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发送邮件站内短信
看小说百度搜索: 雯雯文学
雯雯文学 > 其他类型 > 帝少的小萌妻 > 第266章 求你帮帮我

第266章 求你帮帮我

雯雯文学,小说免费全文阅读,无弹窗小说网,小说下载

想到昨天的事情,姜瑶不禁打了个哆嗦,那或许是她这辈子都挥之不去的噩梦了。她没想到自己第一次去酒吧就被人算计了。她是学医的,自然知道那样的感觉与症状根本不是醉酒。她昨天只在酒吧喝了那杯天使之吻,而她也没有离开过自己的座位,她确信没有人碰过她的饮料,除了那个调酒师。真是可笑,她喝下去的哪里是天使之吻,应该是恶魔之吻才对。无论是老师还是爸爸对她的教育果然都是没错的,什么酒吧夜店都是最最危险的地方,不是好孩子应该去的地方。她以为自己长大了,偶尔跟朋友去一下没有关系,可是就得到了这么深刻的教训。姜瑶此刻懊恼无比,如果时光可以倒流,她绝对不会涉足那种地方了。

他们的身体盖在同一张被子下面,姜瑶可以感觉到鹰司和彦比她高出很多的体温。她想要起来,却发现自己是枕在鹰司和彦的手臂上的,姜瑶小心翼翼地将压在鹰司和彦手臂下面的头发一点点的扯出来,然后慢慢的坐起来。薄被从她的肩头滑落下来,光裸的肌肤在微凉的空气里起了一层细细的鸡皮疙瘩。

姜瑶轻手轻脚地爬下床,依旧软绵绵的双腿在打着哆嗦,身体最柔弱的位置更是兀秃地疼着,在提醒着她自己失去了什么。卧室里并没有她的衣服,姜瑶捡起丢在地毯上的浴巾掩在胸前,往浴室走去。

浴室里可谓是一片狼藉,她脑袋里还残存着鹰司和彦将她按进浴缸里的情形,那种身体里像是流淌着岩浆,而体表却浸在冷水里的经历让不寒而栗。那样强烈的温度落差,让她记得鹰司和彦对她的说的话,她甚至有种错觉,面前的这面镜子记录下了昨晚他们所有的动作和对话

鹰司和彦震颤人心的声音似乎此时还回荡在浴室里:“我要你亲口说,是你想要我。”

“我……想要你……”沉在浴缸里的女孩脸白得像一抹幽魂,可是唇瓣却红得像染了献血一样。她被人钳制着下巴,眼前是一双深不见底眼眸,像是悬崖下的深渊,危险的,黑暗的。她知道那是深渊,可是**像是缀着铁球的锁链,用风驰电掣的速度将她扯了下去。

“你是谁?”

“我……我是姜瑶……”

“我是谁?”男人像是裹在黑暗的中的死神,每一句话都像是宣判,不容有丝毫的反抗。

“鹰司……鹰司先生……”

“很好,你现在应该是清醒的。”男人那双会蛊惑人心眼睛似乎在下蛊:“记住你现在说的话,并对它负起责任来!”

“求你……求你帮帮我……”姜瑶觉得自己就要被无名的业火焚成灰烬了。

鹰司和彦将她浸透水的衣服都除去,然后把她从浴缸里捞出来,抱进了卧室……

姜瑶觉得鹰司和彦或许真的是会魔法,否则怎么可能让脑子已经乱成成一锅浆糊的自己记住这些呢?浴室里的取暖干燥机一直在工作着,所以她昨天湿透了的衣物现在都已经差不多干了,只不过内衣是没办法穿了,都已经坏掉了。姜瑶直接穿上牛仔裤和衬衫,然后又套上那件浸过水之后严重变形的毛衣。她把脚伸进鞋子里时打了个哆嗦,鞋并没有干里面还湿漉漉的。她捏着自己的挎包,轻手轻脚地走出浴室,然后推开卧室的门走了出去。这是个套间,作为起居室的这个房间还开着灯。水晶流苏吊灯将整个空间照得富丽堂皇,让姜瑶觉得无处遁形。她几乎是小跑着冲向了门,拧开门锁跑了出去。

鹰司和彦听到门被打开又撞上的声音,霍地睁开了眼睛。他的神格外清明,没有一点儿醒来后的睡眼朦胧。他依旧慵懒都躺在床上,完全是餍足之后身心愉悦状态。如果那个女人能够像昨天一样,乖乖地任他摆布他应该会更高兴一些。一大早就跑掉了?他倒是要看看她还能跑到哪儿去。鹰司和彦起身走进浴室,舒舒服服地冲了个澡然后拉开衣柜换了一套干净的衣服。这里是他带着楚笙歌刚回国时住过的公寓,她跟楚笙歌的身材差不多,所以昨天鹰司和彦还特意从买给妹妹的衣服里挑了几件没有拆标签牌的放进衣柜里,预备着给她今天穿的。没想到这个女人还真是胆小,居然都不敢打开衣柜来找衣服穿。

