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阅读站内短信
看小说百度搜索: 雯雯文学
雯雯文学 > 其他类型 > 蜜恋小甜妻 > 第三百一十九章 回忆 上

第三百一十九章 回忆 上

沈知安捏了捏沐木的手心,还是冰凉的,看来是吓着了。

“那个人就是照片上的人,就像子期说的,是一个彻头彻尾的疯子。”

沈知安皱着眉,王昕也感觉到了事情的严重性,沉默着不说话,只是抓紧了沐木的另一只手。

看来那人已经开始盯上沐木了,今晚就让沐木搬到自己对面去,顺便让东誉和季子期还有吴凡住到他那里,好商量对策。

“大叔……”

沐木想听关于他们口中的沈梦瑶的事,王昕虽然好奇,但也不好意思开口去提,沐木等的着急了,伸手摇了摇沈知安的胳膊。

“乖。”

沈知安伸手揉了揉沐木的脑袋,闭上眼睛点了一根烟,慵懒的靠在椅背上,眉头微皱,似乎是在回忆着当年的事情。

沐木看着沈知安的样子,慵懒而不失霸气,就像一只沉睡的猎豹。

“沈梦瑶是在我和季子期打架的时候出现的……明明是季子期那家伙先来挑战的,结果我被莫名其妙的骂了一顿……”

季子期抽抽嘴角,他就知道这家伙一定会掀自己的老底的,虽然面子上有些挂不住,但是也并没有出言打断,毕竟这种桥段多了去了。

“那天……”

那天沈梦瑶穿着一身白色的连衣裙,绑着马尾辫,还稍微有些肉嘟嘟的,很可爱,看起来就像个小天使,这是三个人的第一评价。

“喂!你怎么欺负人!”

季子期不服气回家被爷爷嘲笑,练了一段时间的拳脚之后又不怕死的去找沈知安挑战,不出意外的又一次被沈知安撂倒在地上。

嘴角还挨了一拳,正坐在草地上不服气的瞪着一脸冷漠的沈知安的时候,一个身影突然就蹦了出来挡在他面前,气势汹汹的质问沈知安。

“我没有欺负他,我们只是在比试而已。”

沈知安皱起眉,年纪不大,五官已经隐隐有了些棱角。

“哼!还有你也是!就在旁边看着!”

东誉本来是站在旁边看戏的,却被突然指责发难,哭笑不得却也不知道说什么好,只好默默的去把还一脸不忿的季子期扶起来,小女孩一叉腰,大大的眼睛瞪着一脸冷漠的沈知安。

“你以后不许欺负他!”

“都说了我没有欺负他了。”

沈知安有些不耐烦了,自己平常本来就有很多事情要做,虽然还小但是也多多少少会跟着爸妈过目公司里的事情,所以比起东誉的文雅和季子期的调皮,稳重的像一个小大人。

“你!”女孩气的一跺脚,眼圈就红了,“你吼我!”

“我哪里吼你了?”

谁知道一说这话,女孩的眼泪就直接掉下来了,沈知安莫名其妙的,他刚刚说话的语气貌似不是很重吧?可是看到女孩夺眶而出的眼泪,不由得慌了手脚,他最怕的就是女孩子哭了。

“好了好了你别哭了,我……我给你抓蝴蝶。”

“真的吗?”

女孩泪眼朦胧的,堪堪止住了眼泪,蝴蝶这种美丽的生物是所有的女孩子都喜欢的,可是偏偏又只能抓到白色的那种笨笨的蝴蝶。

“嗯,你等我一下。”

说干就干,沈知安重重的点了一下头,很快就跑出了三个人的视线。

“过来坐啊。”

东誉和季子期坐在一块干净的石板上,挪出了些位置,拍着干净的空地,招呼那个莫名其妙出现的小女孩。

季子期重重的哼了一声,但还是自觉的挪了挪,腾出一块足够女孩坐下的地方。

女孩歪着头眨眨眼,然后欢快的跑了过去,坐在石板上笑眯眯的和两个男孩子聊天。

“我叫沈梦瑶,你们叫什么呀?”

“季子期,”东誉指指季子期,然后点点自己,“东誉。”

“你们的名字真好听。”

沈梦瑶还是笑眯眯的,仿佛不笑就不能表达自己的友善一样。

“你是沈外家的孩子啊,我好像听我爸说过,似乎正在和你家里的人合作吧?”

东誉平常也偶尔会跟着父母了解生意场上的事情,最近这个沈家似乎是突然崛起的,常常被提起,也就耳熟于心,听说沈外家有一个被当成宝贝疙瘩的小女儿,大概就是眼前的人了。

“对啊,那是我二伯。”沈梦瑶无聊的揪了一朵小花,看向刚刚沈知安消失的方向,不禁有些担心,“那个凶凶的冰块脸怎么还没回来啊?”

“哼,就那个笨蛋怎么可能抓得到蝴蝶,肯定是不好意思回来了!”

一直没说话的季子期一开口就是说沈知安的坏话,气的沈梦瑶要揪季子期的耳朵,也不笑了,凶巴巴的。

“不许你随便说别人的坏话,妈妈说这样会被坏人卖掉的!”

