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发送邮件站内短信
看小说百度搜索: 雯雯文学
雯雯文学 > 其他类型 > 帝少的小萌妻 > 第273章 不是她的怎么还

第273章 不是她的怎么还

雯雯文学,小说免费全文阅读,无弹窗小说网,小说下载

昨天参加完那个酒会后,姜瑶又被鹰司和彦带回了他的公寓,时间太晚了,她也不好意思让鹰司和彦都个圈子送她回家去,还好小波现在住进了疗养院等待手术,否则她真是不放心。姜瑶从床上坐起来,捉起床脚的睡裙套在身上。一边洗漱一边想着等一下要穿什么去上班呢,她总不能穿着昨天那条锦缎的礼裙去上班吧。姜瑶叹了口气,从浴室出来。鹰司和彦还维持忍者修行的习惯,早上做完训练也回到卧室换衣服。他打开衣柜后,姜瑶看到里面有女装,慢吞吞走过去:“这个衣服我可以借我穿一下吗?”

“不借。”鹰司和彦冷声拒绝,这个女人可真够有趣的,衣服本来就是给她准备的,他又没有异装癖,要女装做什么。

“哦。”姜瑶觉得不借就不借吧,他买的衣服应该都很贵,几千块一件衬衫,几万块一件外套的话,她可还不起。要是穿着这套家居服回家换衣服的话……那就只能打车了,做公车估计会让人以为她是精神病。

“换衣服,快点儿。”鹰司和彦看着在那里发呆的姜瑶,把睡裙的裙摆撩起来,脱衣服的动作简直就是行云流水。

“你……”姜瑶想说你不是不借吗?

鹰司和彦直接拿了内衣塞给她,然后转身去选他喜欢的衣服,米白色的羊绒连衣裙轻便保暖,搭一件浅粉色小外套,看起来很可爱。鹰司和彦比较喜欢姜瑶穿浅色的衣服,看起来乖巧可爱。

“我可不可以……穿这个……”姜瑶自己穿好内衣,拿了旁边叠的整整齐齐的牛仔裤。

“不行。”鹰司和彦摇摇头。

“哦。”姜瑶只好把裙子穿上,自己跟人家借衣服还挑挑拣拣,确实不太对哦。

“自己去选鞋。”鹰司和彦把小外套拿给她。

“这些我都可以穿吗?”姜瑶怕自己一不小心选了很贵的那种。

“衣服和鞋还有包,都是给你准备的。”鹰司和彦酷酷地走出了卧室。

姜瑶看看衣柜里琳琅满目的衣服和鞋,不禁打了个哆嗦这么多衣服都是给她的?他该不是……想让她在这里常住吧?姜瑶看着整整齐齐排在柜子里的鞋,从低到高都是应季的款式。姜瑶选了一双浅粉色平底公主鞋,穿好后走了出来。

“走吧,早餐出去吃。”鹰司和彦对自己选的衣服很满意,这才应该是她本来的样子,清新的,甜美的。以前她总是穿灰色系的衣服,他一点儿都不喜欢。

“好。”姜瑶乖乖的跟在鹰司和彦身后走出公寓。

鹰司和彦伸手牵上她的手,让姜瑶走在自己身边。然后从口袋里摸出一串钥匙:“钥匙拿好。”电梯到达一层,他指着电梯门说:“电梯门是指纹锁,你过来。”鹰司和彦把她的手指按在感应器上,设置了一下:“今天下班自己回家。”

“哦。”姜瑶点点头。

鹰司和彦带姜瑶去吃了广式早茶,姜瑶觉得红枣粥和黑米糕都很好吃,不过她最喜欢的是蛋挞,松脆的蛋挞皮托着滑嫩的蛋奶心,真是太美味了。从餐厅出来的时候,鹰司和彦让服务生打包了一份蛋挞拿给姜瑶:“给你当零食。”

“谢谢。”姜瑶一手拎着漂亮的小盒子,另一只手被鹰司和彦牵着。

姜瑶上学时经常在外面打工,所以即使调了工作,也没有非常不适应。中午的时候同事叫她去吃饭,她想起来早上带的蛋挞还没吃,用微波炉叮一下刚好可以当午餐,所以就没去。姜瑶一边热蛋挞,一边给自己冲了一杯麦片。姜瑶咬了一口热好的蛋挞,电话响了起来。姜瑶一边嚼着香甜的蛋挞,手指划过屏幕:“喂。”

“我是和彦君的女朋友,我要见你。”冷漠的女声从电话那端传过来,让姜瑶打了个哆嗦。姜瑶觉得刚才在嘴里美味无比的蛋挞此时正卡在自己喉咙里,噎得她喘不上气来。她勉强将蛋挞咽下去,对方以为她不愿意见面,语气带着些威胁:“如果你不出来,我只能到医院去找你了。”

“不要……”姜瑶顺过气来马上说:“我去见你。”绝对不可以让鹰司和彦的女朋友到医院来闹,否则她真是没办法工作了,口水非把她淹死不可。

“医院对面的蓝白餐厅,10分钟之内,我不喜欢等人,等不及只能是我找你了。”电话啪的一声被挂上了。

姜瑶脱下工作时穿的白大褂,拿了自己的挎包急匆匆地往外面走去。她工作的医院是一家私立医院,所以周围应运而生地开了几家高级餐厅和购物中心。蓝白餐厅是这几家餐厅里最贵的西餐厅,主打意大利菜。她没去过,不过餐厅海蓝色的屋顶和雪白的外墙实在很显眼,绝对不会错过的。姜瑶穿过过街天桥,握着书包带子的手紧了紧。其实她也想过,像鹰司和彦这样的成功人士,32岁了,不可能是单身。她其实也想过要问他,可是又不知道该怎么开口。难道要问,鹰司和彦,你是单身吗?如果他说是,那是最好了。可是如果他说不是呢?她要怎么办?她只是他的"qingren"呀,有什么资格去质问他呢?

