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发送邮件站内短信
看小说百度搜索: 雯雯文学

第259章 手疼

雯雯文学,小说免费全文阅读,无弹窗小说网,小说下载

护士把针头从裴馨雅的手背上拔出来,针头都弯了,这是什么仇什么怨呢。护士给裴馨雅划伤的手消了毒,然后简单地包扎了一下:“您尽量不要再用这只手使力了。”

裴馨雅看了看像是经历了爆破一般的病房,马上觉得不寒而栗起来,这样混乱的情景,她刚经历过不久。裴馨雅张了张嘴,发出的声音就像是铁锹拖过柏油路面发出的刺耳声音:“给我换病房!我不要待在这里!”

“您请稍等一下,我需要去跟护士长安排一下。护士看看这里脏乱的样子,确实也不像是可以养病的地方。

护士离开后,裴馨雅觉得这里更加可怕起来,她哆哆嗦嗦地好到拖鞋,爬下床去。可是脚一沾到地面,整个人就重重地摔在了地上,她有些难以置信地摸着自己裹在病号服里的右腿,非常硬似乎是打了石膏。她的腿是什么时候伤到的,她怎么一点儿感觉都没有呢?“啊!”

守在门口的保镖听到里面的动静,推门走了进来。看到摔在地上的裴馨雅稍稍松了口气,少爷吩咐过了:随便她怎么闹,只要人活着就可以了。

裴馨雅抬起头,瞪着居高临下看着她的保镖:“扶我起来!”

保镖按照她的指示,将她扶起来重新放到床上:“二少奶奶,没什么事儿我出去了。”

“等等。”裴馨雅脑袋里的想法转了几圈,最后问道:“我的腿怎么了?”

“这个我不太清楚,我是今天才调过来的,只负责您的安全。”保镖说道。

“你出去吧。”裴馨雅努力让她的大脑运转起来——她让人绑架楚笙歌和白玲珑的事情,路尘寰和路震不可能不知道。可是,她现在住在最好的vip病房里,还派了保镖过来保护她。这些应该是路震安排的吧?没有惩罚她,甚至没有不管她,那么……她是不是可以判定,路家的人并不知道她根本就不是裴馨雅的事实呢?一定是这样的,如果他们知道了她的真实身份,绝对不会放过她,怎么还会给她治疗呢?这恐怕是她醒过来后,知道的最好的一条消息了。<>只要她的身份没有被拆穿,一切就不会太坏。路家有的是钱,可以去美国去韩国或者是别的什么地方,她的脸总可以恢复的。只要她是裴馨雅,就算路震再怎么生气,也不会把她置于死地。至于路尘寰,有路震护着她,他应该也不能拿她怎么样的。大不了就是软禁,反正她现在这个样子,暂时也是没有办法出门的。

护士推了一个轮椅进来:“路太太,我们来帮您换到旁边的病房去。”

“可以。”裴馨雅点点头。

两个护士合力将裴馨雅弄上轮椅,然后将她推出病房。刚才的那个保镖看到她出来,连忙跟在她的轮椅后面,直到她被推进另一间病房,然后又像是一根柱子似的立在门边。

裴馨雅被安置在干净整洁的病房里,她靠在床头,刚才的认知让她多少镇定下来了:“我要见我的主治医生。”

“好的,我去帮您请刘医生过来。”护士微微松了口气,这位太太似乎终于可以正常交流了。她早上一醒过来就像个疯子似的折腾,可真是够吓人的。

不一会儿医生拿着病历夹走进病房:“裴馨雅女士,我是您的主治医生刘杰,有什么可以帮到您的吗?”

“我的脸……要完全治好,需要多久?”裴馨雅可不想顶着这样一张丑陋的脸太久。

“这个,一般来讲大概要三个月左右,伤口就可以完全愈合了。”医生又补充到:“不过中间要是出现感染的话,可能要更久一点。”

“我的意思是恢复到我原来的样子。”裴馨雅有些不耐烦了。

医生实在是为难的,开什么玩笑,烧成这样还能恢复原样吗?他们是医院的整形科,又不是传说中的易容术。不过照顾到病人的心理,措辞还是要相当谨慎的:“至于后续修复容貌的治疗,当然是要等烧伤痊愈之后逐步治疗,这个还要在后续治疗完成后进行评估,然后再制定相应的治疗方案。<>根据经验,至少要一年吧。”

“一年?”裴馨雅瞪着眼睛:“为什么要那么久?你们这里是不是烧伤整形的权威医院?”

“我们科室在烧伤整形方面,在江城已经是最权威的。”医生诚实地说:“不过,就全国而言,还是申城市立医院的烧伤美容科更好一些,瑞士静港中心医院是全球在这一领域最权威的医疗机构。不过以您现在的状况,需要持续治疗,更不可能进行长途旅行。即使要转院的话,也要等病情好转之后再做打算了。”

“我知道了!”裴馨雅点点头:“我的腿怎么了?”

