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发送邮件站内短信
看小说百度搜索: 雯雯文学
雯雯文学 > 其他类型 > 帝少的小萌妻 > 第256章 这样才公平

第256章 这样才公平

雯雯文学,小说免费全文阅读,无弹窗小说网,小说下载

鹰司和彦依旧看着姜瑶,她的声音很好听,像是淙淙的泉水,清越的,温柔的。姜瑶戴着大大的口罩,只有一双黑亮的眼睛露在外面。她的眼睛很漂亮,纯粹得让鹰司和彦想到忍者修行时在森林第一次看到小鹿的情形,小小的生灵就有一双这样的眼睛,天真的带着不会伤人的温顺。

姜瑶看鹰司和彦一直不说话,恍然大悟他是不是听不懂中文呢?那可糟糕了,她可不会日语呢。姜瑶试探性地用英语问道:“您有什么不舒服?需要我做什么吗?”

鹰司和彦挑挑眉,她的英语讲得很好,很纯正英式发音甚至有些刻板:“没有,你可以出去了。”

姜瑶眨了眨眼睛,鹰司和彦的中文讲得很流利,根本听不出是个日本人。不过也是,他妹妹中文那么好,他应该也不会差的:“好,我是这个病房的责任护士,有什么事情可以按铃叫我。”姜瑶怕他够不到呼叫铃,把开关放到了鹰司和彦触手可及的地方。

鹰司和彦没有再说话,姜瑶暗暗腹诽,他看起来还真是挺内向的,怪不得他妹妹那么担心呢。她捏着手里的病历记录走出去,关门的瞬间看到鹰司和彦居然用手撑住身体,动作敏捷地坐了起来,由于他的腿很长。垂在床边的脚已经踩到地板上了。

“你……你快停下来呀……”姜瑶快步折回病房,挡在鹰司和彦面前:“你要卧床休息,不可以乱动,伤口会渗血的……”姜瑶其实是震惊得不行,其实越是浅表,痛感神经越敏感。皮肤这样严重的伤,小小的动一下都会钻心的疼着,他这么大的动作都不疼吗?难道是传说中的痛感神经官能症?“你要什么?我帮你拿。”

“我要洗澡,你没办法帮我拿。”她刚才走的很急,在像是静止的空间里掀起一缕清风,她身上没有任何味道,这样倒是很适合做忍者来去如风雁过不留痕:“你可以出去了。”

“你不能洗澡,背上的伤很严重,绝对不可以碰到水。”姜瑶耐心地解释着:“灼伤的面积很大,要是感染的话会非常麻烦,而且还会留很重的疤痕。”姜瑶下意识地打量着鹰司和彦光裸的上身,他看起来瘦削,但却一点儿不单薄,坚实的肌肉附着在匀称的骨架上,跟画室里的大卫石膏像非常相似力与美结合得非常完美。他的皮肤算不上白皙是健康的浅麦色,无论是胸膛还是手臂上,都有一些大大小小疤痕,比肤色略浅一些,却清晰可辨。姜瑶是学医的,自然看得出这些疤痕绝对不是一般磕磕碰碰就会出现的,因为有几处明显是枪伤。这个人是做什么的呀?奈何姜瑶从小接受着最传统的教育,就算是让她的脑洞开三公里也不会想到鹰司和彦是做黑道的,她唯一可以想到国际刑警。虽然从民族感情上她是不喜欢日本人,但是对警察这个职业还是有着最基本尊重。

鹰司和彦觉得这个女人很好玩儿,只能看得到她的眼睛,表情却那么生动,一分钟不到就可以有那么多的情绪。她的思想应该是很单纯,有什么都写在眼睛里了:“不洗澡的话我没有办法睡觉,你该不会直接给我打几针镇静剂吧,精神类药物对我没有用的。”他是接受过抗精神类药物的训练的,那些乱七八糟的东西根本没用的。

“不是的……我可以帮你擦身。”这个人有必要把她想得这么不负责任吗?治疗方案都是递进的,可以不打针就用口服药,可以不用口服药就用物理疗法,哪有睡不着就直接打镇静剂的。

“擦身?”鹰司和彦挑挑眉,如果不是因为这个女人看起来实在是很单纯,他真会以为她是有什么特别的意图,用最坏的想法揣测人,才让他可以活到今天:“勉为其难……”

“请稍等一下。”姜瑶把手里的病历记录放到桌上,然后进到浴室里。这家医院的vip病房贵得吓人,不过设施也很完善。姜瑶很快就弄好了一盆温水,一条毛巾浸在水里,还有一条干的搭在盆边上。她将水盆放在地上,然后捞出浸过水的毛巾捞起来挤干,从脸开始擦起,然后慢慢往下,小心地避开了所有伤口。先用湿毛巾擦过再用干毛巾将水汽吸走。

温热的毛巾贴着皮肤刷过力道刚刚好,非常舒适。这样他们靠得非常近,她身上只有淡淡的香皂的味道,不要说香水就是化妆品的味道都没有,给人的感觉很清新也很舒服。鹰司和彦其实有轻微的洁癖,不太喜欢别人的碰触,但是很奇怪,对于她却可以接受。

