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阅读站内短信
看小说百度搜索: 雯雯文学
雯雯文学 > 其他类型 > 帝少的小萌妻 > 第250章 一会儿不许哭

第250章 一会儿不许哭

楚笙歌将信将疑地看着路尘寰,她也知道,如果路尘寰不想表现出来,就算她有火眼金睛也休想从路尘寰的表情当中捕捉到任何讯息。可是心底里隐隐地不安却更加肆意疯长起来,其实这种不安从今天早上查尔斯和安德烈同时出现的时候就开始。

楚笙歌把手放进路尘寰的臂弯里,虽然很担心,不过与担心相比她更愿意相信路尘寰:“你有什么要告诉我,否则我只会更担心。”

“真的没什么,乖乖跟在我身边。”路尘寰吻了下楚笙歌的脸颊:“就像童芊芊说的那样,离裴馨雅远一点儿。”

“哦。”

路尘寰带着楚笙歌下了楼,宴会的宾客很多。有道是贫在闹市无人问,贵在深山有远亲,除了亲戚,路家在生意上的人脉也很广。路尘寰带着楚笙歌跟比较重要的宾客打着招呼,很快就走到路震身边。

“爸爸。”路尘寰挽着楚笙歌的腰走到路震跟前。

此时裴馨雅也刚好走过来,她的眼睛瞟过楚笙歌最后还是落在了路震的身上:“爸爸。”

“怎么没看到志翔?”路震扫视了一圈大厅。

“他……志翔有个重要的应酬,估计晚一点才能过来。”裴馨雅说起这样的谎绝对是手到擒来,路志翔自然不会到这种场合来为路尘寰捧场的。

“志翔是人贵事忙。”路尘寰难得有心情揶揄几句:“我们这种没要紧的小宴会,他恐怕是无法拨冗的。”

裴馨雅被说得脸色一会儿青一会儿红,路震也不说什么只能打个圆场:“晶晶也没来吗?”

“晶晶今天早上有点儿发烧,妈陪着她在家里呢。”裴馨雅马上顺着路震给的梯子往下爬。

“哦,让医生到家里去看看,发烧可不是闹着玩儿的。”

“已经看过了,爸爸。”裴馨雅拨了一下头发:“医生说好好休息一下,别再吹到风就好。”

楚笙歌一偏头,看到白玲珑从楼上下来了:“妈妈。”

“嗯。”白玲珑推着楚笙歌和路尘寰往舞台那边走:“司仪让你们去那边准备一下,仪式马上要开始了。”

“知道了。”路尘寰依旧很体贴地护着楚笙歌往舞台那边走去,裴馨雅看着那对靠在一起的背影眼睛直冒火。

白玲珑看了眼盛装出席的裴馨雅微微皱眉,她这个装扮真是有些扎眼过头了。

“白阿姨,您是不是要在国内常住,不回意大利了?”裴馨雅忽然想起宫凌让她打探的问事情,裴馨雅现在见白玲珑一面也有些困难,因为白玲珑极少会客了。

“这个我可说不准。”白玲珑是什么人,怎么会不知道她这话是替谁问的:“是不是我回国来,有人不高兴了?”

“怎么会呢,您要是常住我高兴还来不及呢。”裴馨雅可不傻,在路震眼里,一切都是以白玲珑为中心的,她当着路震的面说错一句话,估计以后都不会有好日子过:“我在江城本来就没什么亲戚,您在这里我还多一个走动的去处。”因为楚笙歌的出现,裴馨雅明显感觉到白玲珑在刻意地疏远她,可是白玲珑留在江城其实对她是有利的。白玲珑不但可以牵制宫凌在路家的地位,而且早年又与方素馨关系非同一般,对她自然也是诸多关照。说到底还是因为那个楚笙歌,否则她与白玲珑的关系要好上不知道多少倍呢。

这次庆典的安排的环节还算不繁琐,不过一整套下来楚笙歌脑子都是懵的。誓言式、开香槟、切蛋糕……这些杂乱无章的场景在大脑里混沌着。

“累了?”路尘寰看到楚笙歌脸上带着淡淡的倦色有些心疼。

“还好,就是有点儿乱。”楚笙歌晃了晃小脑袋。

“我们去休息室歇会儿。”路尘寰带着楚笙歌去了三楼的休息室。

路尘寰将楚笙歌按在沙发上,轻轻地帮她捏着有些僵硬的肩膀:“舒服吗?”

“嗯嗯。”楚笙歌点点头,舒服得眯起了眼睛。

休息室的门被敲了两下,谁都没有应声,门就被推开了。现在有如此大面子的,也就只有小少爷一人了。小哲手里端着一只精致的骨瓷碟子,里面盛着漂亮的草莓蛋糕。雪白的奶油上撒着椰丝,两颗鲜红欲滴的草莓装点其中,看着就非常有食欲:“妈妈给你吃蛋糕。”

“谢谢,宝宝。”楚笙歌连忙接过蛋糕放在茶几上,将小哲抱起来放在沙发上:“你一个人过来的?”

