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发送邮件站内短信
看小说百度搜索: 雯雯文学
雯雯文学 > 其他类型 > 帝少的小萌妻 > 第272章 可是打不过

第272章 可是打不过

雯雯文学,小说免费全文阅读,无弹窗小说网,小说下载

楚笙歌拿了两杯果汁还有甜点过来,把一杯果汁推给姜瑶:“看起来还不错,不知道好不好喝。”

“谢谢。”还好她跟楚笙歌还算有几面之缘,有楚笙歌来跟她说话,她觉得比一个人待在这里要好一点儿。姜瑶实在不习惯这样的场合,有点儿不知所措。不过她很怕楚笙歌会问她怎么会来这里,因为她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刚才童芊芊就给楚笙歌发信息,说哥哥带着一个漂亮的女孩子去他们工作室做造型。楚笙歌其实很好奇的,因为她几乎没有见过哥哥带女人做这些事情。各种宴会哥哥总是独来独往,有时候必须需要一个女伴时,她会顶上去充充数:“这个蛋糕蛮好吃的,你尝尝。”

“谢谢。”姜瑶吃了一口楚笙歌拿给她的提拉米苏,她喜欢的巧克力味道混合了咖啡和奶油。

“不会太甜,还不错。”楚笙歌中肯地评价:“你如果不喜欢的话,再试试别的。”

“很好吃,我喜欢巧克力口味的东西。”

“我也喜欢吃巧克力,刚好有朋友给我寄了几盒樱桃酒心巧克力,明天我让哥哥拿给你。”楚笙歌说完之后忽然想起来,就因为她签收了叶熙给她寄的巧克力,路尘寰出门的时候还很恼火的样子。

“不用……不用麻烦了。”姜瑶连忙摇头,看来她做了鹰司和彦"qingren"的事情,楚笙歌是知道的。可是,楚笙歌似乎也没有因此看不起她呢,姜瑶实在不知道自己是应该感到欣慰还是羞愧了。

“不麻烦的。”楚笙歌笑着摇摇头:“哥哥回来了,我不陪你喽。”

姜瑶愣了一下,原来楚笙歌是过来陪她的,心里不由得一暖,楚笙歌真是一个善良又温柔的人。

“想什么呢?”鹰司和彦锐利的眼神落在姜瑶的小脸上。

“没什么……我只是觉得楚小姐是非常好的人。”姜瑶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会突然冒出这么一句话来,可能是因为楚笙歌没有轻视她,或者是楚笙歌的善解人意。鹰司和彦倒是一点儿不意外,他妹妹那么好,被人夸奖真是太正常了。

楚笙歌看到路尘寰正在和李一帆在那里说着什么,他修长的手指勾着一直晶莹剔透的高脚杯,里面的盛着色泽艳丽的葡萄酒。路尘寰有些慵懒都倚着露台的栏杆,灯光从他的侧面打过来,给他的侧影烘托出金色的轮廓。在万千人中,他总是最吸引她的。其实她也可以理解路尘寰的心情,如果有路尘寰的前女友给他寄过来一箱各种口味的巧克力,她也会炸毛的。楚笙歌叹了口气,她决定去给狮子王顺顺毛。

“嫂子今天真漂亮。”李一帆看到楚笙歌过来笑着打了个招呼。

“谢谢。”楚笙歌也冲李一帆笑了一下:“没有打扰你们谈事情吧?”

“没有……没有……”李一帆马上摆摆手:“我去那边转转。”

李一帆脚底抹油不做电灯泡,露台上就只剩下路尘寰和楚笙歌两个人了。楚笙歌很自然地走过来,用手挽住路尘寰的手臂:“老公,我们什么时候回家。”无论遇到多难搞定的状况,她叫个老公,基本就搞定一半了。

路尘寰原本绷着的脸马上缓和了一些:“你想什么时候回去?”

“有那么生气呀?”楚笙歌用手抚上路尘寰微微蹙着的眉:“板着脸都不帅了。”露台上比大厅里要稍微暗一些,应该也不会有人注意吧,楚笙歌掂起脚,吻了下路尘寰一侧的脸颊,总算看到那张冰块脸的唇角神奇的弯了弯。

“你故意捉弄我!太坏了!”楚笙歌用尖利的小牙齿在路尘寰的耳垂上咬了一口。

“还有更坏的,一会儿你就知道了。”笑意染上路尘寰的眼角眉梢,嘴角弯的魅惑人心:“走吧,我们回家了!”

路尘寰搂着楚笙歌的细腰,身心愉悦地走进大厅,往另一侧的出口走去。

楚笙歌回到家先舒舒服服地洗了个澡,她非常不喜欢造型师做头发时用的那些定型产品,还有各种彩妆,换了家居服她才觉得整个身体才放松下来。

“宝贝,过来把这个吃了。”路尘寰把端上来的云吞面放到茶几上,一把捉过楚笙歌把她抱到膝盖上。

“你怎么知道我饿了。”楚笙歌端起碗吃着面条,然后用汤匙盛着汤喝了一口。

“好吃吗?”路尘寰用手顺着她半干的长发。

“好吃。”楚笙歌盛了一只云吞喂给路尘寰。

“嗯,还不错。”路尘寰的手顺着她的背滑下来,握住楚笙歌腰。

“我吃好了。”

“那该轮到我吃了。”路尘寰意有所指地摩挲着楚笙歌腰。

“别闹,放开我。”楚笙歌想起来她刚才答应姜瑶拿巧克力给她的。

“找什么呢?”路尘寰看楚笙歌蹲在那里在茶几下面的抽屉里翻找着。

“巧克力。”楚笙歌皱着拉开另一个抽屉,她记得出门的时候是把巧克力放在这里的,怎么就找不到了呢?

