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发送邮件站内短信
看小说百度搜索: 雯雯文学
雯雯文学 > 其他类型 > 帝少的小萌妻 > 第282章 正经生意人

第282章 正经生意人

雯雯文学,小说免费全文阅读,无弹窗小说网,小说下载

“至少璇姨的股份是留给我们的。”周嘉惠小声咕哝着。

“你从来没有把璇姨当做过母亲,也没有把楚笙歌当做过亲人,所以也不觊觎那些属于她们的东西,这很公平。”周嘉年的话虽然很不中听,但是周嘉惠确实也无法反驳。李璇其实对她很好,至少她觉得是比对楚笙歌要好。无论是生日还是年节都会选她中意的礼物送给她。李璇越是对她好,她越是觉得李璇虚伪,在李璇面前也越骄纵。以前她总觉得李璇嫁给爸爸是占了便宜的,可是细细想来她也说不清李璇究竟从他们周家得到了什么。

价位果然是控制客流的标杆,装修华丽的店铺此时可以算是门可罗雀。楚笙歌坐在巴洛克风格的沙发上,面前的茶几上摆着饮料和几样点心。童芊芊从更衣间里走出来,两个店员捧着婚纱华丽的拖尾。

童芊芊摆了个poss:“这件怎么样?”

“还可以……你喜欢就好……”路文回答道。

“你是复读机吗?除了这句还能说句别的吗?”童芊芊试得有点儿烦,转身走进试衣间,三下两下把婚纱从身上脱下来,顺便踢掉脚上的高跟鞋,自顾自地开始穿自己的衣服。店员见状估计她是不再试穿了,默默地整理着刚才试穿过的礼服。

楚笙歌看到童芊芊穿好衣服出来:“不试了?”

“嗯,去吃饭。”童芊芊挽住楚笙歌手臂往店铺外面走。

楚笙歌看童芊芊脸色不对,连忙说:“等新款到店我们再试哦。”

“试个毛线,不买了!”童芊芊拉着楚笙歌往对面的必胜客走。

“车子在那边。”路文跟上她们。

“我们去吃饭。”童芊芊瞥了路文一眼:“你先回去吧,一会儿我们打车回去。”

楚笙歌扯扯童芊芊的手臂:“喂,路文也没吃饭呢。”

“他吃没吃关我什么事儿?”童芊芊拉着楚笙歌走进餐厅。

“干嘛呀?刚才还好好的……”楚笙歌接住童芊芊塞给她的餐单。

“好什么好……你没看到她刚才什么态度呀‘还可以,你喜欢就好……’”童芊芊大口地喝着面前的矿泉水:“我跟自己结婚呀,我喜欢就好……”

“海鲜至尊披萨还是意式培根卷大虾披萨?”楚笙歌问道。

“意式培根卷大虾。”童芊芊回答。

楚笙歌点好餐,把餐单还给服务生:“好了……别生气了,男人大概对这些都没什么概念吧……”

“求婚没有花没有戒指就算了,就一句不如结婚吧。”童芊芊翻了个白眼:“我都没跟他计较,我人好嘛选了个木头谈恋爱,只好自己认栽。让他来看婚纱还这样,这是态度问题好不。我又不是嫁不出去!”

“路文有定戒指的。”楚笙歌想起查尔斯今天早上有说的。

“对了,当初路总是怎么求婚的?”童芊芊的八卦雷达正式开启。

“你要是让路文跟他比的话,路文至少还征求过你的意见,我是直接被带到市政厅注册的……”楚笙歌耸耸肩:“你也知道啊,他还骗我说我们本来就是要去爱尔兰结婚的。”

“哦……对……”童芊芊点点头:“果然是物以类聚人以群分。”

“结婚过日子嘛,别计较这些细节喽。”楚笙歌放了一块披萨在童芊芊的盘子里。

“要把悲愤溺死在食物中,然后我还是阳光灿烂的女汉纸。”楚笙歌吃着披萨。

楚笙歌也习惯了童芊芊风一阵雨一阵的性格,笑了一下吃着自己的盘子里的蔬菜沙拉。吃完晚餐童芊芊又要了一壶柠檬红茶,两个人一边喝茶一边聊天。是个的欢快的响起来:“喂……”

“在做什么?”路尘寰的声音通过传过来。

“吃饭……”

“还要多久?”

“嗯……已经吃完了……在喝茶。”楚笙歌还以为有什么事儿要她回去。

“嗯。”

楚笙歌将放到一边,‘嗯’是几个意思?她还以为路尘寰要催她回家呢。

“你家可真逗。”每次跟楚笙歌出来,路尘寰十次有五次都会打电话来催回家,还有五次直接过来捉人。童芊芊调侃道:“别人都是老婆查岗,你家是老公。”

“好像还真是哦……”楚笙歌想想还真是。

童芊芊看到从餐厅大门走进来的人挑挑眉,今天路boss是双管齐下:“你的金牌司机来了。”

“嗯?”楚笙歌往身后的方向看去,路尘寰刚好走到她身后。他应该是从家里过来的,不是上班时穿的正装卡其色的休闲裤搭配黑色的衬衫,外面套了一件银灰色的针织背心:“你怎么来了?”

