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发送邮件站内短信
看小说百度搜索: 雯雯文学
雯雯文学 > 其他类型 > 帝少的小萌妻 > 第287章 你喜欢我吗

第287章 你喜欢我吗

雯雯文学,小说免费全文阅读,无弹窗小说网,小说下载

“妈妈……我……在医院……”姜瑶实在不知道该怎么解释现在的情况,她不想告诉妈妈自己已经结婚了。她对自己的婚姻可以说毫无安全感可言,或许是闪婚的原因,姜瑶总觉得鹰司和彦可能在某一天就像带她去结婚一样,突然地带她去离婚。如果那一天到来的话,她也会像填结婚声明书那样,鹰司和彦让她在哪儿签字,她就在哪儿签字的。他拿钱给小波做了手术,她欠了他一份永远无法还清的人情,所以无论鹰司和彦让她做什么,她都会做的。

“我不是问你现在在哪里!你有多久没有回家住了?家里到处都是灰……”王佩一边讲电话一边从柜子里拿了几件替换的衣服出来塞进挎包里。

“小波做手术了……我们这些天……一直在医院里……”姜瑶不会说谎,即使是隔着电话,依旧觉得脸上火辣辣的,话都说不利索:“您不用收拾,我一会儿回去收拾一下……”

“哦,小波做完手术了?”王佩以为姜瑶拿了余成的钱给小波做了手术,她对余家的家庭很满意很有钱:“在哪个医院,我一会儿去看看。”

“在康乐疗养院,16楼b区009病房。”姜瑶关了火,把平底锅里的蔬菜煎饼放进了盘子里,然后从鹰司和彦手里拿了电话。

“行,家里你也别回来收拾了,我就拿几件儿衣服,好好在医院照顾小波吧。”王佩挂了电话,拿好衣服锁了门。

姜瑶把电话放进衣袋里,把做好的煎饼和刚刚拌的蔬菜沙拉摆到桌子上,然后又倒了两杯豆浆:“可以吃饭了。”

鹰司和彦坐下来,看着姜瑶:“我现在是在医院吗?”

“啊?什么医院?”姜瑶不解地看着鹰司和彦。

“为什么说谎?”鹰司和彦清冷的目光注视着姜瑶有些迷茫的小脸,他们是夫妻,彼此的身体亲密无间地纠缠在一起,可是她却不愿意向家人提及他们的关系。她根本没有接受他,她不愿意对他敞开心扉。

“我……我……”姜瑶垂下头:“我只是不想给你添麻烦……”

“你是心虚吗?为什么不看着我?”鹰司和彦的手指慢慢地伸过去,挑起了她的下巴:“是什么麻烦,说出来给我听听。”

四目相对的一瞬间,姜瑶被逼得眼睛都不知道该往哪儿看:“我妈妈……她如果知道我已经结婚的话,一定会要见你……可能,还会有一些比较麻烦的事情……”

“我有什么不好,你觉得嫁给我很丢脸,不能告诉家人。”鹰司和彦的脸上有太多复杂的情绪。

“不是的……我的家人……你可能不会太喜欢……”与鹰司和彦相处的这段日子,姜瑶也看得出来,他并不喜欢应酬人。而她对妈妈更了解,妈妈绝对不是鹰司和彦喜闻乐见的那类人。

“姜瑶,你是我的妻子。我既然选了你,也就选了你的全部。”他的声音低沉却如同锤子一般,一下一下锤在姜瑶的心上:“我究竟是什么时候给了你错误的讯息,让你觉得我不喜欢你的家人?”

“没有……是我自己……”姜瑶冰冷的心脏似乎是慢慢地被化开了一般,带着些疼痛的暖意流淌在身体里。

“你并没有把我当做是你的丈夫和家人,我很难过……”鹰司和彦的清俊的眼眸中闪过一丝沉痛。

“不是你想的那样……”姜瑶想要反驳,可是又无从反驳她确实没有把鹰司和彦当做是丈夫或是家人,因为他就像是站在云端的天神,伸手牵一牵他衣袖都是像是在亵渎神灵,怎么可以将他据为己有。这万全就像是一个每天为了生计发愁的穷人,忽然发现自己中了五百万大奖一样,最先冲进大脑里的情绪不是欣喜若狂,而是难以置信。

“过来……”鹰司和彦沉声道。

姜瑶站起来,走到鹰司和彦身边,鹰司和彦长臂一伸,搂住她的腰将她扣在怀里:“我究竟是哪里做得让你不满意?或者,你想要什么我没有给你?”

鹰司和彦穿着一件白色的浴衣,腰间的带子松松垮垮的系着,露出精壮的胸膛。姜瑶靠在宽阔温暖的怀抱里,小脸贴在了他的胸膛上:“你一直都做得很好,是我不够好……我不知道……自己有什么值得你喜欢……也不知道你会喜欢多久……”

“这个问题我真的无法回答你,我也不知道自己究竟是喜欢你什么。在我见到过的女人当中,你不是最漂亮的,不是最聪明的,也不是最温柔的。却是我唯一想要娶回来做妻子的……”鹰司和彦喜欢她这样依赖着自己的感觉,两个人的身体的每一根线条都完美的契合着,她的柔软他的坚实:“我会一直喜欢你宠着你,直到生命的最后一刻……”

姜瑶的身体微微地颤抖了一下,她从来没有听到过这样神情的告白,此时像是被电流击中了一般。

“那你现在告诉我……”鹰司和彦捏着姜瑶的下巴,看着她如小鹿一般纯净的眼眸:“你喜欢我吗?”