“别找了,我让人丢掉了。”路尘寰听到巧克力三个字,脸又黑了下来:“想吃什么口味的告诉我,我买给你。”

“你怎么可以这样的?”楚笙歌嘟起嘴,气咻咻地瞪着路尘寰:“我不管,你现在就拿给我。”

“那你到垃圾箱里去找吧,或许垃圾还没被清掉。”路尘寰的声音冷冰冰的。

“你……太过分了……”楚笙歌真是要给路尘寰气死了,从垃圾箱捡回来的巧克力怎么送人呢。她气冲冲地走出了卧室,砰地一声摔上房门。

楚笙歌不是真的去垃圾桶里去捡巧克力了吧?她什么巧克力没吃过没见过,值得那么宝贵吗?不是因为宝贝那些巧克力,是宝贝送巧克力的人吗?路尘寰的眉越皱越紧,指节都被他捏的发白了。路尘寰霍地站起来,走出卧室。他刚要往楼下去找楚笙歌,听到旁边的起居室里传来婉转的女声。他轻轻地走过去,起居室的门没有关严。通过门缝可以看到楚笙歌正窝在沙发里,一直手臂圈着膝盖,一只手拿着电话,正在义愤填膺地讲着:“我觉得脑袋都要冒烟了……就是说啊,我都跟人家说好了……家里的巧克力都拆开包装了……嗯……只好明天去超市看看了……我哥应该是喜欢姜小姐,他那个人呢才不会买巧克力之类的讨女孩子开心……超市里的应该都不会太高档,我公司附近好像没有进口食品店,就算有也是工厂生产的跟那种巧克力作坊做的不一样的……嗯嗯,我真要气死了……”

路尘寰挑挑眉,原来楚笙歌要那些巧克力是要帮她哥哥追女朋友?如果楚笙歌对叶熙真的有超越友情的情愫,是不可能把叶熙送她的东西转手送人的,看来这次真的是他误会楚笙歌了。路尘寰磨磨牙,鹰司和彦是要穷死了吗?追女人还要她老婆准备巧克力?路尘寰心中的不满无处发泄,全打包算到鹰司和彦头上了。

路尘寰推开门走进来:“宝贝儿,该回房间睡觉了。”

“芊芊,我等一下再跟你说哦。”楚笙歌挂了电话,然后拍开路尘寰圈着她肩的手:“我要跟儿子睡,今天不想跟你说话!”

楚笙歌懒得理他,又开始跟童芊芊发起了微信,研究哪里的进口食品店比较大一些。楚笙歌和小哲都喜欢吃零食,家里来自世界各地的零食从来没断过,不过都不是她买的。

楚笙歌最终还是决定明天先到公司附近的超市看一下,那个超市走高冷路线,据说里面东西贵得不行,应该是有看着不错的的巧克力吧。她伸了个懒腰,一偏头看到路尘寰安安静静地坐在旁边的沙发上。楚笙歌翻了个白眼,自顾自地走出起居室。

“宝贝儿……”

“闭嘴,说了不想听你说话。”

“你说的是昨天不想跟我说话。”路尘寰揽着她的腰:“你看看表,现在都过0点了,昨天都已经过去了……”

“哦,这样啊。可惜我今天也不想跟你说话。”楚笙歌傲娇地宣布。

“你做喜欢的那个作家是怎么说的,不可以使用家庭冷暴力,嗯?”

“我倒是想直接使用家庭暴力,我能打得过你吗?”楚笙歌磨磨牙,她真想狠狠地揍路尘寰一顿,可是她是真的打不过。

“我随便给你欺负,我们先回房间,乖……”

楚笙歌第二天很早起来,她决定上班前先到超市去看一下,那个超市好像是24小时营业的。她走进餐厅,看到餐桌上放了一个精致的手提袋。她也懒得去管那是什么,坐下来拿了一片烤土司,开始认真地涂抹起果酱来。

“喝果汁还是牛奶?”路尘寰像好好先生一样温柔地问。

“咖啡。”

“咖啡来了。”路尘寰倒了一杯咖啡还耐心地调了牛奶和糖浆,路尘寰指指桌上的手提袋:“赔给你的巧克力。”

“你应该不是从垃圾桶里捡回来的吧?”楚笙歌有些嫌弃地瞅了一眼。

“宝贝儿,我会把垃圾桶里捡来的东西放在餐桌上?”路尘寰又好气又好笑。

“那可说不好……”

“需要拆开吃一块给你看吗?”

“你把包装纸一起吃了我就相信你。”楚笙歌耸耸肩。

“小丫头,存心惹我是吧?”路尘寰倾身过来。

“停!”楚笙歌用手指撑住路尘寰的胸膛,阻止他继续靠近:“儿子来了。”

果然,楚笙歌话音刚落,保姆就带着小哲走进了餐厅:“爸爸妈妈,早上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