跳下来,她梳着俏皮的短发,格子衬衫外面穿着白色的羽绒服,下身是卡其色的有很多口袋的休闲裤。她看到楚笙歌后,马上露出灿烂的笑颜:“笙,一回来就遇到你”

楚笙歌更是兴奋地给了景昕一个大大的拥抱:“我的天,我们有多久没见了”

“嗯最后一次应该是六年前在海德公园旁边的书店里”景昕一边回忆一边说:“记得当时你说是陪上司出差”

“对”楚笙歌点点头。

“明天中午一起吃个饭,我难得回来一趟。”景昕刚注意到站在楚笙歌身后的路尘寰:“这位是”

“我先生路尘寰。”楚笙歌对路尘寰说:“这就是it的老板,景昕。真是说曹操曹操到,经不住我叨念。”

“路先生,你好。”景昕很大方地跟路尘寰打了个招呼。

“你好。”路尘寰冲景昕点点头,看起来确实是个帅气的人。

“那好,我们回聊。”景昕从车上拖出一个很大的双肩旅行包:“我先回去整理一下。”

“好,拜拜。”

“拜拜。”景昕冲楚笙歌他们挥了挥手。

夜色渐渐弥散在冬天的寒凉的空气里,像是逐渐蔓延的浓墨。在城市的另一端,裴馨雅站在顶楼的天台上,猎猎的冷风吹乱了她的长卷发。一个身材敦实的中年男人垂手而立:“大小姐,都安排好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