“不是呀。”小家伙往门那边看了一下:“是舅舅带小哲来了的。”

小哲话音未落,鹰司和彦推门走进来。这是路尘寰知道楚笙歌的身世后,第一次见鹰司和彦,恍然间他觉得相对于楚笙歌而言,更难坦然面对的是她的家人,因为这些年,无论是他还是路家,做得简直糟透了。

鹰司和彦穿了一身白色的西装,看起来俊逸出尘,无论怎么看都像是风度翩翩的贵公子,谁能想到他是做黑道的呢。有食欲倒是很随意,就像到自己家一样,也不用礼让,自己坐到了沙发上:“你们今天应该会闹到很晚,我一会儿就回去了,小哲我带回去吧。”

“嗯嗯。”还不等楚笙歌回答小哲忙不迭地点头:“哲宝宝要跟舅舅回家住!”小家伙机灵得很,怕被拒绝的时候就自称哲宝宝各种卖萌。

“舅舅又说要给你什么了?”楚笙歌看小家伙这么狗腿地黏着哥哥,就知道是他又想要什么东西,鹰司和彦答应拿给他了。

“明天舅舅带哲宝宝去动物园看熊猫宝宝,可以摸摸。”小家伙一脸向往。

楚笙歌想到今天他们估计也要耗到很晚,让哥哥把小哲带回去也好:“那你要乖乖的,不许闹。”

“嗯嗯,哲宝宝乖乖哒。”

“那我带小哲回去了。”鹰司和彦一手将小哲抱起来,楚笙歌打算要送一下,路尘寰却将桌上的蛋糕拿给她:“你吃蛋糕,我去就好。”

楚笙歌是真的有些饿,知道哥哥也不会挑她的理,拿起小叉子开始吃蛋糕。

路尘寰将鹰司和彦送到楼梯口,鹰司和彦却停了下来:“你这边人手不够的话,我那里还有……”

“我已经安排好了。”路尘寰此时顿悟,鹰司和彦是故意带走小哲的,估计他连笙歌也想一起带离这个是非之地。

“这算是我们家的事,你不必客气。”鹰司和彦眼中闪过一抹凌厉的光,那个裴馨雅简直蠢死了。

“笙歌是我的妻子,跟她有关的一切都是我分内的事情。”路尘寰沉声道:“既然你这么坚持,把孩子带好就成。”

“这个自然。”鹰司和彦抱着小哲下楼去了。

路尘寰很快就折回了休息室,碟子里的蛋糕楚笙歌已经吃掉了一大半。路尘寰倒了杯热热的茶放在她手边:“喝点儿茶。”

楚笙歌端起杯子喝了一小口,就放下了。

路尘寰尝了一口,跟家里的红茶也差不多:“跟家里的一样,不喜欢?”

“不是,晚上喝茶会失眠。”楚笙歌摇摇头。

“不用怕,我帮你,保证你睡得跟小猪一样。”路尘寰故意将身体栖向楚笙歌,在她耳边吹着热气。

“色狼,走开……”楚笙歌不由得缩了下脖子,让路尘寰帮忙绝对是引狼入室,到时候确实不是失眠,因为根本就是睡眠不足。

他们是今天当之无愧的主角,离开太久确实不好。楚笙歌喝了一杯茶之后,两个人又回到了宴会厅。

这时在别墅外面的花园里,三个男人分别从不同的方向聚集到可以躲过摄像头的花架下面。三个人虽然都穿着制作精良的西装,混迹在宾客中不会太显眼。可他们动作却整齐划一的敏捷。

“老大,真的无法下手,这里的保全做得非常到位。而且那些人也非常厉害,根本没有办法靠近目标,更别说带走了。”其中一个男人说。

“老大,我们还是放弃目标,直接把那女人解决掉就行了。”

“在这里解决的话,你有把握可以全身而退?”为首的男人沉声问。

“这个……”这里的安保确实是滴水不漏,他们能混进来实属不易,别说全身而退,就是能不能得手都是一个问题。

“她的警惕性也很高,如果没有目标在手上,也很难引出她来。”为首的男人想了一下,然后说:“你们再去找找机会。”

三个人又分散开来,很快又回到宴会厅跟宾客混到了一起。

宴会很晚才结束,别墅的房间都是准备好的,所以路震、白玲珑、楚笙歌、路尘寰还有裴馨雅都住在了别墅里。楚笙歌拿了睡衣到浴室洗澡,路尘寰推开阳台的玻璃门,走到阳台上看着楼下的庭院。五颜六色的小彩灯和暖金色的路灯交相辉映,庭院里除了仆人在整理宴会用过的物品,还有就是路尘寰的人在四处巡视。

路尘寰的眼睛扫视着庭院,口袋里的震动了一下:“说。”

“所有地方都检查过了,没有问题。”

“让人盯紧点儿,从三楼开始无论是什么人,一概不许上来。”

“明白,先生。”

路尘寰挂了电话,又在阳台上站了一会儿,下楼热了一杯牛奶折回卧室。楚笙歌已经换好睡衣从浴室里出来,拿着毛巾擦头发。路尘寰将牛奶递给楚笙歌:“把这个喝了,今天晚上都没好好吃东西。”

“我不想喝。”楚笙歌从小就不喜欢喝牛奶的。

路尘寰一边帮她擦头一边威胁:“不喝的话,你可是没有力气,一会儿不许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