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发送邮件站内短信
看小说百度搜索: 雯雯文学
雯雯文学 > 其他类型 > 帝少的小萌妻 > 第254章 谁比谁狠

第254章 谁比谁狠

雯雯文学,小说免费全文阅读,无弹窗小说网,小说下载

裴馨雅此时有些狼狈地瘫坐在地上,昂贵的真丝连衣裙在满是灰尘的地板上拖了一段后已经脏乱不堪。雷小虎扯着她的长卷发,裴馨雅由于吃痛,青白的面上更显狰狞。她用手死死地握着雷小虎捏着短刀的手腕:“我真的不姓裴,我不是裴馨雅……求求你……求求你不要杀我……你真的抓错人了……”

“你以为你说不是裴馨雅我就能放过你?”雷小虎用刀抵住裴馨雅的脖子,锋利的刀锋已经刺破她颈部的皮肤,有鲜红的血珠一颗一颗渗出来:“如果你不是裴馨雅,阿义那个蠢货会帮你杀人?”

“没错……你听我解释……”裴馨雅本来已经绝望了,可是雷小虎提到阿义,裴馨雅就像是抓住了救命稻草一般:“我不是裴馨雅,我父亲是王根发,母亲叫李丽,还有一个弟弟叫王强。阿义杀的人就是王强,因为他们用我的身世来勒索我,我自己的真实身份被拆穿,所以才让阿义去杀王强……我说的都是真的,不信你可以让人到万裕街七组十一街坊去查,我的母亲就住在那里……你让人去查……去查啊……”裴馨雅觉得脖子要痛死了,身体都得像筛糠一样。

路震听到裴馨雅的话震惊得无以复加,他努力得无以复加,却还是在安慰自己,一定是裴馨雅为了活命才这么说的。

“这么说你还挺狠,连自己的弟弟都下手。就算你不是裴馨雅,也让老子惹上大麻烦,简直就是死有余辜。”雷小虎脸上的表情由迷惑到震惊最后又恢复刚才的阴狠:“真的裴馨雅在什么地方?你要是能给我提供这个消息,我倒是可以考虑放你一条生路。”

“我不知道……不知道……”裴馨雅摇摇头:“咳咳……你不要杀我……我可以帮你去查……”

“哈哈哈……不管你是不是裴馨雅,现在我都认准了,你就是裴馨雅……”即使裴馨雅说的是真的,雷小虎也知道他已经没时间去查,更不可能去找真的裴馨雅了。这个女人诓他得罪了那么多帮派,能跑掉的话以后也得过着隐姓埋名的生活了,哪有精力再去想报仇的事情。他宁愿相信这个女人就是裴馨雅,杀了她至少算是报了仇,也不枉到江城了这一遭浑水。

雷小虎刚要用力将短刀刺进裴馨雅的喉咙,只听砰地一声枪响,一颗子弹穿透了他握着刀子那只手的手腕,他手里的刀应声掉到了地上。

鹰司和彦一脚踹开了虚掩着大门,带着人冲了进去。这些人是冲着裴家来的,就绝对不能留。雷小虎看着冲进来人,愣了一下马上意识到这些人是为楼上的那两个女人而来的:“小六子,去吧路夫人和少奶奶请下来!”

“人你是请不下来了。”鹰司和彦冷笑一声。

雷小虎愣了一下,转身想跑。又是砰地一声枪响,雷小虎膝盖的剧痛使他单腿跪在地上,可是他还强撑着想要跑。又是一枪,另一个膝盖骨里也嵌进去一颗子弹。

“路少,夫人和少奶奶我都客客气气地请到楼上休息了,绝对没有做伤害她们的事情。”雷小虎整个人侧倒在地上,由于先前在庆典晚宴上见过路尘寰,雷小虎连滚带爬地向着路尘寰移动过来:“请路少放我一条生路……这些钱……这些钱我都还给您……我错了……求您原谅我这一次……”

“你这半辈子算是白活了,有些事不是不该做,而是连想都不能想。”路尘寰的目光越过雷小虎,落在裴馨雅身上;“知道错了很好,不过一切都太晚了。”

裴馨雅此时像是一块被用过的抹布,整个人摊在地上。她的长发遮住了她的脸,她不敢看任何人,因为不知道刚才跟雷小虎的对话,被路尘寰他们听去了多少。

雷小虎的手下并不是每个人都用枪,而且人都冲进来了他们却没听到一点儿动静,估计外面的人早已经都被处理掉了。这些人个个荷枪实弹,他们硬拼也毫无胜算,十几个人唯一的想法就是逃。雷小虎自知今日必死无疑,却也不甘心就这么死掉。他摸到别在腰间的枪,用尽全身力气,瞄准了自己的手下。

路尘寰还以为雷小虎是要惩戒逃跑的手下,并没太在意。可是鹰司和彦却意识到了雷小虎想做什么:“该死的!”