洗好上身后,姜瑶又换了新的水、脸盆和毛巾,然后解开他病号服裤子的绑带。其实她经常照顾卧床的重病患者,擦身这种事情简直是家常便饭。从上医学院的第一天起,老师就告诉大家患者就是患者,不分性别和贫富。她也一直是这样做的,即使是面对这样一副完美的躯体,她也没有什么其他想法。就像是用来做训练的假人,只不过是有体温而已。

该死的,鹰司和彦发现自己的身体对她居然有反应。他倒不是觉得不好意思,而是诧异,他一向以自己的定力为傲,她根本什么都没做,居然就让自己这样了,真是活见鬼。

姜瑶倒是很淡定继续着手里的工作,正常的生理反应而已。她做护士好几年了,这种情况也不是没有遇到过。

“你叫什么名字?”鹰司和彦不喜欢这样,自己都被看光了,可是他对这个女人却一无所知,甚至连样子都看不到。

“你可以叫我姜护士。”姜瑶有些不悦地皱了下眉,她从来不刻意回避这个问题,可就是不愿意告诉他,因为这个人的语气让人觉得**被窥探的感觉:“已经洗好了。”

姜瑶将用过的东西都收拾妥当,然后才回到床边,看到鹰司和彦依旧坐在床边:“需要我扶您爬下吗?”

“嗯。”

姜瑶将床铺整理好,然后俯下身。由于刚才费了不小力气,她的额头上有一层细密汗珠,像是碎钻一样在灯光下闪着微光。忽然一阵凉风拂过,姜瑶脸上的口罩被拿了下来秀气的鼻子,漂亮的唇瓣是漂亮的蔷薇色,让人有想吻上去的冲动。

“啊!”姜瑶明显被吓得不轻,眼睛睁得大大的,小小的嘴巴也张开着,可以清楚地看到编贝一样整齐的牙齿。

“这样才公平一点儿,我起码应该看清你的样子。”鹰司和彦笑着说。

姜瑶皱起了眉,从鹰司和彦手中拿过自己的口罩戴好:“手放好,趴下。”鹰司和彦趴好后,背上覆盖的纱布果然印出了血渍:“就这样趴着了,我去拿治疗盘来。”

姜瑶给鹰司和彦的伤口做了消毒,然后重新涂了药,用敷料盖好:“不要再动了,否则伤口不容易愈合。”

鹰司和彦不再搭话,姜瑶端着治疗盘退出了病房,然后小小地叹了口气,摆弄这么个患者真是要累散架了。还不如去护理那种意识不清的患者呢,起码不需要斗智斗勇,她不喜欢跟陌生人交流。

“不要……放开我……”楚笙歌惊恐坐起来,颤抖的声音在寂静的夜里震颤人心。

路尘寰马上打开灯,将楚笙歌拢在怀里:“做噩梦?”

“嗯。”楚笙歌将小脸都埋在路尘寰的胸前,纤细的手臂环在着他。路尘寰身上淡淡的薄荷香气可以让她镇定一点儿。

“没事儿的,只是梦而已。”路尘寰吻了吻她的头发:“我抱着你睡,嗯?”

“不要关灯。”楚笙歌嘟着嘴,刚才的梦实在太真实了,她在漆黑的走廊里逃着,看不清前面的路也没有方向,只觉得身后有一只冰冷的手在拖着她。

“好。”路尘寰给两个人盖上被子,然后将小小的身体纳入自己的怀抱。

楚笙歌这次明显被吓得不轻,一晚上睡不了多久就会被惊醒。她影响路尘寰休息,醒了之后都不敢动,可是路尘寰每次都适时地安慰着她,让她觉得更加不好意起来。楚笙歌再次被惊醒后,房间里已经透进了晨光,不过应该还很早。

“怎么不睡了?”路尘寰也醒了。

“我起床了,你再睡一会儿吧。”楚笙歌觉得这样的睡眠质量太折磨人了,穿了一件晨衣进来浴室。

她刚挤好牙膏,路尘寰也进来了,伸手拿了自己牙刷递到楚笙歌面前:“我也要。”

楚笙歌给他挤了牙膏:“你应该再睡一下的,昨晚也没睡好。”

“老婆不在我睡不着。”路尘寰说得理所当然。

“呃……”楚笙歌无语:“你不嫌我吵啊?”

“我不是开玩笑的,你不在的这几年,我每天是真的睡不踏实。”路尘寰忽然变得很认真:“只要你在我身边无论做什么,我的心都是放松的。”

楚笙歌眨了眨眼睛,然后伸手摸了摸路尘寰的脸颊,那里还带着伤:“我不会再离开你了,所以……不要害怕……”

谁说只有女人没有安全感,面前的这个男人,在别人面前是怎样的冷漠强势,却在她面前显得这样脆弱无助。这样的依赖让楚笙歌切实地感到,不是她离不开他,也不是他离不开她,他们本身就是不可分割的整体,彼此才是对方最坚实的依靠。

“我知道。”路尘寰拿起那只覆在他脸上的小手放在唇边吻了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