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阅读站内短信
看小说百度搜索: 雯雯文学
雯雯文学 > 其他类型 > 蜜恋小甜妻 > 第一百六十章 擒获塔沙

第一百六十章 擒获塔沙

“发什么呆呢”

也不知过了多久,正失神中,陈辰走到了她的身边。

田小甜笑了笑,露出两个浅浅的酒窝,摇头道:“没事,只是突然在想里面会不会很吵”

陈辰一下子就把田小甜抱在了怀里,田小甜有些慌乱,用力的挣扎了一下,奈何陈辰抱的是如此的紧。

仅仅是挣扎了一下而已,田小甜将头靠在陈辰的肩膀上,也不知怎得,眼泪就慢慢流了出来。

陈辰轻轻拍打着田小甜光滑的脊背,柔声道:“或许我给不了你最好的生活,但是我能给你我的全部,”算不上甜言蜜语,可就是这样一句话,田小甜已经哭的泣不成声。

其实,田小甜只是向往那种奢华的生活罢了,可以不用为钱发愁,可以光鲜亮丽的出现在每一个场合,不用终日坐在办公桌前,是,她承认她太在乎物质上的生活,可是,这有错么

陈辰对自己的心意,在大学的时候明明已经懂了,却假装不知,或许是因为在潜意识里,希望能找个有钱的老公吧。

看着沐木和王昕,看着她们同样身为女人,在那么多的闪光灯下,那么多人的瞩目中,缓缓走过,心里突然就觉得酸楚。

其实,陈辰挺好的,真的挺好的,田小甜觉得自己错了,就在陈辰抱着她,在她耳边说出那句话的同时,她就明白了,她真的错了。

如果说刚开始的难过是因为羡慕和嫉妒,那么之后的眼泪,只是因为后悔,后悔身边明明有一个优秀的男人,却还在奢望更好的。

陈辰并不知道田小甜心里的这点变化,他只是不想看到田小甜难过,看着沈知安牵着沐木的手,心里就有股冲动,那压抑了多年的感情,看着田小甜一个人站在外面,那夜风中消瘦的身影,也不知哪里来的勇气,一下子就将她抱在了怀里。

听着怀中田小甜的抽泣声逐渐弱了下来,陈辰擦干她脸上的泪痕,柔声道:“别哭了,好么”

田小甜点了点头,任由自己的手被陈辰牵着,就像是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样,脸上带着一丝满足,跟着陈辰一起走了进去。

此时沈知安刚从台上走下来,关于新产品发布的一系列问题,略微提了一下而已,甚至一张新产品的宣传照片都没有放出,在他看来,现在还不到时候。这一次公司的庆功宴,一方面是为了引起这些记者的注意,在媒体放出消息,正所谓神秘才会有别样的美感,所以这次的新闻发布会,仅仅是勾起这些记者的兴趣罢了。

庆功宴设在天晨酒店二楼的宴会厅,可同时容纳三千人就餐,全被沈知安包了下来。

沐木脚踩在柔软的地毯上,两手环在沈知安的胳膊上,面上带着一丝微笑,与沈知安一起,跟熟络的人打着招呼。

此番前来的,除了媒体的一部分记者以外,大部分都是cj公司的人,所以大家都相熟,设计部的人早就见过了沐木,对于两人走在一起,自然不会惊讶。

“咦,怎么看不到昕昕呢”沐木扫了一眼,没发现王昕的身影,也没看到东誉。

沐木心里纳闷,他俩跑哪里去了,却正好看到陈辰走了进来,田小甜小鸟依人的跟在他身侧,一脸的甜蜜。

沐木略微有些惊讶,心道:“陈辰这家伙,原来跟田小甜是情侣关系啊”

“嗨,”陈辰有点不好意思,这种表情在他的脸上可不多见。

沐木一脸坏笑的看着陈辰,调侃道:“可以啊,一个总裁助理,一个总裁秘书,说,是不是面试的时候就看中人家了”

田小甜羞涩的笑了笑,陈辰没有说话,田小甜解释道:“其实,他是我师哥,我们早就认识。”

沐木很是惊讶的望着两人,很是神秘的对田小甜说道:“这么说,这家伙从大学时候就开始追你了”

田小甜脸色一红,迟疑了一下,点了点头,“嗯。”

在这过程中,沈知安只是看着陈辰笑,而陈辰被沈知安看得不好意思,推了他一下,沈知安毫不客气地推回来,两人相视一笑。

“你们慢慢聊吧,”沈知安对沐木说道,然后朝陈辰使了个眼色,两人向着宴会厅外走去。

“决定要娶她了”窗边,看着外面美丽的月色,沈知安问道。

陈辰点了点头,他年纪也不小了,家里一直在催,甚至都要给他安排相亲了,他知道父母心中的焦急,之所以毕业那么久,都没有女朋友,或许在潜意识里,一直在等田小甜,等这个笑起来有酒窝的女孩子快些毕业,等着娶她。