姜瑶将双臂抱在胸前尽可能快的走着,这个速度比平时步行要慢很多,因为只要步子迈得太大就会疼,所以根本走不快。小区很大绿化做得很好,有不少晨练的人在便道上跑步。姜瑶是问了两个人之后,好不容易才走出小区的。姜瑶本来是想坐公车回去的,可是身上的衣服实在太狼狈了,只好咬咬牙拦了一辆出租车。

姜瑶回到家后,第一时间冲进浴室。她洗完澡穿着家居服从浴室里出来后,才舒了口气。她先热了一杯牛奶,一边喝一边煮着粥。她选了很快就可以煮好的大米粥,然后从冰箱里拿了两只鸡蛋打散。姜瑶寻找着冰箱里可以用来当早餐的食物,昨天下班后没有去菜场,冰箱里也是物资匮乏。把两个馒头放进蒸锅里加热,然后将仅剩的一把菠菜洗干净,打算用来拌凉菜。

姜波一边抓着头发一边从卧室里走出来。看到在厨房里忙碌的姐姐,顿住了脚:“姐,你昨天晚上没回家啊?”

姜瑶的心脏扑通扑通跳个不停,紧张地像是未成年人夜不归宿怕被家长抓到了一样:“我……昨天晚上玩得有些晚,就住在同事家了。”

“哦。”姜波并没有察觉到姐姐的异样,用爷爷的话说,姐姐从小到大就没让人操过心,所以姜波也觉得姐姐不会说谎。而且,二十几岁的女孩子就应该过着无忧无虑的的日子。但是姐姐因为要照顾他,一年到头很少出去玩儿。他怕问的多了,以后姐姐更不敢出去玩儿了。

拌好凉菜后,白粥已经煮好了。姜瑶把打好的蛋液倒进锅子里,搅了一下然后加了点儿盐,香喷喷的蛋花粥就煮好了。姐弟俩围着茶几吃着早餐,姜瑶昨天晚上就没吃饭而且好体力透支,吃掉一整个馒头和一碗粥。

“姐,这个也给你吃吧。”姜波将盘子里的另一个馒头也推给姜瑶,他今天要做透析,每次要做透析前他都吃不下太多东西。

“哦。”姜瑶拿起馒头掰了一半,又小口吃起来,她是真的饿。

吃完早餐后,姜瑶把要用的东西收进一只双肩包里,然后换好出门的衣服:“小波,该去医院了。”

“好。”

姜瑶锁好门,扶着弟弟下楼。短短的一阶楼梯,他们就走了十几分钟。好不容易到了楼下,姜瑶让弟弟坐在花池边上休息,自己跑到小区外面叫了一辆出租车开进来。姜波透析要做五个小时左右,她要一直陪着。为了空出这么一块时间,她得上个大夜班。姜瑶以前就在这家医院上班,所以跟这里的工作人员都挺熟,大家对姜波也挺照顾的。午餐的时候,她本来是想到医院的餐厅给小波买份粥,可是她忽然意识到一个很恐怖的问题昨天她跟鹰司和彦那个的时候,鹰司和彦没做措施。

姜瑶被这件事吓得不轻,她必须买药吃才可以的。姜瑶直接坐电梯下到一楼,她记得这附近有好几个药房。她刚走出医院大门,一辆白色的路虎停在她旁边:“姜瑶?你陪小波来做透析吗?”

“嗯,肖医生。”姜瑶看清车子里的人,是以前一个科室的同事。从美国斯坦福大学毕业的高材生,才三十岁就做到副主任医师,差不多是整个医院未婚女性心中的白马王子。

“你要去哪儿,我带你一程。”肖进从里面推开副驾驶的车门。

“不用不用。”姜瑶连忙摇头,她根本不可能说自己是要去买什么药,所以说道:“我就到旁边的餐厅给小波买份粥。”

“后面的街上新开了一家粥铺是做养生粥的,我带你去,上车吧。”肖进指指后面:“快点儿,咱们堵路了。”

姜瑶看到肖进的车子后面确实堵了两辆车,已经在不耐烦地按喇叭催促了。她一着急,只好上了车:“真是麻烦您了。”

“你怎么这么客气呀,怎么说也同事一场,一跳槽就当我是陌生人呀?”肖进开着玩笑。

“不是……不是的……”姜瑶连忙摇头。

肖进把车子停到一家餐厅前面:“就是这里,菜做得不错。”

“哦,谢谢。”姜瑶下了车,店铺装修得古色古香,不过一看就知道里面的菜品价格不菲。外面一份几块钱的粥,这里估计要几十块了。她想着等肖进走后,还是回医院的餐厅去买吧,干净又卫生关键是便宜。

哪成想肖进居然下了车,带着她往餐厅里走:“肖医生,我自己去可以了。”

“我本来也是出来吃饭的,来都来了就在吃好了。”肖进牵住姜瑶的手走进餐厅。

姜瑶在心底哀嚎一声,看来今天这粥是在这里买定了。所以,一时没有意识到她的手被肖进牵着的。客户今天在这里宴请鹰司和彦,他一进门就看到转到有个男人牵着姜瑶的手拐进大厅旁边的雅间区。虽然只是一个背影,他也可以确定那个人绝对是姜瑶,他已经将她身体的没处线条都描摹进脑袋里了。

鹰司和彦的眼睛眯了一下,整个人都散发出危险的气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