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阅读站内短信
看小说百度搜索: 雯雯文学
雯雯文学 > 都市言情 > 无敌继承人 > 第272章 他还是个孩子?死!

第272章 他还是个孩子?死!

“爸……”

那少年,第一时间扯了扯朱光云,面色惨白,四肢僵硬。

然而,一向能给他强有力支撑的父亲,此刻却失声了,浑身颤栗,面如死灰。

点名要带走的钟乾的女人,还不容置疑,并摆出朱家的门风,这……

朱光云手指颤动,呼吸沉重。

谁能想得到,堂堂钟乾,竟然会来到薛家,还给薛刚送药??

薛刚本就年迈,即使不遭此厄运,没几年好活了。

等薛刚去世,这薛家还是无法改变覆灭的机会。

人死如灯灭,这可不单单只是嘴巴上说说的。

奈何,钟乾大人竟给薛家站台?

不但他们这些外来者,就是薛家的人,也是倍感讶异。

“薛家长子薛兴海,见过钟乾大人!”

薛鸢与薛浩的父亲,也是现如今薛家家主,领着几个薛家人,对着陈长生恭敬的抱拳行礼。

这般状态下的撑腰,无异于雪中送炭,定当铭记在心。

“客气了。”

陈长生摆手,“快去看看你父亲,应该好一些了。”

“谢谢叔叔。”

始终处于如梦似幻的薛鸢,在进入房间之前,对着陈长生恭敬的鞠了一躬。

薛家其余人,不再点头哈腰,挺直腰杆,冷冷的注视着场上这些人。

陈长生走出房间,新铸的长枪,拎在手里。

只是往那一站,所有人心惊胆战,一片戚戚然。

无人敢动,如一尊尊雕塑。

尽管在此之前,无人见过钟乾的真面目,此时却无人敢怀疑。

名字可以冒充,但这股无以伦比的凛然气势,难道也能作假?

是钟乾无疑了。

“听闻薛老战神病危,我特意前来看望,这是我的一点小意思,不成敬意。”

程山的反应不可谓不快,掏出一张银行卡,就近递给一个薛家族人,笑呵呵的说道。

卡里有数千万不止,却什么也顾不上了,只要能争取到钟乾大人的谅解,这点小钱根本算不上什么。

有人开了这个头,其余人纷纷效仿。

有卡的拿卡,没卡的开支票,支票也没带的人,直接当场问人借。

一时间,偌大的大厅中,竟如同一场小型的金融交流会。

见陈长生没有要制止的意思,程山感觉有戏,顿时越发来劲儿了,竟开始维持秩序。

“这才像话嘛!”

一番指挥之后,程山邀功似的看向陈长生。

在看到陈长生露出一抹笑之后,他大松一口气,悬着心,也放了下去。

啪嗒。

一点血渍,滴落在鞋面上。

嗯?

程山一愣,尚未等他回过神来,越来越多的血滴坠落。

下意识的低头,赫然发现,两条手臂竟布满了裂纹,鲜血入注。

一时间,周围所有人都瞪大眼睛,寒气入体,不单单只是双臂,整个人浑身上下,都已被鲜血所浸染。

不到半分钟,整个人就跟在血池子里浸泡过一样。

“救,救我!!”

程山伸长双臂,向前胡乱抓着,竭力的大吼,这是遭遇了什么啊?对方不过只是笑了一下,怎么就跟千刀万剐了一样?

咔。

表皮撕裂后,就轮到肌肉与骨骼了。

那声音,让人头皮发麻。

“刚才是你说,我在逆天而行?薛刚老前辈必须死?”

陈长生将双手负于身后,一边缓缓向前,一边淡淡的问道。

程山:“……”

那是不知道他是钟乾,否则,再给一百个胆子,也不敢啊。

“现在赔偿一笔钱,就想完事?”

啪。

随着一声闷响,正要开口辩解的程山,竟诡异的整个炸裂。

只剩一捧血雾,聚而不散。

方圆三米内,除却陈长生之外,所有人都被浇了一个狗血淋头。

那股血,还带着温热,挂在脸上流淌。

这……

突来的血腥一幕,让得所有人眼珠子都要炸裂了。

这手段,好特么诡异,好特么残忍。

砰!

一个中年人,面色在几经变换之后,双膝弯曲,轰然跪地。

“对,对不起!是我该死!我道歉,我认错!”

有了他的带头,其余人纷纷跟上,丝毫不敢怠慢。

没有人愿意死,更没有人愿意成为第二个程山。

朱光云带着夫人也小儿,隐在人群中,盯低着一个头,浑身瑟瑟发抖。

以他们刚才的举动,就是有一百颗脑袋,也不够砍的!只求能蒙混过关,钟乾大人大量,不跟他们计较。

先不说他们一个都跑不掉,再者,对他们这一家,陈长生还是很有兴趣的。

一个十三四岁的小孩,随身携带一个印章,这个印章盖在谁身上,谁就属于他?

说老实话,长这么大,陈长生还从未经过这般狂妄自大的人!就连那些大家族的所谓少爷,也每一个狂成这样的。

那么问题来了,什么样的家庭环境,才能培养出这么一个少年??

陈长生指了指朱光云一家,“站起来说话。”

朱光云心神剧颤,跪伏在地上,半天都不敢动一下。

而后只能硬着头皮站起来,颤颤巍巍的说道:“钟,钟乾大人,小孩子贪玩,说出的话做不得数,还请您莫要责怪。”

陈长生笑了,这让他想起了那句话,他还是个孩子。

从什么时候开始,这句话,竟成了一道免死金牌了?

陈长生笑意盎然,“同样的事情,他应该没少干吧?祸害了多少人家的姑娘呢?”

朱光云面色变了变,连忙拉起儿子,呵斥道:“你这个孽障,还不快给钟乾大人道歉?”

“不用!”

陈长生挥手制止,“付出代价就可以!”

朱光云:“……”

少年目露凶光,却佯装一脸可怜道:“还请钟乾大人,给我一个重新来过的机会,同样的事情,一定不会再犯!”

“不给。”陈长生摇头道。

少年:“……”

“我都已经知错了,而且下了跪,道了歉,你还想要我怎么样?!”少爷的本性顿时暴露了出来,冷冷的质问道。

陈长生笑容不见,非常认真的回答了他这个问题,“我想你去死。”

少年:“……”

朱光云:“……”

“你,你一个大人,为什么一定要跟我一个小孩过不去?”少年一脸委屈的道。

唰。

陈长生一把捏住他的脖子,“不是过不去,是要你去死。”

咔嚓。

喉管碎裂。

“……”