“切。”

季子期一个闪身躲过了沈梦瑶的‘魔爪’,得意洋洋的看着气的嘟嘴的沈梦瑶,莫名的觉得可爱。

“哼,你是抓不到我的。”

“你!”

沈梦瑶气的眼圈又要红了,眼睛一转却看到了一个急匆匆跑来的身影。

“给你,蝴蝶。”

沈知安跑到沈梦瑶的面前,把手心里完整的蝴蝶递给沈梦瑶,小小的胸膛剧烈的起伏着,脸上和身上还有几道刮痕和泥印子,不难看出费了多大功夫才抓到的。

“谢谢你!”

沈梦瑶被哄的开心了,刚才的不快一扫而光,蹦起来接过沈知安手里的蝴蝶,在沈知安脸上吧嗒一口,也不嫌脏。

“你的礼物我收下了,下次再见咯,我要回家了!”

沈梦瑶开心的和三人告别,然后哼着歌一蹦一跳的朝自己家的方向赶,沈知安愣了一会,摸摸脸上,刚刚那柔软的触感让他心里似乎有什么东西被触动了一下,但孩子毕竟是孩子,没有多想。

“知安,那女孩好像很喜欢你啊,你不好奇他是谁?”

“沈外家的女儿,沈梦瑶,今年八岁,被外家当成宝贝疙瘩,沈外家这几年突然崛起,最近和你父亲有一些合作。”

“你还真是什么都知道。”

东誉有些无聊的摸了摸耳朵,沈知安每次都是这样,理智严肃的像个大人,一点都不好玩。

季子期没吭声,不知道为什么看到沈梦瑶亲沈知安的时候,心里闷闷的不开心,东誉和沈知安虽然比同龄的孩子成熟许多,但毕竟还是个孩子,没那么细腻的心思,也就以为季子期是为了刚刚又被打败而怄气。

“也挺晚了,那我就先回去了。”

“那我也走了。”

“嗯,你们路上小心。”

沈知安点点头,转身朝自己家走去,这一身狼狈回到家之后被爸妈取笑了一阵,但是看着沈知安走向浴室的背影还是松了一口气,这孩子总算是会调皮一下了。

因为沈外家的渐渐壮大,三个家族的生意来往越来越密切,四个人也就基本上是天天玩在一起,沈梦瑶渐渐的褪去了稚嫩的婴儿肥,出落得美丽大方,也是出了名的端庄。

只是直到有一天,十六岁的沈梦瑶穿着小礼服出席家族宴会,看到常常被自己称作冰块脸的沈知安被众人簇拥着出来的时候,她才知道,天天跟自己厮混的男孩竟然是本家的少爷。

沈知安看到一身白色礼服,梳了发型甚至还带了点淡妆的沈梦瑶的时候被惊艳到了,白色真的很适合她,配上懵懂的表情,像是误落凡间的安琪儿。

“冰块脸!你竟然是本家的少爷!”

演讲结束,十八岁的沈知安已经充分的表现出了未来当家的的风范,不亢不卑的回答着一些不安分的外家的刁难,把那些人堵得有口无言。

下台之后第一件事就是拉着东誉和季子期寻找那个干净的身影,没想到自己得到的第一句话竟然不是任何关于他刚刚发言的夸赞,而是一句惊呼。

“梦瑶!别胡闹!”

她身边的一个中年女人黑着脸拽了一下沈梦瑶纤细的胳膊,用力之猛。

沈梦瑶踉跄了几下才站稳,沈知安看着那块被捏红的皮肤和沈梦瑶脸上的隐忍黑了脸,看来沈梦瑶并不是像外界传的那样被当成掌中宝。

“那个,沈大少爷,您别介意,小孩子嘴坏不会说话。”

那女人堆着满脸的假笑奉承的举了举高脚杯里的酒。

“二夫人言重了。”

沈知安冷漠的碰杯,一口饮尽杯子里剩余的红酒,眼前这人就是外家的二夫人,身上都是肥肉,恶心的他想吐,特别是那一脸虚伪的假笑,简直把他的胃口全都败了。

朝身后使了个眼神,东誉和季子期会意,连上前和沈梦瑶搭讪。

“沈小姐是吗,能不能陪我们去跳一支舞呢?”

“沈小姐今天真是落落大方,真不亏是外界所说的名门淑媛呢。”

“啊,我……”

沈梦瑶没反应过来这是什么情况,前一天晚上还在跟她一起打口水仗,爬树摘野果子给自己的小无赖,怎么今天就突然变得彬彬有礼的,还穿着剪裁得体一看就价值不菲的小西服。

季子期,东誉,难道是季家和东家的大少?

沈梦瑶有点发愣,没想到自己随便一撞就撞到了三家的大少爷,在一起玩了这么久还毫不知情!

“梦瑶,发什么呆,快去陪两位少爷跳舞!”

二夫人见沈梦瑶发愣,又是在沈梦瑶身后推了一把,今天带这个小贱人来真是带对了,要是能勾搭上这其中一个人,沈外家的势力必然会更加壮大的了。

沈梦瑶咬咬下唇,自己的糗样被看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