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阅读站内短信
看小说百度搜索: 雯雯文学
雯雯文学 > 都市言情 > 无敌继承人 > 第222章 你若不仁,我必不义

第222章 你若不仁,我必不义

喧嚣的场上,气氛瞬间变得安静。

这个老道士,似有有点狂。

他的这种狂,跟陈子航以及陈雄的狂,又有一种很大的不同。

长枪直入,一探到底。

浮现在脸上的似笑非笑,又给人一种很假的感觉。

但是,却又不敢妄动。

钟乾……

万一,他的后台真的是钟乾呢??

在这种一挑三十六的绝代传奇面前,他陈子航又算得上什么?

陈子航欲言又止,不敢妄动。

陈雄眉头紧皱,几乎蹙成了一个川字,看样子,也是看不透老观主的虚实,一时陷入了两难之境。

同时。

陈阳把黑色的小药丸放进了嘴里。

按理说,这种香气四溢,单闻味道就知道是灵丹妙药的东西,应该入口即化。

结果……

“嘎嘣。”

一道清脆的声音,打破了场上的沉寂。

陈阳一手捂着腮帮子,龇牙咧嘴,痛苦之情,不言以表。

老观主一副看傻子似的表情,摇头道:“含着不好吗?为什么要去咬?”

陈阳:“……”

刚才为啥不说??

而后,老观主又拿出一粒药丸给陈小艺,“你也吃,一粒下去,药到病除,固本培元。”

“哦。”陈小艺照做。

药丸入嘴,药香散开,充斥整个口腔。

在这股香气的侵蚀下,整个人神清气爽。

果真是灵丹妙药。

若不是有陈阳的前车之鉴,陈小艺也会忍不住咬下去。

太香。

“儒林,听闻你昨天也受伤不轻?来,吃一粒。”

陈儒林抱拳道:“多谢道长。”

陈子航看着笑呵呵,无所顾忌把丹药当糖果散发的老观主,牙根直痒,这……

忤逆他们的命令就算了,还这般刺激他们?

即使是他们,也无法抗拒这种丹药的诱惑?

“咦?”

一番散发之后,老观主突然看向陈子航,挑了挑眉道:“为何还不动手,一巴掌拍死我?”

陈子航:“……”

陈雄:“……“

“你……”陈子航面色阴沉,森寒的眸子死死地盯着老观主,一言不发

老观主直视陈子航,咧嘴轻笑,“你再不拍,我可要拍了。”

陈子航:“……”

“你这老倌,莫要得寸进尺!!”陈子航咬牙切齿,一字一顿,神色极为不善。

“那你一巴掌拍死我啊?”

陈子航:“……”

要不是忌惮钟乾,他十个巴掌都拍下去。

长这么,他什么时候受过这种屈辱?

老观主说到做到,右手抬起,朝着陈子航就盖了下去。

轰!

全力防守的陈子航,两条腿硬生生的被拍进了地里,面色一片潮红。

我尼玛!!!

这他么叫,个人实力算不上强??

陈子航双眸赤红,几乎临近了崩溃的边沿,若不是太忌惮钟乾,他这一行人,会这般畏手畏脚?

“老倌,今天这个仇,我陈雄记住。”

沉默良久的陈雄,幽幽的说道:“待我陈家重归王族荣耀,希望你还能这般耀武扬威。”

刚入临江府,身上还带着带任务,有些事,当忍还是得忍。

意气用事,非明智之举。

“陈胜天,我的意图想必你很清楚,不想无辜的族人遭受牵连,你应该知道怎么做。”

此地不宜久留。

再待下去,天知道这该死的老道,还会做出格的事情来。

“走!”

一开始气焰嚣张到了极点,而后不得不收敛的陈子航等人,在陈雄的挥手之后,不甘心的离去。

“陈胜天,你好自为之。”

陈雄怒意难平,撂下这句话,渐行渐远。

陈胜天面色变了变,而后长叹了一口气。

他最担心的就是内斗,不曾想,比他想象中来的要早太多。

而后,陈胜天对着老观主抱拳道:“老道长,今日之恩,陈某铭记在心。”

“我也是受人所托。”

老观主摆手,“任务完成,贫道就不留了。”

陈胜天盯着老观主看了看,欲言又止。

今天这老道突然现身,并一而再的点明,他是受人之托,那么他受的是谁之托?

然而,没等他追问,老观主已经没影了。

而后,他的目光钉在了陈小艺的身上,老观主是为她而来。

那么,背后的人还能有谁?

只不过,那个敢闯入陈家,把陈小艺接走的人,到底是什么人??

“哎。”

深深地叹了一口气,这位老爷子没有再逗留。

围在前院的一众人,也都纷纷散去。

陈家祖宅。

明明艳阳高照,偌大的王府,却如同乌云压顶,一片愁容惨淡。

刚才这一幕,着实看着舒心,特别是陈雄那老家伙吃瘪的样子,爽快之际。

可是,陈雄离开前的那番警告,却不得不重视。

身为陈氏四大兄弟家族的老二,陈雄这边的实力不可谓不强,最关键是,他重武。

今天前来的,不过是全部实力中的很小一部分。

况且,还有一万大军,驻扎在郊外。

这一次,陈雄是铁了心要借助这个机会,一举吞并陈胜天。

换句话说,一场大内斗,即将展开。

“狼子野心!!”

陈胜天心情不佳,这个年后发生的一系列事情,让他心力交瘁。

本以为,背靠兄弟家族这张大王牌,将无所畏惧。

结果……

反戈相向。

重回王族在即,谁又愿意与人共享这份荣耀?

在欲望面前,人性将会被无限放大。

不要说他这种隔代百年的兄弟家族了,就是亲兄弟,同室操戈的也不在少数。

“看样子,这陈雄只是急先锋,他吞并我势在必得。”

“可见,老四家也凶多吉少。”

陈忠,陈英虎几人面色一阵变幻,细细琢磨这番话后,神色变得越发难看。

“我陈胜天从不怕事,你若不仁,我必不义!!”

陈胜天面无表情道。

随着一道道命令下去,这偌大的陈家,如同上了发条的机器,彻底运作了起来。

……

岭南派分舵被灭的事,所掀起的恐怖风浪尚未消散。

下午时分。

一条关于被他们忽略的,陈子卿的消息,猛地席卷而来。

引得本土无数居民彷徨不安的同时,更是破口大骂,气愤难当。

陈子卿所在的金陵陈家,广而告之,陈子卿之死,陈胜天负全责,已调兵三万,急速赶来临江府。

责令陈胜天,在元宵节当天,交出疑凶陈小艺,以祭陈子卿在天之灵。

如若不照做,将荡平陈家。

整个临江府,也得跟着承受这滔天的怒火。

“……”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