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发送邮件站内短信
看小说百度搜索: 雯雯文学
雯雯文学 > 其他类型 > 帝少的小萌妻 > 第270章 没有资格说不

第270章 没有资格说不

雯雯文学,小说免费全文阅读,无弹窗小说网,小说下载

姜瑶刚从床上跳下来,还没走到门口,就被从浴室走出来的鹰司和彦像是拎小兔子似的拎进了浴室。姜瑶整个人都紧绷起来:“我不要到这里……你……你……你做什么……”

“给你张长长性。”鹰司和彦抽丝剥茧般地将她身上的衣物除去,然后将她按进放好热水的浴缸里。鹰司和彦低沉的声音在浴室里回荡着:“怕冷就不要穿这么薄的衣服。”

姜瑶早已被吓得六神无主了,挣扎着想要从浴缸里爬出来,却被鹰司和彦用一只手就控制住了:“你知道自己是哪里做错了吗?”

“不……我不知道……”姜瑶胡乱地摇着头。

“那天,就是在这个浴缸里,我告诉过你,要记住自己说的每一句话,并对它负起责任来,忘了?”鹰司和彦也不能确定她是不是记得,毕竟那天她的思维应该是很混乱的。

“我……已经负责了……”姜瑶的声音陡然大了起来,如果说这个,她是记得的。那天是她自愿的,所以她自己负责。

“说谎不是好习惯。”鹰司和彦用手顺着姜瑶被水打湿了的头发,它们像是海藻一样漂浮在水里。

“我没有说谎。”姜瑶像是被老师盘问为什么没做作业的小学生,垂着头都不敢看鹰司和彦。

鹰司和彦用手指捏住姜瑶的下巴,让她不得不抬起头来:“谁允许你去相亲的,嗯?”

“我妈妈……”姜瑶看着鹰司和彦凌厉的双眸,他的目光像是犀利的刀子,可以戳穿所有的谎言。

“去相亲就是错的……你现在说不定已经怀了我的孩子,怎么可以去跟别人相亲呢?你这么不负责任,会害了那个愚蠢的男人,毕竟我现在还不想惩罚你。”鹰司和彦的语气并不冰冷,似乎还有些轻快,可是却让姜瑶不寒而栗。

“不会的……我已经吃过药了……不会怀孕的……”姜瑶舒了一口气,原来鹰司和彦抓着她不放,是怕她带着他的孩子嫁给别人?还好她吃过紧急避孕药了,这样他就不会再这样审问她了吧。

鹰司和彦听到姜瑶的话,眼神更加危险起来。这个女人是真的单纯还是存心想要气死他呢。有多少女人想要给他生孩子,他根本不会给,他只对她毫无保留,她居然吃药?

姜瑶的手攀着浴缸的边缘的:“我不会给你添任何麻烦,你也……”她其实是想说‘你也不要给我添麻烦’,可到底不敢说只好咬着自己的嘴唇说:“你不用担心……那天虽然是遇到了一些特殊状况……但我是自愿的……我能对自己的行为负责……”

“唔……”鹰司和彦挑挑眉:“看来我们对负责这件事上,理解有偏差。”

鹰司和彦慢条斯理的坐在浴缸的边缘,两个人的距离一下被拉近了。姜瑶睁着大大的眼睛看着他,明显没有明白鹰司和彦的意思。鹰司和彦嘴角浮出一抹邪气的笑意:“我说的负责,是你要对我负责。”鹰司和彦修长的手指抚过姜瑶光滑细致的脸颊:“你难道以为爬上我的床之后,还可以当做什么事情都没发生地全身而退?”

姜瑶细细的眉毛皱了起来,什么叫做对他负责,这件事情吃亏的是她,不是吗?可是在鹰司和彦的世界里,游戏规则显然全是由他来制定的:“你……你想怎么样?”

“好好地跟着我,你弟弟的手术我会找到合适的肾源让最好的医生给他主刀,然后送到最好的疗养院做康复,他之后的一切费用都由我来承担。”鹰司和彦俯下身,与姜瑶几乎是鼻尖儿对着鼻尖儿:“可是我也有要求,我的女人不许到处招蜂引蝶,你最好乖乖听话。你应该知道,做了肾脏移植手术后是需要终生服用抗排异药物的,副作用小的药多少钱一盒,嗯?”

姜瑶这才明白过来,鹰司和彦从一开始说让她跟着他,就不是单纯地工作。现在他说这些,是想要她……当他的……"qingren"?对于从小接受传统教育的姜瑶来说,这个身份简直令人发指:“我不要!我不要做你的……女人!”"qingren"这个词她还是说不出口。

“你没有资格说不。”鹰司和彦的脸色越来越难看了,居然说不要做他的女人,是跟谁借的胆子:“虽然那天我们已经达成了负责的共识,但我还是有很多方法让你再答应一次,你要试试吗?医生是怎么说的?你弟弟如果不做移植手术会怎么样?你要好好把握机会,现在他明明有机会活下去的,你要亲手扼杀这种可能性吗?”鹰司和彦用手指挑起姜瑶的下巴:“姜瑶,回答我!”