鹰司和彦根本来不及说什么,跃身扑向路尘寰,两个人在地上滚了好几圈,终于滚到了沙发的背面,这里也是离被雷小虎击中的手下最远的地方了。此时眼前一片火光,热浪和冲击波几乎让人窒息。整栋房子都在震动着,被震碎的各种东西,从四面八方袭来。

“快点儿,马上离开这里!”路尘寰被鹰司和彦压着,觉得自己自己并无大碍。这个房子本来就是要拆掉的,经过这么一炸,不知道还能撑多久。他拉了鹰司和彦一把,鹰司和彦皱了下眉,两个人跌跌撞撞地往门那边跑去。。

路震看到房间里发生了爆炸,马上带着人往进冲,鹰司和彦留在外面的手下也冲了过来。

“尘寰!”

“先生!”

到了院子里路尘寰才闻到各种东西烧焦的气味,鹰司和彦后背的衣服都烧焦了,不知道是不是受了伤由两个属下扶着。有人不断从那栋摇摇欲坠的小破楼里跑出来,鹰司和彦对其中一个属下说:“渡边,去把裴馨雅给弄出来,死的也要!”

鹰司和彦的话不但让路震吃了一惊,路尘寰也吃惊不小。现在就连路震都不想再去管裴馨雅了。路震已经让人去裴馨雅说的那个地址去查了,消息刚传回来,这个裴馨雅确实不是裴家的孩子。

鹰司和彦的属下接到指令马上冲进已经烧起来房子里,路尘寰也派人去帮鹰司和彦的人,其他几个人把从失火的小楼里跑出来的雷小虎的手下都控制住了。路尘寰看到鹰司和彦的属下把已经奄奄一息的裴馨雅拖火海,光是烧伤看起来就很严重了。

路尘寰厌恶地看了一眼:“你要她做什么?”路尘寰刚才已经让属下将雷小虎的手下都解决掉了,尸体丢进着火的房子里,和这里都烧得干干净净是最好的处理方式了。

“你们尽心尽力地养了她这么多年,就这么死了太浪费资源了,她可是裴家唯一的血脉,珍贵得很。”鹰司和彦露出一抹玩味的笑。

路尘寰很快就懂了鹰司和彦的意思,裴家以前毕竟是做黑道,得罪的人自然不少,只要裴馨雅摆在这里,所有的危险就都会冲着她来。就算是死,葬礼也要办的风风光光的,因为她是裴馨雅。

路尘寰笑着点点头:“赶紧把二少奶奶送到医院,让最好的医生救治,去吧。”

路尘寰看鹰司和彦脸色不对:“你受伤了!”

鹰司和彦不以为意地点了下头,还跟属下交代着着事情。路尘寰马上让人把车子开过来:“你赶快到医院去!”

查尔斯身上除了被烟熏黑的痕迹之外并没有受伤,反倒是路尘寰脸上有两处擦伤:“老大,你们都撤吧,这里我来处理,留三个人一辆车就可以了。”

这里的现场是一定要处理的,必须在警察和消防来之前弄成事故现场。查尔斯很擅长做这个:“侬好点儿。”

“我办事儿你放心。”查尔斯摆摆手,埋头去摆弄他的炸弹小"qingren"了。

路尘寰亲自陪着鹰司和彦去医院,车子行驶在路上,两人皆是沉默。路尘寰点了支烟,他想到鹰司和彦是不吸烟的,又掐灭了:“为什么要救我?”

鹰司和彦正在闭目养神,背后的伤口疼得有些麻木了。他依旧合着眼睛:“我答应笙歌,会把你好好的带回去。”答应的事情就要做到,虽然他并不怎么喜欢路尘寰是他的妹夫这个事实,但是他的妹妹喜欢,他可以爱屋及乌。

“医生,我哥哥怎么样了?”楚笙歌本来是要在那里等路尘寰和哥哥的,可是柘木隆一坚持要把她们送到家里。她在家里站也不是坐也不是,除了小哲之外,路尘寰和鹰司和彦是她最亲近的人了,他们都留在了那个危险的地方,她的心脏像是被放在火上烤一样。接到医院打来的电话,楚笙歌差点儿直接晕过去。如果不是伤得重,哥哥根本不会去医院的,他特别讨厌医院的味道。

“背部皮肤灼伤,面积还不小,已经做了处理。这种情况必须要留院观察,如果发生感染就需要准备做植皮手术了。”医生摘下口罩,额角都是细密的汗珠。这个病人可是尊贵得很,院长亲自接过来的。

“谢谢……”楚笙歌透过病房窗子往里面看了一眼,鹰司和彦俯卧在病床上,裸露的背部有三分之一都被纱布覆盖着,为了防止感染鹰司和彦住在无菌病房,不可以进去探视。

路震让路尘寰去处理一下脸上的擦伤,路尘寰表示不用。在路震的坚持下,他还是去了处置室。护士先给伤口做了消毒,然后一个中年女医生一边往伤口上涂药膏一边说:“这么帅的小伙子,要是感染落下疤多可惜,会遭女朋友嫌弃的。”

“我已经结婚了。”路尘寰沉声说。

“那被老婆嫌弃更麻烦了,人家结婚的时候挑了一个帅老公,没过多久就不帅了,搞不好要退货的。”女医生刚才就看他不愿意来处理伤口:“伤口不要沾到水,明天再来换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