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阅读站内短信
看小说百度搜索: 雯雯文学
雯雯文学 > 都市言情 > 无敌继承人 > 第238章 止戈

第238章 止戈

海外。

天坤城

偌大一座城,皆属于坤德夏家族。

这里,也是坤德夏家族的总部。

这座城市的东南角,有几栋八角楼,楼宇的中间有一十八层高的佛塔。

白龙寺。

大雄宝殿前,一个身穿黑色中山装的中年男人,拿过三根清香,点燃之后置于额前。

闭目凝神,最后插入香炉之中。

这之后,旁边一个慈眉善目的老和尚走来,双手合十,“阿弥陀佛,善哉善哉。”

“家主,三十年没来了?”

中年男人面无表情道:“老方丈,你知道的,我不信这东西。”

“但你今天还是来了。”

老和尚笑道:“不过,长生那孩子,似乎更喜欢道家。”

“你不常说,佛道不分家吗?”中年男人捏了捏袖口,走出大殿,凝望面前的佛塔。

“阿弥陀佛。”

老和尚道了一声法号,紧随其后道:“算算日子,家主该退位了?所以,你想止戈?”

“我就是踏着无数族人的尸骨上来的,你认为我有资格止戈?”

中年人双手扶在轻青白玉栏杆上,呢喃道:“再者,这场争斗,无人能止。”

“据说,长老院有半数人尚未同意?”

中年人不言,静等他的下文。

“长生确实与众不同。”

老和尚与中年人并肩而立,淡淡的说道:“如果家主是来寻求答案的,那么,贫僧的意思是,撤掉他的少家主之位。”

嗯?

中年人霍然转头,深邃如星空的眸子,犹如能吞噬一切。

老和尚不动如钟,笑意不减,对中年人身上迸射出来的凛冽气息,丝毫不在意,接着道:“我相信,长生能够凭借自己的本事,应对一切。”

“既然无法止戈,何不放开?让所有人都看看,到底谁是骡子,谁是马。”

“可是……”中年人迟疑。

“难道你不信任长生?”

老和尚拍了拍中年人的肩膀,转身,重新走入大雄宝殿。

中年人静静站立。

任由春风拂面,暖阳覆身。

一个小时后。

陈长生被撤除少家主之位的消息,开始在坤德夏家族内流传。

无人族人惊愕万分。

想要究其原因,却寻不到理由,就好像家主突发失心疯,做出了这样的决定。

一石激起千层浪。

有人失落,不可接受;有人惊喜,着手准备。

山雨欲来。

……

临江府的天气,喜怒无常。

昨天还艳阳高照,今日却又春雨如丝。

都城顺天。

乌云密布,天色阴沉。

来自各方面人员调动,给这座拥有几千年历史的古城,蒙上了一层厚厚的阴影。

对于普通人而言,倒是没有任何的与众不同,不过是天气有些反常,出门常备把伞就是了。

太平盛世,安居乐业。

然而,之于那些权贵门阀,却紧张观望,甚至派人在各大势力之间来回走动,了解各方态度。

人心惶惶。

岭南派早已提至一级战备状态。

这所有事情的源头,都来源于那位绝代传奇的一句话。

岭南派背后的实力错综复杂,牵连甚广,一旦这个大势力被人斩灭,所牵扯到了利益,极为广泛。

这其中的利益,是一个极为庞大的数字。

除开一系列门阀之外,还涉及到王族,以及顶层的大人物。

可谓是,牵一发而动全身。

特别是在得知,那位即将挺进顺天,这座繁华的国际大都市,气氛越发紧张了。

有道是,砸人饭碗如杀人父母。

所有人都开始着手准备。

临江府前往顺天的高速路上,一辆商务车飞驰前行。

陈长生环抱双臂,盯着窗外沉默不言。

从这一刻起,他不再是坤德夏家族少家主。

回顾坤德夏家族的历史,自己应该是,第一个被撤掉的少家主?

陈小艺老老实实的躺在陈长生的大腿上,双手托着下巴,紧紧盯着这个沉默的男人。

“真好看。”

陈小艺梦呓般说道。

陈长生收回目光,抓住陈小艺的小手,在她额头上轻轻点了一下,“你好像个花痴。”

“可我只痴你呀。”

陈长生笑而不语,低着头,静静盯着陈小艺无暇的面庞。

陈小艺被看的有些不自在,却是目光坚定的说道:“往后不管怎样,我都要陪在你身边。”

风里是你,雨里是你,目光所到之处都是你。

空气里,不能没有你的味道。

“其实,我一点都不在乎你的身份,我只想晚上睡觉前你在我身边,早上睁眼,你在身旁。”

陈小艺往陈长生怀里钻了钻,如同一只小猫咪。

“这些都是我应该做的。”陈长生笑了笑,目光坚定。

陈小艺微微抬头,笑靥如花。

正开车的陈璐,问道:“少爷,进城之后,是先去家族驻顺天总部,还是……”

按理说,这个问题是无需问的,陈长生回顺天,不去家族驻点去哪?

可,现在却不一样了。

少家主身份被废,有史以来第一次。

那个驻点,真的还有必要去?

“总部就不去了。”陈长生望着窗外,沉吟了一会儿问道:“老管家那房子还在吗?”

“在的。”

陈璐点头道:“只不过,荒废了太久。”

老管家叫张全。

在坤德夏当了一辈子的下人,最终,却没能得到一个陈姓。

说不清是幸与不幸。

陈璐来之前,陈长生的一切事物,都由张全打理。

几年相处下来,两人更像是忘年之交。

退下来之后,陈长生时常过来看望他。

可惜啊,这老爷子不是享福的命,退下来没几年,就撒手人寰。

孑然一身的他,有两个愿望,陈长生结婚,陈长生继任家主之位。

很遗憾,他都看不到了。

况且,陈长生因被剥夺了少家主的身份。

好在。

“张爷爷,我找到了生命中最重要的人,很快就要结婚了。”陈长生呢喃道。

窝在他怀里,脑袋深埋的陈小艺,身体微微一颤,耳根后微微泛红。

进入顺天地界,很明显能感受到,整座城市都处于一种高度戒备的状态。

有岭南派的人,也有来自军部的人。

陈长生沉默不言。

岭南派背后关系的复杂,远远超过了他的想象。

不过。

那又如何??

有些事情,该做的,还是照样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