“接老婆回家。”路尘寰拿起楚笙歌搭在旁边的小外套给她穿好,然后拎起楚笙歌的挎包:“走了。”

“芊芊,我们送你回去吧。”楚笙歌看看表,都快9点了。

“阿文在外面。”路尘寰搂着楚笙歌的腰,带着她往外走:“不用我们送。”

路尘寰的车子行驶在路上:“吃完饭还不赶快回家,越来越不乖。”

“芊芊不开心嘛,我多陪她一会儿喽。”楚笙歌觉得有点儿累,窝进座椅里。

路尘寰撇撇嘴,让他老婆陪着逛街吃饭她还不开心?应该不开心的人是他还差不多:“下午周嘉年怎么跟着你?”路尘寰也看到了下午记者会的直播,那个周嘉年还算识时务。

“他哪有跟着我?”楚笙歌无语人家是礼貌地送她下楼吧:“对了,周家的爆炸是不是你弄的?”

“咳咳……”路尘寰冲楚笙歌抛了个媚眼儿:“我是正经生意人,怎么可能做那种违法乱纪的事情……”

“这是我今年听到最冷的笑话,呵呵哒。”楚笙歌翻了个白眼,如果不是路尘寰,那一定是哥哥。

“我本来准备一个更有趣的,不过周嘉年下午的表现还算过得去,我决定放他一马。”路尘寰将车子开入地下车库,直接把楚笙歌从车子里抱出来,几步跨进电梯。

“你干嘛……我要先去看一下儿子……”楚笙歌扑腾着修长的美腿。

“儿子住妈那里了,今晚你是我的。”楚笙歌垂首吻上楚笙歌唇瓣:“自己跑出去玩儿了那么久,现在应该好好补偿我一下。”

“别闹了……放我下来……”楚笙歌想着万一被仆人看到了,多难为情呀。

“嘘……”路尘寰咬着她的耳朵:“时间不早了,吵到别人就不好了。”

楚笙歌掩耳盗铃般地将小脑袋埋在路尘寰胸前,别人会不会看到她,她管不了;反正她现在是看不到别人了。路尘寰抱着楚笙歌回到卧室,将她放在床上,动手帮楚笙歌脱去了外套和连衣裙。

“等一下……”楚笙歌知道自己被大灰狼吃掉是必然,不过她要先泡个澡,下午面对那些记者,她其实没做什么可还是觉得心累:“我要洗澡。”

“嗯,一起……”路尘寰抱着像是一个大婴儿般的楚笙歌走进浴室。

“不要……我自己……”

“我帮你洗……乖……”

楚笙歌猛地睁开眼睛,时间应该不早了,因为阳光很刺眼。她拿起床头柜上的闹钟10点多了:“天哪……”楚笙歌猛地坐起来,冲进脑袋里的第一个想法是迟到了。

楚笙歌急急忙忙地冲进浴室,一边刷牙一边想今天的日程脑袋里一片空白。楚笙歌眼睛转了好几圈,才拍了下脑门儿:“笨啊……楚笙歌童鞋,你已经是无业游民了,有行程安排才怪。”昨天她都从泰盛离职了,今天却忘了个彻底。

楚笙歌慢悠悠地洗漱好,房门被很轻地敲了两下。

楚笙歌应道:“进。”

“夫人,您醒了。”仆人走进来:“先生出门前交代,务必让您在11点之前吃点儿东西。”

“哦……”楚笙歌点点头:“我马上下去。”

楚笙歌吃了过点儿的早餐,然后回房间换了出门的衣服。因为不用去上班,她选了宽松版针织衫和牛仔裤,一双适合走路的坡跟鞋子。头发随手抓了抓弄成丸子头,抓了一只斜挎包就出门了。今天天气很好,楚笙歌坐公车出门。晃荡到鹰司和彦的公司,都快12点了。

鹰司和彦只来过一次哥哥的公司,还是在下班时间。哥哥的办公室是在顶楼,倒是不至于走错。楚笙歌走出电梯,前台秘书看到楚笙歌,还以为她是来应聘实习的学生:“人力资源部在17层。”

“我找……”楚笙歌想了一下称呼,这是在公司嘛:“我找鹰司先生。”

前台秘书的脸上浮现出一丝不自然的笑,他们总裁长得帅,当然是吸引女人眼球的。这个小姑娘长得倒是挺漂亮的,可惜呀……总裁大人已经结婚了,刚听说这个消息时,她的心也是拔凉拔凉的:“你有预约吗?”

“没有……”楚笙歌摇摇头:“我现在预约可以吗?”

“这位小姐,现在约那还叫预约吗?”前台秘书都要被楚笙歌逗乐了。

“那鹰司先生现在在忙吗?”楚笙歌想着如果哥哥在忙的话,她就不太方便打扰了。

“无可奉告……”前台秘书冲楚笙歌摊摊手:“总裁的行程是能对外公开的。”

“哦……”感觉好复杂呀,楚笙歌拿出走到一旁拨了个号码:“柘木,你知道哥哥现在忙什么吗?我到公司找他有点儿事情……但是没有预约……”

不到一分钟柘木隆一从另一间办公室出来,快步向这边走过来:“大小姐,这边请,先生在办公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