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发送邮件站内短信
看小说百度搜索: 雯雯文学
雯雯文学 > 其他类型 > 帝少的小萌妻 > 第260章 你以什么身份

第260章 你以什么身份

雯雯文学,小说免费全文阅读,无弹窗小说网,小说下载

“是什么疼法?持续的疼还是间歇性的疼呢?”姜瑶认认真真地检查着,没有红肿应该不是受伤了,那就是神经痛:“我叫医生来看一下吧?”

“饿。”鹰司和彦磨磨牙,这个女人一定要这么认真吗?

“那还是先吃饭吧。”姜瑶端起汤碗:“先喝一点儿汤。”寿司是挺好看的,不过凉的东西吃下去应该不会太舒服的,真是不知道日本人怎么会喜欢吃这种冷冰冰的东西。不过面前这个男人看起来也是冷冰冰的,难道是吃什么像什么?

姜瑶先喂鹰司和彦喝了小半碗汤,然后用看着面前样子精美的寿司:“您要吃那种呢?”

“随便。”

姜瑶夹了一个看起来很漂亮的鲑鱼卵寿司,鹰司和彦开口道:“要蘸芥末酱油,还要搭配寿司姜。”她看起来想要直接给他吃呢。

“哦……”姜瑶看到食盒里确实是有一小瓶像是酱油一样的东西,她在碟子里加了芥末和酱油,可是寿司姜是哪一个?

“那个……”鹰司和彦指了下那盒浅粉色的切得薄如蝉翼的东西,她估计是没有吃过日式料理。他可以很敏锐地感觉到,这个女人对日本应该是没什么好感:“你不喜欢日本。”

姜瑶并没有说什么,因为鹰司和彦用的是陈述语气,而不是疑问。不过即使这是个疑问句她也确实不想回答,她答案对鹰司和彦来书应该是很无礼的,但是她又不喜欢撒谎。

“为什么?”鹰司和彦对这个很感兴趣。

“没有为什么,只是感觉而已。况且……这也没什么关系吧……”她喜欢或是不喜欢,日本是日本她是她,根本就是八竿子都打不着的两码事儿。

“也对。”鹰司和彦表示赞同。

这时病房的门被敲了敲,姜瑶放下筷子,走了出去。门口站着一对中年夫妇,看起来非常有派头:“您好,请问您们是来探望鹰司先生吗?”

“没错。”白玲珑刚才也看到无菌病房谢绝入内的牌子了:“我们不可以进去是吧?”

“是的,这里是无菌病房,为了患者的健康,不可以探视。”姜瑶点点头:“我可以把窗帘打开,你们可以看到他。”

“你去问一下,如果他愿意见一下我们,就麻烦你打开窗帘。如果她觉得不方便,那就算了。”白玲珑还是比较顾虑病人的心情,因为她生病时,有一段时间就不想见客人。

“好的。”姜瑶点点头。

“麻烦你把这些拿进去。”白玲珑把果篮和补品礼盒交给了姜瑶:“就说我们是笙歌的公公婆婆。”

“好的。”姜瑶暗自咋舌,鹰司和彦是很好看没错,他妹妹也非常漂亮,连他妹妹的公公婆婆都这么好看呀。长得漂亮是一方面,还很有气质,这一大家子都跟明星似的。

姜瑶转述了白玲珑的话,鹰司和彦挑挑眉,这措辞还真是挺有水平的。不管怎么说都是长辈,言辞却这么谦和,让他不见都觉得过意不去。鹰司和彦指指自己身上的病号服:“穿好。”

“哦。”姜瑶小心翼翼地将病号服套在鹰司和彦身上,然后将纽扣一粒一粒地系起来。

鹰司和彦的眼睛眯了一下,姜瑶的纤细的手指偶尔会碰到他的胸膛,而他……该死的,居然又有反应。鹰司和彦觉得自己一定是给炸弹震得神经质了,否则不会有这种感觉。

窗帘缓缓拉开,鹰司和彦将脸转向他们,礼貌地点点头。白玲珑看到鹰司和彦笔直地坐在病床上,目光触及到他的脸时,有点儿恍惚。路震知道鹰司和彦伤的不轻,实在不便打扰,让护士转述了要注意休息之类的话,就带着白玲珑离开了。

白玲珑坐在车子里,却一直在走神儿。

“想什么呢?”路震当然看出了白玲珑的异样,从医院出来神情就不对。

“你绝不觉得,笙歌的哥哥长得有点儿像一个人……”白玲珑幽幽地开口。

“昨天见到他时确实觉得有些面善。”路震点点头。

女人的第六感绝对是准得没道理,有些事情她还是要先跟儿子打听清楚才行。“你不觉得尘寰对裴馨雅的态度,很奇怪吗?”

“当然。”他儿子的行事作风他还是了解的,不过这次确实让他大跌眼镜。如果路尘寰要让人处置掉裴馨雅的话,他不会再阻拦的。首先,她这次做得确实过分;其次,她根本就不是裴家的孩子。可是路尘寰居然把她送到医院,还好医好药地治疗着,甚至还派了保镖。真的是很诡异:“不过……当时是鹰司和彦让人把她救出来的,尘寰开始不太愿意管,后来安排得还算过得去。”

“等等,下个路口转弯,送我去尘寰的公寓。”白玲珑马上吩咐道。

“他们估计都在上班。”路震提醒白玲珑。

“我知道,我是去给他们准备晚餐,而且我也想孙子了。”

“厨子什么都能做,还要你准备晚餐?”

