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发送邮件站内短信
看小说百度搜索: 雯雯文学
雯雯文学 > 其他类型 > 帝少的小萌妻 > 第249章 要鸠占鹊巢

第249章 要鸠占鹊巢

雯雯文学,小说免费全文阅读,无弹窗小说网,小说下载

路尘寰根本表达不出自己此刻的心情,曾经因为裴馨雅让她受过的那些委屈,还有父亲对她的不认同,以及裴馨雅对她做出的那些不可原谅的事情……所有的一切像是惊涛骇浪撞击着路尘寰的胸膛。他记得当初要办结婚周年庆典时,他说这个庆典是路家欠她的。楚笙歌只是笑笑,云淡风轻地告诉他要这么说,你们路家欠我的可多了……

路尘寰的薄唇温柔地覆上她蔷薇色的唇瓣,无论是他还是路家,确实欠了她太多太多。那么就要他用尽此生的宠爱来偿还吧,这样的亏欠一辈子怎么能够还清呢?下辈子还有下下辈子,因为对象是她,他愿意用生生世世来补偿的。

“唔……”楚笙歌觉得自己胸肺里的最后一丝氧气都被路尘寰给压榨干净了,精致小脸已经染上了胭脂红,明眸笼上淡淡的水雾。她以为自己就要窒息掉的瞬间,四片唇瓣分开来,充裕的氧气终于灌进她的呼吸道里,楚笙歌大口地呼吸着,小小的胸脯一鼓一鼓的。整个人却像是被人抽去了骨头小动物,软软地靠在路尘寰的怀里。要不是那双坚实有力的手臂圈着她,估计她已经和地板来个亲密接触了。

“还要做什么?我帮你弄。”路尘寰看看散落在地上的园艺用具。

“不用你,等一下我自己收拾就可以了。”楚笙歌摇摇头。

“为什么是等一下?”路尘寰故意坏笑着问她。

楚笙歌凶巴巴地瞪着路尘寰,此时的菱唇红得发亮嘟起来像是可爱的小草莓,楚笙歌非常不客气地冲路尘寰丢了一记白眼:“我现在就收,行了吧?”

“我们家宝贝儿的脾气可是见长……”路尘寰宠溺地刮了下楚笙歌的鼻子。

“哦……现在就觉得我嫌脾气坏了?”楚笙歌转了转眼珠儿:“人家都说七年之痒,我这才六年就惨遭嫌弃了?”

“这张牙尖嘴利的小嘴。”路尘寰在红亮的唇瓣上又咬了一口:“我哪有嫌弃,这是表扬!脾气坏怎么了,我宠的!”

楚笙歌完全被路尘寰这套理论弄晕了,而且这个男人还冲她抛媚眼儿放电。书上是怎样定义完美恋人的好的恋人可以陪伴彼此成长,可以不断地从彼此身上发现闪光点。抛媚眼算不上闪光点,不过楚笙歌以前确实没见过路尘寰这么做就是了。

楚笙歌从路尘寰圈着的手臂里钻出来,自顾自地整理着刚才用过的工具。路尘寰讨好地跟过来:“老婆,你让我干点儿活儿吧,要不然我会以为你在闹脾气呢。”

“这些花盆放到那边的架子上。”楚笙歌指着那几个埋下花种的花盆,路尘寰依言搬花盆,楚笙歌有些无语:“要放在下面那层,你放上面宝宝怎么能够浇水呀……”

“哦。”路尘寰有些汗颜,还不忘拍马屁:“我老婆真是细心又聪明。”

“呵呵哒。”楚笙歌实在是无语。

下午的时候路尘寰带着楚笙歌和儿子去了承办宴会的别墅,从通往别墅的私家车道已经有安保人员在管控了。他们的车子一路畅通无阻地驶进别墅。别墅里已经为晚上的宴会做好了准备,各处装饰一新,仆人们穿着整齐划一的服装各司其职。楚笙歌一下车就被白玲珑拉到了化妆间,造型师带着几个助手早已在等候了。楚笙歌一看这阵仗属实有些触头,早知道是这样,还不如让童芊芊来折腾她,起码童芊芊听会她的。

“路太太,我们先来敷个面膜,一会儿会比较容易上妆。”不由分说,楚笙歌已经被按在美容椅上。造型师的助手用温水洁面后,给楚笙歌敷了一张清清凉凉的面膜。

敷完面膜后,造型师仔细打量着楚笙歌,她做造型师这么久,见过的美女属实不少,但是像这么天生丽质的,还真是没怎么遇到过白皙细腻的皮肤完全看不到毛孔,也没有肤色不均匀的状况,敷过面膜后皮肤更是水嫩,笼着一层盈光。

“我不习惯化浓妆,尽量简单一些。”楚笙歌知道造型师和美发师绝对师出同门,即使她这样说,一会儿是怎样的形象还真是很难说。

“您自身条件很好,确实不用化太复杂的妆容。”这样的肤质都不用底妆,造型师拿出粉盒轻轻晃动,用流星粉刷蘸取混合均匀的蜜粉刷在脸上,取出一颗粉色的粉球压碎,当做腮红刷在苹果肌上,之后是提亮t区和下巴。眼睛很漂亮,睫毛也很长,不需要黏假睫毛,只需要拉长一些眼线,用眼影加深一下眼部轮廓就可以了。为了搭配那件礼服,造型师用了一支珊瑚色的唇膏为整个妆容做了完美的收稍。

“lily和小玲你们陪路太太去换礼服。”造型师的助理带着楚笙歌走进衣帽间。

“这件是您的礼服。”换上衬裙后助理将楚笙歌今天要穿着礼服拿了过来。酒红色抹胸礼裙上绣着精致的花纹和手工钉制奥地利水晶交相辉映,裙摆只到膝盖,蓬蓬裙的设计端庄中又带着一丝俏皮。整条裙子的点睛之笔是照在外面的薄纱披肩,黑色的纱织上缀着流光溢彩的黑珍珠。

楚笙歌换好裙子后走出来,看到白玲珑之后小声说:“妈妈,这个裙子会不会太鲜艳了?”

