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发送邮件站内短信
看小说百度搜索: 雯雯文学
雯雯文学 > 其他类型 > 帝少的小萌妻 > 第245章 发现一个秘密

第245章 发现一个秘密

雯雯文学,小说免费全文阅读,无弹窗小说网,小说下载

路尘寰顺着楚笙歌的目光看过去,一个穿着驼‘色’长款风衣的‘女’人,脸上戴着遮去小半张脸的墨镜,还配了一顶宽沿帽子。她穿着高跟鞋,可能是酒店前面的地面有些滑刚才差点儿摔倒。跟在她身后的中年男人扶了她一下。这本来没什么,可是她站稳之后那个男人的手依旧扣在她的腰上并没有拿开,两个人走进了那家中档酒店。这种场景其实很平常,但是对于楚笙歌和路尘寰来说却是有些意外的,因为那个‘女’人是姚静柔,而那个男人并不是路震。

楚笙歌转过头看着路尘寰,路尘寰的眼神漠然中带着几分凌厉,楚笙歌跟姚静柔的接触机会比宫凌要少得多,所以并不能确定对方是姚静柔,还是一个跟姚静柔很像的人而已,不过看到路尘寰的表情,楚笙歌知道自己应该是没有看错。

路尘寰从口袋里‘摸’出手机,拨了个号码:“阿文,过来盯个人,顺安路金宇影院对面的豪斯酒店,人是四点二十进去的一对中年男‘女’……嗯,你看到监控就知道了……”

路尘寰打完电话,这件事情在他这里已经翻篇了。楚笙歌整个人还是有点儿懵,呆呆地被路尘寰塞进车子里:“宝贝儿,想什么呢?”

“你……什么都没想吗?”他刚才明明让人去查了,现在却一副什么事情都没有的样子,楚笙歌也真是无语了。

“我想要带你去哪儿吃蛋糕。”路尘寰根本就懒得在别人身上用心思,能‘交’给属下去做的事情,他才不会再‘浪’费‘精’力思忖。

“哦……”楚笙歌觉得或许是自己太八卦了,其实就算姚静柔真的跟那个男人有什么也不算很过分,路震无论跟宫凌还是跟姚静柔都没有正式地登记结婚,虽然他们担着路震的夫人和二夫人的虚名,但是这种关系并不受法律保护,所以也不用承担相应的责任吧?楚笙歌心虽然不认同这种关系,但也可以尽量去理解。

路尘寰带楚笙歌去了她喜欢的餐厅,说是她喜欢也‘挺’牵强,因为她只喜欢这里的芒果慕斯蛋糕。豪华包间经过了特别地修饰,里面布置得很典雅,放在落地窗前的长方形餐桌上铺着素净的白‘色’桌布,只在桌布的边缘刺绣着漂亮的‘花’纹还有一点点缎带流苏。桌子一侧摆放着欧式茶具,茶壶、杯子、碟托、糖罐、‘奶’壶都描绘着英国皇室喜欢的玫瑰‘花’。点心架摆放在正中央,铁艺葡萄藤架子错落有致地托着三层的骨瓷盘子:架子的最下层是各种口味的三明治,中间一层是松饼和曲奇,最上面一层是慕斯蛋糕、玛芬蛋糕和水果塔。点心架的旁边放着一束粉‘色’的玛格丽特玫瑰,最娇‘艳’的‘花’朵用最简素的英文报纸包着,看起来更加动人。

路尘寰拿起那束‘花’,捧到楚笙歌面前:“送给你。”

“谢谢。”楚笙歌接过‘花’,虽然并不追求这些浮华的东西,但是‘女’人天生都喜欢‘浪’漫,尤其是心意相通的爱人所赠,一束‘花’也足以体会到甜蜜和幸福。

路尘寰拉开椅子让楚笙歌坐下:“喜欢吗?”

“喜欢。”楚笙歌有些羞怯地点点头,她都不知道路尘寰是什么时候准备了‘花’。

路尘寰用夹子夹了一块金枪鱼沙拉三明治放在楚笙歌面前的碟子里:“吃吧,不是饿了?”

这算是很正统的英式下午茶,确实应该从最底层的三明治开始吃,可是她只想吃蛋糕呀:“我要吃蛋糕。”

“吃完三明治才可以吃蛋糕。”路尘寰倒了一杯热热的玫瑰红茶放到她面前。

“哎……”楚笙歌叹了口气,路尘寰是非常固执的,他大概认为所有的点心里蛋糕是最没有营养的了,所以非要她吃一块他认为比较有营养的三明治。还好金枪鱼三明治是她喜欢的,只好默默地吃着三明治。

路尘寰的电话响了,他也没有要回避的意思接了起来。对方不知道在说些什么,他只是安静地听着,最后吩咐道:“不用……把视频资料都存好就行,安排合适的人监视即可,不要惊动他们。”

楚笙歌从这几句话里就判断出,路尘寰大概是在安排关于姚静柔的事情,看来姚静柔跟那个男人的关系并不简单。路尘寰挂了电话,楚笙歌才问:“你觉得……爸爸知不知道?”

