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发送邮件站内短信
看小说百度搜索: 雯雯文学
雯雯文学 > 其他类型 > 帝少的小萌妻 > 第285章 不可以随便回祖宅

第285章 不可以随便回祖宅

雯雯文学,小说免费全文阅读,无弹窗小说网,小说下载

姜瑶当然知道路尘寰和楚笙歌结婚了,而且他们应该是结婚好多年了。正是因为这样,姜瑶才觉得那个画面非常珍贵。在热恋时,由于新鲜感或者没有完全属于彼此时,会为对方做很多事情,那些没有经历过时间洗礼的爱灼热却可能并不会长久。可是如果在婚姻的长河中,两人经历过巨浪滔天也经过细水长流,依旧初心不改,那才是真的相爱吧?姜瑶艳羡那样经久不衰的爱情,像是一株高岭之花,并不是每个人都有幸可以得到的。难道鹰司和彦是因为这个生气?简直就是莫名其妙。

“从心理学的角度讲,美丽的事物对人是有吸引力的。”姜瑶试图用科学来解释这个问题。

“你倒是来说说,他究竟时哪里吸引你了?”鹰司和彦的眼神开始变得危险起来。

“不是‘他’是‘他们’。”姜瑶眨了一下眼睛:“更准确的说,应该是他们的爱情,路先生很爱笙歌,笙歌也很爱路先生,即使是一个简单的动作,也让人动容。”

“吃饭。”鹰司和彦的脸色缓和了一些:“你只要乖乖待在我身边,我可以给你想要的一切。”鹰司和彦修长的手指摩挲着姜瑶的脸颊,他不但可以给她一个妻子的名分,也可以给她想要的爱情。

姜瑶垂首吃饭,鹰司和彦真的已经给了她很多,小波已经做了手术,现在虽然还需要继续治疗,但是已经好了很多。姜瑶原本以为遇到鹰司和彦会是劫数,他像是天神一般,帮她度过了自己无法跨越的坎儿。姜瑶从没奢望过鹰司和彦会爱她,鹰司和彦大概只是觉得她和他以前认识的女人有些不同,想要一探究竟吧。如果是这样,她希望鹰司和彦永远都不要厌倦她,可是她不知道该怎么做,如何去努力。只要好好地跟着他,就可以吗?

“我这样穿很奇怪吧?”楚笙歌看着镜子里的女孩橘粉色的针织毛衫,白色的蓬蓬裙,看起来像个小公主:“我都几岁了还穿蓬蓬裙?”

“哪有奇怪,我觉得挺好。”路尘寰对自己选的衣服很满意,他的丫头就是可爱的小公主。

“好吧,你喜欢就好咯。路总,快去付账吧。”楚笙歌把自己原先穿的衣服收进手提袋里。

“叫什么呢?”路尘寰掐着楚笙歌的纤腰:“以后再叫路总,直接就地正法。”

“你怎么会来找我呢?”楚笙歌挽着路尘寰的手臂走出购物中心。

“你不是怕姚静柔吗?我专门来保护你的。”路尘寰牵着楚笙歌的手:“想吃什么?老公带你去吃饭,一会儿还发零用钱,嗯?”

“你都不忙吗?”这一折腾都快两点了。

“那也不至于连陪老婆吃饭的时间都没有。”

“我们叫外卖回公司吃吧,下午我陪你上班,高兴吗?”楚笙歌用翻看着附近的餐厅。

“好,你说什么都好。”路尘寰把楚笙歌的拿过来揣进口袋里:“订餐的事情不用你操心,难得你愿意陪我上班。”

“我现在失业比较闲嘛。”楚笙歌懒得回家去,一会儿也方便去接儿子。

“说到失业,我还没有好好夸你呢,昨天把陈康修理的不错。”路尘寰揉捏着楚笙歌的小手:“就应该让他明白,我路尘寰的女人不是可不是他想算计就能算计得了的。”

“实属巧合,我只是试试而已。”楚笙歌看着车窗外的街景,这座城市是她从小生活的地方,可是明天都有着变化。有些东西看似从来没有改变过,其实这种改变才是最可怕的,因为它是潜移默化的:“况且基金会那边也有很多事情需要我去做,我确实忙不过来。刚好陈康找我谈话,我就顺水推舟地退下来好了。”

“无论你想做什么就去做,我都支持。”路尘寰也不想楚笙歌太累。

两个人吃了已经过点儿的午餐,路尘寰坐在办公桌后面看文件。楚笙歌坐在茶几前翻译着书稿,以后她会把主要的时间都用在翻译书稿和处理基金会的事情,她真的很不喜欢勾心斗角与人厮杀。

刘宇敲了敲门走进来:“董事长的助理刚才来过,让您和夫人晚上回老宅。听他的意思,还要去通知二少爷。”

“知道了。”路尘寰点点头。

“我出去工作了。”刘宇退出了办公室。

楚笙歌觉得很奇怪,平时叫他们回去吃饭不都是打电话的吗?楚笙歌偏过头看着路尘寰,刚才的事情他显然没有放在心上,已经继续在看文件了。

“老公……”

“嗯?”

“你知道爸爸叫我们回去做什么吗?”