“我煮的和厨子煮的能一样呀?”白玲珑白了路震一眼:“天伦之乐懂吗?真是败给你了……”

“喜欢天伦之乐就让他们搬回去住。”

“明珠庄园离市区有些远,出来确实不太方便。”白玲珑叹了口气:“而且年轻人嘛,不习惯跟我这个老婆子住一起也情有可原,谁没年轻过呢。”

“你倒是很开明。”路震揶揄道。

“自然是比你讲道理。”

“以前的事情能翻篇吗?”路震也觉得有些不好意思。

“翻篇儿是可以,不过也不影响我时刻帮你涨涨记性。”

“……”路震张张嘴却什么也没说。

楚笙歌昨天晚上确实没睡好,居然窝在办公室的沙发里就睡着了。她慢慢坐起来,把路尘寰盖在她身上的风衣放到一边。办公桌上原本堆得像小山一样的文件,已经被路尘寰处理完了。路尘寰正在盯着电脑屏幕上曲折变化的股指,楚笙歌走到他身后,揉捏着他宽厚的肩膀:“路总辛苦了。”

“叫老公!”路尘寰不悦地皱起了眉,总是叫他路总,搞得有时候儿子那脾气时也叫他路总,好好的一个名词,让他现在感到无比厌烦。

“这是在公司,叫路总有什么不对?”楚笙歌故意捉弄路尘寰。

“公私分明?”路尘寰嘴角浮出一抹玩味地笑意:“让总裁帮你批文件?你觉得按照公事处理有可能?”

“我这不是在接受潜规则嘛。”楚笙歌继续帮路尘寰捏着肩。

“嗯哼,原来你能接受潜规则,那我是不是该做些别的?”路尘寰一伸手将楚笙歌拉过来放在腿上,捏着她尖尖的下巴,薄凉的唇大刺刺地印上她的唇瓣,接着霸道地撬开了她的贝齿,汲取着醉人的甜蜜。

“唔……停……”楚笙歌开始还挺配合的,不过后来她都喘不上气了,简直是要窒息的节奏,一张小脸涨得通红。

“怕了?”路尘寰手已经顺着套装的下摆伸进她的衣服里了,奶冻似的肌肤手感非常好:“胆子这么小还怎么接受潜规则?”

“哼!仗着力气大欺负人是吧?”楚笙歌气咻咻地瘪着嘴,然后狠狠地在路尘寰的锁骨上咬了一口。

“嗯。”路尘寰闷哼一声:“小丫头,挑衅我是吧?信不信我现在就把你吃了?”

“你要是敢那么做……我就搬回哥哥的别墅去住!”楚笙歌也不甘示弱。

“你敢!”路尘寰什么都能接受,但是她想离开他,那绝对不是不行,哪怕只有几天也不行。

“你看我敢不敢……”楚笙歌一脸挑衅。

“好吧,我老婆最厉害,哪有你不敢的事情呢……”路尘寰真是觉得自己败给这个小丫头了,真是被吃得死死的。

“路总,我要早退。”楚笙歌看看表还不到五点,但是这个时间正好接儿子放学。

“批准了。”路尘寰也知道该去接儿子了。

“谢谢路总。”楚笙歌拿起挂在衣架上的外套穿好。

“不用客气,回家再继续接受潜规则就行。”路尘寰牵着楚笙歌的手走出办公室。

“呃……”楚笙歌怎么都有一种上了贼船的感觉。

三天后是开庭审理南峰股权划分案的日子,楚笙歌觉得这办事效率绝对可以称得上法院有史以来最高的一次,真不知道周家是动用了多少关系。楚笙歌已经申请了不共审理,法院也批准了。

“你根本不用去,这种小案子,钟鸣自己就可以搞定。”路尘寰嘴上是这说,可是还是像个忠实的保镖一样,跟着一起到了法院。

在大厅里,刚好遇到周嘉惠陪着周锐也过来了。

周嘉惠就像一门大炮,看到楚笙歌直接开火:“你还真好意思来打官司呢,自己什么身份自己还不知道吗?”

“我是什么身份不劳周小姐操心,我只是不知道你是以什么身份来的。”楚笙歌的语气谈不上和善但还算客气。

“我?我是璇姨的继女!”周嘉惠扬扬脖子。

“你可真应该摸着良心问问自己,你有把她当做母亲吗?哪怕只有几分钟呢……”她是不是应该为母亲高兴呢,她过世五年周嘉惠为了股份,终于肯承认她这个妈了。

“我当然有了!”周嘉惠继续嘴硬地说:“我跟璇姨感情可好了。”

“是啊……你们的感情可真是够好的。她头七立碑的时候,你是去哪儿了呢?我没记错的话,是去日本购物了吧?”楚笙歌笑笑:“这就是你对她感情,还不如一个限量版手包来得深刻。”

“你!”周嘉惠被说的脸上红一阵白一阵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