楚笙歌是想,如果路震根本是知道姚静柔的这些事,而他们已经达成了某种默契,那么路尘寰找人监视姚静柔,反而会惹得路震不高兴。如果路震不知道呢,这件事由路尘寰来‘插’手也不太合适,毕竟并不是什么光彩的事情。

“爸不知道。”路尘寰的语气无比肯定:“即使他不喜欢姚静柔,也不允许她人在路家时做出这种事情。”

路尘寰说得没错,以路震的‘性’格来看也绝对不许别人做出背叛他的事情,这就是霸道星人处世态度,“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楚笙歌幽幽地说。

“你站在姚静柔一边?”路尘寰挑挑眉:“可别忘了,你是路太太。”

“都是长辈之间的事情,我不需要有立场。如果非要我站在一边的话,我也要跟妈妈站在一边的。”楚笙歌吃完那块三明治,自己夹了一块蛋糕放在碟子里,终于可以吃蛋糕了。

“妈果然是没白疼你。”路尘寰笑着捏了捏楚笙歌脸颊:“聪明的小丫头。”

“那是自然,谁对我好我都记在小本儿上了。”楚笙歌笑着说。

“也给我记了吗?”路尘寰给楚笙歌夹了一个蓝莓芝士水果挞:“尝尝这个。”

“我只把你对我有多坏记在小本儿上的。”

“是想秋后算账?”路尘寰皱了下眉。

“因为我不想把你的不好……记在心里……”她的心只用来记住他的好,那些不好的都让它们随风散去吧。

“真乖。”路尘寰垂首‘吻’上她的‘唇’:“水果味儿……好甜……”

“唔……”直到楚笙歌‘精’致的小脸儿染上漂亮的胭脂红,路尘寰才松开了她:“你不吃吗?”

“我只想吃你。”明明是那么英俊的一张脸,偏偏笑容那么邪气。

这男人果然是没三分钟的正行:“我吃好了,该去接幼儿园接宝宝放学了。”

“嗯。”路尘寰拿了楚笙歌的外套给她穿好,楚笙歌手里抱着那束玛格丽特玫瑰,两人并肩走出餐厅。

吃完晚餐通常是一家人最温馨的时刻,路尘寰陪着儿子组装各种复杂的模型,楚笙歌坐在旁边一边看着他们玩儿,一边看电视,顺便回一下童芊芊的信息。

童芊芊又在跟楚笙歌讲着关于路文的段子:今天下午超搞笑的,本来是在逛街,路boss不造让他去做什么。他还戴了帽子和墨镜整个人变得神神秘秘的,不许我跟着。我说你去捉‘奸’呀,他当时脸变得比锅底还黑,一直到晚上一起吃饭还是黑着一张脸……

楚笙歌扶额,她不得不承认,童芊芊有时候随口一说,还真是一语中的。路文今天下午做的事情,差不多还真那样……

楚笙歌决定还是不告诉童芊芊路文去做什么了,毕竟……家丑不可外扬:路文被你折磨这么久都没疯,赶紧去扯证吧。

童芊芊发来一个震惊的表情:姐不闪婚,么么哒!逛街的时候遇到王子了,他让助理拿了两张演奏会的票给我,咱俩一起去呗。

楚笙歌挑挑眉,她在街上看到叶熙演奏会的海报了:什么时间?

童芊芊发了‘门’票的图片过来:明天晚上。

明天的话还可以,后天是结婚6周年的庆典,她绝对不可以缺席:好。

童芊芊其实觉得有点儿怕怕的,她可是在拐路尘寰的心肝宝贝儿去见前男友呀,被路boss抓住估计得把她骨头拆了,不过她在叶熙面前拍‘胸’脯说笙歌一定会去的。

楚笙歌将电话放到一边,去听叶熙的演奏会要不要跟路尘寰报备一下呢?楚笙歌想了好一会儿,最后还是决定不说。楚笙歌觉得特别跟路尘寰说这件事,似乎更不合适,她只是把叶熙当做一个曾经帮过她很多忙的朋友而已。

周五幼儿园放学比平时要早一些,每次都是白玲珑去接小哲。白玲珑估计明天的结婚周年庆典楚笙歌和路尘寰一定有的忙了,所以打电话告诉楚笙歌她把小哲带回明珠庄园了,明天直接带到庆典会场去。

晚上路尘寰也有应酬,不能回家吃晚餐。楚笙歌也不想折腾人,让厨子给她做了碗面条。吃完面条后楚笙歌回房间换衣服,去听演奏会着装应该要正式一些的。楚笙歌把头发绾起来,选了一对黑珍珠耳环,黑‘色’的长款锦缎礼裙,搭配了靛紫‘色’的暗纹披肩。黑‘色’的鞋子和手包,显得庄重优雅。

一切收拾妥当,童芊芊的电话也到了:“宝贝儿,我到了,下楼!”

楚笙歌一下楼就看到童芊芊的那辆白‘色’雨燕,她拉开车‘门’坐了进去。

“打扮这么漂亮不事先告诉我一声,往你身边一站,我这形象简直就是一跟班呀!”童芊芊指指自己身上风衣调侃。

“那我回去换个风衣再下来?”楚笙歌作势要大开车‘门’。

“不用,我一会儿把风衣脱了,瞬间秒杀你。”童芊芊冲楚笙歌抛了个媚眼儿。

“你穿什么了?”

“出‘门’时从模特身上剥了件小礼服而已。”童芊芊投给楚笙歌一个——不用担心,我心里有数的眼神。

童芊芊的车子在路上行驶着,后面跟着一辆黑‘色’的奔驰。楚笙歌往后看了一眼:“跟路文吵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