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发送邮件站内短信
看小说百度搜索: 雯雯文学
雯雯文学 > 其他类型 > 帝少的小萌妻 > 第244章 居家男女

第244章 居家男女

雯雯文学,小说免费全文阅读,无弹窗小说网,小说下载

楚笙歌吃完早餐后已经完全清醒了,一点困意都没有。[天天中文]。:щщ.。她打开电脑,百无聊赖地浏览着网页。这时qq闪了一下,是以前合作的出版社发过来的信息,编辑问她有没有兴趣接个科幻儿童文学的翻译。

楚笙歌想了一下:要的急吗?

编辑:不太急,一套7本,可以逐册出版。

楚笙歌想想,儿子很喜欢这个类型的书:好,这个活儿我接了。

编辑:一会儿把原版文稿拿给你。

楚笙歌:ok。

编辑的效率非常高,很快就把文稿拿给了楚笙歌。楚笙歌浏览了一下,觉得还蛮有趣的,将文稿处理好开始了翻译工作。楚笙歌早餐吃得晚了,所以也没有吃午餐。路尘寰开完视频会后,回到卧室。楚笙歌坐在落地窗前的地毯上,面前放着一张和风式的矮脚桌,桌子上放着笔记本电脑和平板电脑,还有水果茶和‘精’致的果盘。果盘还保持着完整的造型,应该是还没有吃过。楚笙歌戴着一副无框眼镜,认真地盯着显示器屏幕,纤细的手指快速地敲击着键盘。

路尘寰走过来坐在她身边,伸手倒了一杯茶放在楚笙歌手边,看楚笙歌在做什么。看到平板电脑上显示的德文,路尘寰皱了下眉。他知道楚笙歌以前总在兼职翻译文稿,怎么现在还在做呢。

路尘寰拿起茶杯,送到楚笙歌‘唇’边:“喝点茶。”

楚笙歌就着路尘寰手喝了一口,仍然没有停手:“我还要忙一下,你别捣‘乱’。”楚笙歌觉得自己是有强迫症,一定要翻译完一整章才能停下来,否则总觉得非常不舒服。

“你以为我是宝宝,还会捣‘乱’?”路尘寰挑挑眉。

“你比宝宝可要差远了,我工作的时候,宝宝根本不捣‘乱’,连声音都不会‘弄’出来。”楚笙歌愣了一下神儿,想起以前和小哲相依为命的日子,她利用一切散碎的时间拼命翻译书稿,儿子那么小却从来不吵闹。甚至有时候她忙到忘记时间,小家伙都不喊饿。

楚笙歌译完一章,做了个标记,然后拿下脸上的眼镜随手放在桌上,看看旁边坐着的路尘寰:“怎么了?找我有事儿?”

“什么时候开始戴眼镜了?”楚笙歌看起来似乎什么都没变,甚至连岁月都没有改变她的容颜,可是有些变化却又是潜移默化的,路尘寰觉得这五年他错过了很多很多。[超多天天中文]

“嗯……有三四年了吧……”

“为什么戴眼镜?”路尘寰忽然变得不依不饶起来。

“你说为什么戴近视眼镜?”楚笙歌耸耸肩:“当然是因为视力下降呗,难道是为了漂亮啊?”

路尘寰将楚笙歌扣在怀里,‘吻’着她的头发:“对不起……对不起……”在他们初相遇时,楚笙歌就在翻译文稿,他估计在大学期间楚笙歌就一直在做这个。可是她一直都是不戴眼镜的。偏偏就是在这五年里,她开始戴眼镜了。他完全可以想象这个倔强的丫头怎样在购物中心里上班站满八小时,然后拖着疲惫的身体回家既要照顾儿子又要继续做翻译……工作强度是多么大,才会把眼睛都给累坏了。

楚笙歌的身体僵了一下,旋即明白了路尘寰为什么道歉,她将尖尖的下巴抵在路尘寰的肩膀上:“有什么好对不起的,路总你是要闹哪出?”

“以后都不许‘弄’这个了,好好待着……什么都不用你做。”路尘寰霸道地将楚笙歌放在他的‘腿’上,然后‘插’了一块芒果喂给楚笙歌。

“我会注意劳逸结合的,这个要的不急,可以慢慢做。”其实以前也不是出版社在‘逼’得紧,而是她急需钱,自己接的活多。刚做完月子没多久,她就用眼过度,所以才需要戴眼镜的。

“不管……反正今天不许在‘弄’这个了。”路尘寰继续给楚笙歌喂着水果:“我们一会儿出去。”

“你下午不去公司?”楚笙歌下午本来是约了基金会的人谈事情,刚才律师打电话过来说有几个文件出了点儿问题需要延期,所以她才有时间翻译书稿。

“不去。”路尘寰将楚笙歌放回到桌前,又皱了下眉家里好像是没有这种日式家具吧:“桌子哪儿来的?”

“刚才让哥哥送来的。”她以前在别墅住的时候,就一直用这张桌子。习惯了这个高低,别的都用不惯了。

“宝贝儿,我们来聊聊我的大舅子吧。”路尘寰饶有趣味地望着楚笙歌。

“哥哥?”楚笙歌觉得她还真没办法聊这个:“哥哥的事情……其实我也不太清楚……关于鹰司家,估计你知道的比我多。”

嗯哼,小丫头还‘挺’会跑题:“他是你的什么哥哥,妈妈的孩子?爸爸的孩子?”

