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发送邮件站内短信
看小说百度搜索: 雯雯文学
雯雯文学 > 其他类型 > 帝少的小萌妻 > 第34章 咱换个霸道总裁呗

第34章 咱换个霸道总裁呗

雯雯文学,小说免费全文阅读,无弹窗小说网,小说下载

“应该的。”路文从车子里拿出一个手提袋,“这些药膳是少爷给您的,要放进冰箱,每天早上开一盒,热一下就可以喝了。”

楚笙歌有些头疼,她以为出院以后就不用喝这个了呢,没想到路尘寰还让人给她打包带着了,不过还是接过手提袋:“好的,我知道了。”

路文看着楚笙歌进去才离开,他在少爷身边已经有10年了,从没见过少爷对谁这么用过心。少爷让他开车送楚小姐回家已经很说明问题了,少爷车平时根本不许别人碰的。总之,这个楚小姐对少爷来说很特别。

楚笙歌用钥匙打开门,童芊芊正在厨房里忙碌着。

“你回来啦,我正在做爱心鸡汤,一会儿就能喝了哦。”童芊芊手里握着汤勺。

呃……又是汤……就不能给她吃点别的吗?楚笙歌将手里的袋子放在料理台上。

“什么好吃的?”

“补汤……”楚笙歌发现袋子里面还套了个冷藏包,里面的汤分盛在几个小保鲜盒里,都是冻着的。

“笙歌啊……”童芊芊看着楚笙歌把几盒汤放进冰箱里,“其实路boss对你真的不错,虽然人是霸道了一点儿,但每次遇到麻烦人家都是第一时间帮你摆平,并且尽心尽力的维护你呢……”

“童大小姐,你想说什么?”楚笙歌关上冰箱,白了童芊芊一眼。

“王子劈腿了,咱换个霸道总裁呗。”童芊芊小心翼翼地用眼睛瞟着楚笙歌。

“你觉得有可能?”楚笙歌忽然拿起桌上的擀面杖指着童芊芊,“说,你是路尘寰派来的奸细吗?”

“报告大王,我不是!我是猴子找来的救兵……”童芊芊马上举起双手,不过语气却是平时少有的认真:“就事论事,叶熙虽然对你也很好,可都是在他不忙的时候。他忙起来,是连电话都打不通的。”

楚笙歌怔了一下,摇摇头,“我跟路尘寰不可能的,三观不同无法沟通。”楚笙歌觉得她可以接受一个霸道专制的上司,但绝对接受不了那样的男朋友。况且,像路家这样的门第,也不可能接受她这种家道中落,不能带来任何利益的人。因为在豪门里生活过,所以那是她不想再回去的生活。她宁愿身体累一些,生活的琐事多一些,也不想时时刻刻费心去算计着才能让自己过得好。

“不说这个了,你先去休息吧。”童芊芊将楚笙歌推出厨房。

童芊芊还真把自己当病号了啊,不过她确实要先整理一下自己的房间呢。楚笙歌推开卧室的门,房间里非常整洁。床单窗帘都是淡雅的浅蓝色,看起来清清爽爽的。

看来童芊芊确实没夸张,路尘寰找来搬家的人确实很专业——每一样东西都摆放在她习惯的位置上,就连书架上书都是原封不动地保持着在宿舍时的顺序。

楚笙歌拉开衣柜,找了一套家居服。今天她不出去了,打算把这几天积下没翻译的书稿弄完。

第二天一早,楚笙歌按时出现在华艺她可以再休息两天,可是楚笙歌并没有泡病号的习惯。

“这些文件是这几天积下来的,赶紧整理好。”罗曦推开门将一摞厚厚的文件放到楚笙歌桌上,动作有些重。

“好的,罗小姐。”楚笙歌点点头。

罗曦并没应答,踩着高跟鞋哒哒哒地走了出去,那天她亲眼看到路总抱着楚笙歌冲进电梯里的。罗曦磨磨牙,贱人就是矫情。

楚笙歌打开罗曦拿给她的文件,认真地进行分类,这时手机响了。她看了下来电,有些意外,“喂,妈妈。”

“笙歌,你现在方便出来一下吗?”李璇的声音有些焦急。

“现在啊……”楚笙歌看了下表,还有一小时才到午休时间,“一小时之后可以吗?”

“好,那一小时后,我在华艺楼下等你。”

“好的。”

楚笙歌挂了电话才想起来,都忘记问妈妈是什么事儿了,自己是不是发烧把脑子烧坏了。

午休时间一到,楚笙歌就抓了挎包跑出办公间。一出公司的门,就看到周家的车子停在那里。她快步走过去,拉开车门上了车。

路尘寰刚好从外面回来,看到楚笙歌上了一辆车,眼睛眯了下,一手握着方向盘,一手摸出电话,“给我查一下这辆车,车牌是……”

李璇跟楚笙歌在附近找了一家看起来还不错的餐厅,李璇选了一个小包间。两个人要了三个菜,李璇却没有动筷子,只是看着楚笙歌吃。

“妈妈,您找我有什么事情呢?”楚笙歌捏着筷子,妈妈今天的情绪很不对。

“笙歌……”李璇揉了揉额头,“你手头现在有多少钱可以用的?”