沈知安拍了拍陈辰的肩膀,“给她换个工作吧。”

陈辰愣了一下,有些没反应过来,最开始的时候,还以为沈知安是要田小甜辞职走人呢,不过沈知安并不是那种人。

“你陈辰的女人,我可不敢使唤,转到市场部去吧,她大学学的应该是营销吧”

陈辰点了点头,有种如释重负的感觉。

“怎么,你以为我要辞退她”沈知安看出了陈辰心中所想。

陈辰讪讪的笑了笑,他怎么会这样想沈知安呢,不过,他们两人之间的朋友关系,在陈辰看来,总是不如唐怀宇和季子期他们。

他不过是普通人罢了,没有显赫的身世,没有过硬的背景,在他看来,他能帮到沈知安的,只是将公司的一切打理的井井有条。

他所能做的,实在是太少,沈知安越是对他好,他心里总觉得有些亏欠似得,这种感觉或许在旁人看来,是多么的莫名其妙,可是陈辰骨子里就是这样的人。

越好的朋友,越想帮到更多。陈辰明白,把田小甜调到市场部去,工资肯定会比现在高出很多,市场部根本就不缺人,沈知安完全是为了他才给田小甜安排的一个待遇好的闲职。

“陈辰,”沈知安看着窗外的夜空,“我们认识很久了,对么”

陈辰点头,是啊,一晃都好几年过去了,日光如梭,白驹过隙,只有当某天回忆往事的时候,方才会发觉,原来时间过的这么快,快到让你连追忆都来不及。

用力拍了拍陈辰的肩膀,沈知安真诚的说道:“对我来说,你是我最好的朋友,我能帮你的,就一定会帮。”

“不知道有一句话你有没有听过,知我者,谓我心忧,不知我者,谓我何愁,”沈知安看着陈辰,“很高兴认识你,”正是因为将陈辰留在美国的这两天,他终于体会到,陈辰对于自己的重要,对于cj公司的重要。

陈辰眼眶一红,还来不及感动,有脚步声由远及近。

两人同时回头,看着来人,沈知安对陈辰说道:“这里你替我看着,我去去就来。”

跟着唐怀宇的私人秘书来到天晨酒店的地下停车场,在一间不起眼的杂物间里,沈知安看到了唐怀宇,除了他们两人以外,房间里还有三人,沈知安一眼就认出了那个被绑在凳子上,形容枯槁的,正是塔沙。

塔沙简直比照片上还要狼狈,在他身上还不时的有一股股恶臭传出。

看到沈知安进来,唐怀宇点了点头。

沈知安没想到唐怀宇动作那么快,距离他把地址告诉唐怀宇,也就最多四个小时,竟然已经把塔沙抓回来了。

塔沙明显是晕了过去,低着头,一头蓬松的乱发上,还沾有不少的污渍,胸前的衣衫更是被鲜血浸染了。

“处理掉,”唐怀宇对站在塔沙身侧的两人说道,那两人架起塔沙,很快就走了出去。

“咳咳”他剧烈的咳嗽了一声。

看着消瘦了许多的唐怀宇,这用力的一咳,沈知安甚至担心他会咳出血来。

“降头解了”看着唐怀宇依旧黯淡的表情,沈知安心里有种不好的预感。

唐怀宇点了点头,声音比下午见面时更为沙哑:“解了。”

沈知安不明白,既然已经解了,梦璃应该会好起来吧,为何唐怀宇还是这个表情。

唐怀宇惨然一笑,如果再早一些,或许梦璃还有救,如今纵使降头已经解了,可是

“医生说,”唐怀宇的表情,就像是一个迟暮的老人,已经知道自己的死期一样,那样的恐惧又无助,“梦璃的脏器已经衰竭,康复的可能性极小。”后面半句,他的声音极轻。

听到唐怀宇这样说,沈知安想要安慰几句,张了张嘴,却不知如何开口,一想到梦璃脸色苍白的躺在病床上,沈知安心里一阵刺痛,这个无比坚强的女人,上次东誉过生日的时候,都已经无法站立了,依旧坐着轮椅,像是一个健康人一样,冲着他们笑。

唐怀宇从兜里掏出一包烟来,扔给沈知安一根,自己将烟点燃,含在了嘴里。

“知安,我想离开一段时间,”唐怀宇低着头,沈知安看不到他是什么样的表情,他身体微微颤抖,就像是在低声抽泣,那氤氲的烟雾在身体四周荡开,慢慢浸染开来。

很久没有吸烟了,沈知安把烟放在唇边,并没有点燃,往前倾了倾身子,沉声道:“准备去哪里”

唐怀宇摇头,他也不知道要去哪里,只是想趁着梦璃还在,多去一些地方看看,还有,回一趟家,梦璃想家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