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发送邮件站内短信
看小说百度搜索: 雯雯文学
雯雯文学 > 其他类型 > 帝少的小萌妻 > 第275章 得罪了什么人

第275章 得罪了什么人

雯雯文学,小说免费全文阅读,无弹窗小说网,小说下载

鹰司和彦整个人被恼怒燃烧着,她不怕,不是因为她相信他可以保护她,也不是因为即使被危及生命也想跟他在一起,而是因为她不怕死。鹰司和彦压抑住自己脾气:“想吃什么,我带你去吃。”

“蒜蓉扇贝。”姜瑶想起很久以前,那时候父亲还在世。她周末上补习班差不多也是这个时候回家,父亲总是在小区的巷口等她。带她到后街的烧烤摊要一盘蒜蓉扇贝和一些烤串,父亲吃着烤串喝着五块钱一大杯的啤酒,看她像只小馋猫似的吃掉一整盘扇贝。

鹰司和彦拉着姜瑶下车,姜瑶抬头看看面前金碧辉煌的建筑,是她太天真,他怎么会带她去吃大排档呢?鹰司和彦揽着姜瑶的腰走进饭店。

“鹰司先生。”白建设看到鹰司和彦连忙止住脚步:“幸会幸会。”

鹰司和彦锐利的目光越过白建设,落在白慧欣脸上,然后又看向白建设:“白总,幸会。”

白慧欣看到鹰司和彦狠厉的眸光有些不敢抬头,白建设显然没有察觉到空气里微妙的气氛:“您是在这里有应酬吗?”

“吃顿便饭。”鹰司和彦随口应道。

“相请不如偶遇,我刚好约了中天建筑的胡总小聚。不知鹰司可否赏光?”能请到鹰司和彦这样的客人,绝对是一件很有面子的事情。

鹰司和彦唇角浮出一抹笑容:“恭敬不从命。”

“鹰司先生请。”白建设亲自引着鹰司和彦走进包间。

豪华的包间里已经坐了一些人,白建设介绍到:“这是胡总、胡太太还有胡小姐。”白慧欣已经乖巧地坐到了自己的母亲身边:“这是我的内人和小女。”

姜瑶有些搞不明白现在是什么情况,白慧欣不是鹰司和彦的女朋友吗?鹰司和彦带着她来和女朋友的家人和朋友一起用餐?这么做鹰司和彦实在是太失礼了,他原本就是这样傲慢吗?鹰司和彦不等白建设介绍,揽着姜瑶的腰开口道:“鹰司和彦,我的女人姜瑶。”鹰司和彦和彦喜欢用女人这个词称呼姜瑶,因为在遇到他之前,她只是一个女孩。

鹰司和彦就坐在白慧欣的对面,他看起来依旧是清冷高贵的,就像是她第一次见到他时的样子,心里眼里全是他。可是那个低贱的女人此刻坐在他身侧,而鹰司和彦是用他的女人来称呼那个贱人的。

“鹰司先生的大名真是如雷贯耳啊。”胡聪早就听说过鹰司和彦的威名,他的公司做艺术品投资和风险投资,如果跟鹰司和彦攀上关系,以后想要周转资金必然方便很多。

“胡总,幸会。”鹰司和彦礼貌的点点头。

“鹰司先生,您再点几个吧。”白建设点了菜然后把菜单递给鹰司和彦。

“蒜蓉扇贝、海棠冬菇、池塘莲花……”鹰司和彦将菜谱拿到姜瑶面前,两个人靠得很近:“还想吃什么?”

“我吃什么都可以。”姜瑶的声音很小,知道对面坐的是白慧欣的父亲,根本都不敢抬头。

“再要一个椰奶西米露。”鹰司和彦又点了一个甜品,将菜单还给服务生。

服务员开始上菜,鹰司和彦很体贴地给姜瑶夹着菜,男人们都是谈一些生意上的事情,股票、期货,还有有一些投资项目,这些姜瑶基本也听不太懂。女人们的话题大概都是一些最新一季的服饰、限量版的手包首饰、哪里的下午茶甜品好吃、假期要到哪里旅行……对于这些姜瑶也是完全不清楚,她对于自己不知道的事情,她当然不会冒然开口。她其实并不在乎自己很土,可是不想给鹰司和彦丢脸,所以只是默默地垂首吃饭。

“姜小姐皮肤这么好,平时在哪里做护理呢?”胡太太看姜瑶一直不肯加入她们的话题,怕她会尴尬所以挑起了这样一个话题。其实听到鹰司和彦介绍她是他的女人时,胡太太就有些莫名的优越感她们都是太太小姐,她只是‘女人’。这个称呼实在太暧昧了,说好听是女人,实际上就是男人身边的玩物。即使如此,在上流社会混了大半辈子也知道,只要跟鹰司和彦沾边儿,那么就是不能得罪的。

姜瑶礼貌地冲胡太太笑了下:“我不做美容。”

“是不做还是做不起?”白慧欣的语气极尽轻蔑,鹰司和彦帮姜瑶布菜这样的动作早已将白慧欣刺激得失去了理智,这个女人刚才居然吃了蒜蓉扇贝,吃大蒜的女人在她看来简直是俗不可耐的。

