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阅读站内短信
看小说百度搜索: 雯雯文学
雯雯文学 > 其他类型 > 蜜恋小甜妻 > 第三百四十八章 关于杀人

第三百四十八章 关于杀人

沈知安刚进来的时候就听到了这么一段话,掷地有声却又那么的悲凉每一字一句都像是一把结实的小锤子将一根根的长钉敲进他的心里,痛得他几乎连呼吸都又跌困难,但是他又何尝不知道沐木的难过。

“沐木……”

沐木的身子猛地一僵,又把脸往王昕的怀里埋了埋,不愿意抬头看这个让自己伤透了心的男人,沐木下意识的躲避的动作让沈知安的呼吸一滞,脸色又白了几分,不敢置信的看着不愿看他的沐木。

“沐木,沐木,你抬头看我一眼,就一眼……”

沈知安的声音已经几乎是将近哀求了,听的沐木一阵心颤,就连一直对沈知安有怨气的王昕都有些于心不忍,东誉连忙趁机拉走了王昕,沐木的依靠一下子落空,有些回不过神来的时候沈知安就到了眼前。

“昕昕,让她们两个说清楚,不然的话沐木也不好受的。”

王昕本来还在因为东誉突然把自己拉走这件事不满,在听到东誉说的话之后也安分下来,和东誉并肩站着一言不发的看着四目相对的沈知安和沐木,季子期等人也有些紧张起来,看着在中央的两个人。

“沐木……”

沈知安又低低的叫一声沐木的名字,这一声声的沐木让沐木的眼泪差点就夺眶而出,一直到沐木扭过头去深吸一口气压住心里翻涌的酸楚之后才勉强退了回去,只是仍留一层水雾笼罩着,眼眶红红的。

“沈知安,你想说什么就快说吧,我累了,我想回去休息。”

“沐木,跟我回去。”

“不!”

沈知安想要捉住沐木的手的手被沐木猛的甩开,沐木也因为猛地站起来有些重心不稳,但是还是惨白着一张脸勉强支撑住自己的身子,拍开了沈知安想要扶住她的手,面色不善的看着沈知安。

“沈知安,你要我说多少遍,青鸾留下,你带着你的女人给我滚!”

沈知安伸出去的手僵在了半空中颤了两下之后又收了回来,今天第一次认真的打量起沐木来。

倔强而眼睛,苍白的笑脸,嘴唇因为一直被沐木咬着闪出不正常的嫣红,比走的时候微微胖了一点,但是以为内手臂上的伤口失血过多整个人脆弱的样子让人觉得甚至是比之前的样子还要娇弱一些。

身上的衣服是很好的布料,应该是吴老爷子提供的,柔软度饿洁白雪纺已经沾上了点点血迹,在空气中暴露的久了因为干涸而变成了黑褐色,手臂的袖子被撕开,露出半截小臂,上面裹着纱布。

隐隐有止血粉的药香味从沐木的手臂上飘出来,勉强能够掩盖住沐木身上的血腥味,但是绷带却盖不住那道疤痕,狰狞的正在愈合的肉芽,粉色的嫩肉纵横交错,在沐木洁白的藕臂上显得有些吓人。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太久没见了,虽然沐木确实是比之前胖了一点,但是苍白的脸色却让沈知安觉得沐木现在像是虚弱的马上就会倒下去一样,而事实上确实如此,只要再多一点刺激,沐木就会倒了。

现在之所以还能够这样倔强的撑在这里稳稳的站着和沈知安对视完全只是因为沐木骨子里的不服输而已,并不代表者她现在身体情况不错,恰恰相反的,现在的沐木因为最近连续的手上和失血过多。

身体已经接近了崩溃的界线,只要再来上那么一次,沐木就可以去光荣地躺在医院了,沈知安伸手撩起一缕沐木的头发,这次沐木并没有退让,其实并不是因为原谅了沈知安什么的,只是她的身体不允许。

现在只要她再多走动一步,这具脆弱的身体的力量就被被她掏空,只是站了这么一会,沐木已经感觉到自己的小腿再打颤,背后也出了一层冷汗,即使如此,沐木还是在不服输的仰头看着沈知安。

“沐木,我……不能没有你……”

沈知安微微弯腰,将那一缕头发凑近鼻翼,熟悉的发香传来,就像以前一样的味道安抚了沈知安不安的内心,沐木说不出一句话来,现在她的眼前已经开始冒白花黑点,随时都有可能会倒下去。

沐木相信只要现在自己张口说话一定会被沈知安看出不对劲的地方,与其让她现在对沈知安示弱,还不如让她直接去死来的爽快得多,沐木努力集中精神,想要尽快吧沈知安打发走,视线微微清晰了一点。

