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阅读站内短信
看小说百度搜索: 雯雯文学
雯雯文学 > 都市言情 > 无敌继承人 > 第228章 皮不存而毛焉附?

第228章 皮不存而毛焉附?

如果说,这位坤德夏少家主,是为陈胜天而来,那么,在场三分之二的人,立马就会消失。

哪里来的,回哪里。

开玩笑,那可是坤德夏家族!!

活的不耐烦了,才会跟他作对。

不要说他们这些人了,就是再来十倍,也不够人家一根手指碾压的。

王守恒挑了挑眉,“我可听说,这个周家第一个站出来反对我们,这其中……”

话虽未说完,但他的意思,众人都明白。

与周家对上,那么,就是与其那位少家主对上。

“王老,你想多了。”

陈子航满不在乎的摆了摆手,“第一,周家跟陈家是死敌,这一点无法改变;第二,周家是为了整个临江府发声。”

“只要我们动作小一点,不惊扰到了广大群众,他周家有什么理由发作?”

众人纷纷点头,这番解释,的确在理。

对于陈子航这个年轻人,他们也高看了一筹。

看来,这并不是一个年轻气盛,有勇无谋的家伙。

那支大军,交给他指挥,倒也合适。

陈雄接过话头,淡淡的说道:“我得到消息,顺天风云骤起,各方调兵遣将,必将有大事发生。”

哦?

场上一众人,纷纷转头,聚精会神。

“给出的通告,是总商会赵老爷子八十大寿,诸方势力纷纷回顺天祝贺。”

陈雄话音落下,陈子航插了一嘴,“没听说过,给人贺寿需要调兵遣将的。”

意外之意,这里面明显有古怪。

“据冷健雄大人透露,贺寿是假,定夺岭南派生死是真。”

“据说,坤德夏少家主要岭南派死,但有人却要保岭南派。”

按理说,这种神仙打架,与他陈雄没有任何关系。

也就是说……

“这位少家主,很快就会北上?”陈子航皱眉道。

因为岭南派的事,所以恰好给周家站台,毕竟,小小临江府,还不至于吸引他的注意。

这下,所有人彻底没了顾虑。

“陈胜天孤家寡人,虽说有民意撑腰,但又能起到任何的实质作用?”

陈雄嘴角翘起,扯过一抹狰狞的笑容。

待吞了陈胜天,再于老大家汇合,两股合成一股,等待时机,进军顺天。

一切都在稳定进行,重回王族荣耀,不远矣。

“清源江上那支大军,交涉的如何了?”王守恒话锋一转,再次抛出一个问题。

陈子航笑道,“那是坤德夏少家主的大军,你认为我们有交涉的可能吗?”

嘴上虽是这样说,实际上,他亲自前去拜访过,只不过,被无情的轰了出来。

想到对方的来头,倒也不生气。

毕竟,堂堂坤德夏少家主的大军,岂是随随便便能拜访的?

“可见,这支大军也是剑指顺天。”

最后,陈雄一锤定音道。

“既然万事俱备,那么,我们一起掀了陈家,临江府头这个称号,也该让让位了。”

王守恒幽幽的说道:“刚才陈兄说到民意,恐怕仅这一点,他陈胜天也保不住。”

陈雄哪不懂他的意思?顿时笑了。

余者,都笑了。

……

翌日。

暖阳不在。

阴沉的天气,就像是临江府民众心情的真实映照。

陈雄发布消息,倘若陈胜天继续执迷不悟,不交出杀人疑犯陈小艺,将大兵压境,踏平整个陈家。

若造成无辜伤亡,也是陈胜天的错。

一时间,一股恐慌开始在空气中弥漫。

再加上有心人的带节奏,支持陈胜天的声音越来越少,反倒是滋生出一股反对的浪潮。

‘陈胜天休要拉着临江府垫背,请听从陈雄的命令,交出疑犯陈小艺。’

星星之火可以燎原。

仅半天的时间,这股浪潮,成为了临江府主流的声音。

人性的爆发,往往只需一丁点火星。

再者,他们只是不想遭受无妄之灾罢了。

这也算是一个充足的理由。

成群结队的人,聚集在陈家祖宅大门前,高举旗帜,厉声大喊。

一墙之隔的陈家。

本就气氛压抑的宅院,在这股声音的冲击下,人心惶惶,满是愁容。

不少下人都紧张自问,堂堂陈家,真的要倒下了吗?

皮不存而毛焉附?

后院。

一众核心子弟,俱在场。

陈胜天负手而立,任由如浪潮般的声音,撞入耳膜。

陈小艺最喜欢的堂妹陈书宜,犹豫再三,最终开口道:“他们要的是小艺姐,难道,难道我们真的要为了她一个人,牺牲全部吗?”

她的父母就在一旁,听到前半句,神色微微变了变,最终却没有去阻止。

这种话,由年轻一辈说出来,或许会好一些?

“你这说的是人话?”陈忠面色陡变,厉声呵斥道。

身为同族人,血脉相连,况且,陈小艺独宠她,却在这个危难之际,说出这种畜生不如的话。

为了保全自己,就要去牺牲别人的姓名?

然而,面对陈忠的呵斥,陈书宜非但不适可而止,反倒变本加厉,“爷爷,交出小艺姐一人,我们或许都能够脱身,孰轻孰重,你应该比我们更清楚吧?”

“再者,小艺姐作为长女,在此危难之际,她也理应站出来。”

找准道德的制高点,这个女人就是一通说,反倒是把她自己衬托的大无畏了。

无论愿意与否,都必须去死,只有这样才对得起陈家?

陈忠怒火冲天,堂堂陈家,竟也出了这种人。

呵呵。

这就是人性?

陈胜天没有转身,只是突兀的说了一句,“如果换做是你,有人让你站出来,你会如何做?”

“我,我……”

陈书宜语塞,脸上憋的通红,一个字重复了半天,也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

会如何做?

义无反顾的冲出去送死,为这个大家族挡下一切?

这不可能?

无论如何也做不到。

可,这个真实的想法,她岂敢说出来?

“回答我!”

陈胜天霍然转身,一双虎目寒光四射,声高八度,周围所有人都被吓了一大跳。

陈书宜连退三步,神色惊恐,不敢言语。

“爸,书宜还小,尚不懂事,还请您不要见怪。”

陈书宜的父亲,陈宗南硬着头皮道:“我代他向您,向小艺,向所有人道歉。”

他之所以不阻止,也只是抱着试一试的想法,岂料,这个老父亲,竟是如此大的反应。

陈胜天看着眼前这个儿子,脸色阴沉的可怕,“想必你也是这个意思吧?”

陈宗南:“……”

“哎。”

陈胜天长叹一声,“都是一家人,血脉相连,你们想活命,难道小艺她,就该死吗?”

“陈忠。”

“在!”陈忠应道。

陈胜天心力交瘁的摆了摆手,“把这一家人,拉出去埋了。”

陈宗南:“……”

陈书宜:“……”

“……”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