“您的右腿粉碎性骨折,打了钢板然后做了石膏固定。”医生看了下时间:“现在应该是手术的麻药效果还在,过一段时间后,您可能会比较痛。”

“我的腿什么时候能好?”

“腿大概要半年,不过一年以后还要做钢板拆除的手术。”

“你出去吧。”裴馨雅摆摆手,自己这次是在了大跟头,楚笙歌那个贱女人安然无恙,她却成了现在这个样子。裴馨雅的指尖狠狠地刺进了掌心里,为什么?为什么要这样对她?裴馨雅忽然想到了被她弄死的王强,难道说……自己报应真的来了吗?

白玲珑知道楚笙歌的哥哥为了救路尘寰,受了很重的伤,所以特意买了水果和补品过来探望。路震刚去了明珠庄园,所以陪着一起过来了。走进烧伤科的病区,刚走了几步,站在裴馨雅病房外面的保镖看到他们连忙打招呼:“老爷,夫人。”

白玲珑是认识这个保镖的,是路尘寰的人:“你在这里做什么?”她有些奇怪:“少夫人的哥哥是住在这里?”

“鹰司先生住在那边的无菌病房里,从这里走下去,左转就可以看到了。<>”保镖顿了一下说:“这里住的是二少奶奶。”

白玲珑皱了下眉,其实对裴馨雅她一直是有着些愧疚的。当年素馨怀孕时,她就开玩笑,说如果是女孩子就给她做儿媳妇。虽然是一句玩笑,裴家出事后,她也确实是把裴馨雅当做是未来儿媳妇的人选来看的。可是奈何路尘寰不喜欢裴馨雅,做母亲的哪有不为儿子考虑的呢。她自然是偏向自己儿子的,所以给儿子娶了喜欢的人。对于这一点,无论是对裴馨雅还是方素馨,她都过意不去。不过经历了昨天的事情,她的那些愧疚也都消失了,对于裴馨雅的所作所为她是真的无法原谅。

裴馨雅并没多说什么,而是按照保镖指的路往无菌病房那边走去。白玲珑忍不住自言自语:“素馨的女儿怎么会是这样呢……”

“她不是方素馨的女儿……”路震沉声道。

“什么?”白玲珑大吃一惊:“你说她不是……素馨的女儿?”

“嗯,她根本就不是裴家的孩子……”路震其实自己也无法接受这个事实:他养了二十几年的孩子,给了她最好的一切,甚至比对自己的女儿还要纵容宠溺的孩子,居然不是恩人家的孩子。

“那……”白玲珑忽然想到了一个问题:“素馨的孩子呢?”白玲珑一把握住路震的手臂。

“不知道,不过我已经派人去查了。”一想到这件事情,路震就头疼,二十多年前的事情,查起来真是无比困难。

白玲珑按了按眼角的眼泪,她与方素馨是那么好的朋友,现在居然把她孩子弄丢了,她真是不知道如何是好了:“我让尘寰也帮着找找,他那边人多也更专业一些……要是找不到,我以后真是没脸见素馨的……”

路震叹了口气,就是找到他也没脸面对裴瀚。如果那孩子过得不好,或是已经……他更不知道该如何自处。

“鹰司先生,您有什么事情吗?”姜瑶刚一上班就看到7号病房闪个不停的呼叫按钮。

“吃饭。”鹰司和彦可能自己都没留意,看到姜瑶进来,他的嘴角是上翘的。

“哦。”姜瑶看到桌上确实是有个食盒的,她打开后,发现里面是各种口味的寿司。这个还好,要是其他饭菜凉了就没法吃了。保温杯里的汤也还是热的,可以直接喝。

“扶我起来。”鹰司和彦有些恼火,难道那些食物比他有吸引力?这个女人为什么总是忽视他呢?

“您还是趴着比较好,起来的话很可能会把伤口弄裂的。”姜瑶有些为难,她知道总是趴着并不舒服。

“配合好的话不会有问题。”鹰司和彦坚持。

“那我们试一下吧,不过如果不行的话,要马上停。”姜瑶记得昨天晚上鹰司和彦自己就可以起来,现在如果有她帮忙的话,应该会更不容易拉抻到伤口。

“嗯。”

两个人配合的很好,主要是鹰司和彦真的很厉害,动作灵巧得不像话。姜瑶拿起旁边的病号服给他披上。

“我不冷。”鹰司和彦挑挑眉。

“……”姜瑶根本也不是怕他冷,只是她不习惯看到一个半裸的男人在面前晃。

“饭。”鹰司和彦提醒道。

“哦,好。”姜瑶洗了毛巾给他擦手,把寿司摆到他面前,又给他倒了一碗热汤,然后把筷子放到鹰司和彦面前:“可以吃了。”

“手疼。”鹰司和彦面无表情的说。

姜瑶马上仔仔细细地看着鹰司和彦的手,修长匀净的一双大手,非常漂亮,没有一点点伤痕,怎么会痛呢?<>

小提示:按回车[enter]键返回书目,按←键返回上一页,按→键进入下一页。<>读帝少的小萌妻,请记好我们的地址:,下载帝少的小萌妻请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