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阅读站内短信
看小说百度搜索: 雯雯文学
雯雯文学 > 其他类型 > 蜜恋小甜妻 > 第三百五十三章 找不到的真相

第三百五十三章 找不到的真相

一开始她还是很有怨言的,为什么不会处理掉吴老爷子和沈梦瑶,就是他们害的沐木到现在都是躺在医院里醒不过来,后来冷静下来想想,吴家曾经也是一个很大的家族,和沈家交好,而且吴凡是他的孙子。

就算是先不牵扯到家族的事情,仅仅只拿吴凡来说,就算真的是做了什么丧尽天良的事情,哪个人又会愿意把自己的爷爷送上绝路?

这些弯弯道道让王昕觉得累,她从来不会参与家里的事情,因为上面有两个大哥和一个姐,她这个老幺从来没想过要去争夺财产什么的,只要留给她一部分股份就可以了,继续他的米虫生活。

王昕也有想过也许自己真的加入到遗产的争夺里面恐怕是分分钟就被人吃的死死地,她的脾气太暴躁,很多事情一定要冷静下来才能够想清楚,而商场上需要的则是永远都冷静的人,才能够顺利地活下去,否则的话自保都困难。

反正她这辈子已经霸上东誉这个小财主了,就更不会去想那么多,商场上的那些阴狠毒辣的手段他也永远都学不来的,更何况东誉也会宠着她,所以还是安安心心继续自己骄横的米虫的日子。

但是也不至于什么事情都要依赖东誉,最起码他还是有信心就算有一天东誉不要他了,他也照样能够很好地活下去,当然就算是这样他也不希望这种事情发生。

“沈梦瑶是我们小时候很好的玩伴,谁都没想到她竟然会在这个时候出现……而且竟然是吴老爷子带来的,我感觉有很大的可能性是一个假的,可是记忆又丝毫不差,等沐木醒了之后沈知安应该会去调查的。”

东誉皱眉,脑中的疑惑也越来越大,按理来说死而复生是真的不可能的,如果说是刚刚出现休克的人被就活过来倒也勉强算得上是正常,可是一个已经死了那么久尸体都已经不成样子冷透的人,无论如何都是不可能活过来的。

那么现在也只有两种情况,一种就是当初沈梦瑶根本就没有死,他们被骗了,那个人可能只是吴老爷子安排的替身或者别的人,要么就是沈梦瑶其实是假的!但是如果是假的的话那么拥有小时候的记忆就不太说得通了。

这两天东誉没少过去看过沈梦瑶,问什么都是对答如流,基本上就是从相遇开始的事情就全部都是模糊地能偶说出个大概,但是这个大概也是分毫不差,所以这也是让东誉最为疑惑的一点。

如果说真的放在沈梦瑶是假的的设想上面,能够这么准确的回答出他问的事情恐怕也只是因为有人对他说了那些年所有的事然后被他记下来了而已,但是就连和沈知安第一次接吻是什么时候都能够说得出来。

他记得那件事情是只有他和季子期还有当事人沈知安知道的,如果说真的是有人告诉他的,那么这个人对他们的监视就已经长达十几年,而且一点细节都没有放过,一想到自己小时候一直被一个不知道的人盯着……

东誉打了个寒噤,到底是什么人能够这么变态的把他们之间分享的事无巨细的小秘密全都记录下来,反正不可能是他们其中的一个透漏出去的,唯一的可能就只是有人已经在他们小时候就在监视他们了。

这个人会是谁?吴老爷子吗?可是为什么会那么小的时候就开始监视了,要说哪个老人会对一个孩子为了十几甚至几十年后的报复打击而去从小监视着这个孩子的一举一动的话,那也未免就太恐怖了……

吴老爷子那边东誉也没少去,但是吴老爷子只是每次都傻傻的笑着,一个字都不肯啰嗦,东誉有不是擅长审讯的人,眼下又不可能对一个身体渐渐虚弱的人下什么的毒手,更何况那人还是个老人。

别说已经离那件事情过了这么多年了,就算是在当时的情况下给他一把刀和一个虚弱的吴老爷子,他都不一定能够下的去手,沈知安说他是个优柔寡断的人,这点他倒是不反驳,因为确实如此。

优柔寡断一直是商场上的大忌,因为可能你一个犹豫的瞬间眼前的这块肥肉就会被别人抢走,一个瞬间可能背后就会被某个人下一把黑手,所以一直到现在东誉虽然凭着好信誉好态度公司发展的还不错,但是并不是很出色。

因为这件事情他的父亲还常常恨铁不成钢的指着他的脑袋说没出息,然后母亲就会护着他,有这样一个温柔的母亲让东誉觉得很庆幸,虽然自己可能绝大多数的优柔寡断都是从母亲那里学来的……

“我是说如果我把他怎么样了,你怎么看?”