越是这样想,姜瑶就觉得步子越沉重。她走到餐厅门口,深吸了一口气,才走进去。

“请问小姐几位。”引领礼貌地询问。

“我……找人。”姜瑶想到自己根本不知道对方是什么人,刚想打电话问一下,引领说道:“您是姜瑶小姐吗?”

“对,我是。”姜瑶点点头。

“姜小姐这边请。”

姜瑶跟着引领走向餐厅角落里的位子,那里已经坐了一个女人。她穿着紫红色洋装,肩头搭着一条水墨色的锦缎披肩。海藻一样的绵密的长发烫成了风情的卷发,在灯光下闪着咖啡色的光泽。她抬起头看了姜瑶一眼,指指对面的椅子:“坐吧,我不喜欢抬着头跟人说话。”

姜瑶坐下来,有些拘谨地看着对面的女人。虽然她想过自己以这样的身份待在鹰司和彦身边,可能会遇到这样尴尬的情况,可是她没想到会这么快。

“姜瑶是吧。”白慧欣语气依旧不怎么客气,不过还是问:“要喝点儿什么?”

“不用了。”姜瑶摇摇头:“不知道你找我是……”

“你想要多少钱?”白慧欣知道鹰司和彦会参加昨天的酒会,所以央求父亲带着她去。她本来只是想看看鹰司和彦,可是鹰司和彦带着一个女人出现在酒会上时,她根本控制不住自己情绪。她认识鹰司和彦也有很长一段时间了,他以前除了他的妹妹楚笙歌之外,没有带任何女人出现在公众面前。白慧欣知道鹰司和彦不爱她,可是想到那些经历过极致快乐的时刻,她觉得即使不是爱,那至少鹰司和彦是喜欢她的吧,就算不是喜欢她,也是喜欢她的身体。退一万步讲,即使不是喜欢,那么他不喜欢任何人,唯独愿意要她,她在他眼里也是特别的吧。可是这个姜瑶的出现,完全打破了她自己手制的幻境。白慧欣真真切切地意识到,她是被鹰司和彦抛弃的女人。

白慧欣让私家侦探用一夜的时间把姜瑶查了个清清楚楚,一个毫无任何背景,完全是从贫民窟走出来的女人,怎么有什么资格站在高贵的鹰司和彦面前呢。如果姜瑶有显赫的家世,那么白慧欣觉得自己心里会好受一些。她怎么可以被这样一个卑贱的女人比下去呢?

姜瑶根本不明白白慧欣在说什么,什么她要多少钱?她什么时候跟她要过钱了?坐在对面的女人无论是衣着还是手上闪着火彩的钻石手链,或是脖子上沉甸甸的宝石吊坠,都显示着她的财富。姜瑶甚至觉得这样的女人真的比较像鹰司和彦的女朋友,她陪着他出现在昨天那样的宴会上,一定是不会像自己那样手足无措,他们才是一个世界的人。即使不愿意正视,她也必须承认,他们才是相配的。姜瑶想了一下,她估计像鹰司和彦这样的男人,或许不只有一个"qingren",这位正宫娘娘可能是找错人了。姜瑶低着头小声说:“对不起,我不太明白您是什么意思。”

“我是说,你要多少钱才肯把和彦君还给我。”白慧欣觉得这个女人是不是脑子是坏的,这种问题都想不明白吗?

姜瑶有些吃惊地看着白慧欣,原来她是这样以为的,她以为是自己抢走了她的男朋友吗?

“我可以给你弟弟找到合适的肾,做完手术后再给你两百万,然后你带着你弟弟跟你母亲离开江城,随便去什么地方生活,只要不再出现在和彦君面前就可以了。”白慧欣也懒得跟姜瑶多费唇舌,这样背景单纯的女人还是比较好对付的,况且她还有个病得要死的弟弟:“你要好好想一下,你这样的身份是绝对不可能嫁入鹰司家的。”白慧欣觉得自己并不算撒谎,鹰司家族在日本是很有威望的贵族,就算是她白慧欣,人家也未必能看得上,更何况是一个从贫民窟里爬出来的女人呢?“而且男人都追求新鲜刺激,遇到更鲜嫩可口的,还会记得你是谁吗?到时候,你可是什么都得不到了。”

鹰司和彦愿意帮她给小波做手术,她已经欠了他那么多,姜瑶也从来没有想过要嫁给鹰司和彦,因为他们根本不配。姜瑶承认,这个女人说的都对,可是她的身份只是"qingren",鹰司和彦又不是她的,要怎么还给她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