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发送邮件站内短信
看小说百度搜索: 雯雯文学
雯雯文学 > 其他类型 > 帝少的小萌妻 > 第286章 不想一无所有的话

第286章 不想一无所有的话

雯雯文学,小说免费全文阅读,无弹窗小说网,小说下载

管家说完这些,带着原本在旁边伺候的几个仆人默默地退出了餐厅,一时间坐在餐厅里的几个人都沉默着,气氛比刚才还沉闷。路震喝了口茶:“家里的事情管家都说明白了,我现在说说公司的事情下周一尘寰回华艺担任行政总裁兼总经理,志翔做副总。”路志翔想要说什么,路震却没有给他这个机会:“志翔管理公司这段时间,业绩一直不好,这也是有目共睹的。”路震冲楚笙歌笑了一下:“笙歌最近刚好辞职了,公司的财务总监调职了,笙歌把这个位置给顶上吧。”

楚笙歌跟路尘寰交换了一下眼神,两个人都很默契的没有说话。

路震起身冲大家摆摆手:“散了吧,都去把自己该做的事情做好。”

路震上楼去了,宫凌第一时间跟上了路震。裴馨雅悄无声息地返回医院,路可盈倒是早已预料到了这种结局,她觉得住在哪里都一样,反正她已经有很长一段时间不怎么能见到爸爸了。路可盈决定跟妈妈商量一下搬家的事情:“大哥,大嫂我回房间了。”

“嗯。”路尘寰点点头。

路志翔冷冷地看着路尘寰,他从来没有赢过路尘寰。从小到大路尘寰就像是明亮夺目的太阳,他这颗星星无论多努力的释放光芒,永远都会被耀眼的太阳衬得黯淡无光。他为了坐上华艺总裁的位子,从路尘寰手里抢到了裴馨雅。他也曾为此沾沾自喜过,可是很快他就发现裴馨雅不是他抢到的,而是路尘寰不要的。现在呢,路尘寰不但娶到了心爱的女人,又不动声色地从他手中抢回了华艺总裁的位子。他呢……不但被打回原形,还拖着一个烧伤毁容的老婆。这个世界为什么这么不公平,所有最好的一切都属于路尘寰,凭什么!即便心中积压了再多的不平,路志翔也不敢现在跟路尘寰动手,他知道自己根本打不过路尘寰。路志翔瞪了路尘寰一眼,在路尘寰的眼刀丢过来之前,离开了餐厅。

餐厅里只剩下路尘寰、楚笙歌和姚静柔三个人,楚笙歌刚好与姚静柔是面对面坐着。今天中午她跟陈健在一起时遇到了楚笙歌,晚上一回来就遇到了这样的事情。姚静柔本来就做贼心虚,此时自然把这些变动都归咎到了楚笙歌身上。

姚静柔冷冷地看着楚笙歌:“我以为楚小姐不是个多事的人,没想到是我想错了。”

楚笙歌不悦地皱了下眉,姚静柔平日里总是一副低眉顺目的样子,她倒是真的没见过她此时这样的神情态度。楚笙歌不怕姚静柔,但是她也不想被这种黑锅。楚笙歌浅浅一笑:“柔姨是真错了:其一,我是路太太不是楚小姐;其二,如果我多事的话,你觉得你还有可能跟凌姨一样,有别墅住有月例拿吗?”楚笙歌转动着被子里的茶水,幽幽地说:“到目前为止我还不想多事,也请你不要找我麻烦。我不怕事儿,但是不想惹事儿。”

姚静柔愣了一下,陈健中午的时候就提醒过她,楚笙歌这个人不简单。现在看来她是真的不简单,跟楚笙歌撕破脸绝对一点儿好处都没有。

路尘寰从口袋里拿出一个u盘丢在姚静柔面前的桌子上:“这是送给柔姨乔迁之喜的贺礼,你不想一无所有的话,最好管好路志翔,顺便让陈健管好陈康。不管他们两个人谁惹我不高兴了,我都会让你们连立足之地都没有的。你应该清楚,我说话从来都不打折扣的。”路尘寰拉起楚笙歌的手:“回家了。”

楚笙歌安静地被路尘寰牵着走出路家祖宅,直到坐进车子里她才开口:“我做不来财务总监……”

“你做不来刚才不跟爸爸说,现在跟我说有什么用?”路尘寰伸手弹了一下楚笙歌的脑门儿。

翻脸不认人是吧?刚才明明是路尘寰用眼神示意不让她说话的,现在跟她玩儿失忆?“停车!我现在就去跟爸爸说我做不来,我数学是体育老师教的,根本算不清账。”

路尘寰当然没停车,脸上的神情痞痞的:“我的宝贝聪明又能干,刚才表现得很棒,一会儿到家好好奖励你。”

“你能不能别这么没正行……跟你说正经事儿呢!”楚笙歌在泰盛做副总的时候财务报表是没少看,可是她确实没具体做过财务方面的工作,她估计自己是真做不来。不过她知道路震把她放在财务总监这个位置上的意图,华艺的总经理直接管理着营销部,如果她接手财务部的话,路尘寰就掌控了公司最核心的部门。楚笙歌推测路震是怕路志翔意气难平,会做出什么有损公司利益的事情。

“不用担心。”路尘寰自信满满地说:“有老公在,会帮你搞定所有问题的。”

“你又让我去做傀儡么?”楚笙歌笑着问。

“宝贝儿,你太看轻自己了。”路尘寰摇摇头:“我安排人帮你不是因为你做不来,是不想你太累。这不叫傀儡,是劳心者治人。”

“陈康跟陈健是什么关系?”楚笙歌说完这两个名字之后,觉得自己差不多已经猜到了:“他们……是兄弟?”

