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发送邮件站内短信
看小说百度搜索: 雯雯文学
雯雯文学 > 其他类型 > 帝少的小萌妻 > 第242章 没有机会办七周年庆典

第242章 没有机会办七周年庆典

雯雯文学,小说免费全文阅读,无弹窗小说网,小说下载

在路震的印象里裴馨雅是很乖巧,从小到大出格的事情从来不做。[天天中文]。:щщ.。他给裴馨雅请最好的老师,送她去最好的学校,她一直接受着最好的教育。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存在于他头脑里那个温婉善良的‘女’孩子与面前这个会雇凶杀的‘女’孩子完全对不上号了呢?诚如白玲珑所言,就裴馨雅现在的所作所为,他对裴馨雅的教育无疑是很失败的。

“爸爸……”裴馨雅垂着头,看着自己的脚尖,她已经以最快的速度设计好一套说辞:“我……开车的时候不小心跟他撞了一下。他提议要‘私’了,由于我当时喝了一点点酒,所以就没有通知‘交’警给了他钱……后来他总是来找我要钱,还说……如果我不给他钱,他就告我‘交’通造事逃逸……我真的很害怕,不知道该怎么办……就想让阿义他们去吓唬他一下……可能是阿义他们理解错我的意思……才把他给……”裴馨雅的头垂到不能更低,两只手紧紧‘交’握着,装出一副不知所措的样子。

“遇到处理不了的事情应该先告诉我,很容易解决的小问题,现在被搞得这么糟……”路震长叹一声:“阿义和两个手下现在人在警局,你以后都不要再跟他们联系,剩下事情我来处理,记住了吗?”

“是……我知道了……爸爸……”裴馨雅暗自吃了一惊,阿义居然被抓起来了?怪不得她刚才打电话,没有人接……她刚才打了阿义的电话!天呢,应该不会有事吧?她现在并不敢告诉路震刚才打过电话的事情,只能在心里默默地祈祷着,千万不要惹祸上身。

“回房间去吧,最近没事儿就好好地在家待着,公司也不要去了!”路震现在真是很头疼,她刚才把楚笙歌‘弄’成那副样子,路震是清楚自己儿子脾气的,他这个大儿子是绝对不会轻易放过裴馨雅的。但是他有没有理由去劝说,甚至是讨个人情都困难,试想有人将自己的儿子和心爱的‘女’人做出那些事情来,他也容不下的。现在只能想让裴馨雅先安分地待在家里,要先把忠义堂那件事情解决掉,再好好地跟路尘寰谈一下。

“是,爸爸。”可惜裴馨雅并不能理解路震的良苦用心,走出书房后,眼神变得更加‘阴’狠起来。

阿义并不知道她处理掉王强的原因,所以也不用担心会说出什么。[天天中文更新快,网站页面清爽,广告少,,最喜欢这种网站了,一定要好评]既然路震说会处理,那就一定不会再牵扯到她身上了。那帮蠢货是用不了了,不过有钱能使鬼推磨,用外面的人虽然不太可靠,但是更不容易引火烧身。不让她再去公司,那她刚好有多余的时间来好好陪楚笙歌那个贱‘女’人玩一玩了,结婚六周年庆典是吧,她倒要看看,楚笙歌还有没有机会办七周年的庆典。

小哲嘟着嘴,呼呼地吹着楚笙歌依旧泛红的脖子:“妈妈,是不是很疼呀?”

“不疼。”楚笙歌摇摇头,安抚地拍着小哲的背。

“小哲要快点儿长大,保护妈妈不被坏人欺负。”小哲刚才是被刺‘激’得不轻。

“好。”楚笙歌亲了亲儿子粉嘟嘟的小脸蛋儿。

回到家后路尘寰把小哲‘交’给保姆:“今天让阿姨给你洗澡讲故事,妈妈需要休息,知道吗?”

“嗯嗯。”小哲懂事的点点头。

路尘寰回到房间时,楚笙歌正在找睡衣打算去洗澡。她还穿着路可盈拿给她的衣服——粉红‘色’的‘毛’呢连衣裙。楚笙歌一直都很少穿这样粉嫩的颜‘色’,看起来很可爱,而且要比实际年龄小很多。

路尘寰从身后抱着楚笙歌,轻轻地‘吻’着她的头发:“对不起……宝贝……”

“嗯?”楚笙歌眨着漂亮的眼睛,不解地看着路尘寰:“对不起什么?”

“没有保护好你。”路尘寰心疼地将楚笙歌扣在怀里:“不会有下次了。”

“其实我没事儿,除了被她泼了一杯茶……”楚笙歌用手指戳着路尘寰‘胸’膛:“我哪有那么笨真的被她打呀,要不是怕带倒儿子,都不会被她泼到的。”

“以前不是告诉过你吗,再作妖就‘抽’她,不用留什么里子面子的,老公给你善后,嗯?”路尘寰将楚笙歌打横抱起来,走进浴室:“不管怎么说,都不会有下次……”

“我这不是为你好,怕你被爸爸‘抽’呗。”楚笙歌冲路尘寰做了个鬼脸儿:“放我下来……你做什么呢……”

“不是要洗澡?”路尘寰将楚笙歌放在盥洗台上,转身给浴缸里放了水:“你不用管我,自己老公自己不了解?我是好欺负的吗?”