姜瑶垂下头,整张小脸都涨红起来。如果没有鹰司和彦在身边,她根本介意这样的攻击。她没有钱但是不偷不抢的过本分的日子,她不觉得羞耻。可是姜瑶觉得白慧欣这样说的话,鹰司和彦在这些人面前应该是很丢脸的。姜瑶有些后悔,她刚才随便说个地方就好了,昨天鹰司和彦还带她去过差不多是美容院之类的地方吧,她只记得好像是叫维纳斯之类的名字,此时她真的很想找个地缝钻进去。

“姜小姐,对不起啊,我们家欣欣就是喜欢开玩笑,没轻没重的,您别在意。”白慧欣的母亲狠狠地瞪了白慧欣一眼:“欣欣,赶紧跟姜小姐道歉。”

“我又没乱讲,她家就住在城西的棚户区……”白慧欣还没说完,她母亲就在她的大腿上掐了一下,示意她闭嘴。

鹰司和彦看到姜瑶垂得不能再低的头,心脏似乎猛地被人狠狠攫住,胸口像是压了快巨石马上要窒息了。鹰司和彦霍地站起来,冷厉的气场似乎在周围的空起来结起了细碎的冰晶,包间里的气氛瞬间降到了冰点,安静的可以听到座钟钟摆晃动的声音。

白建设刚想打个圆场,咣当一声鹰司和彦踢翻了一把椅子,这样大的声响在安静的空间里被放大了好几倍,他的眼中闪过一抹嗜血的光:“她是住在棚户区,家里也没有钱。但是你凭什么轻视她?是因为你家里有钱吗?我可以让你连棚户区都没得住,你大可以来看看,我做不做的到。你要记住,她是我的女人,不是你这种货色可以随便置喙的。”

鹰司和彦握住姜瑶冰凉的小手:“这里真让人倒胃口,我们回家了。”

姜瑶柔顺地被鹰司和彦牵着走出了包间。白建设被鹰司和彦的话吓了一声冷汗,冲白慧欣吼道:“你是疯了吗?”

胡聪看到这情势,也带着妻女告辞了。

“我又没说错!”白慧欣觉得十分委屈,在鹰司和彦眼里,她根本一文不值。现在连父亲也站在姜瑶一边,她究竟有什么好。

“你今天出门没带脑子吗?别说是鹰司先生带来的人,就算是猫猫狗狗也是不能得罪的,这一点你不懂吗?”白建设被气得血压都顶到脑门了。

鹰司和彦的步子有些大,姜瑶跟得有些吃力。江城的早春晚上还是些凉,走出饭店姜瑶不禁打了个哆嗦,鹰司和彦停下来把西装脱下来披在姜瑶肩头。

“不用了……”西装带着他的体温,还有他身上纯冽的气息,姜瑶想要把西装还给鹰司和彦。

“穿着。”鹰司和彦的语气不容拒绝。

“哦。”姜瑶捏着西装的纽扣:“对不起……”

“为什么道歉?”鹰司和彦直视着姜瑶。

姜瑶垂下头:“给你添麻烦了。”

“没做错就不用道歉这种简单的道理你不懂吗?”鹰司和彦心里本来就不舒服,姜瑶一道歉,他才明白过来他是心疼她:“出生在什么样的家庭不是个人可以决定的,但活成怎样的人是你可以选择的。至少,我觉得你很优秀。”一个22岁的女孩子,撑起了家庭的重担。艰辛的生活没有压垮她,没有毁掉她的纯真,没有使她变得贪婪,她确实优秀的。

“谢谢。”在学校时,她每年拿奖学金,很多老师都夸奖她很优秀。自从走出象牙塔之后,无论她做得多好,都没有人再说过她优秀。因为生活很现实,生活中的优秀更现实。

姜瑶也慢慢适应了现在的生活,每天早上她都会煮早餐,午休的时候去疗养院看小波,晚上下班后回来做晚餐,然后再看一会儿专业书。她翻动着平底锅里的手抓饼,小波特别喜欢吃这个,她怕街边卖的不卫生,所以自己学着做,姜瑶觉得如果哪天她失业了,支个卖手抓饼的摊子也可以养活一家人。

“早饭好了。”姜瑶把饼切成几份盛进盘子里跟桌上的小菜摆在一起,她从厨房盛了粥出来,鹰司和彦已经坐在了餐桌前。他夹了一块饼吃着:“很好吃。”

其实姜瑶也不知道鹰司和彦喜欢吃什么,不过他好像跟自己一样,不怎么挑食。她以为他只喜欢那些漂亮精致的日餐,她煮的家常菜他似乎也吃得惯。

姜瑶的响了一下,她点开了发现是一条新闻。她随手打开,马上吃惊的不行。新闻报道是关于楚笙歌的,报道里把楚笙歌写成一个为了攫取财产,不顾母亲遗愿与继父和其家人争夺财产的拜金女,报道里甚至刊登了继父被赶出家门的落魄照片。姜瑶摇摇头,她根本不相信楚笙歌是那样的人。对她这样的陌生人都那么谦和有礼的人,怎么可能做出这种事情的。

“在看什么?”鹰司和彦看姜瑶不好好吃饭,把从她手里拿了过来。

“楚小姐是不是得罪了什么人?”姜瑶虽然不知道事情的始末,但是她觉得这篇报道的观点是非常偏激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