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发送邮件站内短信
看小说百度搜索: 雯雯文学
雯雯文学 > 其他类型 > 帝少的小萌妻 > 第235章 流淌着黑的血

第235章 流淌着黑的血

雯雯文学,小说免费全文阅读,无弹窗小说网,小说下载

第236章 流淌着黑的血<>“千万不要出一点儿纰漏。”裴馨雅的眼眸中泛着寒光,让人不寒而栗。

“大小姐请放心。”

“把手机给我用一下。”裴馨雅接过中年男人的手机,按下一串号码:“十万准备好了,晚上十点在江宁高速出口旁边的大桥上。”

“行”王强应了一声直接挂了电话,然后对坐在他对面的人点头哈腰道:“武哥,我现在有钱了,我这就去拿了还您”

“有钱了以为我是三岁的孩子由你糊弄”对面一脸横肉的人瞪了王强一眼:“是想溜”

“不是的,武哥我姐给我准备好钱了,让我去取。”王强被瞪得有些发毛。

黑壮的男人看了下手上的腕表:“今夜12点前,你要是不把钱给我送过来,卸你一条胳膊。”男人冲王强冷酷地笑了一下:“你要回赶逃走,一把火烧了你家的破房子,就怕你那老娘腿迟脚慢跑不出来。”

“我不跑,不跑”王强微微诺诺的回答。

“快去快回,别让我等急了。”那男人冲属下挥了下手,原本紧闭的大门打开了。

王强开着他那辆不知倒了几手的破夏利,往出城高速的方向开去。这车实在太旧了油门踩到底也开不了多快,主要是随时都好像要熄火一样。车子行驶到郊外周围越来越冷清,只是偶尔有辆拉货的大车开过来。王强心里不由得犯起来嘀咕裴馨雅一个女人,大晚上的来这种地方也真是够胆儿大的。

王强的车子开过高速公路入口,下了上桥的便道,又往前行驶了大约5分钟,前方的路上停着四辆同时打着双闪的吉普车,几乎把便道堵了个严严实实的。王强随口咒骂一声“这t怎么开车的,要封路是怎么的”

王强只好将车子缓缓停下来,拿出手机看了下时间,虽然离10点还有些时间,但是这几辆车似乎根本没有要开走的意思。

王强只得下了车,走到他车子正前方的吉普车旁边,用手拍了拍驾驶座的玻璃:“喂,让个道。”车窗玻璃没有落下,几辆车却同时打开了车大灯,将原本漆黑一片的便道照的雪亮。王强还在发愣,整个人就被按在了旁边那辆车的前机盖上。对方人不少,除了按着他的人之外,另外几个也围拢过来。 网其中一个男人掰过他的脸沉声道:“就是他,错不了。”

王强被车灯晃得看不清人,但也本能地感受了危险。一边胡乱挣扎一边说:“大哥我错了我这就调头,求你们放了我放了我”

“现在才想调头,晚了”王强的嘴被透明胶带缠了几圈,再也发不出完整的声音,只是呜呜呜的闷哼。他原本以为自己会被暴打一顿,奋力踢腾挣扎着,可对方并没给他多少施展的机会,他就被装进了一只很大的编织袋里。王强顿时懵住了,这是要绑架他看看他那辆破车也应该知道自己是兜比脸干净的穷鬼他现在虽然不能发出声音也没有可活动的空间,但是却能听到声音

“把他扔到江里去,多绑几块大石头,别给漂起来了。”

“那这车怎么办”

“黑胖,你把他的破车往远处开,别上公路,小心摄像头。”

“是,大哥。”

王强听到这些知道自己估计是活不成了,心都凉透了。他不就是让人挪挪车吗至于要置他于死地。

很快王强觉得自己是被放到车里了,因为他听到关车门,然后打火的声音。车子里无比安静,王强只能听到血液留过耳膜,沙沙的声响。

“大哥,这小子究竟是怎么得罪大小姐了,居然搭上一条命”

“闭嘴”男人呵斥了一声:“不该知道的别问”

王强听到大小姐三个字,震惊得无以复加,那些被他忽略的细节一个一个从脑袋里冒出来,可能是死亡的临近让他变得灵光了一些,总之他觉得自己的头脑从来没有如此聪明过

裴馨雅今天如此痛快地答应给他十万块。

刚才有人说:“就是他,错不了。”

裴馨雅把他约到如此荒凉的地方来拿钱。

王强觉得自己这辈子就是个笑话,刚才他还担心这种偏僻的地方裴馨雅一个女人不敢来,他都没想过,她根本就不会来。他上次去管裴馨雅要钱的时候,裴馨雅曾经不止一次的威胁他不许再出现。他从来没有当回事儿,他不是不相信裴馨雅有能力弄死他,只是因为他们是亲姐弟呀血管里流淌着跟他一样血液的女人,居然为了对她来说微不足道的十万块钱要弄死他王强本来觉得自己已经够卑鄙的了,连自己的姐姐都敲诈。原来裴馨雅更狠,连自己的弟弟都会下毒手。或许这刚好证明了他们确实是一家人,因为血管里都流淌着黑的血卑鄙、肮脏、罪恶。