“不知道……”路尘寰摇摇头。

“那你看起来一点儿都不好奇呢,我还以为你知道呢……”楚笙歌撇撇嘴,她有些失望呢,以前总觉得路尘寰无所不知对一切事情都是运筹帷幄的样子。

“虽然不知道,但是可以猜……爸爸也就只有那么几件事儿吧……”路尘寰用手中的金笔敲了敲桌子:“除了想让妈搬回路家,就是让我回华艺……”

“……”楚笙歌点点头,想想也就是这些吧。

楚笙歌和路尘寰去幼儿园接儿子,刚好白玲珑也来接孩子。

“妈妈,您来了。”楚笙歌牵着小哲的手从幼儿园出来。

“昨天我跟小哲讲好,要带他去海贼王主题餐厅吃饭。”

“嗯嗯,哲宝宝跟奶奶讲好了哦。”小哲很狗腿地拉住白玲珑的手。

“哦……”楚笙歌点点头:“爸爸晚上让我们回老宅去。”

“你们快回去吧,我带小哲去吃饭了。”白玲珑似乎是知道他们要回老宅去。

“要乖乖听奶奶话,不许捣乱,听到吗?”楚笙歌嘱咐着儿子。

“哲宝宝,乖乖的。”小哲点着头。

“我觉得今天妈妈有点儿怪怪的。”楚笙歌看着白玲珑的车子开走了才上车:“爸爸究竟要做什么呢?”

“回去不就知道了。”路尘寰捏了下楚笙歌的脸颊:“有老公在,你怕什么?”

“我才不怕呢……”楚笙歌耸耸肩,她有什么好怕呢君子坦荡荡,小人长戚戚。

车子拐进私家车道,坐落在半山腰上的祖宅灯火通明。路尘寰牵着楚笙歌走进门厅,管家早已守候在那里:“大少爷,大少奶奶。”

“爸爸呢?”路尘寰随口问了一句。

“老爷在餐厅。”管家恭恭敬敬地回答。

路尘寰带着楚笙歌来到餐厅,楚笙歌有些意外今天的人绝对是楚笙歌见过路家最全的了。路震坐在长桌的上首,宫凌坐在右边一个位置上,她的旁边的是姚静柔。姚静柔旁边是路志翔,路志翔的旁边是已经几个月没有露面的裴馨雅。裴馨雅穿了件深紫色的长袖连衣裙,纽扣系到最上面一颗,严谨的像是修女。她的头上戴着同色系的礼帽,帽子前面垂着面纱,不过可以隐隐约约地看到她不成样子的面孔。她似乎很紧张,戴着浅紫色丝绒手套的手里紧紧握着一杯热茶。路尘寰径直走到餐桌的左边,那里有预留给他们的位子。路尘寰拉开椅子让楚笙歌坐下,然后自己也坐下来。

楚笙歌的旁边是路可盈,她似乎对今天这个阵势也摸不清头脑,小声问楚笙歌:“大嫂,爸爸叫我们回来做什么呀?”

“我也不知道。”楚笙歌摇摇头。

“人都齐了,开饭吧。”路震朗声道。

管家示意了一下,女仆从厨房里把准备好的饭菜端出来。晚餐的彩色很丰富,如果不是餐桌上过分凝重的气氛,看起来有些像是除夕吃年夜饭。裴馨雅吃饭的时候依旧没有摘下手套,她似乎是不能吃咸味的东西,默默吃着一份白粥和水果沙拉。楚笙歌能够感觉到裴馨雅面纱后面的目光,像是一口陈年的枯井,散发着幽暗腐朽的气息,让人觉得不寒而栗。

路尘寰倒是没有把裴馨雅放在眼里,他香煎鱼片的刺挑出去,鱼肉放到楚笙歌碗里:“不好好吃饭,一会儿不许吃甜点。”

“哥哥是不是奶爸当习惯了,小哲不在身边开始管起嫂子来了。”路可盈打趣道。

“小哲比你嫂子好管多了。”路尘寰说的是实话,因为儿子可以唬住,这丫头根本不怕他。

楚笙歌用手在路尘寰的腿侧拧了一下,没看到现在是低气压笼罩吗?这个男人就不能低调点儿吗?路尘寰用大掌包住楚笙歌的小手,惩罚似的捏了一下:“吃饭,乖。”楚笙歌的脸慢慢涨红起来,她的脸都要埋进面前的盘子里了。

仆人撤去残席上了茶,路震的目光扫过餐桌上的每一个人:“今天叫你们回来,是有几个事情要交代。”路震看了看管家。

管家连忙走过来站在路震身后,清了清嗓子:“老爷的意思是让诸位搬离祖宅,大夫人搬到熙翠庄园的别墅,二夫人搬到明泽水岸的别墅,二少爷和二少奶奶搬到桃源居的别墅。各房的月例一切照旧,每个月7号划到两位夫人的账户上。老爷的意思是,大小姐跟着大夫人住到西翠庄园,但是已经将富丽苑的别墅归于大小姐名下了。以后除了老爷有请,否则各位都不可以随便回祖宅来。

最后,请各位夫人、小姐、少爷务必于下周一前搬离。”

楚笙歌听的一头雾水,这算是分家吧?但是跟他们好像没什么关系,干嘛要叫他们回来呢?她跟路尘寰一直都不住在祖宅的。

宫凌自然知道这是在给谁腾地方,死死地捏着自己的拳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