“什么?”楚笙歌有些没明白李璇为什么这么问,“您是……需要用钱,对吗?”

“嗯。”李璇点了下头,声音越来越小:“我跟着叶太太做风投,她有内部消息的,所以一直是在赚钱的。可是最近这一期,却亏掉了。我把先前的本金和分红都投进去了,还有一些钱庄的贷款……”

“钱庄……”楚笙歌的心咯噔坠了下去,那是高利贷吧?

“是啊,下周就到还款期限了,可是我手头的钱还是不够。”李璇懊恼地叹了口气,她已经将自己的首饰和名下的几栋房产卖掉了,可还是不够。由于不敢让周锐知道这件事,太明显的东西她都不敢动,更不敢找人借钱。

“还差多少?”楚笙歌知道母亲一定是走投无路才会跟她开口的,可是她手上确实也没有多少钱。

“大概两百万吧。”她知道楚笙歌手里也没多少钱,可是她现在确实没有别的办法才跟楚笙歌开口的。

“我手头恐怕没有那么多,您不要太着急,我尽力筹一下。”楚笙歌明明为难,还是尽量安慰着母亲。

“好……我也再想想别的办法。”

楚笙歌看了下表,她该回去上班了。母女二人出了餐馆,车子行驶到公司门口,楚笙歌刚要下车,李璇拉住她的手,小声嘱咐道,“这件事千万不要跟别人说,不能让你周叔叔知道的。”

“我懂的。”楚笙歌点点头。

楚笙歌将文件打印出来,脑子里反复算计着自己手上有多少钱。留学时她的开销一直不大,生活费也是根据她的花销,爸爸每个月让人打给她。她基本每个月都有结余,存下来的再加上她这几年翻译书稿的酬劳也只有二十万左右。她手上还有几件首饰,不过都不是什么特别值钱的种类,折成钱也不够一百万。楚笙歌揉揉额头,再有就是上大学时妈妈拿给她的卡了,她知道是周家的钱,所以一直没有动过,也不知道里面有多少钱。楚笙歌叹了口气,里面应该也没多少钱吧。

桌上的内线响了,“咖啡。”

“是,路总。”楚笙歌连忙去煮咖啡。

楚笙歌拿了刚才打印好的文件,端着煮好的咖啡送进给路尘寰的办公室。

从路尘寰的办公室出来后,她想到公司楼下就有自动取款机。先前因为要搬家,所以她把银行卡都带在身上的。楚笙歌捏着从包里翻出来的银行卡,下楼去查上面有多少钱。

楚笙歌将卡插进去,输了密码——上面显示余额是458670.37。楚笙歌眨了下眼睛,学费跟生活费四年下来有这么多,周家对她确实不算小气。

楚笙歌按了回顶楼的电梯,这笔钱她先应急用一下,以后慢慢再补回来吧。可即便如此,也还是差五十万呢。五十万,对于有些人,比如路尘寰来说也就是买一瓶红酒的钱。可对于现在的楚笙歌来说,真就是个天文数字了。

刘宇看到楚笙歌回来连忙走过来,“楚小姐,你去哪儿了?路总找你呢。”

“哦。”楚笙歌机械地往路尘寰办公室走去,敲门的一瞬间,她忽然想——可不可以跟路尘寰借五十万呢?

路尘寰看着楚笙歌走过来,将手里的文件夹丢在她面前,手指敲着他用笔圈住的数字,“这是你打的?”

楚笙歌认真地看了一下,文件是她打的没错,如果仔细推敲,这个百分率似乎有些别扭,可是她确实是照着原件打的:“是的,路总。”

“你去对一下原件,看看会给公司带来多大的损失!”路尘寰黑着脸将文件甩给楚笙歌。

楚笙歌拿着文件去罗曦那里拿了原件核对,数字的小数点确实错了一位。如果是平时她绝对可以清晰地记得究竟是自己打错了,还是罗曦先前拿给她文件就有问题。可是今天见过妈妈之后她的状态不好,所以她也不敢十分肯定了。不管怎么说,错误就摆在这里,就算真是罗曦整她,在拿不出证据的情况下说什么都是推卸责任。

楚笙歌将修改好的文件重新拿给路尘寰,“对不起路总,确实是我打错了。”

“这份文件手抄100遍,明早拿给我。”路尘寰头都没抬,冷冷地说。

“是……路总。”

路尘寰对待工作绝对丁是丁卯是卯的,可是他不想冲楚笙歌发脾气。只是刚才传回来消息,他中午让查的车子属于周家,而且车子是去了餐厅,他就控制不住自己脾气。

楚笙歌回到办公间,看着手中十几页的文件,拿了纸笔开始抄写起来。楚笙歌虽然憋气,却也觉得自己确实不够用心。同样的错误,她没有发现,路尘寰却一眼就看出来了。是她没有做好,这些怨不得别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