鹰司和彦的语气太威严了,姜瑶像是被锁在被告席上的犯人,根本无力反抗这种威压。鹰司和彦把浴缸里的水放掉,姜瑶吓得惊呼一声。鹰司和彦却并没有理财,伸手扯了自己的浴衣将她裹起来抱进卧室:“以后都不许吃药。”她还很年轻,他也不想太早要孩子,可是他不会可以去阻止孩子的到来。

“你……”姜瑶想挣扎也想反抗,可是却像一直落进蛛网的蝴蝶,连挣扎的机会都没有。鹰司和彦说得没错,即使是换了肾脏,小波的后续治疗也需要用很多钱。姜瑶咬咬牙,她根本不可能眼睁睁地看着弟弟无助地死去。不就是做"qingren"吗?余成倒是让她做妻子,可是对待她就像是一件商品,对待她的家人就像是抛弃包袱。同样时候没有尊严的过活,她宁愿接受一个冷酷无情的金主,也不想有一个没有人格的丈夫。姜瑶微不可闻的叹了口气,认命地闭上了眼睛。

“把眼睛睁开……”鹰司和彦低沉的声音响起在她的耳边:“你要用眼睛,和身体的每一部分来记住,谁才是你的男人。”

姜瑶醒来的时候,夕阳已经给整个房间镀上了一层橘红色的光。虽然不是第一跟鹰司和彦如此亲密,可是刚开始的时候还是觉得痛。后来也并不舒服,那种她无法控制自己身体感官反应的经历,让她觉得很陌生甚至是害怕。姜瑶看到旁边的枕头上放着一套橘粉色的家居服,上面还叠着白色的内衣。这个应该是给她准备的吧?姜瑶拿起衣服一件一件地穿好,然后慢吞吞地走出卧室。她想是不是该换回自己的衣服,她还要回家给小波做饭呢。姜瑶拍拍自己的脑袋,她下午没去上班,而且也没有请假真是糟糕。

“过来。”鹰司和彦坐在沙发里,他穿着简单的白衬衫和米色的休闲裤。膝盖上摊开着一本文件。头微微偏着,坐姿虽然很慵懒,却依旧显得挺拔。他就像是她在画册里看到那些油画里的贵族一般,举手投足间尽显优雅。可是他的气势明显要更强大,一双她永远无法看透的眼眸,如同站在云端的天神,而在他面前她就像是一颗微不足道的的尘埃。

姜瑶走到鹰司和彦面前,小心翼翼地看着他。鹰司和彦的目光落在面前的文件上,却用手拍了下他身旁的位置。姜瑶马上明白了他的意思,坐到他身边。

“你有什么要求,或者想要什么,都可以告诉我。”鹰司和彦在文件的右下签上自己名字放到一边,然后又从茶几上拿起一本,继续看着。

“没有……”姜瑶真没什么想要的,他既然这么说了,她还真有一个要求:“我……我要继续上班。”姜瑶做不到不去上班,他们这样的关系已经让她觉得如履薄冰了,如果可以去上班,她多少可以有些安全感。

“不行。”鹰司和彦斩钉截铁地拒绝了姜瑶的要求,她在开什么玩笑。只要想想以前姜瑶也像给他擦身一样给别的男人做过同样的事情,就已经很不舒服了。怎么可能再让她去做那种事情。

“我……我必须要去上班的。”姜瑶觉得哪怕是这辈子只能如此坚持一件事,那么她也要去上班。从父亲去世后她就没有再依靠过任何人,她不相信任何形式的承诺,她相信只有靠自己才是最踏实的。鹰司和彦现在愿意替她支付小波的医药费,可是并不能保证他一直都愿意这么做,她不能把弟弟的生命寄托在别人身上。

“那就到我的公司来上班。”鹰司和彦想了一下,把她带在身边应该也不错。

“我不懂公司的事情。”

“我可以教你。”鹰司和彦转过脸,冲姜瑶笑了一下。

“我要在医院上班。”要她把专业丢了,那绝对不行。去他的公司,万一哪天他不高兴了,很有可能就被解雇了。

鹰司和彦皱了下眉,这个女人不是很胆小吗?怎么这么难搞:“我知道了。”

姜瑶眨了眨眼睛,他知道了?那就是同意了吗?姜瑶觉得跟鹰司和彦相处真是太费脑细胞了,一句简单的话都需要她想好几遍才能猜到他的意思:“我该回家了。”姜瑶起身,往浴室走去。她的衣服和挎包应该都在浴室里呢。

“吃完晚餐我送你回去。”鹰司和彦已经让人去安排合适的医院了,明天就可以把她弟弟送到医院去,她还是被直接打包带回来比较好。她家那个破房子,环境真是糟透了。

有人按了门铃,鹰司和彦知道是属下来送晚餐了:“去开门。”

姜瑶打开门,站在门外的赫然就是那天晚上帮她追劫匪的男人呀:“你……你……”

“小姐,我是来给您和先生送晚餐的。”永泽一郎礼貌地鞠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