“是我同父同母的哥哥,我家可没你家那么复杂。”楚笙歌转了转眼球,显然对路震身边有那么多‘女’人很不认同。

这一点路尘寰倒是‘挺’意外的,楚笙歌不可能是鹰司家的孩子,否则鹰司家绝对不可能让她依旧姓楚。路尘寰能想到的只是鹰司和彦是楚家的孩子:“他为什么成了鹰司家的人?”

“因为……当时家里发生了一些变故,把哥哥送到鹰司家抚养了。”对于当时究竟发生了什么事儿,鹰司和彦也没跟她细说,只是说那些仇家他已经都解决掉了。楚笙歌估计哥哥是怕吓到她,所以不愿意多说。

“是什么事情?”路尘寰实在想不出是多严重的事情,必须要把亲生的孩子送给别人抚养,除非……‘灭‘门’’两个字在他脑袋里一闪而过。

“呃……”楚笙歌摇摇头:“这个我真不知道……我那时候只是个婴儿……”楚笙歌真是不想再继续这个话题了,说道这个就不能不想起裴馨雅,一想到裴馨雅她心里就犯堵。

看到楚笙歌眼中的闪躲,路尘寰眯了一下眼睛,这丫头有事儿故意瞒着他呢,只要稍稍探到这个秘密,她就顾左右而言他。路尘寰得到的结论就是——鹰司和彦非常有问题。

“去换衣服,我们出去了。”她不想说他可以去查,总之是不能把小丫头‘弄’得不高兴了,要让她今后的日子都开开心心的。

“哦。”楚笙歌在‘毛’呢连衣裙外面套了件风衣,然后围了一条丝巾。

路尘寰穿了一件休闲外套,牵着楚笙歌的手下了楼。车子逐渐驶入商业街,楚笙歌看着车窗外熙熙攘攘的人:“我们要去哪儿?”

“约会。”路尘寰将车子停好,带着楚笙歌走进电影院。

楚笙歌想了一下,他们似乎还真是很少来电影院看电影。路尘寰走到售票台:“想看什么?”

“你选吧,我看什么都可以。”楚笙歌也不知道路尘寰喜欢看什么类型的电影。

“两张《名侦探柯南剧场版》。”路尘寰看着场次表说道。

“先生请从绿‘色’区域选座。”

路尘寰选好座拿了票,然后又到旁边买了爆米‘花’和热果汁。楚笙歌捧着香香甜甜的爆米‘花’,跟着路尘寰走进放映厅。

“你怎么知道我喜欢看这个?”楚笙歌一颗一颗地吃着爆米‘花’。

“你以前的钥匙扣是这个小男孩。”路尘寰指了指屏幕上的画面。

“你不说我都忘了。”楚笙歌想想,用柯南的钥匙扣还是她和童芊芊一起住学校宿舍的时候呢:“咦?你不会是从那么早就喜欢我吧?”

“不是……”路尘寰摇摇头。

“哦……”如果路尘寰承认的话,楚笙歌还想逗他玩儿一下的。

“比那个时候要早……”

楚笙歌有些意外:“那是什么时候?你调我去总裁室的时候?”

“还要早一些……”路尘寰摇摇头。

“难道是去华艺应聘的时候?你不会是对我一见钟情吧。”楚笙歌笑着说。

“不是……”路尘寰故意说:“就不告诉你。”

“不告诉算了,我要看电影。”楚笙歌又将目光落在大屏幕上,楚笙歌估计路尘寰是在逗她玩儿,她可以确定,在去华艺应聘前,她是根本就没见过路尘寰。

“怎办不猜了?”路尘寰把楚笙歌抱起来放在‘腿’上。

“放我下来……”楚笙歌非常不配合地扭动着身体,这是在公共场合好不好,他以为是在家里看电影么?由于放映的是动漫,有好多家长带着小朋友来看呢。

“你猜到我是什么时候开始喜欢你的,我就放你下来。”路尘寰将她的小脑袋压到自己的颈窝里:“不过你说的不错,我对你确实是一见钟情。”

“你耍赖……我在去华艺之前都没见过你,你怎么一见钟情?”楚笙歌嘟着嘴地说。

路尘寰‘吻’了‘吻’她的小嘴:“我第一次见你实在琪朵酒吧,当时你点了一杯frozeneluemargarita……”

上大学期间,她心情不好的时候确实会到琪朵去,而且每次也就是待一杯长饮‘鸡’尾酒的时间而已,不过她确实不记得有见过路尘寰。楚笙歌摇摇头:“我确实记不起来了。”

“嗯哼,真是个没良心的小丫头!”路尘寰刮了下她‘挺’翘的鼻梁。路尘寰完全可以肯定,自己确实是那时候对楚笙歌一见钟情的,因为在那之前,他从来没有主动想要跟一个‘女’孩子搭讪,只不过这个小丫头都没给他搭讪的机会,自己就跑掉了。

两个人从电影院出来,楚笙歌觉得有点饿:“我想吃蛋糕。”

“饿了带你去吃饭。”路尘寰最受不了楚笙歌这种喜欢零食不喜欢吃正餐的坏习惯了。

“老公……”楚笙歌挽住路尘寰的手臂:“老公,我想吃蛋糕……”

“嗯……”这丫头难得撒娇,路尘寰还是决定纵容一次:“再叫个老公来听听。”

小丫头摇摇头,一偏头看到了一个人。她明显很吃惊,眼睛瞪得大大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