“我自己洗……睡衣还没拿呢……”

“我帮你洗。”楚笙歌想跳下盥洗台,却被走过来的路尘寰报了个满怀,他的手灵活无比地脱去楚笙歌身上的衣物:“睡衣就不要了,反正穿了还得脱……”

楚笙歌被雷得外焦里嫩了,这个男人的节‘操’果然是当菜下饭了。楚笙歌的小脸红得像番茄一样,纤细的手臂抱在‘胸’前,遮挡住无限‘春’光:“我不用你帮!”

“别闹,乖一点儿。”路尘寰无视掉楚笙歌的抗议,直接把她放进浴缸里。

因为调了泡泡浴液,楚笙歌的身体都被细腻的泡泡包围着,‘露’出了‘精’致的碎骨和纤瘦的肩,看起来像个粉雕‘玉’琢的小雪人。由于身体被泡泡覆盖着,楚笙歌在心理上稍微觉得好一点儿。路尘寰倒是很认真地用水把她的长发打湿,倒了洗发水在手上,在她的发丝上‘揉’出雪白的泡沫,然后又拿了‘花’洒冲洗干净,用‘毛’巾包好。

楚笙歌乖乖的爬在浴缸边上,享受着路尘寰的服务。洗好头发后,路尘寰拿了沐浴棉开始擦背。本来楚笙歌还觉得不错,可是不知道什么时候沐浴棉被丢到了一边,那双比她体温高出好几度的大掌开始在她身上四处游走,还会伸到一些不该去的地方。

楚笙歌转过头,立起杏核眼瞪着路尘寰:“做什么呢!”

“宝贝儿,洗澡总要认真一点儿?”路尘寰一本正经的,不过趁机吃个豆腐那是必须的。楚笙歌还没反应个过来,路尘寰就放掉了浴缸里的水,然后拿着‘花’洒,把楚笙歌身上的泡泡都冲掉。他的丫头可真是个宝贝,白皙的皮肤上挂着晶莹的水珠,看起来就像是q弹水润的‘奶’冻。真是秀‘色’可餐,路尘寰也没克制自己的想法,绵密的‘吻’落在雪白的肌肤上,留下浅浅的粉红‘色’,像是落在雪里的樱‘花’瓣。

“不要……”楚笙歌打了个哆嗦。

“冷?”路尘寰连忙扯过浴巾,像是包孩子一样的将楚笙歌裹好,抱回了卧室。先将楚笙歌裹进松软的被子里,然后‘吻’了‘吻’她香甜的‘唇’瓣:“等着,我很快就回来。”

路尘寰又回到浴室,自己简单地冲洗了一下,然后从‘抽’屉里拿了一只‘药’膏。楚笙歌已经换了睡裙,拿了一本书靠在枕头上看。

“不是说别穿睡衣了吗?”路尘寰从楚笙歌手里把书‘抽’出去,扔到‘床’头柜上。楚笙歌刚要炸‘毛’,路尘寰将她抱过来,放在自己‘腿’上:“乖,先涂‘药’。”楚笙歌睡裙的衣领是用丝带束着的,路尘寰解开丝带。刚才被烫过的地方已经不太红了,路尘寰轻轻地‘吻’了一下,然后挤出‘药’膏,用手指均匀地涂开,直到‘药’膏被皮肤吸收掉。清凉的薄荷味道弥散在空气里,楚笙歌一动不动地窝在路尘寰怀里,像个乖巧的大婴儿。

“好了。”路尘寰将‘药’膏收起来,看着那一小块刺眼的红痕:“疼得厉害吗?”

“不疼了。”楚笙歌摇摇头。

“小笨蛋,连撒娇都不会……”路尘寰垂首‘吻’上她的眼睛,然后是鼻尖儿,最后落在软软糯糯的小嘴上。

“哦……”楚笙歌别开脸,自顾自地钻进温暖的被窝里:“好痛哦……需要我哭一下吗?”

路尘寰愣了一下,这丫头也太敷衍塞责了吧。路尘寰伸手关了灯,将钻进被窝的小丫头捞进怀里:“来……老公亲亲就不痛了……”

“唔……不用……”

路尘寰将蹬在他腹肌上的小脚丫窝在掌心里,稍稍用力,让楚笙歌的小脚丫换了个地方:“宝贝儿,你总是找不准位置呢,应该放这儿。”

“讨厌……不要……”楚笙歌的小拳头抵着路尘寰滚烫的‘胸’膛。

路尘寰轻而易举地将她小拳头裹进大掌里,压在她小脑袋的两侧:“宝贝儿乖一点儿,我们来做做运动会比较好眠……”

“……”楚笙歌翻了个白眼,面对索求无度的大灰狼,她就是一块小点心,根本连塞牙缝都不够。不饿着他,被折腾散架的就是她,还好眠……骗谁呢!

“嘘……”路尘寰将小丫头的‘不要’直接吞噬掉了,继续着自己要贯彻执行的行动。

楚笙歌的睁开眼睛,发现房间里的光线非常暗,她有些搞不清究竟是什么时间了。身侧的位置已经空了,而且已经没有了温度,路尘寰应该是已经起‘床’很久了。楚笙歌伸手‘摸’到自己的手机,居然已经十点多了。她给自己套上睡裙,双脚像是踩在了棉‘花’上。如果非要用一个词来形容,她只能想到四个字——走路打飘。楚笙歌慢吞吞地走进浴室,开始洗漱。

路震不知道那个鬼‘精’灵一样的小孙子会不会把昨天发生的事情都告诉白玲珑,所以起了个大早,如果小孙子真的说了,估计白玲珑一早就会打电话过来质问的。他来到餐厅,坐到餐桌前翻开今天的早报。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