姜瑶像是被下了蛊,轻轻蠕动着唇瓣,吐出三个清晰的字:“很喜欢……”

“真乖。”鹰司和彦拿起一块蔬菜煎饼送到姜瑶唇边:“吃完早餐后,我陪你去看小波。”

姜瑶小口地咬着煎饼,像是一只温顺的小白兔。鹰司和彦拿起盛着豆浆的杯子喂给姜瑶,姜瑶想要接过杯子:“我自己吃。”

“你再乱动,我会用嘴来喂你喝的。”鹰司和彦似乎很希望她不听话,姜瑶乖乖地喝着豆浆。

“我吃饱了……”姜瑶觉得这样吃饭虽然很甜蜜,但实在太折磨人了。

“换你来喂我吃。”鹰司和彦扯了一张纸巾擦了擦手,懒洋洋地靠在椅背上。

喂人吃饭这件事对姜瑶来说其实还是很简单,她在医院的时候也喂鹰司和彦吃过饭的。姜瑶捏起筷子,夹了一块煎饼。

“要用手喂。”鹰司和彦脸上挂着痞痞的笑。

呃……姜瑶只好用手拿起一块饼递到鹰司和彦唇边。鹰司和彦两口就吃下了那一小块饼,然后温热的舌尖拂过她白皙纤细的手指,姜瑶不由得打了个哆嗦。这样不行,姜瑶用盛了蔬菜沙拉,一勺一勺地喂给鹰司和彦。鹰司和彦唇角勾起一个好看的弧度:“瑶瑶,你是在养兔子吗?我要吃饼……”

“好吧……”姜瑶只好再去拿饼喂给鹰司和彦。

鹰司和彦陪着姜瑶去看小波,他一手牵着姜瑶,一手拎着个果篮走在医院的走廊上。小波的病房外面站着一个身穿黑衣黑裤的男人,看到鹰司和彦后礼貌地鞠了躬:“先生,夫人。”

鹰司和彦把果篮递给姜瑶:“你先进去。”

“哦。”

姜瑶走进病房,姜波放下手里的书:“姐,你来了啊。”

“嗯。”姜瑶从包里拿出昨天就买好的平板电脑,她知道姜波一直想要这个,可是以前实在太拮据了,他从来都没说过:“这个是买给你的。”

姜波拆开包装,爱不释手地把玩着手中的平板电脑。然后抬起头看着姜瑶:“姐,你今天真漂亮。”

姜瑶亲昵弹了一下弟弟的脑门儿:“真是够了,我要是给你买个笔记本电脑,你是不是该说我每天都很漂亮了?”

“不是……我是说真的。”姜波认真地说:“你真的变漂亮了。”在姜波的印象里,姐姐的衣服就那么两件,而且颜色绝对跳不出黑白灰。她现在穿着一条薄荷绿的连衣裙,外面罩了一件奶白色的小外套,清清爽爽的样子就像一杯抹茶饮料。

“昨天的体检怎么样?”姜瑶记得昨天是术后第一次全面体检,她是想来陪小波做体检的,可是发生了那么多事儿没来得及。

“一切正常。”小波拍了拍自己的胸脯。

姜瑶脸上露出了欣慰的笑容:“那就好……那就好……”

“姐,我恢复得挺好,咱们还是回家吧,这里真的挺贵的……”昨天有个护士把日消费单送过来,姜波看到吓了一跳,一天要三千多块呢。现在他除了复健基本上都没什么治疗了,真是不敢想前些日子又是设备又是药还有治疗,一天要用多少钱:“昨天护士拿了流水单过来,一天就要很多钱的……”

药费一直是鹰司和彦在支付,姜瑶还真的不知道他花了多少钱,不过像这样的私立医院一定不便宜:“拿来给姐看看。”

“本来是送过来了,后来又收回去了……”姜波说:“是不是申请的慈善基金会要去了……以前一直没送来过,昨天那个护士好像是新来的,送过来不久又收回去了。”

听到姜波这么说,姜瑶忽然觉得很对不起鹰司和彦。医药费明明都是鹰司和彦付的,从前因为她和鹰司和彦是"qingren"关系,她对这钱的来源无法启齿就对弟弟说了谎。现在想想真是很过分的:“小波,你做手术的钱不是申请到了慈善基金会的救助款,是……”姜瑶咬了下嘴唇:“是你姐夫支付的。”

“姐夫?什么姐夫?”姜波完全傻了眼,他哪儿来的姐夫呀:“姐!你结婚了?!”

“嗯。”姜瑶点点头。

姜波脸色都变了,他知道姐姐根本就没有男朋友,怎么会突然结婚呢?而且说是结婚,他连人都没见过。难道是姐姐为了给他做手术委身于有钱人了?姜波脑海里马上浮现出一张脑满肠肥的蠢脸,或许还是个谢顶……

天哪,真要是是那样的话,他还不如直接死掉的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