“我老婆就是聪明。”路尘寰点点头。

“你刚才给姚静柔的是……”楚笙歌表情忽然变得有些不自然起来:“你该不会是……让人拍到了……”

“嘘……少儿不宜。”路尘寰的话虽然是挺正经的,可是脸上的神情却十分邪肆。

楚笙歌揉了揉自己的额头,想到这种事情,她真觉得有点儿恶心。

路尘寰把车子开回明珠庄园,楚笙歌才想起来今天是周五,他们周末通常是回这里住的。

白玲珑看他们回来问道:“事情都处理好了?”

“差不多吧……”路尘寰回答。

“笙歌,我煮了糯米圆子红豆沙,你尝尝吧。”白玲珑吩咐仆人去盛甜品。

“好。”楚笙歌点点头,刚才对着姚静柔和裴馨雅,她是真的没什么胃口,连最喜欢的慕斯蛋糕都不想吃。

“爸爸,爸爸……奶奶给哲宝宝买了新拼图,爸爸帮我一起拼。”小哲看到爸爸回来了,吃力地抱着立体木制拼图的大盒子跑过来。

“好,爸爸陪你玩儿。”路尘寰一手抱起儿子,一手接过拼图,父子俩去楼上玩了。

楚笙歌吃着甜甜的红豆沙:“妈妈,您要搬去祖宅住吗?”楚笙歌也想到路震如此大费周章,一定是想让白玲珑搬回去住的。

“我在这里住得好好的,干嘛搬去那里呢?过几天我还要回意大利一趟呢。”白玲珑浅浅一笑:“我就是让有些人明白,不要在背后使绊子,不是巴不得我赶快回意大利去吗?即使我不在的地方,只要我不想她待着,她就没有立足之地。”

“妈妈好厉害哦。”楚笙歌冲白玲珑挑起大拇指。

“鬼丫头。”白玲珑顺着楚笙歌的头发:“以前素馨也总是说我厉害,其实厉害有什么用呢,有些事情照样做不好,明明该用脑子的时候偏偏只肯用心。”

“哪有人事事做得好呢?”楚笙歌靠着白玲珑的肩膀:“人生匆匆数十载,一场又一场的相聚离别都是缘分,没有好与坏,也没有对与错。安之若素,冷暖自知。”

“你这小丫头倒是比我看得开呢。”白玲珑把楚笙歌圈住怀里。

“我都多大了,哪里还是小丫头呢。”楚笙歌冲白玲珑做了个鬼脸儿。

“不管你有多大,在妈妈这里永远都是小丫头。”白玲珑看着楚笙歌与素馨相似的容颜,心里默念着,素馨啊,你的小公主跟你想的一样,漂亮又可爱还冰雪聪颖。可惜,我们以前都没机会好好照顾她。

初夏的早上非常清爽,姜瑶特别喜欢一天中的这个时间。她习惯早早的起床,亲手做了早餐。姜瑶轻轻地把鹰司和彦搂在她腰上的手拿开,他今天还睡得有些沉,平时她这么做鹰司和彦通常都会醒的。姜瑶没有打开窗帘,在昏暗的光线中,他的轮廓还是那样分明,英朗的脸上带着清贵。此时此刻姜瑶还是觉得自己的生活有些不真实,面前的这个男人实在太优秀了。即使他们结婚了,她还是觉得他不属于她。

姜瑶摇摇头轻手轻脚地走出卧室,然后关好了门。她先把昨晚泡好的豆子从冷藏室里拿出来倒进豆浆机,让豆浆机开始工作。然后在面粉里加入鸡蛋和蔬菜丝,要做时蔬煎饼。

鹰司和彦从卧室出来就看到她在晨光中忙碌的样子,头发随意挽在脑后,带着碎花围裙,那是他可爱的小妻子。鹰司和彦的目光变得更加柔和起来,他走到姜瑶身后,轻轻拥住她,下巴放在她的肩头:“今天是周末,怎么不多睡一会儿?”

“我想一会儿早点儿去医院陪小波,他刚做完手术我都没好好陪他。”姜瑶觉得自己这个姐姐真的不称职。

“他有人照顾,你好好陪我就好了。”鹰司和彦摩挲姜瑶纤细的腰肢。

姜瑶的忽然响了起来,她拿起毛巾擦了下手。鹰司和彦却先她一步拿起“你妈妈。”

鹰司和彦把放在姜瑶耳边,示意她继续做早餐:“喂……妈妈……”

“你这个死丫头,是到哪儿疯去了?”王佩在房子里转着,茶几和柜子上都积了薄薄的灰。她是最了解姜瑶的,要是姜瑶在家地板上都不会有一点点灰尘的,跟别说桌子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