王昕知道东誉不会猜她的弯弯,干脆就挑明了直说,然后强硬压着反胃的感觉吞下去一块肉,又猛的灌了几口水,奇了怪了,以前吃肉的时候哪次不是欢天喜地的,怎么这会还觉得反胃了?是因为太久没好好吃饭了?

王昕的心里觉得不对劲但是也没有多说什么,只是多喝了几口水吧嘴里的那股子油腥味冲了下去,然后顺手取过东誉买来的橘子吃,是看着就让人觉得牙酸的青皮橘,最近不知道为什么突然好喜欢吃酸的。

“……别弄出人命别毁容,尽量不在身上留伤,别的随你。”

东誉沉默了一会到底还是想着自己的老婆的,况且沈梦瑶这次做的事情真的很让人失望了,来的也突然并且诡异,就算是沐木能够醒过来,他也并不打算就这么放过沈梦瑶。

什么青梅竹马什么玩伴!弄伤了沐木还让他的宝贝昕昕变成现在这幅无精打采的冷漠的样子,除了调查清楚之外,沈梦瑶绝对不能够留在这个城市。

这一点东誉是很早就打算好了的,在确定了这个想法之前东誉还意外过一段时间,那些年的时候沈梦瑶几乎可以说是被他们三个捧在手心上的宝贝,可是转眼间现在他出现在他们的面前,除了一开始的震惊就只剩下了厌恶。

东誉不知道这种情绪是哪里来的,但是最起码能够确定的一点就是对于他们三个来说沈梦瑶已经死在了过去了,现在的他们面前的只是一个有着相同的所有条件的女人而已,而且这个女人还嚣张的让沐木替他死了一次之后不知悔改。

东誉一想到沈梦瑶不停地咒骂着沐木的时候歇斯底里的样子就觉得好笑,真是不知道什么时候竟然已经变成了这幅样子了,就跟街头的泼妇一样,那时候的沈梦瑶虽然有点小脾气但是性子温和柔软,带点骄横。

不知道到底是因为他们三个遍了还是因为沈梦瑶变了,总之,失去的东西已经回不来了。

“姐,我想去看看沐木……”

恩泽把玩着手里的刀,寒光闪闪,谢凌梅已经把心语挂上了暂时停业的牌子,吴凡就殷勤跟在谢凌梅的左右,偶尔也会去医院看一眼那个躺在床上安安静静,和他印象里反差太大的沐木。

“……恩泽,你是不是喜欢沐木?”

谢凌梅狐疑的看着恩泽的每一个表情动作,这才认识了几天就担心成这幅样子?除了喜欢之外应该就不可能有别的感情可以做到这样了,果然不出意料,恩泽点了点头。

“姐,我看到沈知安就那么眼睁睁的看着刀子刺到沐木身上的时候就已经觉得很烦躁了,没想到还会有第二次而且更严重,那时候我是真的完全没办法控释我的感情,所以……大概是喜欢沐木吧……”

要说是什么时候呢?他也不知道,可能是初见沐木的时候心里一闪而过的窘迫,或许是沐木对他抬着头笑得像是阳光一样温暖的时候,又或许是来上班的时候突然看到沐木正穿着工作服甜甜的笑着的时候的那一阵心跳。

“恩泽,你……怎么说你。”

谢凌梅有些疲惫的捂住了眼睛,最近的事情怎么突然这么多!弄得他们比当初在那个乱城的时候还要狼狈的多,到现在为止他还是不敢和午饭一起去问吴老爷子为什么要那么做。

因为一旦对上吴老爷子的眼睛,他就会想起那个杀手的阴惨惨的笑,浑身僵硬住别说问事情了,恐怕就算是被问他都说不出什么话来。吴凡倒是不勉强他,就这么耐着性子等了下来,从来不催促她。

这点让谢凌梅很感激的同时也在内疚着,他想知道的真相就在眼前却因为自己的缘故不能够伸手出触碰,谢凌梅问过吴凡为什么不自己去,吴凡沉默了半天之后才轻轻的开口。

“因为……他是我的爷爷啊。”

是啊,不管吴老爷子到底干了多少事情,但是他是吴凡的爷爷这件事是无法改变的,爷孙俩之间的血缘的牵绊不是谢凌梅能够懂得的,显然谢凌梅也知道这件事,所以也就从来没有多说过什么,但是事情也不能拖下去。

“吴凡……等,等沐木醒了再去吧。”

“好。”

吴凡垂眸,依旧温柔无比,谢凌梅别过脸烦躁的看着落地窗上投过来的阳光,最然话是这么说的,可是谁有知道沐木什么时候会醒过来呢,这是一个近乎是空头的许诺,难道沐木不醒就永远不去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