“不会啊,你是今天当之无愧的女主角,穿着正合适。”白玲珑拿出一只锦盒递给造型师:“今天的礼服和首饰都是尘寰亲自选的,他喜欢女孩子穿这个颜色的礼裙。”

“哦……”楚笙歌平时真是很少穿这种艳丽的颜色,自己对着镜子照了半天,还是不习惯。

“路太太,这个颜色非常衬您的肤色,真的很漂亮。”造型师打开白玲珑递给她的锦盒,里面是一条古董红宝石项链,这条项链追求的不是吊坠的重量,而是巧夺天工工艺,层层叠叠的流苏相互链接,像是美丽藤蔓柔美又别致。造型师给楚笙歌戴上项链后,将她如瀑的长发绾起来,没有用多余的发饰,而是剪了一朵半开的红玫瑰装点在发髻上:“您看一下,有什么不满意的地方可以告诉我。”

“没有,谢谢。”楚笙歌摇摇头。

“鞋呢。”白玲珑觉得非常满意,虽然是很清淡的妆容,不过一会儿艳压群芳是不成问题的。

“在这里。”助理马上拿来了同色系的缎面高跟鞋给楚笙歌换上。楚笙歌暗暗松了口气,还好鞋跟只有6cm,她还以为给她准备的是那种10cm以上的恨天高呢。

“时间差不多了,你去找尘寰吧。”白玲珑看了下表:“我换件衣服再下去。”

“好的,妈妈。”楚笙歌顺着楼梯走下楼,刚好看到童芊芊往这边走。

“终于见到女主角了。”童芊芊走过来挽住楚笙歌手臂:“二楼以上不让人随便进,我可折腾了半天才过来……”

“你要不要这么笨,让路文跟他们说一下不就好了……”楚笙歌翻了个白眼,恋爱中的女人智商真的会下降吧。

“我就是找他才进来的呀,不过找他今天似乎不太好使。得亲自过来,打电话都不好使。”童芊芊上上下下地审视了一遍楚笙歌的衣着妆容:“好了,看到你打扮得漂漂亮亮的就行了,我只怕你素颜出场。”童芊芊冲楚笙歌晃了晃手中小巧的化妆包:“我一会儿帮你补妆。”

“要不要这么夸张……”楚笙歌一头斜线,一个庆典仪式搞得跟又结一次婚似的。

“当然要!”童芊芊拉着到楼梯边上,然后指了指置身大厅里的裴馨雅,裴馨雅比楚笙歌可高调多了,身上穿着一条大红色的深v礼服,一整套的钻石首饰在灯光下闪着耀眼的火彩,最为夸张的是发髻上的红宝石鎏金皇冠头饰看起来真是像是要结婚了一样:“看到了吧,要鸠占鹊巢了。”

“怎么打扮是她的自由。”楚笙歌耸耸肩,她才不在意这些,因为这场战役最终的胜利果实已经被她拿下了,而且这颗大果实正向着她走过来。

路尘寰拾级而上,走到楚笙歌面前,眼中满是惊艳。他的丫头怎么看都是最漂亮的:“看什么呢?”

“看跳梁小丑。”童芊芊往裴馨雅的方向示意了一下。

路尘寰显然对童芊芊的这句话非常满意:“在远处看没意思,咱们下去看。”

“路总,你今天必须保证寸步不离地跟着笙歌。”童芊芊咬了下嘴唇:“如果你有事儿要离开,就叫我接你的班儿,反正不能让笙歌单独待着。”

“为什么?”楚笙歌惊讶地看着童芊芊。

“她今天穿那样,你觉得她能消停得了?”童芊芊的眼神像刀子似的射向裴馨雅:“你在她那儿吃的亏还少啊?”

“我会保护好我老婆的。”路尘寰挽住楚笙歌纤腰,他觉得童芊芊今天出奇的靠谱:“不过还是谢谢你的提醒。”

“不客气。”童芊芊摆摆手:“小哲呢?”

“啊!”楚笙歌这才想起来,她已经很长时间没有看到小哲。

“不用担心,有查尔斯和保姆跟着他,不会有问题的。”路尘寰低声说:“爸爸给他在楼上弄了一个儿童娱乐室,他在那儿玩呢。

“哦。”楚笙歌点点头,有查尔斯她还是很放心的。不过……怎么好好的,要查尔斯跟着小哲呢,楚笙歌的大脑里马上警铃大作:“阿尘,是不是发生什么事儿了?”

“没事儿,今天宾客多人又杂,让查尔斯看着点儿比较放心。”路尘寰搂着楚笙歌单薄的肩膀:“有老公在,什么事儿都没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