两个人现在离的很近,近到什么程度呢?沐木凭借着这样的视线都能够看得清楚沈知安满脸的情深和痛苦,那双总是盛满了疼爱的眼睛里现在只剩下了眷恋的不舍,看的沐木心里一阵的抽痛。

刚刚,刚刚沈知安就是在用这样的眼神在看着沈梦瑶的吗?如果是这样的话那她倒是宁愿沈知安用冷漠的眼神看着自己,那种自己拥有的东西转眼发现也给了其他的人了的感觉是真的让沐木觉得分外的恶心。

青鸾紧紧的盯着沐木,看着木木的手都在发抖知道沐木已经快要到了极限了,从吴老爷子那的来的‘湿罗音’虽然能够快速的让伤口助学并且促进细胞分裂用最快的时间长出新的肉芽,也就是让伤口愈合。

但是那天的时候沐木一下子过度失血,再加上吴老爷子送来的饭菜虽然丰盛,但是却并没有能够促进血细胞繁殖的,通俗来讲就是说不怎么含铁,没有能够补血的东西,两个人知道却并没有说。

只是尽可能地吃一些说过之类的快速补充,因为水故事每天都有人送新鲜的上来,并不限品种,不管是大棚的还是当季的可以说是应有尽有,不该有的也有,但是就算是这样也还是赶不及补充好身体。

沐木的伤口太大,虽然她的身上的伤口看起来吓人并且多,事实上流血量连沐木的一半都只能够勉强够得上,这几天她倒是恢复了一些,但是还是觉得身体有些虚弱,更别说是急速失血的沐木了。

恐怕就这么几天虽然伤口长好了但是失去了的血液恐怕满打满算也只是补充了一小半三分之一左右的样子,再加上刚刚吴老爷子刁钻的那一刀,让沐木又再次失血,这种情况下再有一点损伤都会要了沐木的命。

沈知安不是学这个的甚至是一点都不了解这件事情,因为他的身体恢复能力够好,就算受了再重的伤,只要他没有断手断脚一般最多半个月就可以恢复到八成左右的样子,所以现下也并不知道沐木已经到了极限。

他只知道沐木没有躲开他,是不是也就说明沐木并没有那么决绝的下了决心,其实他们还是有回转的余地的?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么他今天无论如何都一定会吧沐木带回去的,免得再出意外什么的。

青鸾看着沐木的嘴唇都已经开始发白了,知道沐木已经到了极限,刚想冲上去把沐木带回去让沐木先好好休息,才跨出了一步就被和他一样在这边站着看着两个人的季子期拦住了。

“你别去,他们两个必须和好,就算是沐木晕倒了也只能被沈知安接住。”

季子期的表情很严肃,青鸾看着一概刚刚吊儿郎当的样子的季子期不知怎么的竟然从心里生出了一股子信服的感觉,即使季子期并不是她的主子,而且这次只是两个人第一次正式见面而已。

青鸾乖乖的退了回去,站在一边静静的看着事态究竟会如何的发展,季子期看了表情紧张的青鸾一眼,这种被信任的感觉真的很好,一时间竟然都没有人注意到墙角里一个缓缓移动的身影和正在走进来的沈梦瑶。

谢凌梅的神色有些奇怪的瞥了青鸾一眼,眼中复杂并且一闪而过,所以就连就在她身边的吴凡也没有发现。

恩泽也是紧紧的盯着沐木,生怕下一秒钟他眨眼睛的时候沐木就会突然倒下去,这种紧张的感觉是恩泽第一次体验到,以前就算是自己被几条凶恶的流浪狗追着咬的时候都没这么紧张过。

而且不知不觉的恩泽突然发现自己竟然对没见过几面的沈知安有了种抵触的心理,说不清楚到底是为什么,只是在看到沈知安眼睁睁的看着那一刀落在沐木的身上的时候就有了,一种从来没有过的愤怒的情绪。

再到后来看到沈知安还在试图接触沐木的时候他就恨不得上前去把沈知安拉开吧沐木护在身后,可是他的理智告诉他他并不能这么做,这么做的后果不知道是什么,但是肯定会是非常严重,他承担不起的后果。

所以恩泽也只好按耐住心里的冲动继续忍耐下去,中途离场了一会跟着外面的人杀了几个试图反抗的吴老爷子的手下的人,虽然杀人这件事情放在她身上似乎是有点不可思议,但是已经跟了谢凌梅太久了。

他还记得从一开始的时候他背着身上的伤口还没好的谢凌梅四处躲避那些莫名其妙的冒出来的地痞流氓,再到后来谢凌梅恢复了之后他就在后面看着谢凌梅极其帅气的解决了一个又一个的人。

谢凌梅的背影就印在了心里,溅了一脸的鲜红舔着指尖笑着问他怕不怕,那时候他还愣了很久,因为红色真的很衬谢凌梅,美丽而强大,当时的恩泽的脑海中之蹦出了这么一个词来,但是足够概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