上帝并没有给王强多少觉悟的时间,他很快就伴随着两块巨石沉入江里了,只是溅起了一朵灰白的浪花,在浓重的夜色里微不可见。将王强抛入江中的两个人敏捷地上了车,车子飞快地开走了。他们跟本没有注意到自己的一举一动都被跟在暗处的人用照相机记录得清清楚楚。

穿着黑色夜行衣的人将照相机放好,对旁边负责开车的人说:“让前面的人跟上去,看看他们去哪儿。”

“是。”

然后那男人拿出了手机,拨打了一个电话:“先生,事情跟您想得差不多,他们已经动手了,那个人要不要捞上来现在的救的话应该还有活着的可能”

鹰司和彦穿着白色的衬衫,慵懒地靠在真皮沙发里,房间里没有开灯。一抹银白的月光打在他手中的水晶高脚杯上,反射出的华光印照着他的侧脸。他像是一株盛开在月光下的白色曼陀罗花,清冷、美丽、魅惑,最为关键的是有毒。

鹰司和彦晃了晃杯中像是血液一般殷红的葡萄酒,清越的果香混合着单宁的酸涩和酒精的味道在空气的催化下形成一种美妙的滋味,他浅浅地啜饮一口,才慢条斯理地说道:“不用半小时后让人下去把石头弄下来,让他漂起来”

鹰司和彦将手机放到面前的茶几上,看着窗外无边的夜色。他为什么要救那个冒牌货的亲人呢根本就没有理由的。鹰司和彦脸上浮现出玩味的笑容,这个冒牌货比他想象得要狠厉得多,没想到这么快她就忍不住出手了。

裴馨雅一早就收到事情已经解决的消息,今天心情非常不错,早餐时胃口很好,甚至很有耐性得给女儿喂了小半碗粥。

“爷爷爷爷”已经六岁的孩子被保姆照顾得太好,现在还不会自己吃饭。

裴馨雅看到路震,马上恭敬地说:“爸爸,早。”

“嗯。”路震看看裴馨雅手里端着的粥碗,记得他跟小哲一起吃饭的时候,那孩子自己吃得很好,而且小哲比晶晶要小:“以后让晶晶自己吃饭,都几岁了还要人喂。”

“是,爸爸。”裴馨雅应道。

“觉得公司的事情忙不过来,就回来,多带带晶晶,她也快该上学了。”裴馨雅闹出受贿的事情,路震真是不想再把她放在公司里了,只是怕当时就撤职,会引出更多的风言风语。

“不会爸爸我能忙过来,也会多一些时间陪晶晶的。”裴馨雅必须要在华艺上班的,如果她离开华艺的话,以后在人前怎么抬得起头来。

“嗯。”想想裴家,路震也不好太强硬,语气稍稍缓和了一些:“那就好好工作。”

“爸爸,我去公司里。”裴馨雅把手里粥碗递给保姆;“从中午开始,教晶晶用勺子。”

“是,少奶奶。”保姆点点头。

路震手里的报纸啪的一声扣在桌子上,裴馨雅和保姆都愣住了,不知道他是发得什么脾气。路震直直瞪了保姆一眼:“是二少奶奶,在路家做多久了,不懂规矩”

“是,老爷。”保姆诚惶诚恐地点着头:“我记住了。”

路震的反应着实让裴馨雅十分吃惊,由于路震不肯承认楚笙歌,路尘寰又一直不怎么回家,她这个少奶奶的称呼下人也叫了五六年,路震因为这种事情训斥下人还真是头一次。裴馨雅强作镇定地往门厅走去,就算她再迟钝,也知道路震心中的天平越来越倾向于楚笙歌,一颗颗砝码不断地加上去在人前承认楚笙歌的地位、操办结婚周年庆典、让家里的下人认楚笙歌这个主子

裴馨雅握着车钥匙的手紧了紧,楚笙歌就差入驻路家,真正坐上路家女主人的位子了,她就差这一步了。裴馨雅深吸了一口气,她根本不怀疑楚笙歌有这个实力,就算路震依旧对她存有芥蒂,单凭白玲珑和路尘寰,她坐上路家女主人的位置也不是不可能。况且现在最先向楚笙歌抛出橄榄枝的,正是路震本人。

裴馨雅将车子开得飞快,像是在发泄心中的郁愤一般。这个楚笙歌为什么总是阴魂不散地环绕在她周围呢非要把属于她的东西一样一样地夺走不可吗楚笙歌明明已经抢走了她最想的到也是最好的路尘寰,还不知餍足地掠夺着

裴馨雅的面孔渐渐狰狞起来,进到办公室的时候,整个都带着几分生人勿近的狠厉。助理看裴馨雅今天的脸色不对,将准备好的咖啡和往来信件放在她的办公桌上后,就小心翼翼地退了出来。

裴馨雅随手翻着信件,又看到了那个令她不安的东西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